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美嬌女娘》

當前位置:鄉村春事 > 山村美嬌女娘 >

第217章 囂張的秦雯

  兩人挖了一陣回來,卻看見林新月有些氣餒的望著水面。
  林新月看見他們回來,急忙問道:“秦雯,李子木,你們來看看,怎么這么半天,都沒有魚上鉤了?”
  自從兩人一走,挖蚯蚓也快十來分鐘了,可是卻沒有一條魚來上鉤,魚鰾也是一动未动。林新月扯起來看了老半天,也沒看出個所以然來,所以這會兒正在發愁。
  李子木看了看水面,落水點在水草的明水間,水流也在緩緩流动,這些都是剛才李子木交給林新月的,女孩兒做得一點兒沒錯,按道理來講,不會出現魚不上鉤的情況,除非是問題出在魚鉤上,估計是鉤上的魚餌脱落了。可是李子木交代過林新月,三兩分鐘魚鰾不动,就要提上來看看的,魚鉤上應該不會有問題啊。
  這樣想著,他還是過去,將魚鉤提了上來。
  鉤上果然掛著魚餌,不過讓李子木想不到的是,上面掛著的卻是一片柳葉!
  李子木一個沒忍住,笑喷了。
  “喂,臭木頭,你在笑什么!”秦雯很有些納悶,也過來看了看,頓時也是掩上了嘴。
  林新月顯得很無辜,瞪著大眼睛問道:“喂,你們怎么了嘛?沒有蚯蚓啦,人家就用樹葉代替,這又怎么啦,我可是在樹葉上面按你們說的,蘸上了面粉的!”女孩兒顯得一副理直氣壯的樣子。
  哎呦我去!
  這妹子可真萌!
  不過聯想到她先前殺魚時候的奇葩做法,兩個人也就釋然了。
  李子木好不容易忍住笑:“沒什么,林新月,只是你的做法,讓我想起一個笑話來!”
  “什么笑話,說來聽聽!”
  兩個女孩兒一聽,頓時來了興趣。
  “哦,笑話是這樣的。”李子木蹲下去处理魚鉤,嘴上卻沒有停下來,慢條斯理的講道,“從前有個小白兔,有一次她去釣魚。第一天,小白兔去了河邊釣魚,可是她什么也沒釣到,于是很傷心的回家了。第二天,小白兔又去河邊釣魚,可她依舊什么也沒釣到,然后又是傷心的回家了。第三天,小白兔剛一來到河邊,一條大魚就從河里跳了出來,沖著小白兔大叫:小白兔,你特么的要是再敢用樹葉當魚餌,老子就特么的扁死你!”
  “咯咯咯……”
  笑聲頓時回荡在河岸邊……
  笑完繼續來釣魚。
  秦雯總是三分鐘熱度,幫著林新月又釣了一陣,沒一會兒便沒了興趣,跑到不遠处玩起水來。
  哎呀!
  這水好清涼呀!
  要是能和李子木,在這里洗一次澡就好啦!
  秦雯紅著臉暗自想著,回頭看了看正在忙著釣魚的林新月和李子木,眼珠子一轉,計上心來。
  “李子木,你只帶了一根魚竿,這怎么夠嘛,人家也要釣!”秦雯過來挽住李子木的胳膊,嗲嗲的哀求道,“人家不管嘛,要不你回去再拿一根過來,我和新月比比看誰釣的多!”
  看著她那楚楚可憐的模樣,李子木還真不忍心拒絕她。
  眼瞅著李子木就要點頭,林新月卻過來講魚竿遞給了秦雯,笑道:“秦雯,你就別再為難李子木啦。天氣這么熱,只有這里涼快些,就別讓他來回跑啦。你要想釣魚,這根魚竿你先拿去,我看著你來釣就行了。”
  “不行不行,李子木,你到底去不去嘛!”
  秦雯嘟著嘴,蠻橫的叫道,大有不依不饒的架勢。
  哎呦我草!
  這小妮子是要鬧哪樣嘛!
  李子木很是無語的搖搖頭,瞅了林新月一眼。
  林新月沖他調皮地吐吐舌頭,表示她現在也無能為力。
  唉!我得去!
  要不能怎樣,拿就拿唄!
  當初讓人家咬得爽的時候,就應該會想到今天的。
  這就叫做自作孽不可活!
  李子木愁眉苦臉的嘆著氣,莫名其妙的被秦雯趕了回去,又找了一根魚竿,這才氣喘吁吁地跑回來。
  可來到岸邊,卻只看到秦雯,李子木不由問道:“秦雯,魚竿拿來啦。恩,林新月呢?”
  秦雯瞪了他一眼,故意板著臉道:“哼,臭木頭,你就只記得新月么?”旋即她笑了笑,接著繼續道,“好啦,你就放心叭,大保鏢。我讓新月回去拿衣服去啦。天氣這么熱,這里水這么干凈,這會兒周圍又沒什么人,我和新月商量了一下,打算在這里洗澡。新月還從沒試過在河里游泳呢,等下你一定要照顧好我們,知道不?”
  “汗!你不早說,我順手就能拿過來啦!”李子木咧著嘴,笑得很開心。
  一想到等下兩個女孩兒,會在他面前脱光光。
  嘖嘖!
  這種刺激的場面!
  想想都他妈的讓人激动啊!
