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美嬌女娘》

當前位置:鄉村春事 > 山村美嬌女娘 >

第三百五十一章 偷雞不成蝕把米

  就在吳迪講話的這段時間里,馬長臉帶著人浩浩荡荡來到了近前。
  鎮東經過一系列的瞎折騰,人數流失的很快,而馬長臉那邊則有杜宇峰幫著撑腰,所以人數差不多快有青蛇幫的兩倍。
  “喲呵,感情你們正在這兒唱大戲呢,真他娘的精彩啊,哈哈!哈哈哈!”馬長臉拍著手,一臉戲謔的看著青蛇幫的人。
  這句話說完的時候,兩幫人漸漸形成了一個對峙的局面。
  這些人只等待雙方的老大開口,看今天這種場面,如果不流點血,根本就沒法結束!
  “小子,剛剛老子老遠聽見你的演講,當時老子就在心里琢磨,你這樣的逼貨咋不去學校教書呢,你這小胳膊小腿的,長得細皮嫩肉的,卻非要在這條道上混,你不覺得和我們這些大老粗待在一塊,埋沒了你這個教書的人才么!”馬長臉走上前來,盯著吳迪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陣,有些痛心疾首的調笑道。
  “快滾回去教書去叭!”
  “鎮東的人難道都是靠嘴皮子吃飯的么!”
  “哈哈哈……”
  馬長臉說出來的話,頓時惹得身后的小弟們一陣哄然大笑。
  “嘿嘿,我也早就聽說了,早些年的時候,馬老大您曾登過臺唱過戲呢。這么多年了,怎么還是改不掉本性啊,真是什么地方有熱鬧,什么地方都有你!”吳迪也不生氣,笑吟吟的說著。
  這話一說完,青蛇幫的人都笑了。
  早些年馬長臉這些事情,被吳迪一講,配合現在的場面,當真滑稽!
  “你——”
  馬長臉的笑容頓時消失。
  手指指著吳迪,馬長臉恨恨地說道:“小子,老子懶得和你做口舌之爭!今天老子過來,那是要你吳迪,要你青蛇幫上下,開給我一個解釋!”
  “哦?解釋?”吳迪仍是一臉平靜:“什么事情需要解釋,你倒是說來聽聽!”
  “吳迪,在老子面前,你還嫩了些,特么的少給老子裝蒜!”馬長臉說的義正言辭:“杜雨晟的死,你們鎮東今天必需要給大家一個解釋!”
  “你是說,杜雨晟杜少爺的死?”吳迪加重了聲音說道:“嘿嘿,真是笑話,這件事跟我有什么關系?跟我青蛇幫上下,又有什么關系?!馬長臉,我發現你這人可真夠無恥的,你的臉長得長些那也就算咯,怎么這舌頭也長得這么長呢!”
  “你特么少在那兒跟老子瞎掰!就你們那點兒破事兒,瞞得過鎮上的人,能瞞得過這里所有的兄弟?”馬長臉雙手一攤,接著道:“杜雨晟杜少爺,生前和我馬長臉那么要好,我們曾有過八拜之交,現在杜少爺就這么不明不白的死在了鎮東,今天這件事你們必須要給個交代出來,不然這事兒老子跟你們沒完!”
  “哦?馬長臉,你說說看,我們怎么個交代法?”吳迪眼睛中露著淡淡的笑意。
  看見吳迪這幅模樣,馬長臉真是肺都氣炸了,他現在恨不得什么都不說,直接用拳頭解決問題:“哼!很簡單,交出胡萬三,解散青蛇幫!從此以后,在霸王鎮就沒有青蛇幫這個詞,老子的要求,就是這么的簡單!”
  “哈哈,我以為多大個事情呢,你也不早說——”
  “這么說來,你是答應咯?”
  馬長臉很開心,事情這么簡單順利,倒是他沒有想到的。
  “第一,胡萬三胡老大,現在我們也找不到,你們要有本事可以自己去找,我吳迪絕不攔著!”吳迪聲音變得很冷:“第二,就算你們找到胡老大,可杜雨晟的死跟胡老大有什么關系?跟我們青蛇幫有什么關系?沒有證據,你就是血口喷人!至于這第三,你說要解散青蛇幫——”
  吳迪盯著他的眼睛:“這件事可由不得我做主,你得問問我身后的兄弟們,看看他們愿不愿意!”
  說著吳迪轉過身去,大聲問道:“兄弟們,你們愿不愿意!”
  “不愿意!”
  回答聲相當的一致。
  吳迪沖著馬長臉攤攤手,悠悠說道:“馬老大,你也看到咯。我的兄弟們,他們沒一個愿意的。你說這該怎么辦啊!”
  “你,你,你——”
  馬長臉的長臉頓時被憋得通紅。
  不過沒多久,馬長臉忽然輕松下來,冷笑道:“吳迪,這么說來,你們青蛇幫上下,這是要敬酒不吃吃罰酒了咯?”
  有這樣的結果,馬長臉早就料到。
  江湖終究是江湖,靠嘴是不行的,解決問題最終的辦法從來都是拳頭。
  誰的拳頭大,誰就有話語權,任憑你巧舌如簧,能把活人說死死人說活,放在拳頭面前也都是渣!
  “馬老大,我現在把話撂在這里,你們現在走,今天的事情,咱們就當什么也沒有發生過。青蛇幫和你馬長臉,以后就是井水不犯河水,咱們還能是朋友,見面以后沒事兒也能喝喝酒。要不然,我就沒辦法咯!”吳迪聳了聳肩,一臉遺憾的說道。
