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美嬌女娘》

當前位置:鄉村春事 > 山村美嬌女娘 >

第240章 憋死你

  這樣一來,李子木的雙手倒也閑了下來,幾乎想都沒想,就伸向了女人胸前的那兩座山峰上。
  對這兩座大山,李子木可真是垂涎已久了。
  有這樣的機會都不把握住,今天晚上他還能睡的著嘛。
  “嗚嗚……快停下來,不要摸那里嘛。”
  感受到李子木的手翻上了山峰,蘇曉青頓時出言阻止,小手胡亂动著,想要拉開李子木的大手。
  哎呦我去!
  這個時候說不要,說停,那就是不要停的意思嘛。
  李子木在這個時候,自然不會去當什么柳下惠那樣的正人君子,一只手搂著蘇曉青不讓她掙扎,另一只手則拼命的攀爬著女人那雄偉的大山。
  這高聳的巨峰風景,剛才可把李子木迷得不輕,現在有機會在此处游覽,自然想要好好的把玩一番。
  李子木隔著衣服摸著不舒服,但是蘇曉青穿著連衣裙,李子木見狀,手下一轉,反身把蘇曉青搂住擁在懷里,在蘇曉青的耳邊吹著氣,然后一只手順著蘇曉青的衣領,探了进去……
  “嗯哼哼,不要嘛……”蘇曉青輕聲呢喃著,感覺身上都快痒死了,在社會上混過的女人,就是比秦雯那樣的學生妹紙直接,反著手就順著李子木的裤子滑了进去,逮住了李子木身上的那個勃發的大家伙。
  啊呀呀!
  真的好大呀!
  蘇曉青在心中驚呼著,小手不由自主地动了起來。
  李子木雙手化為兩路大軍,一路大軍在雪峰上流連忘返,鞏固陣地,另一路則探過蘇曉青的裙子,越過那小可爱的阻礙,向著女人的神秘地點进軍。
  “唔嗯哼——”
  蘇曉青小聲呻吟著,眼神中霧氣彌漫,春情勃發的樣子,真是动人心魄。
  “大壞蛋,臭魂淡,人家就要飛起來啦。”蘇曉青喘著粗氣,感受著李子木的动作,頓時有些瘋狂,翹臀也飛快的挺动摩擦著,想要獲得更多的快樂……
  就在這時,李子木的眉頭皺了皺,嘴角也勾起了一幕弧度來。
  在他雷電体的超強感應下,樓道里在不久前就傳來了一陣腳步聲,可是當時李子木正在和蘇曉青激吻,舍不得口齒間的那種诱惑,也就忍住沒有表現出來。他想著這個地方隱蔽,根本不會有人找上來,所以也就沒有什么顧及。
  沒多久李子木就認出來了來人,正是坐在蘇曉青旁邊的那個妹紙。
  李子木以為她方便玩就會離開,誰知道她出來后,竟然在門口站了一陣,像是聽到了什么,竟然躡手躡腳的朝著他們所在的樓道走來了。
  誰知道就在此時,便隨著蘇曉青的一陣呻吟,那個女孩兒竟然嚇了一跳,一張小臉霎那間羞得通紅,“噌噌噌”又跑了回去。這也是李子木故意挑逗蘇曉青的,原打算來逗逗那個妹紙,卻也沒想到那個女孩兒竟然這么膽小,想也沒想就跑了回去。
  看得出來,這個妹紙已經聽出這是蘇曉青的聲音。
  倘若這個妹紙不笨,用腳趾頭恐怕都能想出來,蘇曉青在做些什么,而她旁邊的那個人是誰,那就更好猜了。
  不過李子木倒也不擔心,這個妹紙會进去告訴別人。
  剛才李子木和她也聊過兩句,再看看現在她的反應,依照這個妹紙的個性,李子木敢下保票,她絕對不會當著酒桌上人的面,當場就宣布這件事兒。一是礙于蘇曉青的臉面,畢竟兩個女人的關系還算不錯,從剛才吃飯坐在一起就能看出點兒端倪。
  另外的一點兒推斷,則就是所謂的人之常情。
  試問一下,會有哪個傻鳥,會當著鄭軍的面,說他的掛名女朋友,正在外面和李子木亂搞?
  這和當眾打鄭軍的臉,又有什么區別!
  所以李子木只是笑了笑,也就沒去管這件事兒。
  至于以后會不會說出去,那又有什么關系,一來沒了證據,二來就算鄭軍這貨想要找他,李子木也沒什么好怕的,更何況蘇曉青這是自愿的,鄭軍能怨到他的頭去,那也只能是找死。
  腦子里在飛速的分析著,李子木的手上卻沒有絲毫的停滯。
  片刻以后,伴隨著煙消云散水飛濺,蘇曉青在李子木的懷里,激烈的痙攣起來,整個嬌軀都在微微得顫动著,慢慢的一切都平息了下來,女人幾乎都變成了一灘香泥,软到在了李子木的懷里。李子木也是早就有所感受,慢慢的停下在女人身下的瞎折騰,只是一路大軍依舊停在雪峰上,在上面不輕不重的戰斗著。
  “哼,李子木,你真是個大魂淡……”蘇曉青靠在李子木的懷里,感受著他在雪峰上的溫存,软綿綿的嬌嗔道。
  “嘿嘿,剛才舒服嗎?”李子木在蘇曉青的耳邊笑道,咬了咬她的耳垂,手也作亂的在那圓润上,突襲式的揉了一下。
