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美嬌女娘》

當前位置:鄉村春事 > 山村美嬌女娘 >

第四百零二章 無兄弟,不籃球

  等到第一節尚未結束的時候,二球隊的教練王強叫了暫停。
  于是李子木同學,也就隨著這次的暫停,在冷板凳上好好地呆了一陣。
  李子木回過頭來,看見林新月和秦雯,還有肖鐸他們坐在觀眾席上,目光相對的時候,李子木從他們的眼睛里,看到了滿滿的期待和真誠的鼓勵。李子木慢慢低下頭來,待在板凳上面,調整了一下心態。
  就這么一直到半場結束,這時候雙方相差了十來分。
  “你大爺的,這是什么破教練啊,到底會不會教啊,李子木打得這么好,為什么不趕快讓他上場啊?”看臺上的秦雯和林新月,尚未來得及發表看法,就聽見了一個女生坐在那里抱怨著。
  旁邊有女生開始附和道:“就是就是!這個教練一點兒水平都沒有,我就說嘛,這次我們要是輸了,肯定就是因為這個教練!”
  當我們爱一個人的時候,可以最大程度上的縱容,他的一絲絲瑕疵,也是完美的點綴。
  苦逼的王強教練,此時根本就不知道他已經躺枪了。
  “喂,你們知不知道,聽說這個教練,以前是個劃皮劃艇的,你說讓他來教籃球,這能行么?”一個女生神秘的說道,自認為分析的很在道理。
  “啊,原來是這樣啊!”
  “我就說嘛,真正的籃球教練,怎么會教的這么爛……”
  當女生紛紛在那發表無腦喷的時候,周圍有些男生終于受不了,客觀公正的發表看法:“你們懂什么啊,這會兒教練只是讓他下來稍微冷靜一下。再說第一節的時候,李子木確實發揮的很爛啊,這是有目共睹的事情!”
  “哼,你行你上啊,切~!”
  立馬就有女生站出來,對這個男生表示了不屑。
  那個發言的男生,以及想要發言的男生,都被這句話噎了個半死。
  這些女人分明就是,我給你耍流氓,你給我講明;我給你講道理,你給我耍流氓的架勢啊。
  于是眾男生都識相的閉上了嘴巴。
  “這就叫做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你是在羨慕嫉妒恨人家李子木叭?”其他女生聽她這樣一分析,甚是有道理,一想到男生小心眼起來,不禁一陣陣顫栗,全都紛紛鄙視了一下周圍的男生。
  這些男生們也是躺著了枪,一個個都郁悶的要死。
  第三節開始的時候,李子木又被教練重新安排上場,于是當他再次出現在籃球場的時候,再次贏得了讓人嫉妒的歡呼聲。
  吸取了第一節比賽時的經驗,現在球隊才開始打的真正順風順水起來。當第三節快要結束的時候,雙方的分差慢慢缩小到了4分。這次馬邑在李子木的身上,并沒有占到什么便宜,李子木雖然身高并沒有馬邑高,可無論是反應度,還是彈跳力,馬邑都不是他的對手。
  而且最讓人望塵莫及的,就是李子木越跑越有精神,就像是上了發條的時鐘,根本就不知道累一樣。
  于是當第三節快要結束的時候,馬邑喘著粗氣,像是看怪物一樣看著李子木,心里早就心虛起來:“我勒個去,這哪是打籃球比賽啊,分明就是搞長跑比賽的。草,李子木這貨還是不是個人吶,都到這會兒了,怎么一點事兒都沒有!”
  第四節開始的時候,李子木仍然狀如瘋魔一般,在場上來回拼搶,這時候不光是對方的球員看的心驚膽戰的,就連嘉賓席上面的那些老師們,也都看得目瞪口呆的。
  有的人喃喃自語道:“唉,這么好的田徑苗子,搞籃球真是廢咯!”
  “這小子去參加馬拉松,沒準能搞個金牌回來呢!”
  “這么強悍的身体,要是在床上弄起來,持久力肯定很長叭。”
  “這貨是不是個人吶……”
  李子木根本顧不上這些,他的眼睛里只有籃球,就像是他在家里上山打獵的時候,眼睛里面只有獵物一樣。男人的最帥氣的一面,常常在于他們真正認真專注的做某一件事情的時候。
  現在的李子木,簡直帥的不可思議。
  但是比賽并沒有想象的順利,雖然這邊死死的限制住了馬邑的發揮,但是別的地方投也開始有了。時間在一分分的流逝。隨著李子木的一記遠投,現在他們只落后三分,可是時間也僅僅只剩下兩分鐘!
  比賽漸漸到了白熱化的時候。
  看臺上面的觀眾,心都在小心翼翼的懸著,生怕有一絲絲的響动而影響了場上球員的發揮。
