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美嬌女娘》

當前位置:鄉村春事 > 山村美嬌女娘 >

第128章 小美女的誘惑

  柳淑芳趴在草地上,嬌軀拼命地扭动著,可是李子木的力氣很大,將她紧紧壓在身下,根本沒法兒掙脱出來。
  “放開嬸子呀,小木,你…你不能這樣!”
  柳淑芳的嬌臉紅唇紧貼在茵茵綠草上,幾根狗尾巴草被她急促的嬌喘吹动,將她嬌俏的臉蛋兒映照的如月盤般搖曳著。
  哎呦老天啊!
  柳淑芳真是美極啦!
  李子木早已是興奮若狂,不顧一切的壓在女人的嬌軀上,雙手拼命的掀起女人的衣衫,伸出舌頭在她的雪峰上忘我的親著。
  此時此刻,李子木身上早就變得坚硬如鐵,隔著大裤頭死死的抵在女人扭动的嬌軀上。浴火持續燃燒下,李子木急切的想要爱她,想要在她身上來回戰斗,好讓她不斷的嬌喘****,臣服在他的征戰中,讓她再一次嘗嘗做女人的滋味兒。柳淑芳實在是太苦太苦,辛辛苦苦打理著果園,供不是親生的陸小櫻上學,還要為了一個生前折磨她的男子,在他死后苦苦坚守貞潔,在夜里一次次的忍受著,火一般熾熱的欲念的灼燒。
  柳淑芳,來吧!
  讓老子來解救你!
  唯有我強大的身体,才能讓你感受到快樂!
  李子木看在心里疼在心里,只想著要好好地滿足她,好讓她不會如此的難過和辛苦。
  “淑芳嬸,來吧,來吧!別掙扎啦,忍了這些年,你還沒忍夠?我知道你很想要的,來吧,讓我來滿足你,我要將你干到天上去,看那星星多么美麗!”李子木氣喘如牛,欲火難耐,說著便要动手扒開女人身上的阻礙。
  “啊呀,臭小子!”
  女人嬌嫩的大白腚,明顯感受到了李子木的身上傳來的爍熱。
  柳淑芳久未耕耘的嬌軀微微一抖,生理上傳來的**,讓她很想再次放棄,畢竟在山洞里,兩人已經有過一次,只是在女人的心里,心里的那層底線依舊未被欲火燒穿,這讓她依舊在掙扎著沒有屈服。
  可是內心深处卻有著另外的聲音,在不斷的告訴她——
  分開腿吧!
  昨夜的快樂,你不想再來一次!
  就在這樣的患得患失間,柳淑芳停止扭动,喉嚨里哽咽著:“小木,你…別這樣!我…我是你嬸子,別人要是知道,會…你會讓人笑話的!”
  “哼!誰敢笑話老子,老子一拳打飛他!”李子木柔情的抚弄著她滑嫩嫩的嬌軀,一只手騰出空來,飛速的挎下她的束縛,柳淑芳的臀部立馬漏了出來。攜帶著重武器,這貨重新壓在女人的嬌軀上,火急火燎的喘息著,“淑芳嬸,來啊!我好喜歡你,我好想要你!再來一次吧,沒人看見的,相信我!”
  “來吧,淑芳嬸!”
  李子木小叫了一下,頓時昂首挺胸,向著陣地进軍。
  “不要!”
  柳淑芳突然小聲尖叫了一聲。
  “怎么啦,嬸子?”李子木下了一小跳。
  柳淑芳的腦子恢復了一絲清明,喘息著叫道:“小木,這里有人的!小櫻,小櫻她在屋里呀!”
  我操!
  真是精蟲上腦,怎么把小櫻給忘啦!
  李子木狂亂的动作頓時停了下來,接著急忙從柳淑芳的嬌軀上翻下身來,心驚膽跳的回頭看了一眼。
  還好還好!
  陸小櫻沒有出現!
  李子木頓時松了一口氣,小伙伴也在一驚一乍中软了下來。
  趁著這樣的機會,柳淑芳急忙站了起來。手足無措的將衣服整理了一下,然后滿臉怒火的瞧著李子木,伸手便要上去給他一耳光。只是女人手到半途,瞅見李子木臉上慌亂羞愧的表情,頓時愣了愣,嘆息了一下,柳淑芳再也下不了手。
  “小木,我是你嬸子!昨天夜里只是個意外,咱們永遠不會在那樣啦,希望你能夠記住——”柳淑彎下腰撿起簸箕,一臉冷淡的說道,“小櫻在樓上的房間里,你…你去找她玩,嬸子就不帶去啦!”
  小木,嬸子也好喜歡你!
  可是——
  咱們永遠不可能呀!
  你和王梅在一起就是錯的,嬸子不能讓你一錯再錯!
  柳淑芳心里百味交集,轉身推開院門,捂著臉飛快的跑走了。
  “淑芳嬸,我一定會的讓你放下心結,成為我真正的女人!”看著柳淑芳梨花帶雨著離去,李子木暗暗咬著牙下定了決心。
  柳淑芳是老子的!
  誰都別他妈想把她搶走!
  就連老天爺也沒門兒!
  李子木在院子里神情激昂想了一陣,然后劍眉一揚,恢復到一向嬉皮笑臉的表情,穿過客廳上二樓來到陸小櫻的房間。
  陸小櫻正在房間里做卷子。
