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美嬌女娘》

當前位置:鄉村春事 > 山村美嬌女娘 >

第80章 青春無敵美少女

  陸小櫻將本子放进抽屜,然后坐在床上招呼著:“小木哥,過來坐呀!床上坐著舒服!”
  “不啦!”
  李子木擺擺手,他怕等會兒忍不住。
  陸小櫻的诱惑力絕對非同凡響,兩人相处不一會兒,小伙伴似乎就有些蠢蠢欲动。
  要是坐在一起,保不準要發生點什么。
  “哦!”
  陸小櫻嘟嘟嘴,顯得很失望。
  李子木過去揉揉她的腦袋,站在一旁隨口問道:“小櫻,要上幾年級啦?”
  “我上學晚,所以入秋才上高一,小木哥,我也在二中上呢!”
  陸小櫻有些不好意思,眼神有些閃躲不敢看他,小手無聊的揉捏著衣角,粉嫩的兩腮紅紅的,像是抹了層胭脂。
  可能是想到了昨天晚上的事情吧!
  李子木沖她笑了笑,覺得她是個性格羞澀的女孩兒,村里人都說這丫頭性子倔,行事乖張潑辣,對柳淑芳尖酸刻薄,可只有李子木知道,陸小櫻只是表面上裝作強勢,骨子里卻很很多小女孩兒一樣,溫順的像只小貓。
  不過也只有對李子木,陸小櫻才會這樣。
  “小櫻也在二中上,那可真好呢!以后在二中有什么事兒,只管來找你小木哥,讓我來給你撑腰!”李子木的嘴角掛上招牌式的微笑,雪亮的牙齒亮出來,配上臉頰上的小酒窩,簡直是迷死人不償命。
  這貨也就是憑借這一招,迷死萬千的大姑娘小媳婦。
  陸小櫻眼睛一亮,喜滋滋的笑著:“哈!這可是小木哥你親口說的,以后可不準耍賴呀!”
  “那是當然!”李子木拍拍胸脯,得意洋洋的叫道,“君子一言快馬一鞭,什么時候我對你耍賴啦?”
  “耍賴倒沒有!”陸小櫻扭捏著小聲道,“小木哥只知道對人家耍流氓!”
  李子木叫苦不迭:“真是冤枉死啦,我什么時候耍流氓啦?”
  “昨天晚上……”
  陸小櫻的聲音小的像蚊子。
  這貨頓時無語。
  昨天晚上的事兒純屬意外,陸小櫻故意引诱他的味道似乎更重些,不過李子木知道說出來也沒用,反正在這樣的事情上,吃虧的永遠都不是男人。
  好男不和女斗!
  何況李子木在嘴上,從來都說不過陸小櫻。
  氣氛一時間沉默下來。
  兩人在房里沉默一陣,陸小櫻深吸一口氣,紅著臉大膽問道:“嗯,小木哥,你……你在學校……有,有女朋友嗎?”
  “你看我這張臉,什么女孩子能喜歡我呀。”李子木沖她咧嘴一笑,摸了摸臉故意來逗她。
  “撲哧!”
  陸小櫻捂著小嘴,果然咯咯笑起來。
  “哼!你騙人!”笑了一陣后,陸小櫻眼睛爍熱的盯著他,“秦雯姐姐不是很喜歡你嘛,還有,還有我,我也很喜歡小木哥的……”
  李子木愣了愣,沒想到小丫頭竟然這么直接。
  這貨的眼睛不由自主的在她身上羞人的部位停留著,嘴角的笑容像是融化的阳光,讓陸小櫻的心跟著撲通撲通直跳,留意到李子木在看她,陸小櫻還故意將豐滿挺了挺。
  女孩子在她這個年紀,早在顯現女人應有的特征。
  陸小櫻的豐滿和同年級的人比起來,絕對是巨無霸的存在,秦雯在她面前都要相形見絀。她的兩條**纖長筆直,屁股卻很肥美,牛仔裤因此而紧繃著,腰如柳枝臀如盆,渾身上下散發著青春無敵的味道。
  這才是秦雯標榜她的,所謂的宇宙超級無敵美少女嘛!
  李子木暗暗想著,心中頗為激动。
  小女孩十六歲,正是開始讓人心动的年紀,當然這個年紀也很敏感,男人想在她們身上打主意,卻又沒辦法打主意。不過這絲毫不影響男人對她們的性趣,就像尚未成熟的青蘋果,吃起來比較青澀酸牙,味道卻已經有了。
  沒有哪個男人會不愿意,摘一個放在家里,等著她變成紅蘋果的。
  李子木這貨自然也不例外。
  兩人正說著話,柳淑芳敲了敲門,端著一盤水果走进來。
  “小木呀,自家種的果子,來嘗嘗看!”柳淑芳將盤子放在桌上,玉手撩了撩額前的秀發,沖著李子木笑道,“在嬸子這里,千萬別客氣呀!”
  “我知道的,嬸子你來歇歇!”
  李子木也還真沒和她客氣,伸手拿起果子就咬了一口,頓時覺得香甜可口,果汁四溢,上面似乎還留有柳淑芳手上的香味。
  “小木呀,果園現在也沒什么活,嬸子今天做些菜,中午你留下來吃頓飯,晚點兒再回。”剛才在門口的時候,柳淑芳聽見陸小櫻在屋里笑得很開心,很長時間沒看見陸小櫻的笑臉,見她很喜歡和李子木聊,心里也很是高興。
  “是呀是呀!小木哥,留下來吃頓飯嘛!”陸小櫻聽她這么講,很是興奮地嚷著。
  李子木擺擺手推辭著:“不啦,淑芳嬸子,我還是回家吃,在這里麻煩你,多不好意呀!”
