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美嬌女娘》

當前位置:鄉村春事 > 山村美嬌女娘 >

第267章 精心設計的游戲

  不過對付李子木,秦雯耍賴的招數永遠都不少。
  秦雯氣呼呼地將手中的紙牌一丟,閃身撲上李子木,抓著他的胳膊搖著:“人家不干嘛,你耍賴!這游戲你最會玩了,當然知道我就是賊咯,第一把不算!”
  李子木被她弄得哭笑不得,秦雯明明在臉上寫了個賊字,換了誰誰毀看不出來。不過李子木也懶得和她扯皮,好男不跟女斗,何況真要扯起來,李子木沒一次能說得過秦雯的。于是李子木舉手投降:“好好好,那這次的不算,這總行了?”
  “咯咯,臭木頭,這次讓我來洗牌!”秦雯早料到李子木會這樣,三張牌沒一會兒就讓她捏在了手里,開始了下一轮的兵捉賊。
  這樣的游戲,對于擁有雷電眼的李子木來講,絕對是穩贏不輸的。
  林新月的運氣還算不錯,可秦雯卻老輸。
  一向好勝的秦雯自然是很不服氣,正想著如何要搬回局面的時候,林新月委婉的說出這個游戲有些無聊,希望李子木能夠換個再想個別的游戲出來。李子木暗自思忖了一下,也覺得這個游戲,不太適合這兩個單純的女孩兒玩,于是決定換個更好玩的。
  心里暗暗思忖了一陣,李子木笑道:“這樣叭,我來說個零零七的游戲,規則是這樣的:先由一個人出來喊零,然后單手指定下個人,選中的那個人立刻也要喊零,再任意單手指定下個人,被指定的這人喊七,同時雙手比成手枪再指定一人,中枪者不能說話,身上僵硬不能动,沒中枪的人則要雙手舉起表示投降,嘴里同時要發出一聲‘啊’。在這一過程中,誰犯錯就罰誰,都聽明白了么?”
  事實上,這個游戲簡單好學,上手很快,考驗的則是人的反應力。
  一般情況下,大家犯錯的概率都差不了多少,兩個小美女對這游戲,自然沒什么意見。于是游戲进展的很快,沒十來分鐘,就进行了幾十轮,兩個小美女的小鼻子上,也都各自給刮了好幾下。
  后來還是秦雯先反應過來,拉過林新月沖著李子木叫道:“新月,你有沒有發現,臭木頭他一直沒出錯,一下鼻子也沒被刮?”
  林新月冰雪聰慧,一下子就想到了問題的本質:“哼,秦雯,咱們不玩這個啦!李子木這個臭魂淡,他肯定經常玩這個,早就練出來啦,專門用這游戲來欺負我們!”
  “對啊,新月,我怎么沒想到!哼,臭木頭,敢欺負我們,新月,快過來打他!”秦雯握著小拳頭頗為不忿地叫著,拉過林新月一起撲了上來,在李子木的**上肆意的摧殘著。不過兩個女孩兒手上的力道,就跟在他身上按摩一樣,李子木倒也樂得不去管,閉上眼睛任由她們瞎折騰。
  “咯咯,新月,真好玩!”
  “是啊是啊!哎呀,這里怎么硬邦邦的?”
  誰知道林新月在玩鬧中,無意間摸到了李子木的小伙伴,頓時小叫了一下。不過一瞬間女孩兒就反應了過來,好在秦雯這時候正在李子木身上折騰的不亦樂乎,也沒聽見她的話,不過卻還是弄得林新月小臉彤紅,一顆心兒撲通撲通亂跳。
  這一次比上一次李子木親她的時候,還讓林新月受不了。
  林新月從小在家族里長大,根本就沒什么機會過多的接觸男人,至于這一次,冷不丁的摸到了李子木的小伙伴,一下子就讓她的芳心大亂,一時間愣著都不知道該怎么是好了。
  李子木也感到小伙伴上被人碰了一下,不過他只以為是秦雯趁亂使壞,哪里想得到是林新月摸了一下。
  “呵呵,好好好,這個游戲不好,那咱們就再換個游戲唄!”閉著眼睛享受了一陣,李子木突然想到了一個很诱惑的游戲,嘴角閃現出慣有的狐貍般的笑來,這貨立馬心情激荡的掙扎起來,向兩個女孩兒推出了第三個游戲。
  由于激动,就連林新月的小尷尬,也沒怎么留意到。
  從剛才的那幅撲克中,李子木抽出一張紙牌來:“喏,你們看,咱們現在來玩“吸星**”的游戲!”
  這套游戲對于相熟的男男女女,尤其是讓相互有意思的男女們來玩,有著說不出的好处。游戲的規則是:參加游戲的人圍成一圈,其中一人用嘴吸住紙牌,然后將紙牌按照指定的時針順序傳給下一人,就這樣傳遞下去,牌在誰嘴上掉落,誰就算輸。
  一般在玩過幾個游戲后,經過前面游戲的鋪墊,女孩子們也都放開了,再來玩這個游戲的時候,很有可能會有意外的收獲。
  當然咯,李子木自然就想有這樣的意外收獲。