  瞅著李子木笑得這么****,秦雯頓時小臉通紅,狠狠沖他翻了個白眼,啐道:“臭木頭,大魂淡,你是不是又再想什么不好的事情啦!哼,你別狡辯,我都看出來啦,笑得這么賤,肯定沒想什么好事兒!”
  “呃……”
  李子木很是無語。
  老子可是個正常的男人。
  聽到你剛才的話,要是不想些壞事兒,還是個正常的男人嘛!
  不過就這一會兒沒見,秦雯身上卻變了個樣子。她腳上的涼拖鞋脱了下來,一雙雪白的玉足,在阳光下閃爍著耀眼的光芒,看著李子木一陣眼花。臨走前還是干干凈凈的紧身短裤和襯衫,這會兒也有些水痕,頭發上湿漉漉的,還有三兩滴水往下滴著。
  看著秦雯身上湿漉漉的樣子,李子木眼前一亮,為了掩飾尷尬,急忙問道:“秦雯,剛才你在做什么,怎么身上弄了一身水,難道你下去游過了?”
  “新月一開始不同意,然后人家下去,給她做個示范嘛!”
  秦雯吃吃一笑,不由分說拉著李子木,向著小河邊跑去。
  兩人一路穿行,來到了一处平坦的小河岸,這便是秦雯和林新月商量好的地方,等下林新月就會拿著衣服過來。這处河岸的水流很緩慢,岸邊用大石頭加固了一下,河岸周圍的深度,剛好到少年們胸脯的地方,水也很清涼。一般來講,作為河里洗澡的地方,這里絕對是個好地段。
  兩個女孩兒在這個地方游泳,只要注意好,絕對沒什么大的問題。
  再說有李子木這樣的游泳高手在一旁,危險系數自然就降到了更低处,不過這也說不準,要知道李子木可是頭徹頭徹尾的色狼啊。
  兩人也不管遠处放著的魚竿,坐在河岸邊的柳樹下的石頭上,等著林新月的到來。
  瞅著清涼的河水,想著等下兩個女孩兒出水芙蓉的嬌俏樣子,李子木頓時心情大好,咧嘴笑道:“嘿嘿,秦雯,今天可真是個游泳的好天氣呢!”
  “嗯哼,怎么樣,臭木頭,本小姐找的地方,還行吧?其實老早的時候,人家就想和你在一起游泳來著,可是那個時候,你周圍老是圍這些男孩子,人家一個女孩子,就沒好意思咯。嘻嘻,不過今天有林新月在,這里又沒什么人來,人家就不怕啦!”秦雯望著緩緩流淌的河水,依偎在李子木的懷里。
  李子木恍然大悟道:“原來是這樣!以前洗澡的時候,常常見你跟來,當時我還以為,你有偷窺男人洗澡的嗜好呢!”
  “臭木頭,你…你討厭!”
  秦雯讓他給鬧了個大紅臉,肥嫩的小手在他身上狠狠揪了一下。
  “討厭就討厭!我還要做更討厭的事呢!”
  李子木凝視著秦雯的眼睛,嘴角邪笑著,看起來邪惡又不失溫柔。
  “哼!人家才不要呢!臭木頭,你討厭啦!”秦雯紅著臉,自然知道李子木想要吻她,于是一把推開李子木,飛快的站起來,嘻嘻笑著縱身一躍,“撲通”一聲就一頭扎进了河水里。女孩兒身上依舊穿著紧身的短裤短袖,就這樣沒有脱下就扎进了水里。她的身姿輕盈如燕,好似一條动人的美人魚,在水中展現著嬌媚的身姿。
  午后的阳光打在河水上,泛著一片粼粼的波光。
  女孩兒這一刻,美的簡直難以形容!
  讓李子木看得是目瞪口呆的。
  旋即她的小腦袋,從水中浮現出來,在臉上輕輕抹了一下,秦雯對他笑道:“喂!臭木頭,你也下來嘛。”
  李子木回過神來,瞅了瞅身上,笑道:“嗯!你等我一下,我去脱衣服。”說完李子木轉身便要來垮裤子,秦雯卻冷不防地探出水面,一把抓住了李子木的腳,用力向水中一扯。原本依照李子木的身手,別說是秦雯在水里拉他一下,就算是整個人撲過來,也是奈何他不得的,隨隨便便的一個側踹,就能將她踢開……
  不過李子木也只能是想想!
  這貨能踢秦雯么?
  就在他猶豫的瞬間,秦雯的手便車扯住了他的腿。
  李子木的身子頓時向后一仰,然后一個倒,“撲通”一下就砸向了河水里。好還李子木人在空中的時候,努力的保持著身体的平衡,這一下并沒有摔的太慘,掉下河里后,很快就翻轉身体站穩了。不過李子木身上的大裤衩,小裤衩,背心,鞋子什么的,自然在落水的一瞬間,全都打湿了。
  “咯咯……”
  秦雯在水里嘻嘻哈哈笑得很囂張。
  李子木又好氣又好笑,瞅著秦雯嬌媚的臉蛋兒,無奈的嘆息道:“拜托啦,這可是我新換的衣服啊。你知道的,嫂子不在,衣服都是我自個來洗的。可我最不喜歡洗衣服了,真是麻煩死啦!”
  “哎呀,大不了,等下你脱下來,人家給你洗嘛!”
  秦雯一臉嫵媚的笑著,她的嬌軀在水中游過來,緩緩的靠近了李子木,雙手輕輕攀在了李子木的肩膀上,然后整個嬌軀都貼了過來。


澳洲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