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美嬌女娘》

當前位置:鄉村春事 > 山村美嬌女娘 >

第156章 黑色骷髏的來歷

  李子木聽說沒人看見黑衣人,頓時在岸上當場愣住。
  看見李子木怔怔的發著呆,秦雯過來晃了晃手,嬌嗔道:“喂喂喂,臭木頭,你在想什么,發什么呆呀!你說說看,是不是還要捉一陣呀。咱們先說好,你可不能再像剛才那樣啦,多危險呀!”
  “哦,呵呵,沒啥呢!”李子木連連搖頭,發生了這么詭異的事情,哪兒還有什么心情捉魚,于是拍了拍身上的水草,慢慢的說道,“嗯,這樣吧,再等一會兒收最后一網,然后咱們收拾收拾就回。看看天色也不早啦,回去晚了讓碧華嬸擔心,等一會再來喊我們,那樣也不好啊。”
  秦雯瞅著李子木眼里,似乎還有些意猶未盡的味道,于是向前走了一步說道:“那好吧,咱們過去趕紧收網,然后回家啦!”
  “好啊好啊!”
  林新月也很贊同,連忙點點頭。
  “嗯!”
  李子木轉過身去,便想要過去收網。
  “對啦,李子木,這是你剛才給我的吧!”林新月突然說道。
  李子木轉過頭,看見女孩兒的腳下,扔著剛才那個骷髏頭,直接用腳踢給李子木。這個東西很是恐怖,女孩兒連看都不想再看一下。李子木歉意地沖她笑笑,將想要將這骷髏頭握在手里,誰知道卻被秦雯給搶了過去。
  “我來看看,這是這么?”秦雯將骷髏頭撿起來,看了一眼后笑道,“原來就是這東西呀,我還當是什么呢!據我爺爺說,小河村的河里,原來可多呢,我小時候就見他拿過一個,也沒什么特別的呀。”說著就要往林新月旁邊湊。
  “啊呀呀!”
  林新月急忙跳起來,像是避瘟神一樣避開秦雯。
  沒辦法,女孩兒剛才實在是嚇壞了,到現在都還心有余悸。
  秦雯嘻嘻一笑,將這小玩意兒捏在手里,看著李子木迅速走到下網的地方,然后將網收了上來。
  三個人不過來了一個多小時,憑借著李子木的手段,捉到的魚比別人一天捉的都要多。
  看著沉甸甸的一簍子魚,三個人頓時滿心歡喜。
  尤其是林新月,這還是她第一次做這樣的事情,覺得很是新奇有趣,要不是因為剛才差點兒掉进水里,沒準兒都不想走了。
  李子木自然就成了其中的最大功臣。
  特別是林新月,今天的事情讓她有點兒大開眼界,以前只會吃魚,現在居然可以親自來抓魚,這種難以言喻的快樂,也讓她在回來的路上,一路蹦蹦跳跳的,像個孩子一樣。
  嗨!
  真是沒想到!
  林新月也會有這么活潑的一面!
  李子木走在兩人后面,看著在前面嘻嘻哈哈的兩個女孩兒,頓時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在他的印象里,一直都覺得林新月有些冷,不過現在看來,卻和尋常的女孩兒沒什么差別,見到好玩的東西,也會有好奇心;遇到好玩的事情,也會想著要來玩。其實她就是個普普通通的女孩兒,不過就是長得氣質出塵,再加上平日里的家庭熏陶,讓女孩兒在別人面前,總是有那么一些放不開。
  現在和李子木漸漸的熟悉起來,什么事情也都聊的開。
  這讓李子木越來越喜歡她了。
  “對啦,秦雯!剛才你說,小河村的河里,以前有很多那些嚇人的東西,這究竟是怎么回事呀!”三個人走在回家的路上,林新月邊走邊向秦雯詢問著。
  “接著!”
  秦雯將那小骷髏頭在手里面拋了拋,然后扔給了李子木。
  這才轉過頭來笑道:“嘿嘿,這事兒,你要想知道的話,可以問李子木的。臭木頭可一直都是自稱學識淵博的,他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不知英語!在這小河村,你只要不是問他英語上的事兒,其他的應該都沒什么問題。”
  “嘿嘿,還是秦雯了解我!”
  李子木跟在兩人屁股后面,沖著秦雯連豎大拇指。
  “哦?原來是這樣!”林新月恍然大悟,急忙問道,“李子木,要不你來說說看?”
  李子木一手擰著魚,一手握著那個骷髏,整理了一下思緒,然后才慢慢說道:“事實上這些骷髏頭,并不是河里原來就有的,而是從山里面进過水流運送而來。據說在很久以前,霸王山這一帶,出現過一位十分厲害的大將軍,至于這位將軍的生平,因為年代的久遠,到現在已經沒法兒確知。我曾在很多書上看到過對霸王山的一些記載,其中對這位大將軍,只有零星的一些記載,但是很明確的一點兒就是,這位大將軍的陵墓,便埋在這霸王山中……”
