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美嬌女娘》

當前位置:鄉村春事 > 山村美嬌女娘 >

第三百四十一章 爭鋒相對

  吳迪見狀也沒敢說什么,急忙跟在李子木的身后。
  “李哥,不知道您吃飯了沒有,要不我來請您吃頓飯?”吳迪跟在李子木身后半步,訕笑著建議道:“胡萬三消失后,這座星皇ktv的保護權,現在也就落在了我的手里。您放心,這座酒店雖然比不得大悅豪,可是酒菜的味道卻一點也不差,您看……”
  李子木聞言依舊向前走著,雙手插兜搖頭打斷道:“吳迪,你不用弄得這么麻煩,我出來的時候吃過咯。”
  “呵呵,李哥您既然吃過,咱們就下次再說。”看著李子木一直在前面走著,并沒有要談話的意思,吳迪也只好默默的跟在身后。
  吳迪根本想不明白,李子木的葫蘆里到底裝得什么药,不過這次既然是李子木找的他,現在他人都來咯,也就不怕李子木等下不給他個說法。只是跟著李子木越走越偏僻,吳迪的心里面開始暗暗打起鼓來,一想到李子木那鬼神莫測的身手,頓時兩條腿都在開始打飄。
  難…難道…難道他發現了什么?
  吳迪這樣想著,心中一片冰寒,他頓時有些后悔,不該這樣涉險走這招險棋,將寶全都押在李子木的身上,沒想到事到臨頭卻依然逃不了死亡的命運。
  吳迪略顯得虛浮的腳步聲,漸漸引起了李子木的注意。
  李子木慢悠悠地停了下來,看著黑漆漆的四周,回頭沖他幽幽笑道:“呵呵,怎么,你不會以為,這杜雨晟是我殺的,而這次將你叫出來,就是為了殺你滅口?倘若你要真這么想,那你就真是個蠢蛋!老子也就沒必要,為你這么個笨蛋出頭,來幫你奪下胡萬三的這片地界!”
  “嘿嘿,你也不好好想想,老子去找杜雨晟的時候,行事是那么張揚,怎么可能會殺了他!這不就等于是自找死路嘛!傻逼才會那么干!”
  “只不過,我現在,確實有了殺你的心思!”
  李子木說著,瞅向吳迪的眼中,閃過了一道迫人的寒芒。
  瞅見李子木停住了腳步,吳迪也停了下來。
  聽見李子木這一番話,吳迪的心中頓時一片冰寒。
  倘若眼神能夠殺人的話,剛才李子木的眼神,恐怕早就讓他死了上前遍。吳迪的心中一陣發抖,真沒想到眼前的這個人,竟然有著和實力一樣恐怖的頭腦!
  “吳迪,說說你的目的,你來給我報信的真正目的!”李子木轉過身來,望著吳迪,居高臨下的說道:“不要再說你是想要跟著老子混這樣的狗屁話,老子當初沒有相信,現在就更不會相信!你別想著在老子面前耍花腔,今天你要不給老子一個滿意的答案,嘿嘿,那就別怪我心太黑!”
  “李哥,我…我什么都說咯,你還想讓我說什么啊!”
  “哼!看在你給我報信的份上,吳迪,我再給你一次解釋的機會,你希望你最好能夠說服我!”李子木幽幽說道,停頓了一下,盯著吳迪的眼睛冷聲問道:“現在你的身份,是不是該告訴我了,吳迪,你到底是誰?究竟想要得到什么?我可不相信,你僅僅只是胡萬三的一條狗這么簡單!”
  “李哥,我…我就是吳迪啊!”吳迪瞪著眼睛,一臉無辜的樣子:“你在說些什么啊,我有點兒聽不懂。”
  “呵呵,聽不懂?!”李子木轉過身來,靜靜地盯著吳迪,眼睛里不起一絲波瀾:“吳迪,你是真的不懂嗎?”
  琢磨不透李子木的心思,吳迪此時顯得有些戰戰兢兢的。他深吸了一口氣,強制讓自己冷靜下來,紧接著有點聲嘶力竭地叫喊道:“李大爺,那天給你報信的時候,我早就和你說過,你的身手了得,有著天生的領袖氣質,我吳迪是真心想要跟你混出個名堂來的。要知道當時我可是冒著背叛胡萬三的決心去找的你,難道這樣你都不相信我?”
  吳迪在說這番話的時候,心中慢慢冷靜了下來。
  他現在還不確定李子木到底知道了什么,于是他便反問了一個問題,將這個皮球拋給李子木,想要看看李子木會是什么反應。
  以一個傻逼的角度,來看吳迪現在的反應,確實很打能动人。
  吳迪現在的表演絕對到位,甚至可以說是精彩絕伦,可是李子木卻早就過了傻逼的年紀。
  瞅著能拿獎的演員吳迪,李子木心中的憤怒像一層漣漪,慢慢荡漾開來。
  這件事情,处处透著蹊蹺,自始至終都有吳迪的影子。很多的事情靜下來一想,李子木就感覺到這個吳迪很有些不對,可是直到現在,這小子都不對他說實話,李子木很不喜歡這種感覺。這種被人欺騙,被人玩弄于鼓掌中的感覺,讓他非常的不爽!
