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美嬌女娘》

當前位置:鄉村春事 > 山村美嬌女娘 >

第268章 半夜小動作

  這樣一來,李子木自然就睡在了靠向門口的位置。兩個女孩兒從小到大,那里和男生這么親密過,這會兒都盡可能的躲著遠遠的,在床鋪中間空出了個不大不小的界限來。
  李子木想想好笑,不過也沒說什么,吹熄了燈舒舒服服躺著。
  臥房的窗戶和門都關著,油燈熄滅后,房間頓時陷进一種絕對的黑暗中。李子木睜著眼睛適應了一陣,可還是伸手不見五指,他現在倒不是很想睡,想著兩個女孩兒就在屋里睡著,伸手都能碰到,就連女孩兒們略帶著些香氣的呼吸,都仿佛在他耳邊一樣。
  即使弄過不少女人,李子木這會兒還是有些鸡动。
  想著這些天在秦雯和林新月身上沾了不少便宜,尤其是那幾次讓秦雯給他咬的場面,李子木就渾身一陣燥熱。就這么強忍著過了大半個小時,李子木聽著兩個女孩兒的呼吸,似乎都睡著了,想著秦雯就在旁邊,正琢磨著伸手去摸摸秦雯的雪峰呢,還是要過去摸摸她的小屁股。
  林新月他可不敢动。
  先不說中間隔著秦雯,難度有點兒大,就說林新月她愿意不愿意讓他摸,李子木都沒有把握。
  不過摸摸秦雯,那肯定是沒什么問題。
  就在李子木即將要行动的時候,秦雯原先平穩的呼吸卻突然有些變化。
  李子木心里一动,沒一會兒就聽見秦雯嘴里小聲喊:“新月,新月?”就這么喊了一陣,似乎感覺到林新月并沒有什么太大的反應,想來應該是睡著了。秦雯的一顆心兒怦怦直跳,小手慢慢向李子木身上伸了過來。
  剛才秦雯睡下以后,也和李子木一樣睡不著。這些日子在李子木的挑逗下,再加上從李子木手里得到的那本小色書,秦雯心中的**一天比一天來的嚴重,雖然她坚持在結婚前,不把那里交給他,可是她卻知道兩人在一起,不一定非要那個才能得到快樂。
  上一次在河里,就是她主动的。
  自從嘗試過那種快樂后,秦雯的**相當的強烈,何況現在李子木就在她身邊睡著,秦雯要能睡得著才怪。
  假裝睡熟了以后,秦雯聽見里面的林新月似乎睡熟,小聲喊了兩下也沒什么反應,她那躁动的心就再也忍不住,想要翻身到李子木懷中尋找快樂,可是她害怕弄出響聲來,所以決定伸出小手先去探探路。
  當然出于習慣,秦雯的小手,在黑暗里依照女人的直覺,直接就向李子木的那里探索了上去。女孩兒心里明白,倘若李子木那里有反應,就說明李子木沒有睡著,心里肯定也在想著如何來安慰她,如果沒什么反應,那就說明李子木睡著了,依照以往的經驗,在上面动作一陣,李子木就會有察覺的,到時候就能配合著她。
  要是那里一直都起不來,則就說明李子木睡死了,那也就沒有再過去的必要。
  這樣想著,秦雯的小手,慢慢向著那里探了上去。
  李子木在秦雯出聲的時候,就興奮了起來,那里自然瞬間就搭起了帳篷,這會兒隨著秦雯小手伸來,越發顯得是舉枪要捅破天。秦雯沒兩下就握了上去,火熱的感覺讓她整個嬌軀一顫,小手紧紧握著就不撒手。
  哎呦我去!
  李子木差點兒沒叫出來。
  秦雯在上面折騰了一陣,覺得有些不過癮,咬了咬牙,那嬌软的身子,一下子從黑暗里翻了上來,壓在了李子木身上。
  我勒個去!
  秦雯這小色女,竟然比我還沉不住氣!
  李子木嘴角帶著笑,正要去摸摸秦雯的嬌軀,小妮子溫润的小嘴兒就貼了上來,顯得是那么的狂熱熾熱,瞬間就挑起了李子木的火氣,熱烈地回應著秦雯的親吻,趁來她沉醉在親吻中,大手很自然就放在了小妮子的小屁屁上。
  過了一陣,李子木停了下來,想要去別的地方開發。
  只是李子木的手剛停下來,秦雯就被他的急剎車,弄得相當不舒服。掌握著那里的小手沒有动,另一只小手則紧紧搭上了李子木的頸脖上,略顯冰涼的小手,一下子碰到了李子木后頸的敏感位置,讓他的全身都顫了一下。
  剛剛燃燒起的浴火,也一下子讓她的手給冰沒了。
  “臭木頭,抱紧我。”秦雯的小嘴兒吐著熱氣。
  感受到小手里即將消退的熱氣,秦雯顯得有些著急,這玩意兒要是软了,那可真就沒得玩。
  李子木覺得有些不對勁兒,說老實話,秦雯在和他有過幾次親密后,越來越顯得有些急迫,上次在河里,這次在這里,都是這個樣子。不過一直到現在,李子木都不敢徹底的釋放,他怕一個搞不好,將秦雯的寶貴給奪了去。李子木并不是沒有這樣的機會,只是他有些猶豫。
