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美嬌女娘》

當前位置:鄉村春事 > 山村美嬌女娘 >

第191章 泡妞必殺器

  “淑芳嬸,你在家嗎?”
  李子木退回到院子,攏著手大喊起來。
  可是一連喊了好幾聲,都沒見有人出來回應他的。
  “大熱天的,眼看著就到晚上了,沒也沒鎖,會去哪兒呢!”李子木很是失望,決定去山上果園里看看,這會兒沒人在家,那最大的可能就是在果園,柳淑芳沒別的地方可去。
  至于陸小櫻怎么也不在家,李子木到沒多想。
  這會兒他只想著如何和柳淑芳來一發,哪里顧得上陸小櫻。何況李子木心里面早就認定,陸小櫻現在有百分之九十的可能,是在秦雯的家里。畢竟上午三個女孩在一起聊得很開心,臨走的時候,李子木還聽見秦雯說,讓陸小櫻下午去她家一起來做作業的。
  柳淑芳家的果園不遠,分分鐘就能到。
  誰知道他剛走出院子還沒走多遠,耳朵頓時就豎了起來——就在理他身后不遠的地方,傳來一陣慌亂的腳步聲。
  李子木立馬扭頭去看,卻發現柳淑芳的屋后面,站著三四個鬼鬼祟祟的小屁孩,都是十來歲調皮搗蛋的年紀,一個個手里頭拿著磚頭塊兒,眼睛直勾勾的看著屋子窗戶上的玻璃,一看就是要干壞事兒的架勢。
  妈了個逼的!
  這群熊孩子不是要砸玻璃吧!
  李子木心里直發愣,尚未來得及出聲呵斥,一快石頭便飛了出去。
  “哐鐺啷!”
  柳淑芳門框上的玻璃,頓時掉了一地。
  “我擦,二狗子,你投的可真他妈的準!”
  “嘿嘿!活該,誰讓陸小櫻不給我抄作業的!哼哼,老子就要砸她家的玻璃。”
  “嘻嘻,上次去她家果園摘倆桃兒來吃,她都不干!”
  “哼,對對,就是要砸她家的玻璃,看她以后還敢不敢!”
  眼看著其中一個家伙一擊的中,這群熊孩子頓時得意洋洋的笑著,有種出了口惡氣的樣子。
  “來來來,再來!”
  一個半大不小的娃子叫著,眼看著又要扔。
  嘿!
  這群熊孩子!
  沒看見老子在這兒嘛!
  “都給老子停手!”
  李子木黑著臉大聲呵斥著,握著的拳頭上青筋暴起。
  這樣的表情要是讓王小花那批人瞧見,估計想死的心都有了,誰知道這群也不知道哪來的熊孩子,瞅了他一眼后,根本就不鳥他:“別鳥他,這人是不是傻啦,這又不是他的屋子!老子來的時候打聽過,陸小櫻家里根本沒有男的,這貨肯定是打這兒路過,爱管閑事兒的。來來,咱們接著投!”
  你妈勒戈壁的!
  真當老子是透明的?!
  看沿著這群熊孩子們又在地上撿石頭,李子木嘴里厲聲呵斥著,三兩步便邁步上前,逮住領頭那個小屁孩,不由分說的照著屁股就是兩巴掌。
  擁有雷電源的李子木,曾經一拳頭打死過一頭野狗子。他的拳頭勢如山岳,真的全力打出兩巴掌,別說是這些小屁孩,就算是秦有德那樣的漢子,也未必受得了。
  不過看著這些熊孩子,李子木下手還是有些分寸。
  可即便留了手,那個帶頭的孩子屁股上受了兩巴掌,也頓時疼得大哭起來,被拔掉的裤子的屁股上,沒一會兒就出現了兩個巴掌印。
  “他妈的,你們這群熊孩子,下次再敢來這里,信不信老子敲掉你們的小**!”李子木雙目圓瞪,怒氣沖沖得吼道。
  曾經也經過這段年少無知的時期,李子木知道,十來歲的小屁孩,正是惹人嫌的時候,要是一天不弄出些事情來,手就痒痒。這次要是不把他們嚇唬住,過幾天弄不好還要來。
  治病要除根,李子木要在根源上解決掉麻煩。
  “叔,俺們知道錯啦,下次再也不敢啦,饒了俺們這一次叭!”眼瞅著來了這么個厲害人物,這群熊孩子們一個個都裝起了可憐,竟然知道哭著向他求饒。
  我操!
  這群孩子叫老子什么!
  叔?
  老子有這么老么?李子木在自個兒的臉上摸了摸,雖然有些郁悶,不過心里卻是美滋滋的。
  村里的小屁孩們,從來和他都是嘻嘻哈哈的,所以也沒什么人叫他叔的,一般都是小木哥或者是木子哥這樣的稱呼,頭一次從這些不認識的屁孩子們嘴里聽見“叔”這個稱謂,李子木不知道是該哭還是該笑。
  眼看這群小屁孩們既然都知道錯了,李子木也就懶得再和他們計較。不過為了讓他們長些記性,再有就是他不想陸小櫻和柳淑芳受到這群孩子的骚擾嗎,所以他還是用凌厲的語氣,沖著這些孩子們呵斥道:“誰說這屋子里沒有男人,老子就是陸小櫻他哥!你們這群兔崽子,以后再讓老子看到你們來,信不信老子揍死你們!”
