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美嬌女娘》

當前位置:鄉村春事 > 山村美嬌女娘 >

第202章 看得見吃不著

  一想到秦雯那個小妮子,邱飛燕心里便覺得酸酸的。
  雖說她邱飛燕長得不算賴,可是和秦雯這樣青春靚麗的女孩兒相比,根本就沒有什么優勢。何況她已為人妻,和李子木這么個二十歲都不到的小伙兒,根本就不可能有結果。
  一個上午胡思亂想,到最后邱飛燕也想通了。
  就和李子木趁著時間,好好的搞幾場,今朝有的干就好好干,以后回憶起來,也是些美好的回憶。
  女人這么一想,越發期盼著李子木過來。
  本來上午她是沒報太大希望的,誰知道就在快要生火做飯的點兒,李子木卻闖了进來,這如何能讓她不感到性奮。
  邱飛燕的幽谷里,在見到李子木的那一瞬間,情不自禁的流出了甘泉來。
  而且有著越來越多的趨勢。
  就連邱飛燕都不知道為什么,她會在李子木面前這么骚。
  聽到邱飛燕的抱怨,李子木笑著來到她跟前,伸出手來一把搂過她,在她的雪峰上狠狠的揉弄著:“嘿嘿,飛燕嬸,老子怎么會是你說的那種人嘛。你看看,老子這不是來了么!怎么,看你這浪骚的樣子,是不是想要老子干你一場!”說著這貨手向下一伸,順著女人平坦的小腹,輕車熟路的向下一探,來到了男人們夢寐以求的地方。
  邱飛燕渾身一顫,身上瞬間變成泥沼地。
  這讓李子木的手指陷在里面,怎么折騰也折騰不出來,后來沼澤地顯得越發泥濘起來。
  我操你麻痹!
  這女人可真他妈的浪啊!
  老子還沒弄呢,這就來了一次?!
  李子木抽出手來,在邱飛燕眼前晃了晃,嘻嘻笑道:“飛燕嬸,你說說看,這是什么呀!”說著用舌頭在手指頭上舔了舔,嘴角邊笑得邪氣凜然,“嗯哼,味道蠻不錯的嘛。來來來,飛燕嬸,你也來嘗嘗看!”說完便笑著將手指頭,伸向邱飛燕紅润的嘴唇中,撬開她的貝齒,在女人的嘴里攪动著。
  “人家不要嘛!”
  邱飛燕一開始,還有些矜持的拒絕著。
  可是在李子木的另一只手,重新來到她身上的時候,邱飛燕便徹底淪陷了,小嘴里只知道“哼哼唧唧”個不停,將李子木的手指頭吮吸的滋溜溜直響,就像是小朋友在吮吸著冰棒一樣。
  哎呦我操!
  都浪成了這樣,還說什么不要嘛!
  應該是不要停叭!
  李子木懶得理會她,手上的动作越來越激烈。
  不過片刻,在李子木的強力的攻擊下,邱飛燕達到了一次。
  瞅著巔峰過后的女人,那張原本就顯得有些嬌媚的臉蛋兒,現在越發顯得诱惑。時間也不算早,李子木不敢再进行下去,不然的話,估計就要錯過秦文家的中午飯,到時候解釋起來,還真有些傷腦筋,所以李子木急忙撤退,將软綿綿的女人扶好,不讓她的嬌軀靠的太近,嘴里卻不动聲色地笑道:“嘿嘿,飛燕嬸,老子將你服侍的舒服么?”
  從巔峰上下來的邱飛燕,也是慢慢的站直,遠離開李子木。
  女人心里也清楚,只能這樣短暫的來一次了,不過這已經讓她心中的浴火,稍稍降低了一些,足能夠支撑上一段時間,不去想和李子木歡愉的事兒。
  “嗯哼哼!算你這臭小子識相!要不然,嬸子沒準兒會去秦雯小妮子那兒,將你這臭小子干的壞事,全都告訴她。咯咯,到時候你就等著哭叭!”邱飛燕知道在這小河村里,李子木最害怕的就是秦雯和他嫂子王梅,不過現在王梅不在,也就只好用秦雯來取笑他。
  不過李子木才不吃她這一套。
  “嘿嘿,飛燕嬸,你舍得讓老子傷心嘛!”
  李子木眼珠子生情款款的瞅著她,嘴角笑得邪氣凜然。
  被他這么反將一軍,邱飛燕還真不知道說些什么好了,只好嬌滴滴的嬌嗔道:“你這小魂淡,老娘真是上輩子欠了你的!去去去,沒什么事兒的話,老娘要回去做飯了,郭明義那個死貨,還在家等著老娘呢。你呢,你嫂子王梅不在家,中午你要自個做飯么,要不來嬸子家吃?”
  哎呦我去!
  老子才不干呢!
  中午要在你家吃飯,郭明義那個死魚眼睛,還不把老子身上瞅出個洞來?
  李子木趕紧搖搖頭:“不啦不啦,飛燕嬸,真是謝謝你啦!不過老子中午有地方吃飯,要不,咱們改天再說?到時候老子一定要好好吃吃你,還有你的飯,嘿嘿!”
  “哎呀,臭小子,你這嘴里,怎么盡是這些下流話!”邱飛燕羞紅了臉,故作矜持地嬌嗔著,“嬸子不和你說啦,趕紧滾蛋,嬸子要關門了!”
  我操!
  真是個****啊,給老子裝什么裝呢!
  老子嘴里總是下流話,可你的嘴里,還總是想要吃老子的香腸呢!
