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美嬌女娘》

當前位置:鄉村春事 > 山村美嬌女娘 >

第157章 夕陽下的少年

  都說人靠衣服馬靠鞍,此話果然不假!
  李子木穿好衣服出來,剛一來到院子,四個女人都在忙著剖魚。這貨一出來,頓時便讓院子里的那四個女人,看得呆在那里。
  夕照下阳光溫和,李子木身材頎長,劍眉飛揚,已經有些棱角的臉上,一副似笑非笑的樣子,讓人看得很舒服。李子木的眸子里精光四溢,帶著一股攝人心魂的魅力,像是九天外的星辰,散發著獨特的光芒,讓人稍稍看上一眼,便像是要沉淪其中,無法自拔。
  哇咔咔!
  好一位翩翩美少年!
  沈碧華是最先反應過來的,瞅著李子木看了兩眼,笑道:“哎呦呦,你看看,你看看,小木這孩子,可真俊吶!嬸子還說小剛這身衣服,小木你穿著會顯得大,真是沒想到,你這孩子還真是個衣服架子,穿什么都好看呢。”
  “碧華嬸子,不要笑我啦!”
  李子木滴著頭撓撓腦袋,看上去很是不好意思。
  “嗨,臭木頭,果真是大變樣呀!”秦雯這下也從怔神中回過神來,雖然被他迷得不行,可嘴里卻兀自嘴硬,“嘖嘖,這樣一穿,還真有些人模狗樣的嘛!”
  這臭丫頭!
  是不是嘴又痒啦!
  嘿嘿,改明兒老子抽出空來,一定要讓她再咬一次!
  李子木狠狠瞪了她一眼,懶得理她。
  黄香香則是美目流轉,掩著嘴咯咯嬌笑道:“嗯,妈你說得對!這衣服不如就送給小木啦!反正秦剛他也不回來,放在那里也是放著……”說著說著聲音就變小了,最后少婦的眼眶竟然變得通紅起來,看起來這會兒肯定是想到了秦剛。
  唉!
  香香嫂子真可憐!
  不過沒關系,現在有老子稀罕她!
  李子木沖她安慰似的笑笑,心里面默默地想著。
  沈碧華也是一陣默然,不過覺得氣氛有些不對,趕紧對著黄香香招招手:“好啦,香香,將這三條魚拿进廚房,妈先來炒上一盤,今天先吃著。秦雯、新月還有小木,你們先留在這里,把剩下的魚剖好,沒弄完也沒關系,等下妈來剖!”
  說著拽著黄香香的手,婆媳兩個进了廚房。
  這時候,李子木才發現,林新月正直愣愣的看著她呢。
  哎呦!
  林新月怎么看傻啦!
  老子真有這么帥?
  李子木瞅了她一會兒,頓時得意洋洋的笑起來。
  不管怎么樣,能夠讓林新月這樣的大美人,出現這樣發花癡的狀況,也確實值得他驕傲的。
  不過林新月之所以發愣到現在,不只是李子木這會兒簡直帥呆了,還有林新月發現,李子木的此時,竟然和他的父親極為的相似。不,應該說是神似!畢竟李子木和他的父親長得并不是很像,只是身上的那股氣質,卻有種頗為貼切的相似。
  這才是林新月呆呆發愣的最主要的原因。
  “嗨,新月,你的手伸在水里,干嘛一直捏著那條魚不撒手?”秦雯看著林新月一直沒动身,慢慢轉過頭去,發現林新月正呆呆瞅著李子木,眼神迷茫中帶著些迷醉。女孩兒心里面酸溜溜的,又看了看李子木,發現這貨正笑得開心著呢,心里面頓時氣呼呼的,出聲將林新月喚回神來。
  哼哼!
  臭木頭,看你還得意!
  秦雯心里酸溜溜的想著,沖著他狠狠瞪了一眼。
  秦雯這一叫喚,林新月頓時清醒過來。
  “哦哦,我在殺魚呀!”林新月小臉通紅,急忙解釋著。
  “嗯?怎么殺?”
  秦雯瞪著大眼睛,還真沒見過有這么殺魚的。
  林新月支支吾吾著說道:“我…我不舍得殺活魚,所以要把魚放进水里,先淹死它再殺呀!”
  “噗嗤!”
  聽到她的解釋,秦雯和李子木差點兒沒喷出血來。
  這么奇葩的想法,林新月這么聰明的小腦袋,究竟是怎么琢磨出來的!
  李子木真心覺得這個女孩兒,實在是太可爱了。
  沖著兩人揮揮手,李子木笑道:“好啦,你們站一邊兒去,這些魚交給我來处理!”
  “哼!臭木頭,這里這么多魚,都要交給你么?”
  秦雯瞅了瞅盆子里,除了十來條大魚放在缸里養著沒剖,剩下的至少有十來斤的死魚等著來处理。這些魚剛才她們也处理了一些,不過還有一大半沒有处理完,要是都留給李子木,女孩兒估計他弄到半夜,也未必能夠弄完。
  “對呀!怎么啦?”
  李子木說著拉起兩人,挽起袖子就要來处理。
  秦雯嗔道:“哎呀,你要來的話,也先把衣服脱了嘛!”
