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美嬌女娘》

當前位置:鄉村春事 > 山村美嬌女娘 >

第206章 妙不可言

  稻草垛旁邊**的,倆人一下搂在一起。
  “嗯哼哼!”
  伴隨著黄香香的一聲嬌喘。
  那里頓時傳來一陣悉悉索索的脱衣聲。
  沒多大會兒時間,兩人彼此便都坦陳相待了。黄香香一身雪白的肌膚,慢慢在李子木的眼前顯現,一對坚挺飽滿的雪峰,淡紅色的小櫻桃,平坦的小腹下有片茂密的叢林,兩條雪白豐滿的**,渾圓的******彈力十足。沒有生過小孩兒的女人,保養的還真是好,黄香香动人的嬌軀,一點兒都不比王梅來得遜色。
  事實上,相比較而言,黄香香最美的還是她的腿。
  那是一雙毫無挑剔的美腿,早在李子木尚未得到黄香香以前,都能夠感受到這雙美腿的诱惑力。
  現在毫無保留的出現在李子木的眼前,周圍那堆爛稻草,在這雙**的映襯下,都顯得可爱起來,李子木只差沒把眼珠子看出來。
  “香香嫂子,我要來啦……”
  李子木早就忍不住,一下子將她壓倒在草垛上。
  嗯哼哼——
  沒兩下,黄香香便開始呻吟起來。
  聽到女人的加油聲,李子木雙手扶住那渾圓雪白的大白腚,戰火瞬間彌漫在整個世界……
  “臭小木,你你你…你能不能輕點來,嫂子有些受不了啦!”
  黄香香美目紧閉,一雙玉臂死死缠著李子木的后背。
  真是個傻嫂子!
  輕一些來哪有什么感覺嘛!
  李子木不去管這些,依舊滿頭大汗的工作著。
  隨著李子木的不斷戰斗,戰火將黄香香整個身子都點燃,沒多久女人便開始在下面,不停得為李子木加油吶喊起來,像是戰場上一陣陣急促的戰鼓聲,陪著著李子木的戰斗,在屋后的這片小天地里,火熱的響個不停。
  黄香香不愧是水做的女人,身上的水顯得格外充沛,再加上戰場開發程度不高,戰斗時一下下的,總能夠發出些动人的水聲來。李子木此戰相當的威武,幾乎每一下,都能攻占到黄香香的最深处。每一次的戰斗,攻擊的快速迅猛,撤退的干凈利索,儼然是個行軍作戰的大家。
  幾番交戰下來,黄香香渾身都情不自禁的顫抖著,紅唇微張,呻吟不斷,樣子****至極。
  李子木覺得黄香香真是個極品美女。
  在秦雯和他的心目中,都覺得黄香香像個大姐姐,沒有一點兒嫂子的架子。
  有時候她表現出來的樣子,就和秦雯差不了多少。
  所以李子木從沒不害怕黄香香。
  相比較王梅來講,李子木似乎更喜歡和黄香香在一起的感覺,沒有和在嫂子王梅面前的拘束,顯得很是自然,而且黄香香對他是言聽計從,溫柔的不像樣子,只要李子木說什么,黄香香從沒不會不答應。
  尤其是在搞這種事情的時候。
  美少婦總是那么積極主动的配合李子木,沒有條件也要創造條件出來,來和李子木好好的干一場。
  這一次要不是黄香香,李子木依舊找不到機會來親近黄香香。
  所以他戰斗得格外用心。
  這時候李子木殺得起勁兒,一把將黄香香雪白的美腿抬起,大手抓住女人胸前的玉女峰,下面玩命的戰斗著。李子木一口氣殺了個百进百出,只把黄香香殺的是渾身香汗涔涔,俏臉緋紅,擱在李子木肩頭的**顫抖著,身上伴隨著李子木的戰斗而上下起伏著。
  黄香香給李子木弄得,早就不知道身在何方。
  腦海中唯一保留著的意識,只知道不斷的克制著嘴里的呻吟,不至于叫的太大聲讓人聽見。
  要知道,就在一墻之隔的地方,可是有三個女人呢。
  可是黄香香就在這樣的地方,和李子木进行著最原始的靈魂溝通,這樣女人心里越發顯得紧張興奮。昨天一天都沒有得到李子木的歡爱,女人幾乎想了整整一天,身上的甘泉也快流了一天。自從和李子木在一起,感受到那種刻骨銘心的歡愉后,黄香香時時刻刻都想要和李子木在一起。
  可是昨天一整天,女人都沒有找到機會。
  剛才秦雯回來的時候,黄香香聽到李子木也會來,于是這才想著出來拿柴火,這才為兩人創造出這樣的一個機會來。
  黄香香知道時間不多,所以盡可能的配合著李子木,好讓兩人能夠在這僅有的一段時間里,好好的大戰它一場,用來滿足她今天和明天,或許還有剩下的好多天,那種對李子木的渴望和想念。
  女人是体貼的。
  因為秦雯的存在,從沒想過將和李子木的這種關系,在眾人面前挑明。倘若不是因為秦雯,女人恐怕早就和秦剛離婚了,可是這些日子以來,黄香香也想的很清楚,只有留在秦家,才有可能和李子木趁著沒人的時候,偷偷的來上一場,感受到李子木對她的爱抚。