  “哈哈,好,好,好!”馬長臉忽然笑了出來,拍著手笑道:“吳迪,你比胡萬三有種!既然這樣,咱們就沒有什么好說的,手底下見真章叭!”
  這句話剛說完,兩幫人頓時劍拔弩張。
  眼看著戰爭,在分分秒秒的瞬間就要爆發起來!
  “兄弟們,廢了他們!”
  吳迪叫了一聲,也懶得講什么江湖規矩,上來一拳就打在馬長臉的門面上。
  這就像是一個扔进炸药桶的火苗,瞬間兩幫人就动起手來。一時間場面混亂不堪,沒多久大家就都快紅了臉……
  今天這一場戰斗對于青蛇幫而言,沒有什么退路,他們必須要打,而且必須要贏!馬長臉和他帶著的人,今天也是憋著一肚子火,以前被欺負也便罷了,今天這幫孫子還特么的來裝大爺,真是讓他們有些忍無可忍!
  遠遠的,一处不易被人看見的地方,一輛黑色的寶馬車內。
  “唉,這些年輕人,真是太沖动了,什么問題不能好好談呢,怎么非要打一架才舒服!?”李子木搖搖頭,一副老氣橫秋的樣子。
  杜宇峰放下望遠鏡,沖著他笑道:“哈哈,老弟啊,聽你這口氣,好像你年紀挺大一樣!”
  “不過,咱們終究不能在一旁遠遠的看著啊!”李子木若有所思。
  “哦?難道我們還要出手?”
  杜宇峰眼珠子轉了轉,不經意得說道。
  其實當李子木看見馬長臉帶來的人數,差不多快有青蛇幫兩倍的多的時候,就差不多能夠明白,杜宇峰心里面是怎么想的。
  杜宇峰他再欣賞李子木,再想和他結交,但是在利益面前,根本不會有別的選擇。今天如果能夠弄巧成拙,把青蛇幫拿下的話,那樣更好,這樣整個霸王鎮的勢力,差不多就成了他杜宇峰一個人的。雖然霸王鎮這塊地界,放在龙虎幫里不一定有人看得上眼,可卻是他杜宇峰慢慢壯大起來的資本。
  杜宇峰沒有理由不要!
  李子木知道他耍了心眼,可是想要吃肉的,何止他杜宇峰一個人!
  李子木不僅喜歡吃肉,而且喜歡吃肥肉,尤其是青蛇幫這塊肥肉!眼看著即將到嘴,他怎么舍得錯過。
  于是李子木淡淡笑道:“杜大哥,再不出手的話,我可是連湯也喝不著了啊!”
  杜宇峰臉一烫,好像什么也沒有聽懂的樣子:“你想要出手,這很好嘛。哈哈,不然再這么进行下去,就要偏離你我當初預定下的軌道咯。嗯,老弟,你打算什么時候出……手?”誰知道他的話還沒有說完,李子木就已經如鬼魅一般沖出了車子……
  場上的戰斗,依舊在如火如荼的进行著。
  事實上,無論你有再大的勇氣,也逃不脱雙拳難敵四手這個道理。在人數上絕對劣勢的情況下,青蛇幫的人快到山窮水盡的地步,要不是有心中的那個坚定的信念支撑著,這一會兒肯定早了敗。吳迪此時背上不知道被誰給了一記悶棍,可他現在也顧不上疼痛,依舊在忘我的戰斗著!
  因為吳迪深深的知道,這一戰他比任何人都輸不起。
  所以,他絕不能提前倒下去!
  馬長臉這邊的人也是越戰越驚,這幫人都不要命了,這尼瑪也太兇殘了!不過還好,現在人數多,勝利已經是近在眼前,只要再加一把勁兒,把這幫人打殘了,打怕了,打服了,才會永絕后患。想想以后,每個人都會有更多的金錢和美女,馬長臉這邊的人戰斗的越發兇殘。
  李子木這個時候出手,選擇的時機再好不過。
  同等的幫助下,雪中送炭遠遠比錦上添花,更讓人記憶深刻!
  再說今天他幫助吳迪要收服青蛇幫,就算他再低調,這個時候也要出手了!
  只見一道好似鬼魅一般的身影,迅如風,快如電,迅如雷,眨眼間就沖进了人群!
  李子木將雷電源調整到巔峰狀態,這個時候,一點兒也不再講什么花樣,他的每一次出手,都正中敵人的要害,或者是手腕,或者是腳踝,所到之处都會響起一片慘叫聲。不過沖进戰場幾分鐘的時間,他就放倒了馬長臉這幫人中戰斗力最大的幾個人!
  就像是一條巨大的鯨魚,李子木鉆进去了這灣水,瞬間就給攪了一個巨浪滔天!
  開始還沒有人注意到,可是當越來越多的慘叫聲,越來越多的人倒了下來,并且站不起來的時候,場上慢慢安靜下來了。這種安靜就像是瘟疫一樣,慢慢的蔓延到了全場。所有的人都慢慢停下了手上的动作,靜靜的看著李子木的表演,接連不斷的慘叫聲,使這遼闊的燕子塢越發顯得安靜!
  馬長臉的眼睛睜得老大,根本就不敢相信,眼前出現的這一幕。
  可是事情發展到這一步,也就沒有再吞下青蛇幫的可能。
  此時此刻的馬長臉,呆呆瞅著出場的李子木,心中除了恐懼就是心疼。眼前的損失,讓他的心頭直淌血,錯過了這個機會,以后想要收服鎮東這片地界,那是再沒有什么可能,鎮東的人借著這個機會,肯定會擰成了一股繩。
  這真是強健不成反被操呀!
  此時的馬長臉想撞死的心都有!


澳洲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