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美嬌女娘》

當前位置:鄉村春事 > 山村美嬌女娘 >

第154章 英雄救美

  “臭木頭好像變得和以前不一樣啦!”
  瞅著在水里鉆进鉆出的李子木,秦雯在心里面暗自思忖著。
  可是究竟有什么不同,秦雯就算是想破了腦袋,都沒能想明白。
  事實上,雷電源改變的不只是李子木的身手,順帶著將他全身都激發了一遍,將他身体上的細微之处稍稍有所變动,所以李子木看上去相貌變化不大,但是將這些細微的地方變动以后,整体上的效果便會顯得更為的完善。就像是在惟妙惟肖的龙上點上眼睛,頓時便將李子木的形象提升了一大截。
  這便是李子木面對女人,能夠百戰百勝的最大原因。
  現在的李子木,有著山一樣的沉穩,水一樣的靈动,舉手投足間都能讓人目眩神迷。
  尤其是那一雙眸子,在看著別人的時候,總是能夠不自覺的陷入其中。
  一旦陷入,便無法自拔!
  王梅如此,黄香香如此,蔣芳菲如此,邱飛燕如此,柳淑芳如此,秦雯、陸小櫻和王馨怡,還有董水清和董水雅兩姐妹,都是如此。
  就連天之驕女林新月,也越來越注意到李子木。
  淪陷,只是早晚的事情!
  不過氣質上的變动,是身邊上的人最難察覺到的,它是一種潛移默化,唯有經過長時間的沉淀,才能夠將別人眼中的固有形象改變一些,可是想李子木這樣,短短不到一個月,便有如此變化的,倘若沒有太大的人生變故,那是很少見的。
  所以說雷電源乃是這世上最神奇的東西,這話一點兒不錯。
  所以說李子木是這世上最牛逼的男人,這話也是不錯分毫。
  那么還有什么理由,女人們能不爱上他。
  唯有泡进天下妞,才是他一生應有的追求!
  一個猛子扎到水下,李子木眼睛雖然閉著,可是雷電眼的緣故,讓他將水底瞧了個一清二楚。
  “嘿嘿,又是一條大魚!”
  沒多久,李子木便在不遠的地方,又看到了一條大魚。
  自然是二話不說沖上去。
  就在他前进的路上,猛然間,李子木感到腳下一麻,好像是有什么東西,將他的腳擱得生疼。
  忍著腳下的異樣,李子木將那條魚扔上岸。
  然后他趕紧停下來,想去來看個究竟。
  我操!
  這是個什么東西!
  李子木徒手往那深处探了一下,借著微弱的光線,大致看出來那是一個桃子般大小的玩意兒,硬硬的,黑乎乎的,也沒有細看便握在手中,然后他的手又在周圍別的地方摸索了一陣兒,他便伸出頭來,慢慢的呼吸了一下。
  “喂,臭木頭,這一次,是不是失手啦?”
  看見李子木沉在水里面半天,兩個人開始還有點兒為他擔心。
  等到李子木露頭的時候,看見他兩手空空的樣子,秦雯卻忍不住想要調侃他一番。
  他奶奶的!
  怎么是這么個玩意兒!
  李子木這才看清楚,手里面摸到的居然是個頭骨。
  一個缩小版的嬰兒頭骨!
  按道理講,這玩意兒其實并不少見,大街小巷隨处可見的地攤兒上,一眼便能看到很多這樣的東西來。
  只是這個很不一樣,究竟哪兒不一樣,李子木一時間卻又說不上來。
  就這么愣愣的看著,恍惚間,李子木的眼睛和這個骷髏頭骨對了一眼,驀然地一陣寒意席卷上全身。
  對啦!
  原來是眼睛!
  這個骷髏頭骨的眼睛,或者叫空洞的眼眶,居然能像一雙寒意滲人的眼睛,冷冷的盯著來人,就像是有一雙真正的眼睛一樣。這要是一般尋常人,見到這萬玩意兒,估摸著早就駭的不輕,或許一把就給扔了。李子木一開始也是這樣想著,眼看著就要將這東西扔了。
  我操!
  這東西可晦氣!
  老子以后不會要走霉運吧!
  李子木越想越覺得惡心,只想將它扔的越遠越好。
  誰知道秦雯在岸上看他發著愣,半天也不和她說話,也沒有向周圍游动,頓時大發淫威,嬌嗔著叫道:“臭木頭,你傻啦,喊你半天,都不知道吭個聲啊!”
  李子木轉過頭,看見兩人相當好奇,都在往他手里瞅著。
  尤其是林新月!
  女孩兒這次居然站了起來,伸著天鵝一般優雅的脖頸,大眼睛里面滿是詢問的顏色。
  經過這些天的相处,再加上今天下午的經歷,林新月對他刻意的戒備漸漸有些松懈,只是連她自己,都沒有發現這一點兒。
  兩個人的表現,盡收于李子木的眼底,眼珠子骨碌碌一轉,他忽然想著要來戲弄一下林新月。
  這要放以前,他肯定會選擇秦雯為目標。
  可是這一次也不知怎么的,像是大腦出現了短路,竟然選上了林新月。