  看著一桌子的試卷,李子木不由得苦笑了一下——
  這年頭,手里沒個二三十張卷子,都不好意思跟人說學校放假。
  聽到后面傳來的腳步聲,陸小櫻回頭瞅了一下。
  “呀!小木哥,你來啦!”
  陸小櫻欣喜若狂的叫起來,沖著院子外瞅了兩眼,見到沒什么人,頓時飛撲进李子木的懷里。
  聞著女孩兒身上的体香,感受著懷里這具嬌軀的嬌嫩柔软,李子木似乎并沒有什么察覺,這貨心里還在想著柳淑芳——
  為什么!
  柳淑芳為什么會這么倔!
  早晚有一天,老子會讓她软下來!
  李子木呆呆的想著。
  陸小櫻小臉兒粉嘟嘟的,用那雙大眼睛嬌羞的看著他,模樣很是可爱:“小木哥,人家好想你!就連做作業也在想你呢,你…你有沒有想著我?”
  陷入初恋的女孩兒,不過才一兩天沒見到李子木,就像是得了相思病似的,只要一閉上眼睛,心里面滿滿的都是他的影子。今天李子木要是不來,陸小櫻做完作業,肯定會去找他的。
  “哦!”
  李子木心不在焉的應了一聲。
  “小木哥,怎么啦,你看起來,心情不好呢。是我惹到你啦?”瞧著李子木一臉呆滯,像是沒睡醒一樣,陸小櫻很是關心的問起來。
  “哦!沒…沒事兒!”
  李子木趕紧搖搖頭,將柳淑芳的影子,從腦子里趕出去。
  “對啦,小木哥,昨天你去哪兒啦?”陸小櫻膩在他懷里,玉指戳著他健壯的胸肌,嬌滴滴的問著,“昨天我去找你,可你一天都不在家。去秦雯姐姐家里,也沒見到你呢,只是看到她的同學,真是一個很美麗的姐姐呀。”
  一聽到陸小櫻的話,李子木這才想起來這里的目的。
  我操!
  怎么柳淑芳沒干到,魂兒也丟了!
  李子木苦笑著搖搖頭,將手里的袋子拿出來:“喏,我昨天上街去啦,這是給你買的,拿去吧!”
  “呀,是衣服!”
  陸小櫻接過來一看,頓時驚喜不已。
  啵~~
  女孩兒在他的臉上飛快地香了一下。
  “你看看,小木哥沒騙你吧,說要給你買衣服,就會給你買的。我向來都是說到做到。”李子木笑得眼睛瞇成了一條線,對于昨天無意間想起來要買衣服,如今換來兩個香吻,這樣的交換真值得。
  “小木哥,你真好!”
  陸小櫻說著閉上了眼睛,將櫻唇嘟著,向李子木湊了過來。
  嬌滴滴的模樣,任誰都想在上面采擷一口。
  暈倒!
  小丫頭在是在引诱老子犯罪啊!
  李子木的小伙伴頓時翹了起來。
  “小櫻,我還是…還是先走啦!快中午啦,我還要趕回去吃飯呢。”李子木還真有些害怕,急忙松開她,抬腿便出了房間。
  陸小櫻睜著水汪汪的大眼睛,看起來很是舍不得:“留下來吃飯不行嗎?”
  “那可不行,出來的時候,嫂子飯都做好啦!不回去的話,肯定又要被她給罵得狗血臨頭的。”李子木紧張兮兮的說著,腳下卻一點兒都不見慌張,不過速度還是很快的在往樓下趕。
  這貨不敢再留下來。
  他怕一個不小心,把陸小櫻給吞进肚子里。
  陸小櫻見留不下他,于是追上來問道:“那…小木哥,我下午能去找你玩么?”
  “下午再說啦!我不一定在家的……”
  李子木沖著女孩兒搖搖手,話音尚未落下,人就已經跑到院門外。
  “我有這么可怕嘛!”陸小櫻見他這個樣子,心里很是憤懣,大聲叫道,“哼,大混蛋,我下午就要去找你!”
  我操!
  這小丫頭,真就不怕老子吃了她?
  李子木腳下跑得很快,真害怕再留下來,腦子會控制不了小伙伴。
  女孩兒年紀還小,李子木可不想這么早就采摘花骨朵。李子木決定先讓她好好開著,反正早晚都是他的,陸小櫻又跑不到哪兒去。
  剛走到張老二家附近,李子木發現不遠处坐著一個老頭。
  此人正是村里公認的上一代神獵手——
  趙大爺!
  至于這一代的神獵手嘛——
  嘿嘿!
  早在兩年前就被李子木奪取啦。
  此刻趙大爺正坐在他家門口,身上酒味兒很濃,一副失魂落魄的樣子。
  “嗨!趙大爺,今天天氣不錯,怎么不見你出去遛遛,卻坐在這里喝悶酒呀!”李子木恭恭敬敬走上前去,和這個老頭打招呼。說起來這個趙大爺,還算得上是李子木的半個師父,李子木很多的狩獵技巧,都是從他身上學來的。
  張老二灌了一口酒:“哦,原來是小木啊!唉,小木你不知道,有些事情,你永遠都無法解釋。”


澳洲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