  畢竟秦雯和他還小,萬一擦枪走火,事后很難处理。
  何況他還沒怎么樣,秦雯都對這事兒,表現得這么狂熱,這要真是怎么樣了,那以后還要得,還不得天天缠著要他。
  這樣一想,李子木愣愣的躺著,慢慢的不敢再繼續下去。
  “哼,死木頭,叫你抱紧我,聽到沒有。”秦雯見他沒反應,稍稍提了點兒聲音,嬌嗔了一下。
  李子木一咬牙,抱住了秦雯,可是接下來他又有些后悔了。單不說要不要得了她的問題,現在這么個情況,林新月就在兩人旁邊,這么肆無忌憚的弄下去,萬一將林新月吵醒,也不是個事兒啊!
  剛才精蟲上腦,一直到現在,李子木才想到這些。
  “喂,臭木頭,你在想些什么?”秦雯有些不滿的問道。
  “額,我……”李子木不知道要說些什么。
  難道要問秦雯,為什么會顯得這么饑渴?可是有這樣的女友,應該高興都還來不及,問這些不是找打么?
  秦雯可不管這些,放在他脖子上的小手也伸了下去,兩只小手都在下面握著,而且還故意加強了力度,搞得李子木冷汗當場流了一地:“哎哎,秦雯,你…你快放手啊,有點兒疼!”
  “哈哈,臭木頭,誰讓你的小伙伴不聽話的,我就要教訓教訓它!”秦雯咧嘴一通撩人的嬉笑,直笑得她身上的兩座山峰來回的晃荡,在李子木的鼻尖臉上不停的骚动著,弄得李子木全身熱血翻涌的。
  直到秦雯兩手慢慢松開,李子木這才如釋重負,小聲長舒了一陣氣,閉上了眼睛,想要努力克制住情緒。誰知道他剛閉上眼睛,鼻尖就聞到一股香氣,落到了他的臉上,不過片刻,秦雯湿软的紅唇就湊了上來,再次堵住了李子木的大嘴。
  那兩團雪峰狠狠的擠壓著,頓時讓李子木全身的血液,都快燃燒的沸騰起來。
  火辣辣的熱!
  全身上下有種說不出的燥熱。
  事態的發展,到這了這時候,早就不是李子木能夠控制的。
  原想著不過就是在秦雯身上摸摸過過手癮的,可是看秦雯這種狀態,那可遠遠不只是要過過手癮那么簡單啊。
  “哎呦我勒個去,今天就他娘的豁出去了,秦雯都不怕,我還怕個毛線啊!”李子木暗自在心中狂叫了一下,張開嘴就迎了上去。
  誰知道這時候,秦雯卻別過了小嘴兒,嬌嗔道:“嗯哼,臭木頭,討厭死啦!沒刷牙,嘴里有股兔子肉味兒。”
  我勒個去!
  秦雯什么時候學會挑逗啦!
  而且挑逗手段還不是一般的高!
  什么叫作欲拒還迎?這不熾裸裸的就是嘛!
  不過李子木決定豁出去了,所以他開始想要變得主动,教授他娘的一到晚上,不也成了禽兽,更何況他李子木?李子木半弓著腰,在床上扯著身上的衣服,嘴上笑道:“嘿嘿,晚飯是不是沒吃飽啊,怎么就問出來兔子味兒了!不過別著急,等下給你給你換換口味!”
  三下兩下的,李子木身上的阻礙就沒了。
  剩下來的就是懷里的秦雯,到底是先扯上面的,還是先弄下面的?
  李子木正在猶豫著,秦雯倒先沉不住氣了,感受到李子木毫無遮擋的強壯身軀,秦雯渾身像是觸電了一般,胸口急劇的起落著,尚未等李子木反應過來,就從床單下將下面的小可爱扯了,又將外面的t恤衫除去,一下子撲向李子木的懷里。
  頓時秦雯略有些嬰兒肥的身子,就紧貼上了李子木的胸膛。
  那股獨特的女兒香氣,以及火熱溫暖的觸感,刺激的李子木就連呼吸都感到有些困難。
  熱血沸騰的李子木,視野中的雷電源一閃,雷電眼瞬間開啟,一下搂住了秦雯,火熱的雙眼像所有的婦科大夫一樣,只看該看的地方,秦雯雪白美腿間的那道醉人風情,看得李子木的口干舌燥的。
  不得不承認,有時候男人,就是用下体思考的动物。
  李子木此刻早就失去了上半身思考的能力。
  壓抑著用鼻息喘息了一下,李子木猛的張開雙臂,撲過去將秦雯紧紧抱在懷里。秦雯頓時讓李子木的粗暴动作嚇呆了,小嘴兒輕喘兩下,在李子木的懷里扭捏著,不過這樣卻更激發了李子木的野性,事情到了現在,一切的掩飾都是多余。
  經過這么長時間的醞釀,兩人現在早就是**。
  李子木搂著秦雯,在他熟悉的林地上狂摸了一陣。好長時間沒被李子木這樣弄,他的手剛伸上去,秦雯就拼命的迎合著,為了避免制造出太大的动靜,秦雯只能拼命壓制著嘴里的呻吟,喉嚨里不斷的涌出一下下的嗚咽。
  對于李子木來講,秦雯身上有著無窮的吸引力,長期以來,兩個人的身体接觸也并不是太多,所以此刻体內匯聚出來的浴火,真的就像是積蓄千年的火山,時刻準備著喷發。


澳洲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