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美嬌女娘》

當前位置:鄉村春事 > 山村美嬌女娘 >

第291章 關你鳥事兒

  第二天清晨,李子木讓一股冷風弄醒。
  草屋里顯得很暗淡,門外雨依舊在下個不停,似乎沒有終止的意思,讓李子木稍稍郁悶了一下。林新月在最角落里蜷缩著,有他和秦雯的遮擋,再加上昨晚睡覺前,李子木特意將門板拿過來擋住,看起來林新月睡得很安穩。
  秦雯則像條小貓咪,在李子木的懷里蜷缩著嬌軀。
  直到這個時候,李子木才徹底清醒。
  瞅了一眼火堆,昨夜的那堆火只剩下點點火星,在昏暗的草屋中不時明滅著。
  李子木本來計劃夜里醒來,然后不斷添上些木柴的,可是在秦雯的一番折騰下,實在睡得太沉,竟然給忘了個一干二凈,一直到剛才冷風將他吹醒。好在林新月睡在里面,得以保護下來,要不然再次受到寒氣,女孩兒的病可就有很大的麻煩。
  慢慢從秦雯嬌軀上脱身,李子木小心翼翼來到火堆前,將木柴重新添加一堆,燒得旺旺的,周圍的溫度頓時上升起來,兩個女孩兒蜷缩的身子,也都慢慢舒展開來。可李子木這會兒,也來不及欣賞兩個女孩兒的媚態,趕紧火急火燎的出去開閘放水。
  一夜的大雨過后,小溪中的水流暴涨。
  不用想也能知道,空地下不遠的河面,肯定也有所上升。此時的雨下得沒有昨夜大,可卻一直在淅淅瀝瀝的下著,放眼望去天地間全是水汽蒙蒙的,似乎整個世界都在流著淚,天空布滿著沉郁的黑云,看得人心情格外沉重。
  李子木站在屋檐下看了一陣,就覺得胸口沉悶的難受。
  真沒想到這次出來,竟然會遇到這么波折的事情。這場雨就這么時斷時續的下著,也不知道什么時候才會停歇,李子木看得直皺眉頭,卻只能束手待斃,只有在心中徒勞的暗罵著老天。呆呆的看了一陣雨,李子木唯有苦笑著进屋去,將兩個女孩兒一個個喊起來。
  兩個美女醒來以后,神態自然大不相同。
  秦雯自然想到了昨夜的瘋狂,小臉上紅暈頓生,顯得格外嬌俏。林新月昨夜睡得很香,可女孩兒心思剔透,卻從秦雯的神色間,瞧出來了一絲端倪,自然知道兩人昨夜肯定在背著她做壞事兒,不由得半嗔半嬌地瞪了李子木一眼,眼中說不出來是什么意味。
  李子木沖著她們嘿嘿一笑,坐回到了草床上。
  “臭木頭,情況怎么樣啦,咱們什么時候能回去?”
  “嗯,對啊,李子木……”
  看著兩個女孩兒,終于有了回家的意識,李子木也只有一陣哭笑:“昨夜下了這么一場大雨,到現在都沒有停下來的意思。山里的路原本就難走,何況這條河水流實在太猛,就算有人來,困在對岸根本無法直接過來,也只能去翻過兩道山澗,在上游水流小的地方繞過來,這樣的路程,少說也要等到今天晚上去。這還是在不下雨的情況下,現在雨這么一下,情況頓時變得糟糕,我也無法估摸準確。”
  “臭木頭,你的意思,咱們或許要在這里,再待上幾天?”
  “嗯,如果我所料不差!”李子木皺著眉頭,盯著眼前的篝火:“倘若黑子將我的消息,交給了村里人,這還好說。萬一黑子在路上出了狀況,村里人收不到我的消息,認為我們早就死在了山里,那事情就是大麻煩。現在我就怕咱們的親人,不知道我們是死是活,成天瞎里擔心受怕的……”
  “李子木,黑子它那么厲害,應該不會出什么意外的叭!”
  “就是啊,依我看,黑子它現在,肯定回去了小河村,我爸妈也肯定都知道了,我們平安無事……”
  “嗯,但愿如此叭!”李子木在心里暗嘆了一下。
  看著兩個女孩兒的臉上,漸漸都涌出來愁容,李子木知道,這么郁悶下去,也不是辦法。人活著嘛,最重要的就是開心,能開心一天就賺一天。不管是面對著什么樣的困難,只要人依舊活在世上,那就總有解決的辦法。何況昨天晚上和秦雯玩了一陣以后,早上起來一看,李子木的視野中,雷電源的能源幾乎補充成滿格狀態。
  有了雷電源的李子木,就是神一般的存在。
  自從有了雷電源,就再也沒有什么問題,能夠困倒李子木。
  這么一想,李子木精神頓時一振,滴溜溜的轉了轉眼珠子,沖著兩個女孩兒笑道:“秦雯,林新月,咱們這么坐著也是坐著,不如繼續來玩那天晚上的游戲,咱們轮流來講笑話,你們說好不好?”
  “呸,你那些都是什么鬼笑話啊!臭木頭,你明明就是借著講笑話的幌子,來戲弄我和林新月嘛!”
  “就是就是,你講的都是鬼笑話!每次聽著都要羞死個人噠!”
