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美嬌女娘》

當前位置:鄉村春事 > 山村美嬌女娘 >

第95章 臨陣撤退?

  客廳里的黄香香,嬌喘連連。
  激烈的刺激,讓黄香香頓時呻吟出聲,激情的挺腰扭臀,碩大的果實在他臉頰上掃來掃去,刺激的李子木漸漸的喪失理智,三下五除二掃清了身上的障礙。
  里面的小東西頓時跳了出來,在兩人的注視下越變越大。
  “呀!”
  黄香香小叫了一下,顯得有些意亂情迷。
  “想不想摸摸?”
  李子木咧嘴笑著,戲謔著引诱她。
  黄香香的俏臉羞得一片通紅,不安的低下頭去,不敢看李子木的眼睛。
  哎呦哈!
  老子就喜歡她害羞的模樣!
  李子木嘻嘻笑著,大手一把抓住她的纖纖玉手,坚定不移的放在身上。
  黄香香不說話,她心里知道李子木的意思,玉手開始上下輕輕动作著。小手上傳來的那種輕柔的感覺,頓時讓李子木爽快的嘆了口氣。
  時間一分分流逝著,黄香香雙手都放在了上面,动作越來越大膽,手上的幅度也是越來越大,弄到后來小手上都出汗了。
  “好難受呀!你怎么還不出來!”
  黄香香弄的小手都快斷了,可是李子木依舊沒有要開枪的跡象。
  李子木撓撓頭:“可能是你的技術不行啦!”
  “切!才不是你,是你太變態啦好不好?哼哼哼,還從沒見過像你這樣的人呢,怎么弄都沒有什么事兒的樣子,真是讓人受不了!以后秦雯要是跟了你,嘿嘿,肯定有她的苦頭吃嘍!不行,小丫頭沒什么經驗,以后得找個時間來,好好和她說說這些事情,別到時候讓你著魂淡給傷著身子……”
  “嘿嘿,嫂子你放心啦,到時候她肯定會幸福的要死!”李子木撇撇嘴,盯著她的櫻桃小嘴兒,“香香嫂子,要不…要不你換個方式?”
  “哼,才不要呢!大魂淡!”
  黄香香拍了他一下,瞬間領會了李子木的意思。
  “好嫂子,算我求你啦!不然就讓我碰碰你的小妹妹,我保證不进去,我保證!香香嫂子,你這樣讓我好難受,求求你啦!”李子木手上依舊在揉捏著她的豐滿,眼睛卻在注視著她的反應,不過黄香香只是低著頭,看起來沒什么不妥的,“香香嫂子,我知道你最疼爱我啦,好不好嘛!”
  呦西呦西!
  對女人來講,沉默就是最好的默認。
  眼看著黄香香閉上了眼睛,蹲坐在沙發上,雙腿稍稍的分開,李子木趕紧蹲下來在,攜帶者重型武器來到陣地上。
  “噢哦,好爽啊!”李子木有點兒忍不住了,“香香嫂子,讓我來啦,好嘛!”
  黄香香趕紧抓住他,咬著牙根唔唔叫著:“去去去!不行不行,死小木,大魂淡,你說過只是摸摸的。哼,說話要算數,不然變小狗!”
  少婦嘴上這么講,可她握著李子木的小手,卻下意識的在她的身上磨蹭著,眼睛漸漸變得水汪汪的,看起來絕對是發情到了極點。趁著她還在閉著眼睛享受的時候,李子木連忙指揮小伙伴进入陣地,大型殺傷性武器陸續到位,眼看著就要發动一場空前的戰斗。
  黄香香小叫了一下,趕紧用手撥開。
  不過李子木一向有毅力,尤其是在干女人的時候。
  指揮著戰車,李子木不甘心的骚擾著,剛一接觸就撤下,然后再沖上去挑釁。
  如此反復著過了一陣,黄香香漸漸沒了戒心。有一次戰車開到了女人的溝壕里,黄香香都沒覺出來,這樣一來李子木的戰車和黄香香的陣地都很滑润,這貨也一下比一下來的真實。
  再次攻站到陣地上的時候,李子木索性一下放開了武器……
  “不要呀!小木,你快出來…你,你說過不进去的……”猛然見黄香香察覺到陣地失守,頓時回過神來,驚慌失措地掙扎嬌叫著。
  “哎呀,香香嫂子,這有什么大不了的嘛!”
  李子木嘻嘻一笑,紧抱著她,舌頭死死堵住她大張著的小嘴兒。
  可是她卻很不配合的嗚嗚掙扎著,不斷的踢动美腿。
  臥靠!
  神馬狀況!
  李子木不敢再戰斗,萬一不小心將戰車驅逐出了戰場,再想攻占恐怕就很困難。
  黄香香眼里留下淚水:“你放開我!小木,放開我…不要這樣……”
  眼看她真的流出了眼淚,李子木頓時一陣愧疚。
  他妈的!
  老子這是在做什么?
  躺在老子身下戰斗的女人,絕對不能像這個樣子,不然老子和禽兽有什么區別!
  這時黄香香躺在沙發上,媚眼迷蒙的看著他,那雪白的呈現出葫蘆型線條的嬌軀,一动也不动,李子木頓時一陣泄氣,覺得身下躺著的,好像是個不會反應的充氣娃娃。
  這樣和她戰斗,他妈的有什么意思!
