《山村美嬌女娘》

當前位置:鄉村春事 > 山村美嬌女娘 >

第四百零三章 絕地擊殺

  這時候,校醫也已經趕了過來,隊友們都圍了過去。
  校醫將擔架什么的也都給弄了過來,這是李子木的眼前慢慢清明起來,只是他的腦袋還稍微有點兒悶,看到大家這么一副陣勢,倒是嚇了一跳,掙脱了隊友們把他往擔架上抬的“熱情”,騰的一下就跳了起來。
  “我沒事兒,咱們接著開始!”
  李子木甩開了那些過來攙扶他的手。
  這一開口李子木才發現,哪兒都沒有受傷,倒是這嘴吧傷到了,一說話嘴角就火辣辣的疼。
  只是這么一來,倒是把大家都給嚇了一跳:我勒個去,剛剛抬著的時候還沒有动靜,李子木忽然這一跳,這是詐尸的節奏啊!
  看臺上面的人,看見李子木好端端的站在了球場上,頓時情不自禁的歡呼起來。秦雯和林新月自然就不用說了,兩個女孩臉上全是紅撲撲的,彰顯著她們此時內心的激动。坐在她們不遠的凌雪漫,此時也長長吁了一口氣,女孩的手心里,滿滿的都是汗水!
  校醫是個五十來歲的大爺,看見李子木這種情況,以為他的腦子摔出了問題,于是他感覺伸出一根指頭來,問道:“小伙子,這是幾?”
  李子木清楚自己的情況,輕輕的點了點頭:“大爺,謝謝你啊,我真的沒事兒,我是不會拿自己的性命開玩笑的,你就放心叭。”
  接著他轉過身來,看著教練點了點頭,瞥了一眼對方的球員,往地上狠狠的吐了一口,將嘴里面因為撞擊而留下的血水狠狠吐了出來,然后說道:“教練,咱們趕快開始,我想早點兒拿到冠軍,回去好好休息一下!”
  現在根本沒人懷疑,李子木說出這句話的決心和信心。
  從他開始從地上躺著站起來的時候,王強早就對他沒有任何的疑問,對這次的冠軍也沒有疑問。王強教練過來拍了拍李子木的肩膀,在這樣出色的弟子面前,他有什么理由來吝嗇自己對他的喜爱?
  “集你們每個人的精力,防守,跑位,記住這是你們所有人的比賽,不管輸贏,今天晚上,咱們都要不醉不歸!”
  李子木把手掌攤開,手背向上,于是每一個人都伸出一只手握住了他的手,像疊羅漢一樣,狠狠的握在一起,“加油!”這一聲鼓勵像是從云端而來的一樣,每一個人都被深深的感染著!
  体育賽事有著讓人傾盡腦力,也無法編排出來的精彩,也正因為如此,才能真正的扣人心弦,給人帶來歡笑,惹人熱淚盈眶!
  等到他們再看向對面的時候,那不再是一群強大的對手,那只是一群嗷嗷待宰的羔羊,雖然現在還落后三分!
  一聲哨響,比賽又從新開始。
  這時候,時間只剩下整整的三十秒。
  李子木走上了罰球線,他的兩個嘴唇已經腫起來了,像是兩根香腸一樣掛在那兒,顯得突兀又可笑。
  可是并沒有人來笑他,對手也是滿是崇敬的看著他,看著這個像狼一樣兇狠而血性的對手!
  很多的觀眾都站了起來,其還有不少的老師。
  每個人都曾擁有青春,每個青春都會老去,但是勇氣和執著,卻比青春老得更快。李子木并沒有高談闊論,但是他們卻在李子木的身上,看見了人生最重要的東西,也許很多年以后,我們會嘲笑曾經的自己,但是卻會認真地懷念從前的信仰,那種一想到就讓人熱淚盈眶的信念!
  所有的人都屏住了呼吸,看著這場比賽最重要的兩個罰球。
  李子木平靜了一下心情,慢慢調整好了節奏。這時候眼前的籃筐,就像是躺在村后的山坡上柔软的草地上,看著天空悠悠而過的云彩一樣,他的心在此時變得無比的寧靜。
  “嗖!”
  籃球在空劃過一條條柔和的曲線,應聲落入。
  看臺上的人來不及歡呼,李子木結果球后就是隨手一拋,完美的弧線再次劃破虛空,籃球再次落入到籃。
  這是個空心球!
  現在他們就只差一分了!
  比賽仍然繼續,接下來是對方控球。
  李子木含著兩根香腸,滿目兇狠,很是盯著獵物一般。籃球幾經轉換,溜进去了內線,到了對方鋒的手里面。他身体很壯實,慢慢的就已經抵到了籃筐底下,眼看就要打进,可就在他即將出手的一瞬間,紅毛高高躍起,一把扇掉了這個球。
  這時候二隊里的鋒眼疾手快,一把撈住了籃球,可是卻再也無法站穩,索性就眼睛一閉,將球往前場狠狠一拋。
  李子木看見球過來以后,迅的跟进著。此時他早就忘記了別的事情,只是看見了拋在空旋轉不停的球,只是想象著這個球必須要打进去。對方的球員并沒有放棄,那個防守著李子木的馬邑,也紧紧跟在李子木的后邊。
  在馬邑看來,這個球就算是犯規,也不能讓李子木打进。
  否則,他們就沒有什么機會贏了。