  李子木暗自在心里思忖著,自然笑得很是****。
  不過想到秦雯交代下來的事情,李子木趕紧說道:“等一下,飛燕嬸,給老子來五根雪糕!”
  “拿那么多雪糕干嘛,臭小子,小心吃壞了肚子!”話雖這么說,可邱飛燕還是打開了冰箱,給他從其中挑出來三根,“喏,拿著,嬸子免費給你的。這雪糕好吃是好吃,可一下子吃那么多,你這身子怎么受得了嘛。”
  “呃,這個……”李子木撓撓頭,“去別人家吃飯,總得拿點兒東西過去嘛!”
  “嗯?……你今天中午,要在秦雯那小妮子家吃飯?”
  “嘿嘿,是啊,老子帶著她們轉悠了一上午,去她家吃頓飯,這是理所當然的嘛。”李子木劍眉一挑,心想著聽這語氣,感情很像是在吃醋哇,不過李子木嘴里卻裝作不知道,傻乎乎的問道,“怎么啦,飛燕嬸兒,你有意見?”
  “嬸子能有什么意見!”
  邱飛燕氣呼呼的又拿出來兩根遞給他,酸溜溜的說道:“要是你自個吃,嬸子就不收你錢。不過既然是買給別人的嘛,那就按原價賣給你!五毛錢一個,五個就是兩塊五,給錢!”說著伸出手來,媚眼直愣愣地瞅著李子木,看那架勢是真的要向他要錢。
  我操!
  用得著這樣嘛!
  這女人真他妈的麻煩,說變臉就變臉!
  李子木也懶得和她說些什么,在這里也耽擱了一段時間,等下要是讓秦雯發現些什么端倪,可就有些不妙了。還好今天出來的時候,身上帶了五塊錢,于是他從兜里將那張皺巴巴的錢掏出來,向邱飛燕遞了過去。
  邱飛燕伸出雪白的皓腕,將李子木遞過來的那張五塊錢的紙幣接過來,一臉幽怨的瞅了李子木一眼,只看得李子木渾身一陣機靈。
  “等著,嬸子來給你找錢!”
  邱飛燕又瞪了他一眼,這才轉過身去。
  眼看著邱飛燕扭动著大白腚,一搖一擺的走到柜臺,李子木的眼睛頓時瞪的大大的。剛才才被女人勾起來的浴火,李子木好不容易才壓下來,可是卻依舊盤旋在小腹中,絲毫沒有降下來的意思,身上早就有些蠢蠢欲动。
  這下可好!
  浴火又讓邱飛燕的******給勾了出來。
  在這一刻,李子木真想沖上去,將邱飛燕給就地正法算逑,不過這貨知道,一旦要是沖上去,恐怕時間上有些來不及。
  這個****,可不是那么容易就能滿足的!
  沒有一頓午飯的時間,想要將她干出翔來,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所以李子木只好咽了咽口水,艱難的轉過頭去。
  我******的!
  這都什么事兒嘛!
  看得見吃不著,這是存心在勾引老子啊!
  李子木深深吸了一口氣,極力壓制著心中的浴火。
  “喂,臭小子,站在那兒想什么呢?過來嘛,老娘來給你找錢!”小賣部的柜臺前,邱飛燕沖著李子木嬌嗔道,那模樣還真像個嬌滴滴的在撒嬌的小媳婦。
  “嘿嘿,來啦來啦!”
  李子木忙是點點頭,硬著頭皮,頂著裤裆里面同樣是硬著頭的小伙伴,向著邱飛燕所在的柜臺走去。
  “咯咯,臭小子,怎么走得這么別扭,你這裤裆里面,藏了什么玩意兒?”看著李子木走起路來,顯得相當的扭捏,邱飛燕媚眼掃了一眼他的裆部,頓時明白了過來,咯咯嬌笑道,“嘻嘻,小木啊,怎么啦,是不是忍不住啦?嬸子看時間還早,要不要讓嬸子幫幫你?”
  哎呦我操!
  你真當老子不敢么!
  不過這會兒實在不敢呆太久!
  嘿嘿,有機會你就瞅好叭,老子不把你干得跪地求饒,老子名字就倒過來寫!
  李子木心里面狠狠的想著,一只手捂著裤裆前面,嘴上滿是尷尬的笑道:“呃,不用,不用啦!飛燕嬸,你快給我找錢叭,我得走啦!”
  “喏,給你錢,趕紧滾蛋!”
  邱飛燕掩著嘴咯咯一笑,從柜臺中緩緩走出來,手上還拿著三張一元的紙幣。
  這個女人說是要收李子木的錢,可還是免費送了他一根雪糕。
  沒辦法!
  邱飛燕也不敢太得罪這位大爺不是!
  要不然李子木以后和她沒得干,女人肯定要后悔到姥姥家去!
  不過李子木卻聽得一臉的黑線,很是無語的撇撇嘴。
  他大爺的!
  這個骚娘們,是在調戲老子么?
  怎么聽邱飛燕這話,那么像是逛完小酒店的大爺們,對那些小姐說的話呢?
  不過郁悶歸郁悶,找來的錢卻不能不要,這些錢可都是他掙的血汗錢,半點兒都不摻假。李子木連忙伸出手來,想要將這錢接過去……


澳洲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