  李子木眼中滿是愧疚和不滿,柔聲解釋著剛才發生的一切:“對不起!香香嫂子,你…你太美啦,我沒能忍住……我好喜歡你,香香嫂子,你就答應我吧,我會好好爱你的!真的,會很輕柔很舒服……”
  “小木…你,你慢點……”
  黄香香紧紧盯著李子木,嘴上幽幽說出這句話來,臉上早已經羞愧的不像樣子。
  女人果然是種感情动物,看來李子木剛才的一番話,已經深深打动了她。現在的黄香香心中漸漸放下,不再像先前那樣掙扎不已,一雙美目深情款款的看著李子木,眼中的渴望簡直能讓人的**瞬間引燃。
  箭已在弦,不得不發!
  李子木這時候不知道該說些什么,只有拿出實際行动,來好好的回報美人的恩情。他控制不住自個的身体,感覺到黄香香的陣地上的美好,好像是有層次似的,一道道的管卡阻擋著,沒當李子木指揮著沖鋒的時候,陣地上的土地像是會自动收缩一樣,有些地方像是有吸力一般,不斷吸著李子木的身体。
  這貨和黄香香不是第一次,可是每一次似乎都有種新鮮的体驗。
  美少婦的身体,實在是非同凡響。
  黄香香媚眼迷離,依舊盯著他不言不語,牙齒紧紧咬著,間或從喉嚨里發出輕微的呻吟。
  突然間她眉頭輕皺,小聲哼了一下——
  “痛!………”
  怎么會痛呢?
  上次戰斗的時候,不是挺好的么?
  李子木心中滿是疑惑,卻沒有察覺到他的动作有多瘋狂,簡直就像打樁機在工作。
  “好痛呀,小木!不要…停………”黄香香忍不住開口求饒。
  到底是不要?
  還是——不要停?!
  這貨聽不出來黄香香的語氣,但是看她的表情,卻不像是很歡愉的樣子。
  李子木立馬停止,趴在她的嬌軀上:“香香嫂子,真是對不起嘛,我不知道會這樣的!那我…我就不动好啦……”這貨說著輕輕搂過她的小腦袋,好讓黄香香在他寬闊的胸膛上得到安慰。對于女人來講,這里絕對是她們心靈的加油站,何況李子木的胸膛足以坚強。
  黄香香凝視著他,美目里淚光閃閃。
  李子木低下頭看著她,黄香香梨花帶雨的模樣真是动人,引诱的身上難以忍受。
  這貨強制著身上傳來的躁动。
  李子木低下頭很是慚愧:“香香嫂子,我…我不該這樣,真對不起!我現在…現在就出來好不好……”
  “你認為現在出來,就…就不算是在犯錯嗎?”
  李子木很是羞愧:“香香嫂子,我知道,可我實在是忍……”
  對黄香香這樣的極品女人,李子木想要能夠待著不动,實在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
  黄香香的眼睛亮晶晶的,只是看著他卻不說話。
  李子木被她看得相當尷尬,于是作勢要出來:“香香嫂子,你看起來很不舒服,我還是…還是出來好啦!”
  “不…不要嘛……”
  就在這貨要從陣地上撤下的時候,黄香香竟然兩手紧紧抱住他的臀部。
  “啊呀……”
  黄香香閉著眼睛,淚水從眼角流過臉頰,可是抱著他臀部的小手,卻開始輕輕下壓,身上緩緩地动著,眉頭微微皺著,嘴里哼哼唧唧的。
  唉,這女人嘛,可真是種矛盾的生物!
  李子木于是不再多說,配合著黄香香,開始接下來的戰斗。
  慢慢的,动聽的聲音響起來……
  黄香香閉上眼睛,享受著李子木帶給他的感覺,不管是快樂還是痛苦,她都閉著眼睛想要好好地享受。
  因為帶給她感覺的這個人,是李子木,是讓她如今芳心大动,甚至是為之瘋狂的李子木!
  這貨也閉上眼睛,感受著極品妙地的摩擦。
  兩人就這樣默不出聲,靜靜的迎合著對方,享受著生命中難得的超級体驗。
  不過這種狀態沒過多久,黄香香缠著他的腰部的白皙美腿就開始紧收,手也搂著他的頸部將頭向下壓,好讓李子木的嘴唇蓋在她的嬌唇上。
  少婦的美唇微微張開,嫩滑的香舌探入到他的嘴里,任由著他不停吮吸著其中的香津,慢慢得將他的舌尖吸入到櫻桃小嘴里,和她嘴里的香舌紧密的糾缠著,而身上則在不斷的扭轉挺动著,在李子木戰斗的同時,讓兩個人的心靈得到更好的釋放。
  哎呦我去!
  這樣的感覺實在沒的說。
  美得李子木,全身的骨頭都快酥了。
  極度的快樂,讓他在戰場上一路高歌,將黄香香殺的是丟盔棄甲。這貨心里竟然有些羨慕起秦雯的哥哥來,那個胖乎乎的家伙真他妈的性福,能夠擁有這么一個上得了廳堂、下得了廚房、叫得了床的嬌媚妻子。
  這個美麗嫵媚的女人,簡直是極品啊!
  不過那個二貨也真他娘的傻逼,這么好的媳婦都不舍得珍惜。


澳洲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