  “昨天王梅不是說今天回娘家么,你回去還要自己做飯,不麻煩呀!”柳淑芳臉上有些生氣,“說好啦!你留下來吃頓飯,不就是多雙筷子嘛。還是你嫌嬸子做飯,沒你嫂子好吃,所以才不肯留下來?”
  “怎么會呢!”
  “那就留下來嘛,小木哥!”
  看著兩個女人期待的眼睛,李子木只好點了點頭。
  這貨心里其實一萬個愿意留下來吃飯,畢竟大小美人相陪,光是眼睛看著都舒服,何況柳淑芳的手藝也很好,只是他不好意思搞得那么明顯。
  這貨沒事兒就喜歡裝逼!
  “呵呵,這才是好孩子嘛!”柳淑芳見他應了下來,頓時松了口氣,“小木,你和小櫻在家聊會兒天,嬸子去菜園子一趟,等下回來就做飯。你要時在家待著無聊,就讓小櫻陪著你去果園轉轉,看看有沒有喜歡吃的果子,摘些回來拿回家吃。”
  “淑芳嬸,要不要我去幫忙?”
  “不用不用!嬸子是去園子摘些菜,順帶著除除草,很快就回來啦。”柳淑芳急忙擺擺手,然后沖著陸小櫻囑咐道,“小櫻,你在家好好和你小木哥聊一聊,學習上有什么不懂的,多問問你小木哥,別一天到晚只知道玩兒。”
  “哼!我才不要你管呢!”陸小櫻很是不滿,沖著她撅撅嘴。
  以前柳淑芳要敢這樣說她,小丫頭恐怕早發飆罵她是個掃把星了,不過今天有李子木在旁邊,陸小櫻表現的比較收斂。
  柳淑芳尷尬的沖著李子木笑笑,打開門走下樓。
  沒一會兒李子木就聽見院子門打開又關上的聲音,看樣子柳淑芳已經去往菜園。
  李子木這才回過頭訓斥她:“喂,小丫頭,剛才你是怎么和你妈妈說話的?是不是屁股又發痒啦!”
  “柳淑芳才不是我妈妈!”陸小櫻嘟著嘴叫道,“她就是個掃把星!小木哥,你最好離她遠點,不然你會倒霉的!”
  “切!你這小丫頭,瞎胡說些什么!”李子木伸手在她腦袋上彈了一下。
  “呀!”
  陸小櫻挨了一記,頓時老實下來。
  不過她卻用那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可憐兮兮的看著李子木,撅著嘴一臉委屈的樣子,看得李子木這貨都不忍心再訓斥她。
  陸小櫻這一招的殺傷力,對于李子木來講絕對是巨大的。
  恐怕沒人能夠抵擋住。
  不過陸小櫻的這一招,似乎也只對李子木施展。
  李子木揉揉她的小腦袋,苦笑道:“好啦好啦,別不開心啦!”
  “哼!壞哥哥,就知道欺負人家!”
  陸小櫻鼻子冷哼了一下,表現的很是無辜,不過臉上好歹平靜了下來。
  李子木對此只能表示很無語。
  陸小櫻這個小丫頭,真是比秦雯都還難缠!
  “小木哥,咱們摘果子去吧!”
  兩人在房間待了一陣,最后實在沒什么意思,陸小櫻只好很不情愿,聽從柳淑芳臨走時的建議,向李子木提議道。
  李子木點點頭,他早就想要出去透透氣。
  在果園里轉轉是個很不過的建議,柳淑芳想得還真是周到。
  “那咱們走吧!”
  陸小櫻將他拉到樓下,在墻上取下一只籃子,帶著他蹦蹦跳跳往后山走去。
  這么多年,李子木很少來果山。
  一直以來他狩獵的范圍,都只是在村東頭的霸王山,這座小山上只有果子,扛著枪帶著黑子上來,頂多只能打下兩只來偷吃的鳥。
  可如果只是打鳥,那他吃喝個鳥啊!
  站在山腰向下望去,小河村掩映在一片清山綠水間,村里那灰色的屋頂上,朦朧的煙氣繚繞不散,放眼望去都是蒼翠的綠色,在湛藍的天空映襯下,小河村像是一幅美麗的潑墨畫卷,在他眼前呈現出來,讓人覺得看到的像是仙境。
  走出屋的陸小櫻,一路上都是蹦蹦跳跳的,活像一只快樂的百靈鳥。
  說到底陸小櫻也還只是個孩子,平時雖然對有些人尖酸刻薄,可不過是出于自我保護的本能,本性卻是善良可爱,天真活潑的。
  不過恐怕也只有李子木,才能看到她的這種狀態。
  李子木雙手放在腦后,在女孩后面慢慢跟著,時不時在路邊抽出一根狗尾草叼在嘴里。
  清風拂面,舒服至極。
  這貨愜意的簡直要喊出聲來!
  這時候陸小櫻停下來,轉過頭來沖著李子木叫道:“小木哥,我好渴呀!我想回家喝水!”
  李子木一陣無語,從嘴巴里吐出狗尾巴草,一臉郁悶的說道:“小櫻,你坚持一下,等下就到果園啦,到時候我們摘些果子解渴,你說好不好?”
  “不嘛!我就要回去喝水!果子不解渴!”
  “小櫻,你聽不聽話?”
  “不聽!”
  “你不聽話,我就不答應你回家喝水!”
  “小木哥,我聽話還不行嘛!”陸小櫻叫嚷著。
  “聽話就好,小櫻真乖!”李子木笑得很邪惡,“那你要聽我的話,咱們別回家喝水,繼續走吧!”
  陸小櫻送給他一個大白眼:“小木哥,你是在逗我嗎?”


澳洲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