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美嬌女娘》

當前位置:鄉村春事 > 山村美嬌女娘 >

第171章 紅色的女水鬼

  “嘻嘻,小木,你這是在看哪里呀?!”
  女人瞅著發愣的李子木,掩著小嘴兒嬌笑著,媚態流轉。
  哎呦我去!
  你這是在引诱老子么!
  要不是有這么多人,老子立馬辦了你!
  饒是李子木臉皮厚如城墻,這會兒也有些是受不了。
  “哈哈哈……”
  “小秀才咋還臉紅啦!”
  一群女人頓時咯咯哄笑起來。
  “小木,你到底要去干啥啊?”
  一個剛才一直在俯身洗衣服的女人出言問道。
  這聲音好熟悉!
  李子木一看,原來是黄香香。
  只見黄香香今天下身穿著一件白色休閑裤,上身則是一件淡黄色的短袖,豐滿的雪白挺得高高的,不安分的好像想掙脱束縛,在短袖上勾畫出诱人的弧度,好像又變大了似的,豐臀長腿。李子木看在眼里,頓時心底給撩撥的火辣辣的。
  想著香香嫂子這是在岔開話題,幫他解圍呢,這貨不由心底一暖。
  天可憐見!
  香香嫂子真体貼人。
  “唔,天太熱啦,我想來洗個澡。”
  李子木也沒有多想,可話剛出口,頓時便感覺到有些不妥。
  果然!
  那群婦女一聽,頓時又來了興致,一個個哄笑道:
  “來來來,小木,來嬸子們這邊,你看這水那么清涼,可不是洗澡的好地方,還有樹蔭呢。”
  “對呀對呀,來嫂子這里,嫂子這里水也清著呢!”
  “嘻嘻,是啊是啊,小木別傻站著啦,快過來嬸子這里,嬸子有好東西給你看哦!”
  “嬸子這里不但有好東西,還有好事情等著你喲!”
  哎呦我擦!
  老子記住你們了!
  嘿嘿,天一黑,老子就爬到你們床上去!
  到時候你們就瞅好了!
  不過這群女人,可真是要迷死人不償命啊!
  李子木現在可真是狼入羊群也發呆,被一群嬸子們調戲著,卻又不敢還嘴,看了一眼黄香香诱人的身子,便打定主意閃人。
  “哎哎,小木,別走啊。”
  “是啊是啊,小木,來,嬸子疼你呀,來這兒洗洗嘛。”
  “是呀,快來啊!你剛才是想看什么,來了你小玉嬸子給你看個夠!”一個婦人說著話,然后手在旁邊一個女人豐滿的胸脯上抹了一下,然后便是一陣媚笑。
  “呸!你個浪蹄子,想人家小木就自己來,別把我也扯上!”那個女人也是咯咯一陣媚笑,沖著李子木直拋媚眼,“小木呀,你小的時候,可是吃過你李嬸的奶呢,嘿嘿,現在還想不想吃啊?!”
  受不了啦!
  再這樣下去,老子把你們全都扔到床上去!
  等到那時候,老子看你們還有什么力氣,來這么來調笑老子!
  李子木恨恨的想著,將求助的眼神望向了黄香香。
  這下黄香香可幫不了李子木。
  黄香香作為一個晚輩,自然不敢插話去調戲李子木。本來兩人就心里有鬼,自然更是不敢去接嘴,站在一邊聽著嬸子們的調笑,想著李子木在她身上瘋狂作弄的畫面,黄香香頓時小臉兒紅撲撲的,洗著衣服的小手也在微微顫抖著,渾身越發顯得躁动起來。
  眼看著李子木沉默不語,這些女人越發肆無忌憚起來。
  你們等著!
  老子還會回來的!
  到時候老子要在你們身上,一一找回場子來!
  李子木見了這陣仗,哪里還呆得住,一溜煙的跑了,就連黄香香的嬌軀,都沒顧得上再看一眼……
  “嘿嘿,香香嫂子,可真是越來越诱人啦。”
  李子木邊走著,心里還想著找個時間再去偷偷香。
  “哎,別跑啊,小木!”
  “小木啊,你可一定要洗干凈啊,你小玉嬸兒,等下會在家里等著你!記得趕紧洗完,好來找你小玉嬸呀!”
  “呸呸呸!骚蹄子,人家小木還是個孩子呢!……”
  “小玉嬸你的意思,人家小木要不是孩子,你就準備吃了他?”
  “他嬸子,你就是個大嘴巴!懶得理你,就知道在這里瞎胡扯!有本事你追上去啊……”
  “哎呦,小玉嬸兒,咋還臉紅啦……”
  身后還有聲響傳來,間或傳出婦人們的哄笑來。
  李子木頭都沒敢回,腳下變得更快,簡直跑成了一股風,啪啦啪啦啪啦的……
  李子木沿著小河邊一路向下狂奔,好不容易找到的僻靜些的地方,看見四周沒有什么人,趕紧將身上脱了個精光,“噗通”一聲跳进水里。
  “唔,真爽快!”
  一陣清爽傳來,李子木頓時舒服的哼了一聲。
  此处河段兒,離村子經常洗衣服的河段,尚有一段距離。