  或許在他的潛意識里,想要通過這樣,讓女孩兒和他的距離,能夠靠得更近一些。
  于是李子木晃了晃手,很高興的笑道:“嗨,我剛才摸到了一個好玩兒的東西,你們誰想來拿上去看一下?”
  “什么好玩的?”
  兩個女孩子都很好奇,全都直直的看著李子木。
  李子木準備嚇一嚇林新月,他游泳游到小河壩的下面,看上去就像是有些站不穩,一副好像很吃力的樣子:“新月,你先過來,我把東西給你拿著!”
  相处幾天下去,李子木并沒有表現的很孟浪,但是喊她的名字,卻喊得和秦雯一樣親昵。
  “我…我怎么去拿?”
  林新月沒想到,李子木會讓她過來,一時間怔住了,呆呆的問道。
  “哼!”
  秦雯看他不讓自己過去,頓時醋意大發,將頭狠狠的別了過去。
  李子木于是循循善诱道:“你順著河壩走上兩步,那上面有點兒滑,你小心一點兒,接到東西就好啦!”說著用帶笑的眼睛盯著她,顯得無比真誠的樣子。
  “呃……哦,好吧!”
  林新月覺得很是新鮮,又覺得有點兒刺激,于是看了看秦雯,見她沒什么表示,便赤著雪白的小腳,慢慢的往河壩上走去。
  秦雯不是不想表示,只是現在氣呼呼的,根本就不想理睬這兩個人。
  哼哼哼!
  臭木頭,你這是找死!
  看以后秦雯一走,我還理不理你!
  秦雯狠狠的想著,幽怨的眼神像利箭,將李子木來來回回戳成了馬蜂窩。
  小河壩在夏天的時候,上面不斷有水流過,所以會有一些青苔黏在上面。這種青苔踩在上面很滑,但是林新月只是在上面走幾步路,所以李子木覺得應該不會有什么影響。
  “那好啦,這個東西,你們肯定會很喜歡的!”
  李子木的臉上還掛著水花,一開口,露出了一口潔白的牙齒,唇紅齒白的,看上去竟然比那些偶像劇里面的小白臉還要帥上三分。
  林新月擔心李子木遞東西上來吃力,就微微傾著身子,沒有一絲防備的彎下了腰。
  乳白色的蕾絲小罩罩,包裹著那對含苞欲放的蓓蕾,綻放出一個诱人的弧線,配合著女孩兒那性感的鎖骨,再加上那種瑩白如玉的肌膚,所有的一切美麗,天然自成,無法用語言來形容萬一。
  女孩兒身上的春光,便都盡收在李子木的眼里。
  林新月這樣一彎腰,只顧得小心翼翼的接李子木給的東西,還要擔心腳底下不要滑到,根本沒有注意到她在不知不覺間,春光乍泄。
  “到底是什么東西呀!”
  林新月很是期待的詢問著。
  李子木笑道:“你接過去看看不就知道咯!”
  女孩兒接到東西的時候,只是覺得觸手一陣冰涼。林新月還真以為是什么寶貝,小心翼翼的先用雙手握著。等到剛剛站好,林新月就有點兒迫不及待的細細的看起來,這才發現原來是一個骷髏頭。等看見那雙空洞眼窩的時候,林新月只覺得心里面一陣惡寒,第一個反應就想先把東西扔出來。
  但是她的腳下一滑,東西還沒有扔出去,自個兒卻滑倒了!
  剛才只不過是一瞬間的春光,隨著林新月的緩緩站起,李子木馬上變成了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樣。剛準備提醒她注意回去再看,就聽見林新月“呀”的一聲,隨即好像晃晃悠悠的站不穩的感覺,眼看著就要摔倒在堤壩上。
  李子木心里頓時一紧!
  我操你麻痹!
  這下玩笑開大啦!
  李子木來不及回味剛才看見的美妙,眼睜睜地看著林新月倒了下來,這樣要是摔下來的話,身上肯定會蹭破皮的。
  像這樣一個完美的女孩兒,身上要是出現了什么傷痕,就算是在不顯眼的地方,那也是一種莫大的罪過。
  何況根本無法知道,會不會摔在臉上。
  要真是在臉上留下些什么,對于女孩兒來講,那可就真有些痛不欲生。
  到時候,老子就百死莫贖啦!
  越是紧急的情況,雷電体越能激發自身的潛質。
  這一刻,在水里面,李子木的行动也絲毫不比在地面上遲鈍。
  說時遲,那時快!
  就在林新月剛剛要倒下的時候,就在這電光火石的一瞬間,李子木的右腿在水里使勁兒一蹬水,借助著下面傳來的強大反沖力,身子像是武林高手一般,從水里面沖了出上來,一個飛身過去,堪堪搂住了林新月那不堪一握的蠻腰。
  “呼——”
  感受著懷里美人的溫度,李子木長長松了一口氣。
  英雄救美!
  老子天生就是干這種事情的人!


澳洲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