  事實上,這種游戲最大的趣味,并不在于游戲的輸贏,而是在于男女兩人嘴巴即將碰上,倘若在這個時候,牌突然掉落,兩人的嘴唇自然會依照慣性,繼續依照軌跡,进行未完成的必然接觸。
  很自然的,也不排除像李子木這種人,為了一親方澤,故意讓牌掉落。
  李子木現在是環擁美女,秦雯和林新月這兩個女孩兒,李子木都親過,要說他現在最想親誰,倒不是他玩這個游戲的主要目的,而是剛才讓秦雯撩撥了一下,李子木很想來點兒這樣刺激的舉动。
  有林新月在這里,他和秦雯不敢太過放肆。
  不過沒有條件創造條件,一向都是李子木的拿手好戲。
  而且他也很想看看,在林新月面前親了秦雯,或者是在秦雯面前親了林新月,這兩個女孩兒都會有什么樣的表情,想想都覺得鸡动啊。
  李子木在說游戲規則的時候,林新月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秦雯則是很興奮的答應了,并沒意識到這個游戲,和剛才的那些有什么區別,似乎是忽略了游戲中將會潛在的曖昧舉动,又或者是秦雯心里明白,而她也很想和李子木親熱,所以才會滿嘴答應下來。
  反正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兩個美女同意了。
  李子木在心里笑了笑,開始进行第一轮的游戲。
  用嘴吸起紙牌后,李子木眼中笑意盈盈,兩邊瞅了瞅,油燈下的兩個小美女,小臉都是紅紅的,說不出的嬌俏美麗。思考了三分之一秒,李子木決定將牌交給秦雯,反正只要轮下去,早晚林新月會將這牌轉給他,那時候有的是機會。
  這個時候,秦雯似乎反應了過來,意識到了李子木的阴謀。
  不過秦雯卻按耐不住想和他親熱一下,所以紅著臉接過了牌。她原本想要故意落牌的,不過也不想色的那么明顯,只好轉過身將紙牌交給了林新月。
  秦雯不愧是給李子木咬過的,嘴上的功夫相當的厲害,這也讓李子木對后面的事情,有了些期待。
  林新月剛才摸到了李子木的小伙伴,稀里糊涂的就點頭答應了玩這個游戲。可到了現在也早就回過了神,聰明的她早就一眼看穿了李子木的小把戲,所以拿著水汪汪的大眼睛,狠狠瞪了一下秦雯和李子木,然后抿著嘴很狡黠的笑了。
  這下糟了!
  林新月該不會使亂子叭!
  李子木心里一沉,沒來由得想到了這個可能。
  果然,牌傳給了林新月,她不負眾望的將紙牌掉落了。兩個人懲罰她了一下后,林新月將紙牌拿起來,很努力的放在嘴上吸了半天,也沒能將這紙牌吸起來。
  李子木的一顆心,慢慢沉到了水底。
  瞎子也能看出來,林新月這是故意的!
  “咯咯,我可真笨啊,怎么也吸不起來,看來這個游戲玩不下去咯……”林新月故意嬌笑了一下,眨著眼睛嬉笑道:“秦雯,李子木,我看咱們還是來點兒簡單的,嗯,就來玩斗地主咯!”
  這這這——
  你可一點兒都不笨啊!
  李子木暗自腹議著,根本沒防備到,林新月竟然會弄出這一手來。他在心里恨得咬牙切齒的,眼看著阴謀即將得逞,林新月竟然用這招來回應他,真是讓李子木有些郁悶難當,可是卻拿她沒有一點兒辦法。
  看著秦雯有點兒意猶未盡的表情,李子木只能夠無奈的聳聳肩。
  只是經過了這一番的玩鬧,兩個小美女面對他的時候,再沒有顯得像剛才那么拘束,這也達到了李子木的預期目的。
  “那好叭,那就玩斗地主!”沒能親到兩個小美女,李子木心里稍稍有些遺憾。只是這樣的事兒,一時半會兒也急不來,還是讓一切都順其自然的好。
  “四個a!”
  “呃……不要!”
  “不要!”
  “呵呵,都不要啊,四個二帶倆王!哈哈,我贏啦!”
  “額,秦雯,你可真是個威武霸氣的女漢紙!”
  “那當然!再來再來……”
  三個人關系越來越融洽,玩了會兒斗地主,看看時間也差不多要睡了。
  鄭半仙的臥房很簡單,剛才李子木进來的時候也看過,鄭半仙似乎沒走幾天,而且這床鋪上面鋪蓋的都很齊全,再加上是大夏天的,一張床單蓋著肚子就解決了。床鋪很大,三個人足以睡下,在宣布要睡覺的時候,林新月自然不愿意睡在李子木和秦雯中間,早早的搶在兩人前面,睡在了里面靠墻的位置。
  秦雯臉上紅了一陣,可是也只能將就一下,睡在了中間。


澳洲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