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美嬌女娘》

當前位置:鄉村春事 > 山村美嬌女娘 >

第138章 高傲的白天鵝

  呆呆的看著兩人的动作,李子木根本就沒法挪腳。
  呂穎瑩沖著高大壯,眨著眼睛嫵媚的笑笑,嬌俏的小臉上卻沒有絲毫的變化,眼睛里面放射出一種心照不宣的味道來。
  剩余的人,都在瞧著麻將,根本沒人留意桌下的旖旎。
  呂穎瑩是邱飛燕小賣部的常客,曾在東海市打過工,剛從臨村嫁過來沒幾年,如今不過三十來歲,柳葉眉瓜子臉,模樣看上去很是俊俏,身材也顯得尤為苗條,大腿修長,眼角含媚,像是會勾人的狐貍精,看得讓人口發干眼發熱。
  在外面闖荡了幾年,這個女人的衣著打扮,要比村里的女人都要來的洋氣。
  再配上她天生的一副狐貍臉,很是讓村里的男人們垂涎。
  呂穎瑩的丈夫趙小樓,也即是趙大爺的孫子。這貨長得人高馬大的,在李子木沒有長出來以前,絕對算得上是村里的頭號帥哥,只是這人的腦子有些傻乎乎的,說白了這趙小樓就是個**,腦子根本就不夠用。不過好在仗著五官帥氣,這貨總算是讓如花似玉的呂穎瑩做了媳婦。
  趙小樓將她娶回家,簡直是如獲至寶,像心肝寶貝似的疼爱有加。
  才結婚的那段日子,趙小樓還很傻氣的經常帶著她,在村子里面瞎顯擺。
  不過要說這呂穎瑩,也還真他妈的是個不折不扣的****,對這種**行為非但不反感,竟然很是熱衷其中,每天都要打扮的漂漂亮亮的,扭著迷人的柳腰在村子里晃來晃去。那段日子,村里的男人,無論老幼,背地里議論的最多的就是這個女人。他們的臉上露著羨慕嫉妒恨,嘴上說著酸溜溜的恭維話,實際上心里早就把呂穎瑩給干了千百遍。
  這幾年春節過后,趙小樓和村里其他人一樣,都會出去在工地上打工。
  呂穎瑩則留在家里,夜里獨守著空房。
  屋里沒有男人瞧著,呂穎瑩的骚勁兒自然上來,像是匹脱韁的野馬,每天都是優哉游哉的過活,不是在村里和男人們搓麻將,就是見天的往鎮上趕集,一天到晚的不著家,地里的活自然也是從不過問。恨得趙小樓的老娘牙痒痒,可是對這個兒子寵爱的兒媳婦,卻不敢橫加指責。
  只是讓李子木沒想到的是,呂穎瑩竟然能和鄰村的高大壯勾搭上。
  事實上,對于呂穎瑩,李子木很有些看不慣,覺得這人很裝逼。
  也許是在東海待過一段時日,呂穎瑩的聲音顯得怪里怪氣的,帶著一股子的臺腔港調,嗲起來能讓人掉上一地的鸡皮疙瘩。還有就是,呂穎瑩看上去明明就是個人盡可夫的荡貨,卻非要裝作無比清純的樣子。每次上街趕集,村里人和她說話,她從來都是爱理不理的,昂頭挺胸的,高傲的像是一只鸡群里的白天鵝。
  每次都惹得李子木想要沖上去,將她狠狠地蹂躪一番。
  不過就算是不太喜歡呂穎瑩的作風,可此刻看到她竟然當著別人的面,公然和大叔級別的高大壯挑逗,李子木的心里,還是忍不住撲通撲通的跳起來。
  要說這高大壯,除了身材長得有些高大壯,別得簡直是一無是处,都快四十了還沒娶到老婆,到現在都還是個臭光棍。這貨長得那叫一個難看,腦袋光溜溜的,臉上卻坑坑洼洼的,再加上一雙看上去永遠都是色瞇瞇的小眼睛,平日里好吃懶做,還喜歡偷鸡摸狗的,會有哪個女人瞎了眼看上他。
  再瞧瞧呂穎瑩,三十來歲,長得像朵鮮花一樣。
  這樣的兩個人,怎么他妈的湊一塊了!
  這一點,李子木很是想不通。
  不過當他還在胡思亂想的時候,高大壯站了起來,沖著牌桌上的三個人點頭笑笑,然后將票子拿在手里,走出了小賣店。
  就在高大壯沒走多久,呂穎瑩也從小賣店出來。
  兩個人一前一后,向著村西邊的竹林里走去。
  哎呦我草!
  兩個都不是什么好東西!
  看兩人這樣子,難道要準備干事?
  將兩人的动作瞧在眼里,李子木頓時顯得有些興奮。
  李子木心里有些不太相信,畢竟高大壯雖然叫做高大壯,可是長得丑得像武大郎他二舅,呂穎瑩就算再他妈的饑渴,也不太可能找這種人物來當姘頭。
  可是眼前的情況,卻又讓他不得不信。
  瞧瞧看!
  嘿嘿,老子倒要看看,你們兩個要做些什么。
  李子木二話沒說,遠遠的跟在了兩人身后。大晌午的根本沒什么人,也不用擔心會有什么人看見。
  高大壯走在前面,扭頭朝后面看了一下,瞧見呂穎瑩跟在他后面,這貨滿是小坑的臉上,露出了一絲浪笑。此時距離村中心很遠,竹林遙遙在望,高大壯疾步向前走了兩步,然后向四周瞅了瞅,“呼哧”一下躥进了路邊的竹林里。
  呂穎瑩則在路上溜著彎兒,裝作在閑逛的模樣。
