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美嬌女娘》

當前位置:鄉村春事 > 山村美嬌女娘 >

第228章 干姐姐和干妹妹

  聽著李子木的訴說,蔣芳菲溫柔的拂动著他的頭發,一臉微笑得看著。
  這笑容中,有種讓人說不出的安詳和寧靜。
  聽了一陣,蔣芳菲柔聲道:“我知道這是為什么,那是姐姐的年紀比你大。唉,姐姐真得老了呀!”
  李子木打斷了她的話,有些任性的叫道:“芳菲姐,你哪里顯老,你的雪峰還挺得很,屁股又大又圓,真是讓我爱不釋手的。再說了,哼哼,你才比我大了幾歲?看姐姐你現在的樣子,那么的年輕,要比那些小姑娘們,都還要有活力呢!”說著在她的大白腚上捏了捏,果真是彈力十足,尋常的女孩兒,根本就比不上。
  這么好的資本,能么能算老嘛!
  蔣芳菲在他腦門上敲了一下,有些溺爱的笑道:“就知道說好聽的來哄人家,什么叫才比你大幾歲,姐姐我都快四十啦,就算讓你叫阿姨,那也沒什么問題。以后你別叫我姐姐啦,我也不叫你小弟弟,嗯,你得叫我阿姨,芳菲阿姨!”女人說著說著嘆了口氣,像是在感慨這無情的歲月。
  這讓李子木也生出了些感觸來。
  十來天以前,李子木扛著獵枪,在霸王山四处打獵的情景,依稀還在眼前,誰知道現在短短的十來天,不但得到了雷電源這樣的超級神器,就連女人都干了不少,大大小小的戰斗,沒有上百場也有九十九場,儼然成了一個床上的戰斗高手。打獵的手段有些倒退,狩獵女人的手段,反倒是越來越強。
  這種變化,說出來,有誰會相信。
  眼看著女人的心情有些失落,李子木眼珠子轉了轉,立馬翻身在她的嬌軀上一壓,摩擦著她那歷經時光流逝,卻依舊飽滿光滑的雪峰,一臉壞笑道:“芳菲姐,你的身子永遠青春,打死我都不叫你阿姨,以后沒人的時候,我就叫你小菲菲!”
  “哎呀,你和真是個大魂淡!沒一點兒正經樣子!”
  蔣芳菲假裝有些生氣,香唇卻慢慢湊了上來。
  李子木立刻迎上去,堵住她的櫻桃小嘴兒,剛剛才平息下來的嬌軀,頓時被女人的体香點燃,一場狂風暴雨,頃刻降臨在床上……
  等到李子木退兵的時候,蔣芳菲累得睡著了。
  看起來昨天晚上,這個女人睡得并不好,不過在她身上折騰了一陣,她就有些疲倦了。
  蔣芳菲睡覺的時候很可爱,腳和手攀附在他身上,像只八爪魚一樣,尤其讓他感到可爱的,是蔣芳菲睡覺的時候,表情看上去相當純真,長長的睫毛遮當著眼瞼,安靜的像只慵懶的小貓,誰能夠想到這樣一個女人,在床上的時候會表現得那么狂野。李子木小心翼翼的將她的手臂扒下來,將床頭的鬧鐘拿起來一看,都快下午兩點了。
  哎呦我去!
  沒想到此戰竟然弄了三兩個小時!
  早上出來的時候,隨便吃了點兒面條,紧接著忙了一整個上午,在床上又瘋狂戰斗了幾個小時,李子木的肚子早就在咕嚕嚕地向他在抗議。
  只是看著蔣芳菲那可爱的睡姿,要將她叫起來做飯,李子木實在是有些不忍心。
  躺在床上望著這個女人,李子木想起不久以前,在小河村委會見到她的時候,蔣芳菲身上处处流露著職業女性的干練和精明,銳利的目光顯露出超然的自信來,也給人一種拒之千里的淡漠,即使就在剛才鎮府門前見到她的時候,女人身上那種沉穩和鋒銳,也讓他有些渾身不自在。
  可是一到了床上,這種感覺就完全消失了。
  那種歇斯底里的瘋狂,無比狂野的嬌喘,超出想象的动作,帶給李子木的感受,完全就是判若兩人。
  可是睡熟后的蔣芳菲,帶給李子木的,又是一種全新的感受。
  或許每個人,都有她的兩面性,甚至于是多面性。不過在李子木的內心里,還是更喜歡蔣芳菲此刻的樣子,溫婉可爱迷人,這讓他不由自主的探過身去,低下頭來親吻了一下女人光潔的額頭。
  蔣芳菲的紅唇动了动,皺著眉將臉轉了過去。
  李子木又將她的臉扳過來,一個人偷笑著,有點兒樂此不疲的味道。
  正當李子木玩得樂呵的時候,蔣芳菲猛然睜開了惺忪的睡眼,迷迷瞪瞪地問道:“臭小木,哼,就知道折騰人家!姐姐是不是睡著啦,現在幾點了?”
  “下午五點整!”
  李子木盯著她的眼睛,故意裝作可憐兮兮地說道。
  “哎呀!這么晚啦!你,你也真是的,怎么不早點叫人家,一定讓你餓壞啦!”蔣芳菲一股腦兒爬了起來,睡意頓時全消了,很有些紧張地問道。
  女人這會兒還光著身子,一动頓時春光乍泄。
  從拉起的窗簾偷過來的昏暗光線,讓這具完美的嬌軀,頓時有了種朦朧的視覺美。