  近了,更近了!
  眼看著球就出現在了面前!
  李子木沒有絲毫的猶豫,他高高的躍起,仿佛展翅的驚鴻一般將球抓住,現在他距離球框只剩下一步的距離。可是后面的馬邑,此時也沒有什么猶豫,一心想要在這一刻,將李子木給拉下來。
  只見馬邑一個縱身,胳膊伸出,直接拉在了李子木的肩膀上面。
  看臺上所有的人都驚呆了。
  因為從遠处來看,就像是李子木的背上背了一個人,并且是在空的時候,如果這個時候李子木掉下來的話,將會狠狠地撞在后面的籃球架上。以現在的度和沖擊力來看,李子木必然成為重傷。
  在這種紧急的情況下,李子木根本就沒想這么多。
  他的眼睛只有眼前的籃筐,仿佛那是上帝伸出來的一只手。
  他的全身每一处的肌肉,都因為興奮而迸發出驚人的力量,甚至,他并沒有感覺到自己的身上,還背了這么一個一百好幾十斤的人!
  “嘭”!
  球入籃筐,這是力量的灌入!
  看臺上的人名群眾忘情的歡呼,所有的人都在為這一幕歡呼!
  這時候的李子木,才感覺到身后面背了這么大的一個人。將目瞪口呆的馬邑放下來之后,李子木忘情的擁抱了一下他:“謝謝!你們打得很好,可最終還是我們贏咯!”
  這最后的一分鐘,比賽正可謂是跌宕起伏,扣人心弦,然后隨著李子木的那個漂亮的扣籃絕殺,一下就將所有人的激情調动了出來。此刻他們也唯有用大聲的歡呼,才能將這壓抑許久的情緒給釋放出來!
  李子木模仿著艾弗森的动作,順著籃球場奔跑,就像一個凱旋歸來的勇士一樣,接受著人們最發自肺腑的贊揚。
  隊員們和教練也都紛紛的沖了上來,將李子木圍在了間。
  王強給了他一拳,笑道:“干得漂亮!”
  其他的人都沒有說什么,直接歡呼著將李子木高高的拋起。
  這一刻,李子木是他們的兄弟。
  這一刻,李子木更是他們的英雄!
  對方的球員也都過來和握手祝賀,李子木并沒有責怪對方鋒的意思,這種比賽傷痛難免,他很大方的和那些隊員們一一握了手,轮到馬邑的時候,李子木相當認真的看了一眼他。
  “祝賀你,能在我手上拿到亞軍,你的實力很強!”
  “也祝賀你!”
  對于李子木的奚落,馬邑絲毫不以為杵,他深深地笑了:“李子木,咱們會有再次較量的機會的!”
  當馬邑說完這句話的時候,再一看李子木早已經跑去了領獎臺,根本沒有聽到他在說什么。這貨頓時一臉的黑線,眼睛里面閃過一絲阴翳來。
  頒獎典禮的時候,市里面的電視臺來了記者,李子木接過獎杯,被隊友擁簇在了間。此時他的嘴唇越發腫的厲害,就像是兩根被烤熟了的香腸,定格在了《梁夢日報》的頭版。
  江丹蕾并沒有去看球,她看不懂,也沒有什么興趣。
  此刻江丹蕾正在辦公室里面,看著桌子上面李子木的英語試卷,還有這次月考的成績單。靜靜的盯了一會,江丹蕾精致的面龐上面,自嘴角蔓延,層層漾開,像是深秋的水面,一層難以捉摸的笑容,慢慢的爬上了臉頰!
  ……
  籃球賽過后,李子木經過批準,美美的在被窩睡到了下午。
  兩三點的時候,李子木來到教室。
  此時的李子木,早就成了學校里的名人。幾乎每個人現在都知道,李子木在比賽的最后時刻力挽狂瀾,幫助梁夢二校籃球隊贏得了比賽。學校各種添油加醋的版本,將李子木吹成了天上少見地上少有的人物。
  此時正是下課時分,教室里面的人并不多,多半都稀稀拉拉三五成群的在一起,嘰嘰喳喳的討論著昨天的球賽。看到李子木进來以后,教室里的聲音馬上就小了下去,一個個瞅著李子木,每個人的眼睛里面都射出了光芒,就像是葛朗臺看見了花花綠綠的鈔票一樣!
  我勒個去!
  這些人都怎么啦!
  不就是嘴腫了,有這么好看么?
  李子木下意識的摸了一下嘴唇,浮腫差不多已經消了,可還是看得出來。
  韓梅在前排,看見李子木以后,興奮的手舞足蹈:“李子木,你還記得你和郭老師打的賭嗎?”不等他開口,韓梅的嘴就像是機關枪一樣,自問自答道,“哈哈,李子木,這次你死定啦!”
  “嘿嘿,不就是喊她吃頓飯么?”李子木沖她拋了個媚眼道:“你放心,我一定會守身如玉的,用不著這么擔心我的!”
  “我是說,李子木,這次你要裸奔啦!”
  韓梅也快習慣了他的自恋與無恥,紅著臉解釋了一下。
  “切~!”
  李子木自然不相信,滿臉不在乎的樣子。


澳洲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