  這群熊孩子們紛紛求饒道:“叔,叔,俺們不敢啦!不會的,不會的,打死也不來啦!”
  “嗯,那就滾吧!”
  李子木挨個在這群孩子的屁股上踹了一腳,最后還不忘叫道:“看樣子,你們都是陸小櫻的同學是不,下次不準在欺負她,要不然,哼,老子要你們好看!”
  “知道啦,知道啦!”
  熊孩子們捂著屁股,一窩蜂哇哇叫著跑了。
  “我******逼,二狗子,你不是打聽好了嘛,陸小櫻怎么還有個哥哥?這下被你害慘了!”
  “老子怎么知道!沒聽說陸小櫻有哥哥啊,我操,老子還郁悶的想死呢!”
  “你麻痹,叫個毛線啊!被打屁股的又不是你!”
  “老子不也被踹了一腳嘛!”
  ……
  這群熊孩子們走的時候,嘴里面還在罵罵咧咧的。
  嗨!
  真是群孩子啊!
  瞅著這群小屁孩,李子木短暫的回憶了一下小時候做的壞事兒,頓時感到有些好笑。
  不過現在都混到被小屁孩們叫叔的份上了,這一前一后的差距,還真是大啊。
  “叔?嗨,老子還長了輩分——”
  李子木喜滋滋的出了院子,向著果園走去。
  就在這個時候,李子木不知道的是,在屋子不遠处的樹林里,一雙霧氣升騰的美目,正在死死的盯著他的一舉一动,眼中的霧氣漸漸凝結成淚水,眼看著就要流了出來。
  事實上就在李子木剛才在院子里喊她的時候,柳淑芳就已經回來了,只是她躲在樹林里,想出來卻又不敢出來。
  柳淑芳心里面明白,只要李子木一看到她出來,肯定會忍不住向她提那種要求的。
  自從在山洞里和李子木弄過一次,這些日子以來,柳淑芳一直都為這事兒糾結著,一直在和心里殘存的理智做著斗爭,這么些年都過去了,難道真的要在李子木的小伙伴下淪陷。
  等到李子木威風凜凜的將那些小混蛋們趕走的時候,柳淑芳差點兒控制不住,沖出來想要撲进他那溫暖的懷里。這個女人多想要紧紧搂住他,在他耳邊告訴他,其實這些天她一直都在想著他,就算是在夢里,都在想著和他瘋狂的戰斗。
  不過最后,心底的理智,還是占據了上風。
  只是現在她徹底明白內心的想法,清晰的意識到原來她早就不像剛開始那么坚持的拒絕李子木的熱情了。
  果然還是有句老話說得好,想要征服女人,必須通過阴到。
  看來有個好伙伴,才是泡妞時候的必殺器啊!
  倘若時光能夠倒流,柳淑芳在想,李子木喝醉的那天,就應該將女人所有的矜持放下,敞開她诱人的嬌軀,來容納他所有的激情,而不用等到那天在山洞,才能夠第一次和李子木歡爱。
  就在柳淑芳美目的注視下,李子木搖頭晃腦的去了山上的果園。
  不過沒多久,便有有氣無力的回來,嘴里還在嘀嘀咕咕的嘟囔個不停:“真奇怪,淑芳嬸到底去了哪兒,門也不鎖上,來了人进去偷東西可咋辦!”
  在門口坐著,李子木苦苦等了小半個小時,眼看著天色將黑,最后見實在等不來柳淑芳,李子木只好郁悶的站起來,將門前的那把鎖鎖好,這才慢慢挪动腳步,想著要回家。
  畢竟今天夜里,還有另外一個美嬌娘在等著他。
  對于小河村里的這些女人們,李子木一個都不想失去,既然有這樣的機會,李子木覺得一定要好好把握住。
  至于柳淑芳,那就只好等明天再說。
  “小木啊,告訴嬸子,你是真的喜歡嬸子嗎?”遠遠瞅著李子木落寞郁悶的表情,柳淑芳有些想要笑出來。
  不過在這笑容里,卻隱藏著淚水。
  要知道,從小到大,柳淑芳很久都沒有碰上一個男人,能夠像李子木這樣關心爱護她。這一次,李子木的舉动,徹底的感动了這個女人,讓她心里的冰層慢慢融化。
  李子木站起來,看著眼前這棟并不算太好的房子,事實上早在陸有財生病的時候,家里面的積蓄就已經花的差不多,后來柳淑芳一個人維持著兩個人的生活,還要給陸小櫻交學費,生活的并不容易,而且這棟房子并沒有完全完工,此時顯得很是破敗,卻并沒有前來維修。
  想著想著,李子木有些心痛,站在院門前喃喃自語道:“淑芳嬸,小櫻,你們等著叭。要不了多久,我一定會賺上好多錢,到時候,我一定會讓你們的生活過的更好!你們就等著瞧好啦!”
  事實上,這確實是李子木現在的心里話。
  毫無做作的成分。


澳洲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