  黄香香不求李子木能給她什么,只希望在每次戰斗的時候,都能夠好好的享受到李子木帶給她的歡樂。
  有了這些刻骨銘心的記憶,以后回想起來,女人才會感到有活下去的必要。
  也正是因為李子木對她的需要,才讓她感到有活下去的必要。
  所以每一次,盡管心里很是羞澀,可是只要是李子木提出來的任何要求,黄香香都會盡可能的答應下來。
  這一次,也不例外!
  對于黄香香來講,李子木就是她的一切。
  沒有什么能夠代替李子木在她心中的地位,就在被李子木爱過第一次以后,黄香香就再也忘不了李子木。
  心甘情愿在李子木的懷抱中沉淪!
  李子木沒工夫理會黄香香的心思,只是大起大落的瘋狂的廝殺著,每一次都是假裝撤軍,然后再以迅雷不及掩耳盜鈴,排山倒海的氣勢,沖向古戰場的最深处,一直沖到前方沒有道路可走,李子木身上攜帶的兩顆重型炸彈,每次都要打在黄香香的大白腚上,泛起一陣陣的波浪。
  畫面真是妙不可言!
  就連制造者李子木,都被這樣的場景無法克制。
  浴火瞬間燎原!
  “啪啪”聲頓時在屋后回響個不停……
  黄香香早就按耐不住心中涌出的興奮,一**強烈的快感,沖擊得她不停地呻吟,而且聲音越來越大,喘息越來越重,不時發出無法控制的嬌叫,每一聲叫出來,都伴隨著一陣長長的出氣,嬌媚的臉上,隨著李子木的动作,眉頭紧一下松一下,仿佛是痛苦,卻又像是極致的快樂。
  說的沒錯!
  黄香香現在就处在疼并快樂的邊緣。
  李子木瘋狂的戰斗下,兵刀所過之地,簡直是妙不可言。
  “放心的叫出來!沒事兒的!”
  李子木在女人的耳邊呢喃著,為黄香香的徹底放開打氣助威。
  “啊呀呀——”
  黄香香沒有辦法控制小嘴,呻吟伴隨著嬌喘,一陣高過一陣。
  中午阳光照耀著的大椿樹下的稻草垛,將兩個人的身影遮擋的嚴嚴實實,樹上知了知了的叫聲,也并沒有引起人們的注意,女人的呻吟淹沒在漫天的知了聲中,顯得是那么的微不足道,沒有人來刻意聽,根本就不會有人聽得到。就算是在一墻之隔的秦雯家,那三個女人也很難發現。
  何況有李子木這么一個,擁有雷電源的超能者在這里,一有風吹草动,根本就瞞不過李子木的眼睛。
  聽著樹上的知了聲,李子木很不屑的笑了笑。
  我操你麻痹!
  你們這些知了,天天叫著知了知了,可這又怎么樣?
  老子和這些女人的事情,也就你們知道,就算你們滿大街的叫喊,又有誰他妈的知道了!
  李子木心里面邪惡的想著,戰斗进行的越發激烈起來。
  這貨慢慢能夠感覺到,黄香香的身上出現了明顯的變化,雪白的肌膚變得紅润晶瑩,看起來嫵媚極了。
  黄香香那對豐滿的雪峰,好像波浪般在李子木的眼前涌动,身上的巔峰來了去,去了來。女人早就在李子木的戰斗中迷失了,直渴望著李子木能夠天天都指揮著百萬雄兵,使勁兒使勁兒再使勁兒,玩命的找她來戰斗。黄香香古戰場的大門,隨時為這個英勇的男人打開,只要英雄帶著他的武器前來叩關。
  如果能給這場戰斗加一個期限。
  黄香香希望,兩個人就這樣戰上一萬年!
  女人來了好些次,可是李子木卻并沒有出來的意思。
  瞅著黄香香戰場上的另一條通道,李子木眼中精光直冒。咽了咽口水,李子木將手伸了過去。
  黄香香嬌軀一震,眼中的水汽彌漫的越發濃烈:“臭小木,你個大魂淡,不要啦!”
  “香香嫂子,我……”
  “唉,真拿你沒辦法!小冤家,那你就來叭!”
  “嫂子,你可真好!”
  “別貧嘴啦,咱們沒多少時間,趕快來嘛!”
  黄香香完全拋開了女人的矜持,就像是村頭發情的木構,等待著李子木的戰斗。
  “遵命!”
  女人有命,豈敢不從!
  那么來叭,小伙伴,讓我們一起出擊!
  李子木心里狂吼著,抱住黄香香的柳腰,雄兵直至劍門關,不破樓蘭誓不還……
  某一刻,李子木和他的小伙伴終于累了。
  終于到了繳枪投降的那一刻。
  這貨也知道小伙伴攜帶的子彈,留在黄香香的肚子里不好,每一次都在最后的關頭想要撤退。
  可是每一次,黄香香都不讓!
  這一次也是一樣!
  就在李子木想要出來在投降的時候,黄香香似乎察覺到了李子木的舉动,雪臂死死的搂住他的肩膀,大白腚死死的抵住李子木,像只八爪魚一樣紧紧缠在李子木的身上,讓他根本就沒有辦法脱身。


澳洲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