  李子木在場上摘下一個后場籃板,這時候,路已經有紅毛快的跟进,李子木一個長傳,當他剛過場的時候,紅毛一個低位背打,可是球卻被對方給斷了!
  這個斷球,讓所有人都禁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氣。
  這很有可能就意味著,他們先前所有的努力,都將要付諸東流!
  這時候比賽還剩下最后的兩分鐘,這個斷球意味著機會正慢慢的從自己的手上溜走。李子木沒有時間來停下來罵娘,只見對方一個長傳,形成了一個快攻的節奏,一個三打二的局面立馬就形成了,可此時的后場就只剩下高亮一個人在防守著。
  李子木沒有選擇,他發了瘋似的,往著持球进攻的人追了上去。
  覺察到后面有人追了過來,對方持球进攻的人明顯也加快了度,只是由于慌亂,并沒有選擇給籃下空位的人傳球,而是在自己鋒的擋拆下,選擇了快步上籃。
  此時的高亮,早就被對方的鋒給擋死,根本就动彈不得。
  這時候李子木追了上來。
  就在對方出手上籃的一瞬間,他像一只等待已久的獵豹一樣,高高躍起,直接將球死死的按在了籃板上面,身体也與剛才的那個持球进攻的人,狠狠的撞到了一起,巨大的慣性所帶來的沖擊力,使得剛剛持球进攻的那個人,順著橡木地板,滑了老遠。
  看臺上的這些女孩子們,其懂球的并不多,她們也許并不知道什么是釘板大帽,可是卻被李子木這個霸氣無匹的动作給瞬間征服。一時間看臺上很多女孩都忘情的站了起來,拼命地鼓著掌,來表達胸難以用語言來形容的暢快和激动!
  林新月和秦雯兩個人的小手,都用力的拍紅了,嗓子也快沙啞了,可這些都不足以表達她們此時激动的心情,有哪個小女生不希望她傾慕男生,是一個頂天立地的男兒?
  李子木此時的表現,實在是炫目至極!
  嘉賓席上也有人站了起來,為這個球的精彩而鼓掌!
  体育運动的魅力在于,不管你是以怎樣的一種方式參與其,都將會深深的陷入其,無法自拔!
  這時,對方的鋒,也已經逼到了籃筐底下,看到李子木抓到球以后,大手一揮,準備將球拍掉。李子木從空下落的時候,經過剛才的種種的撞擊,早就有些重心不穩,此時兩個人的身体乍一接觸,對方的鋒手肘就架到了李子木的胸前,拳頭也轮到了李子木的面頰上。
  雖然對方的鋒是下意識的动作,可是在這一剎那間,力量依舊大的嚇人,李子木頓時就像一只斷線的風箏一樣,平躺著狠狠的摔了出去,滾出去了好遠。可是就在他的身体失去平衡的那一刻,他卻將籃球順手丟給了站在對方鋒身后的高亮手里。
  雖然李子木現在借助身体的異能,身体并沒有受到真正的傷害,可這是在他毫無防備的情況下,這種傷害卻是如此的猛然。
  在倒地的一瞬間,李子木的眼前一黑,頓時有些出不來氣了。
  盤旋在李子木腦海里的只有一個念頭:gan你娘的,哪兒不能打,非要打我臉!草,這不毀容了么?
  看到李子木摔了下來,所有的人都在心里,衡量著剛才這一摔的力道,都不禁為李子木暗暗擔憂著。
  兩旁的看臺上瞬間就沸騰了。
  漫天的噓聲來表達著他們的憤怒和譴責。
  看著躺在球場上的李子木,兩個女孩子的心里頓時一紧,眼淚都快掉下來了!
  紅毛像是一頭真正憤怒起來的熊一樣,沖過來就是一拳,將對方的鋒擂了一個趔趄:“臥槽尼瑪,你是想打架還是想玩命?”
  對方的鋒看見這種情況,早就嚇蒙了。他很清楚在這種情況下,摔出去會是個什么概念,所以他根本就沒有說話,硬生生的挨了這一拳。
  “臥槽尼瑪!”
  高亮將球一扔,接著過來就是一拳。
  場邊沒有上場的球員們趕紧奔了上去,有人過去看李子木的情況,其他的干脆就直接將那鋒圍在間。
  對邊的球員也不甘示弱,也迅的圍了上來,有人在其叫囂著:“草,你們想怎么搞,這是打籃球常有的事情,又不是故意的,你們想打架是怎么的,想打的話,兄弟們一定奉陪到底!”
  無兄弟,不籃球!
  對錯咱先不談,這時候要是慫了,籃球也就再沒了那份真正的快樂!
  眼看一場群毆就要出現,雙方的教練以及裁判,學校的老師什么的,都紛紛圍了上來,將這場暴动慢慢的給勸開了。只是雙方分開的時候,依舊是罵罵咧咧的,打籃球的脾氣都火爆,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


澳洲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