  李子木一把搂住她,摸著她光滑的背脊,咧著嘴笑嘻嘻的說道:“嘿嘿,我也才剛睡醒,剛才叫了你一下,你就醒了嘛。哎呀,不說了,肚子真的很餓了,小菲菲,要不我們去吃飯?要不然,再讓我吃吃你?這兩個二選其一,你來選一個出來,我什么都聽你的,小菲菲,你說好不好?”
  蔣芳菲媚眼橫斜,微怒著敲了一下他的腦門,嬌嗔道:“小魂淡,你管誰叫小菲菲呢!”
  哎呦我去!
  這里除了你和我,連個鬼都沒有!
  你這不是明知故問嘛!
  李子木揉著腦袋,假裝很委屈叫道:“嘿嘿,小菲菲,我說的當然就是你啦!嗯,以后我就多了個菲菲妹妹,小菲菲,你可要乖乖的,記得要聽哥哥的話,知道不!等下哥哥給你買糖吃,哈哈哈……”說著說著,瞅著蔣芳菲越來越紅的小臉,李子木忍不住得意洋洋的放聲大笑起來。
  “哼,就知道胡說八道!人家是你干姐姐,什么時候,變成你妹妹啦,讓你再瞎說,看人家不敲爆你的頭!”蔣芳菲頓時紅著臉嬌嗔著,有種不依不饒的架勢。
  “干姐姐和干妹妹有什么不同嘛,反正就是用來干的!”
  “你你你……臭魂淡,看我不打死你!”
  蔣芳菲羞得抬起玉手,想用她那粉嘟嘟的拳頭來敲打。
  李子木趕忙躲进被窩里,表現得相當老實,嘴里可憐兮兮地求饒道:“好姐姐,我錯了,你就饒了我叭,下次我再也不敢了!”
  這一招向來對王梅是百發百中的,只是不知道對蔣芳菲有沒有用。
  李子木在被窩里暗自想著,可躲了一陣卻不見什么动靜,于是趕紧小心翼翼的探出頭來。
  蔣芳菲此刻,正在注視著他。
  女人那嫵媚的眼眸里,蘊含著濃濃的深情。
  蔣芳菲瞅著他,顯得十分得疼爱:“小弟弟,你知道嘛,姐姐和你在一起,非常非常的開心,有時候都感覺自己變年輕了,可是姐姐畢竟是你姐姐,都嫁過人了,你原本就不該來招惹人家的,姐姐原本也不該和你這個樣子。可是…可是現在,姐姐就是離不開你了……”
  氣氛隨著蔣芳菲的話,頓時有些傷感起來。
  李子木將頭湊上女人的雪峰,在上面輕柔的撩撥著,慢慢搂過她的柳腰,抬起頭來深吸了一口氣,然后一臉壞笑著對她道:“小菲菲,別想太多啦,要知道,你原本就很年輕的。嘿嘿,要不你自己來看看,這天下間,有幾個老太婆的雪峰,會想你這樣坚挺,像你這樣光滑啊!”
  “你呀,這張嘴可真甜,也不知道以后,要迷倒多少小姑娘。”
  蔣芳菲微微笑著,語氣中滿是無奈,嫵媚的眼神中,顯得有些羞澀,但更多的卻是驕傲。
  這個女人,的確有驕傲的資本。
  論相貌身材,在這霸王鎮上,很少有女人能夠和她相提并論的,要不是她講出來,誰會知道這么一個嬌俏的女人,快要到了三十歲,看起來根本就是個不到二十的小姑娘,和董水清、董水雅兩朵姐們花走在一起,誰也不會認為她的年紀會比兩個女孩兒大上不少。
  再加上在床上的功夫,李子木真是很迷恋她。
  這就是所謂的“床上是荡婦,下床是冷婦”的極品美嬌娘。
  李子木從被窩中向上挪了挪,好讓她能夠將頭放在肩膀上,輕輕捏著女人的粉臉,李子木笑道:“嘿嘿,小姑娘,那,你有沒有被我迷倒哇?”
  蔣芳菲的俏臉立馬通紅。
  將臉埋进李子木的胸膛,蔣芳菲像個小女孩兒般反問道:“小魂淡,你說呢?”
  “想當然肯定是咯!”
  “哼,你可真自信!”蔣芳菲媚眼迷離,盯著他的眼睛,“臭小子,我想,人家真是被你迷住了!”
  “哦,是嘛!那你是指哪方面啊,小菲菲?”
  蔣芳菲實在被挑逗的有些受不了,猛然將被子掀開,握著粉拳在他的胸口上捶打著,嘴里面頗為委屈地嘀咕道:“哼,小魂淡,看人家不打死你,誰讓你來欺負我的,就知道對我使壞!”
  這番捶打和做大寶劍沒什么兩樣。
  只是李子木可不敢輕易享受,畢竟現在時間不早了,再這樣挑逗下去,未必能夠趕在今天晚上回去。
  李子木趕紧將她的小手捉住,臉上微微笑道:“好啦,小姑娘,別鬧了!我們是不是該吃飯了,要不然,我就算想欺負你,恐怕也沒那個力氣了!”這俗話說得好,人是鐵飯是鋼,一頓不吃餓得慌,何況李大爺忙碌了這么長時間,再不吃點兒東西祭祭五臟廟,李子木的小伙伴就算想扛枪估計也扛不起來。
  再說今天來鎮上,還有件事兒沒辦呢。
  蔣芳菲的小臉,被他調笑的一直紅到了脖子根兒,都不敢對上李子木的眼睛,急忙將手抽出來,從床上爬起來去了洗手間,或許弄的時間太久,女人走路的姿勢都有些變了,歪歪扭扭的,更添萬種風情,讓慵懶得躺在床上的李子木,看著女人搖擺的背影,在心中涌出一絲悸动。
  要不是有事兒,李子木還真不想起來。


澳洲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