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美嬌女娘》

當前位置:鄉村春事 > 山村美嬌女娘 >

第258章 響亮的耳光

  呼~
  一聲破空聲,掄著手里的棒子向著李子木掃去。
  草尼瑪!
  看老子不一棒子打死你,讓你還敢跟老子动手。
  攔路爬蟲心中快意的想著,還在想馬上兄弟們一起上,把這個小子給收拾住,然后自己再慢慢的找回場子。
  那時候,你還不任老子欺負?!老子一定要把你的臉給扇腫,讓你跪在地上喊老子爺爺!
  攔路爬蟲興奮的揮动著棒子,心中也在美美的幻想。
  啪!
  又是一個響亮的耳光聲響起,打碎了攔路小流氓心中的幻想,一個耳光扇的他眼冒金星。
  “我草尼瑪!”小流氓怒了,又舞起棒子向著李子木揮去。
  啪!
  又是一聲響亮的耳光。
  “你再說一聲,信不信我把你嘴里的牙一顆一顆拔下來?!”李子木臉色阴沉的說著。
  然后身子一閃,躲過砸下來的木棒,一手搭住那小流氓的手腕,手下使力,在他的一聲痛呼聲中,木棒便落在了李子木的手中。
  “草……”小流氓還待怒罵,一對上李子木的眼神,頓時嚇得把后面的話給咽了下去。
  “滾!算你識相!”李子木腳下一踹,那開始攔路的小流氓頓時滾地葫蘆一樣滾出老遠。
  “怎么,你們也想試試?”李子木看著眼前沖上來的幾人,毫不在意輕蔑的笑道。
  剛才一番动作幾乎是眨眼間完成的,從囂張的耳光,到奪棒踹人,李子木都做的干凈利落,此時好整以暇的看著眼前幾人,臉上除了一絲不屑的輕佻,一點驚懼的神色都沒有。
  “等一下!”后面撲上來的幾人一見李子木的神色,也不干輕舉妄动,為首的一個小頭目攔住身后躍躍欲試的小弟們,出言望著李子木說道。
  “兄弟,你是哪條道上的?”小頭目出言問道。
  “哪條都不是,我就是想回家,而你們卻攔著我的路。”
  李子木毫不在意的說道,手里拿著的棒子也被李子木耍得不停的在手里轉动。
  “兄弟,咱老大正在前面辦事,讓我們在這守著,還望兄弟通融一下。”那小頭目提點道。
  “哦?”李子木一聽,來了興致,不由好奇的問道:“是誰啊,在干什么?”
  李子木正有心思往這上面走,自然對這種事情很好奇。
  那小頭目一見李子木的神情,頓時有些放松下來,看來不是來砸場子的,剛才李子木的身手他可是看的真切,那種迅捷與利落,絕對是個高手。
  “呵呵,是咱老大馬大偉偉哥,在处理一些事情。”那小頭目把自己老大的名頭搬了出來。
  “哦?馬長臉,他不在鎮南,跑到這燕子荡干什么?”李子木更加的好奇起來。
  馬長臉?那小頭目一聽李子木這樣稱呼自己的老大,很是無語,但是卻不敢說什么,他要知道外人喊自己老大馬長臉,都是混口飯吃,他在馬大偉身邊也是一樣,倒真不會計較別人喊自己老大馬長臉。
  “艸!咱們老大是你能這樣喊得嗎?!”身后的幾個小蝦米卻咋乎起來,指著李子木張牙舞爪的說道,一臉要吃了李子木,為自己老大維護尊嚴的樣子。
  李子木聞言沒有再动手,一個艸,還真不算什么侮辱性的話,剛才那攔路虎,哦不,是攔路爬蟲被打,完全是那張臭嘴惹的禍。
  李子木才不是個二愣子,仗著自己的異能,就跟個刺頭一樣,誰碰一下就扎誰,那樣自己才真成了眼前的三流貨色。
  臉色一臉淡然的看著眼前的小頭目,李子木的目光很冷,好像在說,你看著辦吧。
  “他妈的!你們胡嘴亂咧咧什么?!滾一邊去!”
  小頭目回身對著幾個小弟發火,一副恨鐵不成鋼,狗肉上不了臺面的嫌棄樣子。
  “鄭哥,你看他……”其中一個小弟一聽,想說話,卻在小頭目的冷視下禁住了嘴,喏喏不敢再言。
  “這位小兄弟,你看,一群小弟不懂事。”被叫做鄭哥的小頭目矜持的笑了笑,不卑不昂,望著李子木說道。
  老大既然讓自己守著,那自己就不能鬧事壞事,鄭虎看著李子木,對眼前身手不錯的年輕人有些另眼相待,他脾氣其實也不好,但是不知道為什么,在這個不顯山露水的年輕人面前,卻不自覺的收斂了起來。
  “呵呵。”李子木輕笑一聲,眼前的小頭目不惹他,他也不想去惹別人,秦雯還在家里等著他呢。
  瞥了一眼眼前的幾人,李子木沒有再說話,穿過幾人,接著向家里走去。
  “小兄弟,我看你還是走別的路吧,我們老大在前面,他可沒有我這么好說話。”
  鄭虎看李子木依舊不管不顧的向前走去,心中很是無奈,出言提醒,同時也是警醒道。