  兩個女孩兒嘴上裝作矜持不想聽,可是眼中的渴望卻出賣了她們。
  李子木自然將她們的表情看在眼中,暗笑著女孩兒真是可爱,明明想聽的要命,卻非要裝作不想聽的樣子。不過這就是女孩兒可爱的地方,也是男人們喜歡的地方。頓了一頓,李子木笑道:“呵呵,原來你們想要聽鬼笑話啊,那我也會說的!咳咳,你們都聽好咯!”
  兩個女孩兒一聽眼睛發光,頓時圍了上來。
  “一美女下夜班,身后有個痞子尾隨跟蹤。
  美女很害怕,正路過一片墳地,眼看痞子就要下手,美女靈機一动,走到一座墳墓前說道:“老公,快開門,我回來啦!”頓時嚇的小痞子狂奔而去。
  美女為她的聰明,得意地笑起來,誰知道笑聲未落,就從墳墓里傳出來一個阴森森的聲音冷笑道:“嘿嘿,親爱的,你可真是個迷糊蟲,咋又忘帶鑰匙咯?”嚇得美女連連尖叫著跑走。紧接著一個盜墓賊,從墳墓里爬了出來,瞅著美女狂奔而去,冷笑著道:“草!大半夜的,影響老子工作,這下還不嚇死你。”
  盜墓賊剛說完,突然瞅見墓碑前蹲著一老者,手拿鑿子在刻墓碑,就奇地問:“我勒個去,你丫的這是在干嘛?”誰知道老者冷氣森然地笑道:“嘿嘿,這些不肖子孫,連老子的名字都能刻錯,沒辦法咯,老子只能上來改改啦。”盜墓者一聽,立馬嚇得撒腿就跑。
  看著盜墓者遠去的背影,老者冷笑道:“小樣兒,敢跟老子搶生意,老子嚇不死你!”
  誰知道一不小心,老者的鑿子掉在了地上,正要彎腰去撿,卻看見從草叢中伸出一只手,同時有個冷冰冰聲音說道:“你大爺的,竟然敢胡亂改爺爺家的門牌號。”嚇得老者連滾帶爬而逃。看著嚇得屁滾尿流的老者,一個拾荒者從草叢中爬出來,撿起地上的鑿子,無限感嘆道:“草!這年頭,撿塊爛鐵還得費這么大神。”
  李子木的故事迂回婉轉,曲折離奇,兩個女孩兒聽得津津有味。
  只是李子木剛一講完,秦雯就叫嚷了起來:“哎呀,李子木,你講的都是什么呀!這里孤零零的,就咱們三個人,能不能別講這么恐怖的東西!我和林新月都是女孩兒嘛,你讓我們晚上,還怎么敢獨自出去嘛。”
  林新月也叫道:“哼,就是就是!李子木,你果然是個大魂淡,明知道女孩兒怕鬼,你還講出來這個恐怖的鬼故事,現在罰你來重講一個。”
  看來兩個女孩兒,這些天都有些嚇壞了,李子木只有無奈的笑笑。這本來是個笑話來著,可兩個女孩兒,硬說是恐怖故事,他能有什么辦法。眼珠子轉了轉,李子木瞅著兩個女孩兒,嘴角勾起一抹邪笑:“呃,再來就再來!青年問禪師:王菲和李亞鵬離婚,我能再相信爱情嗎?禪師指了指窗外樹上的喜鵲,淡淡一笑,沒有說話。青年頓悟道:大師您的意思是,婚姻無常,如鵲巢于林,大風來兮各自飛,只有翱翔于天空,才是絕對自由?大師翻著白眼搖頭道:難得你想這么多,不過我的意思其實是——別人離婚,關你鳥事兒。”
  “咯咯……”
  兩個女孩兒一聽,頓時就笑了起來。
  李子木的眼睛抽空來到女孩兒們的酥胸上,美滋滋的瞅著兩個女孩的胸前,隨著她們咯咯發笑,四座雪峰連連振顫著,看得他直咽口水,頓時有種飄飄欲仙的感覺。心里暗暗想著,我勒個去,要是就這么和她們在這里待下去,倒也是個不錯的選擇啊。
  三人就這么坐著,說了一陣話,慢慢的林新月的臉上,變得紅彤彤的,眼眸中也像是要滴下水來,慌亂地看了看草屋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李子木眼觀八方,自然將林新月的變化瞧在了眼中,一看到李子木正在詢問般盯著她,林新月的臉越發嬌羞紅润。
  李子木一愣,出聲問道:“林新月,你沒事兒么,臉上看起來怎么這么紅,是不是昨晚病情有所加重?來來來,我來看看!”說著李子木就要起身去看看,昨夜的火堆也不知是什么時候熄滅的,倘若林新月病情加重,那可不是鬧著玩的事情。
  “沒事兒,李子木,我沒事兒的。”林新月的臉上,紅的像是要滴出血來,嬌俏的臉蛋上,有種惹人憐爱的嬌羞,瞅了瞅秦雯,又看了看李子木,林新月終于再也忍不住:“我…我出去看看,一會兒就回來!”說著就捂著肚子跑了出去。
  秦雯乜了他一下,嬌嗔著說道:“臭木頭,你可真是的。這些女孩兒家的事兒,你沒事兒瞎問些什么!”


澳洲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