  這話說得可真曖昧!
  李子木頓時沖她曖昧一笑,秦雯立馬反應過來,狠狠白了他一眼。
  “臭木頭,這些魚,你一個人弄得完嘛!”秦雯撇撇小嘴兒,并不認為李子木,能夠完成著這項艱巨的任務。
  畢竟捉魚和剖魚不一樣!
  這些魚捉起來容易,可是剖起來卻相當的麻煩,有很多人喜歡捉魚,可對于剖魚卻是深惡痛絕,因為有很多的步驟,而且一不小心,還會傷到手。
  李子木脱下上衣,然后拿過剪子,眉宇間顯得神氣飛揚:“嘿嘿,又小看人不是!秦雯,今天我就來讓你見識見識,看看什么才是大師的剖魚手段!像你們這么磨磨唧唧的弄下去,不知道要弄到什么時候呢。嗨,你們兩個就瞧好吧,千萬別眨眼!”
  從小釣魚摸蝦的,要論這剖魚的手段,十來個秦雯,也未必會是李子木的對手。
  何況他還有雷電源,能夠幫助他。
  “嗯,那就都讓你來弄!要是吃飯前沒弄完,那就讓你吃完飯一個人來弄,哼哼哼!”
  秦雯嘿嘿笑著,故意為難著他,誰讓這貨不老實的。
  “好!”
  李子木答應下來。
  將剪子拿在手里,李子木深吸一口氣,開始調动著雷電源的能量,憑借從小鍛煉出來的手段,手上蹭蹭蹭開动起來。只見那些魚鱗,像是活起來似的,一連串的飛进旁邊的水盆里,就像是一條明晃晃的魚鱗連著線,穩穩的落进一旁的水盆里,竟然沒有一片魚鱗灑出來。
  阳光下的少年十指飛动,眼神發亮,看起來是那么的迷人。
  林新月從小到大,哪能見過這樣賞心悅目的剖魚場面,頓時便看得目瞪口呆的,小嘴微微張著,感覺很是不可思議,覺得既新奇又有趣。
  看著李子木流暢的动作,秦雯卻覺得有些異樣。
  或許是女人的直覺,反正秦雯這幾天,總是覺得在李子木身上,似乎有些東西變得和從前不大一樣,可具体是什么改變了,秦雯卻怎么想也想不明白。
  這些可都是雷電源的功勞。
  不過誰又能想到,山野小子李子木的体內,會藏有雷電源這種神奇的東西?
  估計李子木就算說出來,恐怕也沒人會相信,何況李子木打定主意要隱藏雷電源,所以直到現在,秦雯也只是隱隱約約覺得,李子木只是稍微變得有些不同而已。
  其實改變的不光是身手,還有身上的氣質。
  李子木變得更有氣質,是那種清爽如夏風,沉穩如山岳的獨特氣質,極為的讓女人目眩神迷。
  看著夕阳下,低著頭处理那些魚的李子木,飛揚的劍眉,矯健的身材,帥氣不乏幽默,俊朗不失柔情,秦雯心中也是一陣心动,李子木具有女孩兒心中白馬王子的一切特征,除了臉曬得稍微有些黑,其他的一切都是完美的。
  也不知從什么時候起,秦雯便覺得在李子木身邊待在,會感到有種難以形容的安全感。
  仿佛只要有李子木在,天下間就沒有什么事兒,能夠讓她擔心的。
  雖然兩個人一直都喜歡斗嘴兒。
  雖然李子木這家伙壞得底兒朝天,還讓她用小嘴兒做那樣的事情……
  一想到這里,秦雯的臉上便微微發烫,看了看林新月以后,她卻又覺得很是自豪,剛才在心里冒出來的酸水,也慢慢的消散。畢竟兩個人有過親密接觸,就憑這一點兒,林新月便在李子木的生命中晚來了一步。何況,作為她最好的朋友,林新月絕對不會將李子木從她身邊搶走。
  這樣一想,秦雯便幸福的笑起來。
  時間并沒有過去太久,很快的,李子木便將滿滿一盆子魚給收拾干凈,只等著用水來清理。
  “嘿,秦雯你看,好啦!”
  夕阳下的余暉落盡,李子木擦了擦汗水站起身來。
  秦雯微微一怔,等重新看向盆里的時候,發現那些魚真的便在短短不到半個小時的功夫里,給一一解剖干凈。
  “哇,臭木頭,你可真厲害!”秦雯頓時輸得心服口服。
  “切,早就說啦,可你不信嘛!”
  李子木端起盆子,到水池邊仔仔細細洗了幾道,剛洗完還沒來得及伸懶腰,廚房里便傳來沈碧華叫幾人來吃飯的聲音。
  “來啦來啦!”
  仨人應聲來到廚房。
  李子木走进去一看,晚飯做得相當豐盛,雖然只是五個人,可是卻沈碧華卻做了十來道菜,想來多半應該是看在林新月的面子上,畢竟女孩兒來自城里,沈碧華作為主人,這些天來想必照顧的肯定很周到。
  僅從這些菜肴中,便能夠看出來沈碧華的用心。


澳洲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