  草尼瑪!
  馬上碰到了老大,看老大還不砍死你!
  還躺在地上的攔路爬蟲和其他幾個憋屈的小弟心中快意的想著,恨不得李子木馬上就跑到老大面前,然后被老大亂刀砍死。
  馬上會是什么場面呢?李子木不紧不慢的往前走著,在心中想著,對大名鼎鼎的馬長臉感到十分好奇,前面是不是已經打起來了?馬長臉會是跟誰在此聚眾斗毆?
  李子木想著心中都熱了起來,昨天晚上的遭遇讓李子木強烈意識到,自己需要發展一些自己的勢力來保護自己的女人,讓她們不再受到壞人的威脅。
  前行了一兩百米,李子木就看到一群黑壓壓的人,旗幟鮮明的分成兩個陣營,每邊大概有五六十人,手里都拿著家伙事,都蠢蠢欲动的樣子,好像下一刻就會打在一起。
  哎喲我去!
  這么多人,都快趕上拍電影了。
  李子木這貨一瞅眼前站成兩堆的人,心中驚詫起來,原以為只有十幾人,沒想到這小鎮上的勢力也這么兇猛。
  李子木再一瞅,頓時看見一個老熟人。
  胡萬三!
  我擦,難道馬長臉想要收拾的就是他?
  喲呵,這胡萬三看著不禁打,手下也有這么多小弟?
  李子木一瞧,心中有了打算,既然想發展自己的勢力,那就從胡萬三開始!
  “馬長臉,別以為老子不知道你打的什么鬼主意,想要吞了鎮東,你現在還沒那本事!”胡萬三站在眾小弟前面,對著對面的馬長臉冷笑道。
  “嘿,胡萬三,老子今天不跟你瞎扯,你就給句痛快話,我大哥鄭一刀的事你怎么算!”馬長臉也是看著胡萬三冷笑不已,毫不退缩道。
  “大哥?你還真不要臉,老子今天也不跟你瞎扯,不說刀疤狼是我搞的,就他嗎的是我干的,你又能怎么辦老子?你他嗎的想打,老子就奉陪到底!”胡萬三臉色阴沉的說道,一臉的彪悍,想著昨天晚上受的憋屈氣,胡萬三就想發泄到馬長臉的身上,真恨不得上去一刀把馬長臉給砍死。
  我草!
  這胡笑臉今天怎么了?
  難道昨天晚上瘋的不止一個,這胡萬三也瘋了?!
  馬長臉一見胡萬三的反應,頓時心中嘀咕起來,打了好多年的交道,胡萬三不是這德行啊!
  “草泥馬的!馬長臉,今天老子把話給你挑明白了,你想搞,老子今天就陪著你搞,今天這燕子荡,只能有一個人走出去!”胡萬三接著咄咄逼人的說道。
  “胡萬三,你他嗎的嘴放干凈點!”馬長臉被胡萬三罵的臉都變黑了,眼神阴毒的看著胡萬三說道。
  胡萬三還要說話,突然瞥見慢慢走近的李子木,眼神一愣,心中猛然的跳动起來。
  艸!這個瘟神怎么來了?難道是馬長臉請來的打手?!
  如此想著,胡萬三的心都碎了,他現在是被李子木的鬼魅般的身手給打怕了,從心中里感到發寒,這個年紀不大的小年輕可是個真正的狠犢子!
  胡萬三不明白李子木的目的,便不再說話,馬長臉一見胡萬三的反應,心中得意的笑了起來,還以為是自己把胡萬三的氣勢給壓住。
  眼神一瞥,馬長臉也看見了走进的李子木,一看他那略顯青稚的臉,馬長臉頓時火了起來,覺得自己的臉面都被自己派去封路的小弟給丟光了。
  “艸你妈的,哪里來的小崽子?還不快滾蛋!”馬長臉怒罵起來,說著話,馬長臉接著臉上沉冷的說道:“去,把這個不長眼的小子的腿給我廢一條!”
  幾個站在馬長臉身后的小弟聞言,馬上一臉阴冷,嬉笑著揮舞著手里的棍棒向著李子木沖去。
  啊!啊!啊!啊!
  四聲接連的慘叫聲傳來,只見剛撲上去的四個小弟頓時飛了起來,在空中慘叫著。
  撲通撲通!
  四個人掉落在地上,然后抱著大腿滿臉哀嚎的慘叫起來。
  “哎呀!我……我的大腿……”
  “啊!我……我的腿斷了……”
  太快了!
  眾人只覺得眼前一花,然后四個人就飛了起來,然后抱著大腿在地上打滾痛呼起來。
  李子木好整以暇的拍了拍手,然后盯著馬長臉緩緩說道;“還有人想來打斷我的腿么?”
  馬長臉一見李子木慢慢逼近,慌亂的后退,同時還在急切的招呼自己的小弟道:“快,快上,給我打死他!今天誰把他打殘了,我重重有賞!”
  “找死!”李子木聞言怒起,看著又撲上來的小混混們,手下也不再留情。
  咔擦!咔擦!
  兩聲骨頭折斷的聲響在沉靜的氛圍下,顯得格外的清脆,李子木閃電般的迎上去,出手見血,瞬間把沖在前面的兩個人的手臂給劈骨折,聽得馬長臉的心中發寒。


澳洲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