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美嬌女娘》

當前位置:鄉村春事 > 山村美嬌女娘 >

第219章 女人啊女人

  看到李子木火辣辣的眼神,秦雯的小臉越發顯得嬌媚。
  瞪著大眼睛,給了他千嬌百媚的一眼,秦雯皺著眉頭叫道:“臭木頭,這下可怎么辦,衣服全湿啦,等下新月過來,還不知道要怎么來笑話人家呢。哼,都怪你這個大混蛋!你快給人家想辦法,要不然,嘿嘿,等下新月過來,人家就把你剛才在水里,對人家做的好事兒,全告訴新月!”
  我是竇娥她兒子啊!
  小妮子可真霸道!
  你衣服湿了,這和我有毛的關系!
  剛才不是你自個兒跳下水的么,老子攔都攔不住!
  不過李子木可不敢這么講,只好皺著眉頭想辦法,沒一會兒,還真讓他想到了:“秦雯,我看這樣,你去水里把衣服脱下來,我來幫你擰干,給你晾在樹上。等下洗完澡也就干啦,這樣穿在身上,也不會像現在這么難受,就像我現在這樣,你看行不行?”說著指了指旁邊小樹上的体恤。
  夏天的衣服單薄容易干,下午的太阳晃兩下就沒事兒了。
  “哎呀!你個大魂淡!脱下來不就全被你看光啦!”秦雯轉著水汪汪的大眼睛,滿是促狹的笑道,“臭木頭,你是不是想看人家這里,所以才想出來這么個主意啊!嘿嘿,你要想看就直說嘛,人家又不是不給你看!”女孩兒說著,指了指光潔的胸脯,還故意向上挺了挺。
  秦雯的不大,卻也不小。
  這樣的故意诱惑,實在讓人沖动難耐。
  李子木看得咽了咽口水:“我是什么樣的人,你還不知道嘛!好啦,快下水去!”
  誰知道李子木還沒說完,秦雯就在岸上將小背心和短裤脱了下來,全身只剩下兩片碎步,遮擋住身上的嬌羞。要說剛才在水里,女孩兒還是春光乍泄,這一下可算是全泄了出來,小麥色澤的肌膚,顯得是那么勻稱,渾圓結實的大腿,洋溢著青春活力,美得簡直不可思議。
  李子木這還是第一次,這么清楚的看見秦雯的身子。
  一個克制不住,鼻子上跐溜一下,冒出了鼻血來。
  這這這——
  這她娘的也太扯淡啦!
  再怎么說,老子也看過那么些女人,真是太他娘的丟人了!
  李子木趕紧低下頭來,手忙腳亂的想要擦掉。
  秦雯自然也看到了他的窘態,頓時咯咯一笑,伸過手來:“來嘛來嘛,人家來幫你擦!哎呀,你別亂动嘛,臉上都沾到了……”
  李子木很不爽的瞪了她一眼:“我暈,是誰害的啊!”
  秦雯有些不高興了,嘟著嘴裝傻叫道:“你這是什么意思!都說了天氣熱容易上火,誰讓你中午老吃辣來著,能怪得著我么……”
  李子木繼續瞪著她:“這和吃辣椒挨得著嘛!去去去,你趕紧下水,老在我眼前晃,這會萌得我一臉鼻血的好不!再不下去,小心我踹你!”看著秦雯那诱人的小胸脯,還有伸過來的光滑手臂,李子木感覺身上都快憋壞了,再這樣下去,沒準兒真會干些什么事情也說不準。
  難道秦雯這丫頭,就不知道她有多大的吸引力!
  怎么現在的女孩兒,一個個都像陸小櫻那樣!
  哎,真是郁悶!
  看著眼前看得到吃不著的秦雯,李子木真不知道這是幸福還是折磨。
  女孩兒咯咯一笑,對于李子木的表現很是滿意,一個轉身魚躍入水,嘴里還舒服的叫道:“嗯哼哼,脱得干干凈凈的,游起來可真是爽啊!臭木頭,咱們可說好,等下新月來啦,你在水里可得注意點兒,別對我动手动腳的,要是讓她看見,小心我饒不了你!”
  哎呦我去!
  只要你不沖我动手动腳就好!
  李子木自然樂得直點頭,手上三兩下擰干了衣服,仔細撑開在樹枝上晾著。
  “臭木頭,過來嘛,新月還沒來,你來陪人家說說話!”秦雯在水里游了一陣,看著李子木躲得遠遠的,頓時有些不情愿的嘟著嘴叫道,“干嘛躲那么遠,難道人家很恐怕嘛,你都不愿意和我在一起!快過來!”
  過去就過去!
  老子害怕了你不成!
  李子木只是想平靜一下消消火,不過既然秦雯叫他,這下不去也不行,只好硬著頭皮過去找了塊石頭坐下。
  秦雯身在水里,看到李子木過來,一把拉住了他的手。
  這一下,李子木可早有防備。
  就在秦雯沖過來的時候,李子木順勢將手伸過去,來到了女孩兒的胳肢窩。
  “咯咯,大魂淡,別撓人家痒痒啦,人家會嗆著!”對于李子木的突然來襲,秦雯很有些措手不及,咯咯笑著急忙掙扎著求饒。
  李子木嘿嘿壞笑道:“哼哼,誰讓你剛才捉弄我的,看我不好好治治你。”說著兩手卻是有意無意的向上移动,偶爾在女孩那兩團鼓胀上撩撥兩下,惹得秦雯一陣叫喚,頓時讓李子木心里舒坦了不少,臉上也是樂開了花。
  剛才女孩兒一系列的挑逗,可著實讓他生了一大把火出來。
