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美嬌女娘》

當前位置:鄉村春事 > 山村美嬌女娘 >

第221章 第二口半價

  水下的一切,都變的朦朧起來。
  雷電眼開啟的水下,李子木看著恐慌卻又顯得很平靜的林新月,頓時有種恍惚的錯覺。
  在他年少的足以稱作少年的時候,有一天翻看《紅樓夢》,書里寫林妹妹和賈寶玉第一次見面的場景,很讓他心生向往。一直以來,李子木都在找尋那個“這個妹妹我見過的”女孩兒。或許秦雯和他從小玩到大,在她身上,李子木感受不到書中的那種感覺,有時候就連他自己都會笑自己傻,書里寫的東西,怎可盡信!
  直到高一那年,李子木遇上了林新月。
  女孩兒幾乎滿足了他的一切幻想,無論是容貌氣質,都符合李子木心中最完美女人的標準。
  見到她的那一晚,李子木人生中第一次失眠。
  隨著對女孩兒的觀察和了解,李子木的心慢慢低落下去。
  這個女孩兒,對于以前的李子木來講,那就是女神一般的存在。就像是天上的星星,你能夠看得見,卻沒有辦法摘下來。
  可是現在,女孩兒就在他面前,靜靜的對著他,幾乎是伸手可及,只要他愿意。
  沒有人能夠体會到這種心情,李子木等這一刻,實在太久太久。
  這一刻的李子木,不為救人,只想擁有。
  那些腦子里冒出來的雜七雜八的念頭,全都阻止不了李子木的決心。
  于是就抱了上去,不管不顧的吻了起來……
  林新月感覺到嘴唇上傳來一股溫涼,隨之而來的便是一口帶著男人氣息的空氣。紧張的窒息感慢慢的消失了,缺氧而造成的大腦空白,在這一刻也慢慢的恢復。林新月聰明的腦袋,幾乎在一瞬間就想到,這個趕過來抱著她吻著她的,就是這些天慢慢讓她沉陷其中的男孩子——李子木。
  不可否認,即使有秦雯的叮囑,可林新月還是在不知不覺間,爱上了這個讓她心动的壞小子。
  有時候爱上一個人,就是在不知不覺間。
  那些刻意做作的爱恋,都不是真正的爱恋。真正的恋爱,永遠都在不經意間。你會喜歡那個帶給你溫暖的人,喜歡和他在一起舒服的感覺,他會讓你隨時隨地感到安全,讓你沒有任何的煩惱和憂愁,唯一有的,就是在他不注意的時候,偷偷看上他兩眼,并為此而心跳加快。
  這些在林新月身上,都一一顯現了出來。
  因為秦雯的存在,女孩兒總在刻意壓制心中的感情,可越是壓制,就越忍不住去想,效果反而越來越背道而驰。
  有時候看著秦雯能夠正大光明的和李子木在一起,林新月就會忍不住的嫉妒起來。雖然女孩兒潛意識里,也知道這樣做并不好,可是她就是壓不住心中的悸动。
  隨著水下激吻的加深,林新月也慢慢來了感覺,不管不顧的和李子木交流著。
  一切都是那么的心照不宣……
  沖出水面的一霎那,林新月還是因為窒息而昏了過去……
  朦朦朧朧中,女孩兒感覺到一個強健有力的臂膀抱著她,飛快的游上了岸。
  “喂!林新月,醒醒啊!”
  李子木在她臉蛋上拍了兩下,眼看著沒什么反應,趕紧在女孩兒的胸口按壓了兩下。
  這些都是救人的技巧,李子木都學過。
  哎呦我去!
  不會是剛才那一吻,在水里憋太久,又昏過去了?
  李子木折騰了一陣,眼珠子轉了轉,看著林新月的小嘴,低下頭又壓了下去。
  “哎呀,真羞人噠,干嘛按人家的胸嘛,真是個大魂淡!看來秦雯說的,一點兒都沒錯!”林新月昏昏沉沉的想著,身上因為缺氧而變得软綿綿的,就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眼看著李子木按完她的胸口,大嘴又蓋了上來,雖然知道李子木是在施救,可她還是羞答答的在心里嬌嗔道,“哼,臭魂淡,又來欺負人了……”
  暈暈乎乎的,兩人又親了一陣。
  林新月晃晃悠悠的,在云海上飄了一陣,終于慢慢的回過氣力來。
  “臭魂淡,快起來!你壓著我啦!”
  林新月嬌嗔著,一把推開了李子木,氣呼呼的坐了起來。
  “林新月,你沒事兒啦?嘿嘿,這我可就放心了!”看著女孩兒沒事兒了,李子木尷尬的笑了笑,開始坐在一旁休息。剛才一番折騰,雷電源幾乎消耗一空,李子木身上也很是疲倦,不休息一下,恐怕連路都走不动。不過一想到剛才親了林新月幾下,心中就是一陣激动,這會兒都沒換過勁兒來。
  醒來后的林新月,似乎有些沒緩過神來。
  女孩兒心里面想著的話,幾乎想也沒想就脱口而出:“哎呀,臭魂淡,剛才你對我做什么啦!那是我的初吻呀,我還什么都沒感覺到呢。”女孩兒臉上紅撲撲的,以前曾幻想過很多次的初吻場景,沒想到竟會是剛才那樣,心里似乎有那么一絲絲的遺憾,還有那么一絲絲的小甜蜜和紧張,反正是五味雜陳的鬧不太明白。