  “暈倒!怎么像是在說書一樣!”
  秦雯橫了他一眼,覺得李子木嘴里面的東西,似乎都不怎么可信,她怎么就不知道,霸王山里還埋著位大將軍呢?
  李子木也不去和她計較,只是笑道:“你從沒进過山,那些老獵人的故事,你怎么會有機會聽到嘛。不過那位大將軍的事情,就跟那神話傳說一樣,誰知道是真是假。不過這水里面的骷髏頭,確實是從山里面流出來,當初我就曾在一個獵手身上見到過。”
  “切!你就隨便編故事吧!反正我們都不知道!”秦雯依舊有些不相信,“不過我爺爺,他可不是這么說的。”
  哎呦我暈倒!
  蒼天可鑒——
  這些都是我在書上看的呀!
  李子木很是郁悶,不過一時也拿不出什么證據來,只好賠笑道:“好好好!我實在編故事行了吧。那你爺爺和你怎么說的,你說出來大家聽聽?”
  “我爺爺說,這些骷髏頭,都是水里的精怪變的,要是小孩兒在晚上不好好睡覺,那么就會由這些骷髏頭過來,將這些小孩子抓走!”秦雯煞有介事的說道。
  撲通!
  李子木頓時暈倒在地。
  “你相信這種說法?”
  “怎么不信!所以我小時候夜里睡覺,一直都很老實呀,從來都在九點以前睡的。”秦雯很是不滿的說道,“哎呀,人家有次在你家里玩,不是和你說過這事兒嘛,難道你忘啦!”
  “不是,你別岔開話題!”李子木打斷她的話,“秦雯,這么扯淡解釋,你也相信?”
  “為什么不信?我爺爺難道會騙我嘛?”
  “是呀是呀!我爺爺就從不騙我的。比如小時候,我爺爺奶奶他們給我講故事,說總有一天,王子和公主會幸福的生活在一起的,這些我都相信的。”林新月唯恐天下不亂,竟然和秦雯站在了同一條陣線上,而且還搬出了另一個扯淡的故事。
  “呀!新月,你爺爺也和你說過這些?”
  “是呀!秦雯,你爺爺怎么和你說的,你給我講講?”
  “是這樣的啦……”
  兩個人于是也懶得在去想什么骷髏頭,一路上開展了一場王子和公主的幸福生活演講會,聽得李子木無比的蛋疼。
  我操!
  當我沒說!
  李子木不去理會兩人,也懶得聽她們嘰嘰喳喳的討論,一路上只有悶悶的走著。
  不過他卻一直在心里面想著,覺得傳說中那個大將軍,埋在這座霸王山里的事情,很有可能是真的。畢竟結合了那么多的事實,無論是口口相傳,還是書面記載,都曾有過一些零星的記載。如此看來,山里面似乎很是非比尋常。
  要是哪天能找到那座墓,那里面鼓搗些什么東西出來,嘿嘿,那不就發達啦!
  李子木瞅了瞅不遠处聳立的霸王山,對這件事情極為的上心,覺得很有必要去霸王山深处一趟。打過這么多年獵,李子木的足跡幾乎遍布霸王山外圍,至于更深处的地方,因為他的當時年紀尚小,根本就沒有機會去過。
  不過現在既然擁有了雷電源,去那霸王山深处瞅瞅,想來也不會有什么問題。
  據說山里有種叫做蘭花的草,能在大城市里賣上好多錢,所以李子木平時打獵的時候,對那些花花草草的也很是傷心,只是霸王山外圍經常有人光顧,那些好東西早就沒剩下多少,深处的好東西倒還真是不少。
  這樣一路想著,仨人沒多久便回來了。
  沈碧華的飯依舊在做著,見到她們帶回來這么多的魚,感到很是開心。
  正愁沒菜吃呢!
  這會兒不就來魚啦!
  沈碧華趕紧將他們手里的魚接下,然后回了廚房開始忙碌著。
  “妈,我來幫你剖魚!”
  秦雯顯得很興奮,自告奮勇的要來宰殺。
  林新月對什么都感到好奇的樣子,自然不會錯過這樣的事情,于是也跟了過去。
  李子木剛想跟上去的時候,黄香香伸過來一只拿著衣服的手:“喏,這衣服你先拿著,趕快去衛生間洗個澡,看看你身上,這都臟成什么樣子啦,等會兒還要吃飯呢,你這樣怎么吃呀!”
  “呃——”
  李子木低頭一看,衣服上面沾了很多呢。
  剛才在小河壩上摸魚,大家都這樣還不怎么顯眼,可現在來到秦雯家,在四個女人堆里一站,頓時變得相當扎眼。李子木不好意思的搓搓手,將黄香香遞過來的衣服接過來,拿著去了院子角落的衛生間里。
  胡亂接了水,將身子上的污泥沖去,李子木將衣服穿上。
  這衣服看起來似乎都是秦剛的,李子木的身材壯碩,雖說現在不過十八歲,可是這衣服穿著,卻剛好很合身。白襯衫加上牛仔裤,配上白球鞋,頓時讓李子木的氣質為之一變,再也不是前一刻的山村泥小子,看上去就像是大都市里的公子。
  嘿嘿嘿!
  不錯不錯!
  李子木對他這身裝扮很是滿意。


澳洲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