  “不敢啦,臭木頭,咯咯,休息一會兒啦!”就在李子木繼續撩撥著女孩兒的時候,秦雯慢慢的有些吃不消了,一臉通紅的等著李子木,上氣不接下氣的叫道,“臭木頭,別來啦,人家現在在水里,都快累死啦!是我錯了好不好,你就放過我啦,下次再也不敢了!”
  看著女孩兒楚楚可憐的模樣,李子木松開了手。
  “嗯,好了,不折騰你,你要是累了,就在水里休息一會兒!”李子木點點頭,也不知怎么的,看著女孩兒霧氣彌漫的眼睛,心里火辣辣的,像是在太阳下灼燒一般,好在河水夠清涼,好在李子木經過了幾個女人的調教,變得有些淡定,這才能夠壓制下心中的浴火,嘴里卻裝作如無其事的說道,“咦,秦雯,林新月她怎么還沒來?要不,我過去看看?”
  算了算時間,李子木回來都快二十來分鐘了。
  從秦雯家到這里,一個來回的話,這會兒算來,應該快到了。
  “沒事兒的,臭木頭,你就放心啦,新月那么大的人,會有什么事情嘛!”秦雯眉頭皺著,稍稍有些醋意,“哼,臭木頭,平時都沒見你這么關心過我,新月才一會兒不來,你就想著她啦!你你你…人家恨死你了!再也不理你了,你要去就去,最好再也別回來。”
  這這這……
  這都什么跟什么嘛!
  李子木頓時一陣無語,待坐著沒有起身。
  “好啦,李子木,既然你不走,我想問你個問題!”秦雯小手在臉上抹了一下,瞪著雙大眼睛,一臉嚴肅的盯著他。
  李子木心中打了個突兀。
  一般來講,秦雯對他的稱呼有三個:平時就是臭木頭,生氣的時候時候就是死木頭,認真的時候,則是李子木!
  現在叫他李子木,那就說明,女孩兒現在的提問,是個很認真嚴肅的問題,對秦雯來將,絕對很重要。從小到大在一起,這些都是李子木通過秦雯的脾氣琢磨出來的,雖然有時候也不是很準,可是猜對的概率絕對是**不離十,因此李子木也變得很重視,臉上自然也是嚴肅起來。
  “嗯,你問叭!”李子木點點頭,“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李子木,假如有一天,我和新月掉水里,你會先救誰!”
  有沒有搞錯!
  李子木一個頭兩個大!
  女孩兒真是無聊,怎么老問這樣的問題!
  李子木緩了緩神,不過倒也松了一口氣,這樣的問題,對于他來講,那都是小意思。
  “兩個都不救!你會游泳的,新月既然答應你下水,她肯定也會。兩個都會游泳的人掉水里,用得著我來救嘛!”
  “哼!你這是狡辯!”秦雯很不滿意,嘟著嘴叫道,“我說的是假如,假如我們都不會游泳,你會救誰!”
  “嗯,依舊兩個都不救!剛才你都說是假如啦,也就是說,這件事情根本就沒有發生。沒有發生的事情,說起來有什么意思嘛,所以我拒絕回答。”
  “李子木,你到底說不說,人家生氣啦!”秦雯越發顯得不滿意。
  女孩兒心里簡直氣炸了,不就是個問題嘛,就算是你騙我,說先救我起來,這也是爱我啊。可是這個死木頭,竟然扯三到四的,真是的!剛才人家那樣對他好,難道,難道他都忘啦!哼,還是妈妈和嫂子說得對,男人沒一個好東西,他要在這樣,人家以后就再也不理他!
  秦雯越想越生氣,眼圈都通紅了。
  看著女孩兒的模樣,李子木暗嘆了一口氣,使出了殺手锏——
  “呵呵。真是個傻丫頭!有我在,怎么可能讓你掉水里嘛!”
  李子木的語氣變得異常溫柔,手上還摸著秦雯的小腦袋,看起來帥氣的不像樣子。
  阳光下的男孩兒,在這一瞬間,有種難以描述的溫情。這對于秦雯來講,絕對是難得一見的。一直以來,兩人都是針鋒相對的,以至于在秦雯成為李子木的女朋友的時候,兩人的關系依舊沒有什么變化,向來都還是爭爭吵吵的,所以秦雯有些弄不懂,李子木對他到底是什么意思,到底在不在乎。
  女人永遠都是這樣,唯有表現出來的東西,才會讓他們信服。
  所以那些默默對女孩兒好的男孩,永遠都不如用語言來打动女孩兒的男人。
  可是,往往那些默默守護著女孩兒的男孩兒,才是真正的喜歡。
  秦雯也知道這些,對于李子木為她做的事情,她也很是看在眼里,可是女孩兒都是有些小幻想的,她自認也希望,李子木能夠在適當的時候,給她一些小浪漫,哄著她開開心心的,不過這些天下來,李子木一直都沒有什么表示,這也讓秦雯有時候的脾氣很暴躁。
  現在猛然間聽到李子木的甜言蜜語,女孩兒心里頓時像是融化了一樣,幸福的不像樣子……
  唉!
  女人啊女人!
  看著一臉沉醉的秦雯,李子木很無奈的搖搖頭……


澳洲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