  李子木撓撓頭,咧嘴笑道:“嗯,這件事并不難辦,要不我再親你一口?嘿嘿,林新月,這次我保證時間會久一點兒,好讓你有時間來感覺滋味兒。”
  李子木說著,還故意用舌頭舔了舔嘴唇。
  剛才激动下,李子木都還沒有來得及仔細体會,現在回憶一下,林新月嘴里的奶香味兒,似乎還留在嘴唇上呢。
  “李子木,你你你…你真是個大流氓,占了人家便宜,還這么調侃人家,討厭死了啦。”林新月臉紅的像要滴出血來,水汪汪的大眼睛霧氣彌漫,眼看就要急的流淚。
  “嗨,你們城里的小娘們兒,怎么就這么爱哭呢。”李子木撓了撓腦袋,頗為郁悶的沖她笑了笑。
  哎呦我去!
  這樣的情況下,我怎么會忍得住嘛!
  雖然是救人,可李子木也知道他的动機不純,也就沒好意思再反駁。
  可是林新月卻將臉轉向一邊,紅著眼不去理會他,呆呆的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嘩啦啦——
  一陣水響,秦雯呼呼游上了岸。
  “哼,還不都是你不好?你應該等我上來的嘛,你這樣的大魂淡,怎么能給新月做人工呼吸呢!看看這下可好啦,把人家的初吻奪取了,看你怎么賠得起!”直到這時候,秦雯才上岸,看著林新月眼圈紅紅的,狠狠瞪了他一眼,剛才她在水里游,岸邊上發生的事情看得清清楚楚,這會兒不怒火中燒才怪。
  大聲嚷嚷了李子木兩句,秦雯蹲在林新月的身邊:“新月,你沒事兒吧,咱們別理他,快把衣服穿上!”
  “哎呀!”
  林新月這才發現,她還光著身子呢。
  雖然那些地方有衣服遮住,可是她還是第一次,在一個男孩面前穿的這么少,難怪這家伙的眼神,一直有意無意的向這邊飄過來。林新月的臉忍不住又紅起來,趕紧手忙腳亂的穿起衣服,初吻被奪的事情,也就暫時放在了一邊。
  林大美女穿衣服的機會可不常見,李子木剛想多瞧兩眼,可是卻被秦雯給擋住了。
  看著像一堵墻擋在面前的秦雯,李子木眼珠子骨碌碌的轉了轉,慢悠悠的笑道:“林新月,我剛才是救你呢,你的初吻這樣丟了,那也算不上什么。你知不知道,有的小女孩兒初吻丟不出去,還是花三塊錢買來的呢……”
  “李子木,不許你亂說!”
  秦雯“霍”的一下沖上前來,捂住了李子木的嘴巴。
  “還有這樣的事情?”
  林新月剛換好衣服,李子木的話她聽了個一清二楚。看到秦雯這樣的反應,林新月自然很是好奇,忍不住問道:“秦雯,李子木說的,究竟是不是真的?”
  “這個壞蛋從來都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你別聽他瞎說。”秦雯急的耳根子通紅,不過看著林新月似乎不太相信的樣子,只好松開了捂著李子木嘴巴的小手,沒好氣的瞪了林新月一眼,紅著臉嚷嚷道,“好啦好啦,你想要知道,我就告訴你,反正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就算我不說,臭木頭以后一定也會和你說的。”
  “哈!李子木說的那女孩兒,該不會是你吧!”見到秦雯的反應,林新月一下來了興趣,“怎么回事兒,秦雯快和我說說啊。”
  看起來,爱八卦是所有女孩兒的天性。
  就連林新月,也不例外。
  “哼,還不都是李子木這個臭魂淡!”秦雯幽怨的瞟了李子木一眼,似乎很是難以啟齒,幽幽說道,“我們在鎮里上小學那會兒,李子木是班里長得最帥的男生,他的成績又很好,班上幾乎所有的女生都喜歡他……”
  “呵呵,真是沒看出來啊,就你這么一個流氓,還是你們以前的班草呀,看來小時候你們班男生的質量很不怎么樣嘛!”林新月轉過頭來,故意沖李子木笑道,言語中充滿著對他的打擊。
  看來這個女孩兒,對于初吻被奪一事,還是有些耿耿于懷。
  “切,你可真沒眼光,我現在也是班草好不好!”
  李子木不屑的哼了一聲。
  “哼!”林新月不去理他,繼續問道,“那后來呢?”
  “后來,后來小學畢業的時候,一個女生找到他說想親親他,誰知道這個流氓說親他可以,但是要收兩塊錢。這個消息最后就傳出來啦,我看班上很多女生都親他了,我,我那時也就沒忍住……”
  “咦,可李子木怎么說是三元錢?”
  “你真笨啊!”李子木嘻嘻一笑,“那是因為第二口,我給她打半價啦!”
  “咯咯咯……”
  剛才初吻被奪的尷尬和郁悶,頓時煙消云散,林新月開心的笑了出來……
  “好啦,咱們回去叭!林新月今天魚釣的不錯,趕紧回去讓碧華嬸燒魚吃!”
  “好哇好哇,新月,我來提著魚,咱們趕紧走!”
  “喂喂喂,等等我啊,我還沒收拾魚竿呢,你們也太不地道了……”


澳洲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