  這個女人看上去很是猶豫,不過過了一陣,還是咬咬牙,鉆进了竹林。
  我操!
  這是要打野戰的節奏啊!
  李子木還從沒和別人干過這樣的事情,雖然先前曾和黄香香在竹林里玩過,可絕對不是在干野戰。此時一想到高大壯將呂穎瑩推倒在竹林的地上,玩命的揉捏著的場景,李子木渾身就燥熱起來,身上頓時變得熱乎乎的。
  不過讓他難以想明白的是,呂穎瑩如此的妖嬈动人,怎么能看上高大壯這樣一個戳人的?
  難道高大壯和張老三一樣,資本雄厚,天資卓越?
  李子木多少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不過如此刺激的場景,李子木自然不會錯過。
  眼看兩人都进了竹林,李子木也不再猶豫,一閃身貓腰鉆了进去。剛往前走出百十步,便聽到前面隱約傳出那兩個人的交談聲。
  只聽呂穎瑩那獨特的,嗲嗲的聲音說著:“大壯叔,干嘛把人家帶這里來呀!你看呀,人家才買的新鞋子,都臟啦呀——”
  哎呦我去!
  這聲音就她妈的跟**聲一樣!
  李子木和他的小伙伴顯得越發激动起來。
  別說是李子木,就連旁邊的高大壯聽了,心里都覺得很要命,想要搂起裤子就干上,不過前戲不做足可不行,現在這個骚娘們既然跟上來,那接下來的事情就是心知肚明的,何必急在這一時。
  “嘿嘿,小瑩啊,你這不是在明知故問嘛。”高大壯臉上的小坑笑得一顫一顫的,“剛才讓你過來,這不是讓你來還錢嘛。小瑩啦,你說說看,那些錢你那打算什么時候還給你大壯叔?”
  呂穎瑩嗲嗲的笑道:“大壯叔,人家不還錢,就不能跟過來?”
  這女人平時和人說話,從來沒個笑臉,如今瞧她臉上帶笑的說著話,高大壯心里頓時一熱:這骚氣的娘們兒,長得還真他妈的不賴,趙小樓那個二貨,真他妈的有福氣,要是這娘們是老子的婆娘,那該有多好,天天都能夠搂著這么個大美人睡覺,實在是難得的福氣呀!
  高大壯心里想著,嘴上卻不动聲色的笑道:“可以啊,怎么不能跟來呢?不過你大壯叔是來撒尿的,難道你也要來看嘛!”
  呂穎瑩跟來前心里就有過準備,要是平時的話,就算打死她,她也不會和這樣的人單獨待在一起,不過高大壯的那玩意兒,實在讓她太過想念,所以此時她一點兒也不扭捏,大大方方地倚在身邊一顆粗壯的竹子上,還故意嬌嗲嗲地叫道:“討厭啦,人家可是你的晚輩呢,說這樣的話,大壯叔你也不覺得害臊!”
  哎呦我去!
  這次真受不了了!
  高大壯湊過來,腆著臉嘿嘿賠笑道:“男人嘛,有幾個會害臊的。要是害臊的話,今天不也等不來你?”說著就要伸手往她俏臉蛋兒上摸。
  “大壯叔!”呂穎瑩將白嫩嫩的小手伸出來,擋住他要作亂的大手,嬌嗔道,“大壯叔,你壞死啦!人家不干嘛,你這是在調戲人家啦!”
  瞧她雪白柔嫩的小手搭在他的手上,高大壯的心里不由得又是一熱,直著眼珠子,咧著嘴笑道:“小瑩,你的手真他妈的漂亮啊!”說著忍不住地伸出舌頭舔舔嘴,另只手則不由自主的按在她的手背上,開始輕柔的抚摸著。
  呂穎瑩一瞧,趕紧將手缩回來,故意地嬌叫道:“大壯叔,你這是干什么呀!”
  “小瑩,你…你好美!叔…叔想……”高大壯咽著唾沫,激动得要命。
  瞧他那猴急的模樣,呂穎瑩心里面美滋滋的,媚眼淡淡的瞥了他一下,嬌笑道:“嗯,是嘛?那你想要做什么呢?”
  高大壯此刻再也忍不住,嘴角勾著笑,聲音顫抖著叫道:“小瑩,只要你肯陪叔睡一次,你打牌借叔的那五百塊錢,叔就不找你要啦。”
  呂穎瑩聽他這一說,便知道他上鉤,不過嘴里卻裝作不答應的笑道:“大壯叔,你那五百塊錢,人家今天都帶來啦。人家不能答應你,這要是被別人知道,你讓人家還怎么做人呀!”
  “嘿嘿,這有什么關系,老子不會和別人講的。只要你肯應下來,這錢老子真就不要了。小瑩,這些日子你手氣背,不是一直缺錢嘛!”高大壯那雙色瞇瞇的眼睛,死死的盯著她,“行不行嘛,小瑩?大壯叔一定讓你爽到天上去,你忘了上次啦!老子不是把你干得很舒服嘛。”
  呂穎瑩俏臉飛紅,故意裝作思慮一陣,這才羞答答地點點頭:“嗯,那咱們可要說好啦,你可千萬不能說出去呀,不然…不然人家就不給你干啦!”
  “嗯嗯,老子保證,一定不會說出去,你就把心放进肚子里。要是老子對別人講,那就讓老子天打五雷轟,不得好死!”這會兒的高大壯,一心想要得到眼前的美人兒,這些話簡直想都沒想,脱口就喊了出來。


澳洲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