  大熱天的,自然不會有人過來,如果有人想洗澡的話,也不會跑到這個偏僻的地方。
  看著這塊寶地,李子木心下又活泛起來,找個時間把黄香香,或是王梅叫過來一起洗澡,那該有多爽快啊。這貨心里幻想著,覺得很有可行度,心中頓時激动起來。藏在水里的小伙伴,隨之也舉了起來,好像是在舉手投票贊成。
  這段河灘有個拐彎,所以水流在這里沖出了一塊深水區。
  這里曾經有人淹死過,平時這里很少有人敢來這兒,不過李子木藝高人膽大,一個人在這荒野偏僻的地方,歡快的游起泳來。
  “咦,水面上什么東西!”
  游著游著,突然一件紅色的東西,從遠处飄了過來。
  李子木眼神一瞥,頓時心里一炸。
  自從他身懷異能,對那些所謂鬼鬼神神的東西,漸漸的有些相信了。上午在那只石頭王八身上,都能遇到一些稀奇事兒,讓雷電源再次得以晉級,這會兒從河里再冒出來兩個神神鬼鬼的東西,恐怕也不算什么。
  哎呦我操!
  難道是女水鬼?!
  李子木心里想著,連忙扒拉著,水花呼呼的,向著岸邊游去。
  “唔,你別游走了呀!”
  一個女人的聲音,頓時從身后傳來。
  “我草!”李子木一聽身后傳來了聲響,頓時心里一炸,“難道真是女水鬼來找老子?這不能夠啊,老子招她惹她啦?老子不能死啊,還有那么多的女人等著老子,老子還沒有玩夠呢。”李子木心里一想到這些,視野中的閃電源飛快的作用起來,像是道利劍穿越水面,在水里游得飛快。
  “哎!小木,別走呀!”
  “我的個妈呀,連老子的名字都能知道,這水鬼該有多牛逼!”
  呼哧呼哧……
  李子木游得更快了!
  “小木,你別游走啊,幫嬸子把那衣服撿回來。”
  “嗯?嬸子?!”
  李子木聽到這里,頓時一個回身。
  仔細一瞧,便看見身后的河岸上,站著一個女人,看得再仔細些,竟然是剛才在河邊,戲弄他幾個女人中的一個,也就是別人嘴里稱她為小玉嬸的女人。
  “喂,小木,快幫嬸子把那衣服撿回來啊。”
  那女人眼看著衣服隨著水流又要流遠,頓時急忙對著李子木叫道。
  這下丟死人啦!
  原來不是什么女鬼!
  竟然是小玉嬸從上游飄下來的衣服!
  李子木被這個女人搞了個大烏龙,心中都有點氣岔了,想著剛才慌亂的樣子,不由感到臉上一陣發烫。
  真是丟人丟到家了!
  老子可是身懷異能的高手啊,怎么就這點出息!
  李子木在心里想著,擺动著雙腿,浮在水面上,開始做起自我檢討,對于小玉嬸的話,一時間都給自动忽略了。
  小玉嬸全名叫錢小玉。
  錢小玉十八歲嫁人,丈夫姓李,誰知道命苦,男人和她結婚沒幾年就死了,只留下她和一個女兒,連個根都沒有留下來。錢小玉一個人帶著女人,如今一晃,二十年都過去,年紀也很是不小,就常被人稱作小玉嬸兒。
  剛才她和一群女人在河邊洗衣服,一看見李子木,一群女人便欺負起李子木來,把這個小輩調戲的落荒而逃,一群女人都心底暢快。
  農家樂趣少,隨便找個樂子,都可以讓人樂上半天。
  所以在李子木走后,一群人仍然接著李子木的話題聊。
  大家你一句我一句的,有人說李子木長得蠻俊俏,有人又說李子木學習好,以后一定討女孩子們喜歡。
  錢小玉平日里哪有機會這樣說話,老公死的早,寡婦門前多是非,所以錢小玉一直比較低調,為人又老實,雖然頗有姿色,但是這十幾年里,竟沒有什么關于她的閑言碎語。此時聽著她們這樣說話,心底不由想到自個兒剛才說話有些孟浪,搞不好還會被別人說。
  心里面這樣想著,就有人拿李子木開起她的玩笑來。
  “小玉啊,你看人家小木,長得帥不帥?”
  “帥啊!”
  錢小玉有點不好答話,支吾著隨便回應了一下。
  “要我看啦,要不你就去教教人家,嘗嘗做男人的滋味兒。這些年你一個人,嘿嘿,是不是過得很苦啊,大家都是女人,這些事兒心里都明白的。”
  “呸!你個墻頭花,要去你去!”
  “喲呵,你當我不愿意?只是我家里可是有男人的,才不稀罕這半生的瓜蛋子呢。”
  錢小玉一聽這話,心中頓時失落起來。
  那人一見,愣了一愣,這才察覺到剛才說錯了話。
  “呸呸呸,你看我這張臭嘴!”這個女人說著話,伸手拍了拍嘴,“小玉啊,你可別生氣,你知道我說話向來這樣沒遮攔,我可沒有別的意思呀!”
  “嗯,我知道的。”
  錢小玉心底寥落,說話也漸漸低落。


澳洲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