  “啊呀!壞死啦你!”蘇曉青惡狠狠瞪了他一眼,伸手在他的小伙伴上打了一下,然后又一把抓住,有些小朋友遇到心爱的玩具似的,打死都不舍得撒手。
  “曉青,現在可過了有一陣了哦!”李子木出言提醒道。
  從剛才的激情,到現在的溫存,也只不過是三兩分鐘,可是再讓女人這么弄下來,李子木還真怕讓她搞出火氣來,一旦真的燃起戰火,李子木對他的小伙伴那可是相當自信,沒有一頓飯的時間想要出來,那還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何況女人手上的功夫并不算很好。
  這樣一來,時間一旦過長,畢竟有些不太好。難道要等著那些人吃飽喝足的出來,然后看著他倆兒在這里上演真人秀?
  李子木雖然很爽,可卻也不得不出聲提醒。
  “哎呀!真是很長時間了!”蘇曉青直到現在才冷靜了下來,頓時也想起來現在是個什么情況,急忙慌亂的講李子木的手,從她的溫柔鄉里扒拉了出來,想著李子木剛在折騰她的樣子,女人頓時憤憤的嬌嗔道:“哼,都怪你,現在可怎么辦呀!”
  “沒事兒,你就說肚子有點不舒服,出來多呆了一會兒,這不就行了嘛。”李子木也不著急,搞這事兒以前,就替女人想好了對策。
  這貨可從來不打無把握的仗。
  “那你呢?”
  “我嘛,嘿嘿,這你不用操心,仙人自有神計。”
  蘇曉青見狀,整理了一下衣服。
  李子木雖然知道得走了,可這時候還真有些憋得難受,見到女人在整理衣服,春光止不住的乍泄而出,就忍不住隔著衣服抹了一下。剛才女人的那種場面,誰見了會沒有反應,李子木能夠忍下來,那可真是必須擁有著超強毅力才能做到這一點兒。
  “哎呀,別弄啦,人家剛整理好,你又給弄亂啦!”蘇曉青嗔怪的剜了李子木一眼。
  李子木手上的动作依然不停,吃著蘇曉青的小豆腐,邪邪地說道:“我去!你可算是滿足了,我可還難受著呢!”嘴上說著話,他指了指裤子上高高頂起的帳篷。
  蘇曉青瞥了一眼,一想起剛才的觸感,心里頓時一荡,但是現在她可沒這個閑心思,畢竟包間里的人還等著呢。
  “哼!這我可不管,憋死你!”
  蘇曉青說完話,扭著小腰款款離去。
  哎呦我草!
  你這是卸磨殺驢啊!
  李子木心里一陣郁悶,在外面等了一會,然后拿起了張老二給他的諾鸡亞手機……
  待到從電話里聽完秦雯的一番狂轟亂炸后,李子木的小伙伴也平息了怒火,慢悠悠得整理了下衣服,李子木便邁步走向包間。
  “哎呦我去!李子木,剛才大伙兒還在說,你是不是掉进廁所里去了,沒想到你這就聽到風聲,這會兒跑进來澄清啦?”
  李子木剛一进包間,趙虎抬頭一瞅,開起了他的玩笑。
  “滾蛋!你丫才掉进廁所里。”
  “嘿,我說李子木,你剛才不會在廁所里吐了?或者是在給我們大伙兒表演尿遁?”
  “哈哈哈……”
  “嘁,我一個學生娃兒,可比不了你們啊。在學校,要聽老師的話,回家了,還得聽家里的話,好不容易來鎮上一趟,還讓家里人擔驚受怕的,交代著一定要趕在晚上回去。我看今天這樣子,晚上肯定就回不去了,當然得出去和他們通知一下啊。”
  李子木調侃道。
  “哈哈哈……”
  眾人一聽,都一個個笑了起來。
  李子木坐了下來,看了身邊的蘇曉青一眼,對上了蘇曉青看過來的目光。這個女人一瞧見李子木望向她,頓時慌亂的收回眼神,驚顫的像只受驚的小鹿。
  我勒個去!
  果真是個可爱的妹紙啊!
  李子木見狀,心中一陣荡漾,打定主意,下次逮著機會,一定要把坐在身邊的蘇曉青,身上的那些阻礙給剝個精光,將她挑逗一番,在女人快到巔峰的時候揚長而去,然后來為他的小兄弟報仇雪恨……
  眼看著李子木落座,鄭軍這貨端著酒又湊了上來。
  周圍的人都投過來了關注的眼神,剛才李子木回來的時候,故意裝作歪歪倒倒的,再加上臉上的酒紅依舊未消,大伙兒都看出來了李子木喝酒不行,沒準兒剛才真是在衛生間下水來著,要不然怎么去了那么久。只是男人要臉皮,這才扯出剛才打電話的一番說辭。
  這么一想,原本還有人想來和他喝兩杯的,就都打消了主意。
  不過這鄭軍卻是眼前一亮,暗自冷笑著:“嘿嘿,你丫的,裝得還挺像!就你那點兒酒量,老子今兒非要把你灌趴下!”于是便瞅著李子木過來了。


澳洲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