  李子木眼中寒芒閃爍,盯著吳迪的眼睛,幽幽冷笑道:“嘿嘿,你讓我怎么來相信你?我來問你,那天在酒店門口你打電話來說你有線人,可為什么卻非要等我弄殘胡萬三,找到杜雨晟所在的酒店,你才來向我透露他在酒店三層,中間有一個小時的時間,可你為什么不說?”
  “杜雨晟的身份,想必你早就知道,可是在報信的時候,為什么你不愿意和我說,是擔心我懼怕杜雨晟,不敢前來霸王鎮,好讓你的算盤落空么?”
  “胡萬三消失,為什么你會這么著急,想要推我上位?”
  “這一切,都是為了什么?”
  “吳迪,倘若你想上位,我并不是不能幫你。可是我李子木,最討厭那些在人背后耍心思的小人。想讓我相信你,今天你就必須要給我一個滿意的解釋!”
  李子木說完這些,眼中寒芒一閃,突然好似鬼魅一般將右手伸出,一下扼住吳迪的脖頸。吳迪只覺得眼前一花,尚未來得及反應過來,就發現李子木的右手,已經生生將他的咽喉給紧紧卡住,紧接著耳邊就傳來他冰冷的聲音:“吳迪,回答我的問題,你,到底是誰,你有什么目的?霸王鎮有這么多人,倘若少了你這么一個小角色,你以為,最后會有多少人在意?不要挑戰我的極限,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
  此時的李子木,眼睛就像千年不見阳光的古井,不斷向外冒著絲絲的寒氣。
  這樣兇狠的眼神,看得吳迪一陣毛骨悚然。
  “李…李…李哥……”
  吳迪喘著粗氣,慢慢的臉憋得通紅。
  瞅著時候也差不多了,李子木一把將他扔得老遠。
  雙手繼續插兜,李子木站在一旁不再說話,只是冷冷打量著吳迪。現在心里想到的問題,李子木都已和他挑明,只要吳迪不是個傻子,就一定會說出來的,而他現在所需要做的,僅僅只是靜靜的等待。
  “咳,咳……”
  吳迪都快被憋死了,大口大口喘著粗氣。
  使勁兒的呼吸著新鮮的空氣,吳迪的腦子得到氧氣的補充,開始飛快的轉起來。心思電轉了一個呼吸的時間,這貨心中慢慢有了計較。
  深深吸了一口氣,吳迪咬了咬牙,突然變得有些癲狂起來,沖著李子木狂叫道:“哈哈哈,你想要知道老子是誰?老子就來告訴你!哈哈哈…老子就是個私生子,知道什么是私生子嘛,就是雜種!不被別人認可的雜種!”
  “嗯,雜種?!……”
  吳迪像是沒有聽到李子木的話,繼續癲狂般的嘶吼道:“對,你說的都很對!我跑去給你報信,再算好時間給你說杜雨晟的地點,然后再等著盼著你給我打電話,詢問胡萬三和其他知情人的下落,我就要在一旁看著你,看著你在我布好的棋局上,一步一步走下去,哈哈哈……”
  就這么聲嘶力竭的叫完,吳迪粗重的喘息著,仿佛每呼吸一口,都是他在這個世上,最后的一次呼吸。
  果然!
  眼前的吳迪,真的不簡單!
  一聽吳迪的話,李子木心底頓時一炸。
  可是——
  可是他是私生子,關老子什么事!
  我和他無冤無仇的,沒道理他要費盡心思來算計我啊。
  難道…難道老子和他老娘有一腿,然后生出了他來?我勒個去,這想法都能冒出來,真是太扯淡咯,老子還沒他出來的早呢,怎么跟他老娘有一腿然后生下他……
  聽完吳迪一通發泄似的咆哮,李子木越發疑惑起來,腦子里漫無邊際的胡想著,依舊什么話也不說,只是冷眼站在旁邊冷眼瞅著,想要看看吳迪接下來會說些什么。
  “……你聽過吳起么?”
  沒有看李子木,吳迪像是在詢問,也像是在自言自語。
  “吳起?…不認識……”
  聽到吳迪的詢問,李子木皺著眉想了想,腦海里沒有什么的印象,于是便搖了搖頭。
  “哈哈哈!吳起,你個老東西,想當初囂張的不可一世,現在這才過了多久,都沒人記得你咯,你這樣的人,真是該死啊!”瞅著發愣的李子木,吳迪滿臉狂笑道:“李老大,想必你應該聽說過,當年霸王鎮四大霸王的名頭叭。鎮東胡萬三,鎮北趙玉松,鎮南馬長臉,至于這鎮西嘛……”
  “鎮西吳起!”
  聞言李子木眉頭一皺,順嘴說了出來。
  李子木頓時想起鎮西原來有個老大,只不過早在幾年前就被龙虎幫吞并,鎮西的老大吳起最后橫死街頭。此時一聽,再聯想到吳迪說得話,李子木頓時叫道:“吳起…吳迪…我去!吳迪你…你是他的……”


澳洲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