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美嬌女娘》

當前位置:鄉村春事 > 山村美嬌女娘 >

第68章 讀書破

  寂靜的林子里,李子木怔怔地看著秦雯。
  夕阳余暉正熾,林子里光線斑駁,卻絲毫沒有影響李子木的視線。
  眼前的秦雯嬌羞中帶些好奇,玉手半開半合的將那書捧著,眼睛似閉非閉的,長長的睫毛像把小扇子,微微顫抖著,鼻尖上不知是刺激還是紧張,密密出了一層細汗,臉上像是飛上了火燒云,嬌艷欲滴的讓人忍不住想親上一口。
  好一個嬌滴滴的小美人!
  李子木在一旁瞧得心痒難耐,剛想沖上去搂住她,卻沒注意到腳下的樹枝。
  “咯吱!”
  “呀!”
  秦雯小叫了一下,連忙將書丟进袋子里。
  急急忙忙站起來,女孩一臉的尷尬和不知所措:“臭木頭,你……你怎么不聲不響进來啦?”
  “我看天快黑了,來讓你速度放快些!”李子木裝作如無其事的樣子,撓著腦袋嘿嘿笑著,“怎么樣啦,現在是不是可以走咯?”
  這貨說著就要往外走。
  既然秦雯沒有向他追問那本書,李子木自然樂得開心。
  眼看著就要出樹林,李子木卻發現秦雯并沒有要出來的意思,依舊站在原地沒动。
  這貨于是停下來,回過頭問道:“咋啦,秦雯,再不走,天可黑啦!”
  “我想…想在這里…再歇上一會兒。小木,咱們等會兒再回…行不行?”秦雯紅著臉站著,嘴里小聲說著。
  看著她小女人般扭扭捏捏的樣子,李子木覺得有些別扭,心想著小妮子這是怎么啦,以前不是蠻大方的,難道知道老子發覺她看了那種書,所以有些害羞啦?不過這似乎說不通啊,書可是老子買的,現在被她發現,怎么反倒是她不好意思?還是她看了這種書,身上有些受不了了。
  要不老子來幫幫她?
  還是不要了,在這樣的地方,一旦秦雯發起飆來,那可就不得了了。
  李子木上下瞧了瞧,猶豫了一下還是開口說道:“秦雯,就快到家嘍,坚持一下嘛,我們回去再歇唄?”
  “不嘛!人家走不动啦。”秦雯眨巴著眼睛,一副楚楚可憐的樣子,“要不,你過來背著我?”
  “別別別,千萬別!”李子木連連擺手。
  從小到大積累的經驗,每次只要秦雯像這樣沖他撒嬌,最后的結果總是他吃虧。
  所以每次見到秦雯這種表情,李子木心里都直發怵。
  這絕對是惡魔的撒嬌。
  “哼!”
  秦雯冷笑了一下,也不點破他的小心思,在地上找了一片草地,盤著腿坐了上去。
  “過來坐呀!”秦雯瞄了他一眼,“怎么,還怕我吃了你?”
  李子木冷汗流了一地,扭身過來在她旁邊坐了下來。
  山中樹木成蔭,密密麻麻,暮色里的夕阳余暉,從樹枝的空隙中傾瀉下來,星星點點地撒在樹林中,落在綠茵的野草上。
  坐在樹蔭的草地上,一陣透心的阴涼隨著濃郁的草木腥味撲鼻而來,頓時讓人呼吸舒暢起來。
  “喂!臭木頭,說說看,這是怎么回事兒!”見他坐了下來,秦雯一臉嬌羞地將袋子里的那本“書”抽了出來,在李子木面前晃了晃,瞪著眼睛嬌嗔道,“哼,李子木,你仔細瞧瞧看,你這買的是啥書嘛!羞死人啦!”
  李子木瞧了瞧秦雯,又看看她手上的書,很是尷尬的撓著腦袋:“呃,秦雯,你聽我說嘛,這書是……是賣書的老板娘給拿錯啦!對對,一定是這樣!你知道我的,嘿嘿,我怎么可能會看這種書嘛……”
  “哼!鬼才信你,我又不是小孩子!”
  “呃,秦雯,我……”
  “哼!臭木頭,你現在是越學越壞啦。回村我就和王梅嫂子說去,看王梅嫂子怎么收拾你!”
  “喂,秦雯,你聽我說嘛……”
  “不聽不聽!”秦雯捂著耳朵,**伸出來踹了他一下,“李子木,你個大壞蛋!人家不是讓你親了,干嘛還買這些不好的書嘛。”
  女孩的**伸出,裙下的風光頓時乍現。
  只見**根部雪白一片,好似豆腐般細膩光滑,充滿著青春活力,一條紅粉色的帶著細碎花紋的小裤裤,紧紧遮掩著那一片讓人心驰神往的地方,引诱的李子木眼珠子都蹦了出來。
  這貨的腦子里突然想起醉酒那天,在她家衛生間見到過的嬌軀。
  身体瞬間起了反應!
  一時激动的李子木,什么也管不了,身手如電一般,握住秦雯伸過來的**,一個狼撲壓上她动人的嬌軀。右手如影隨形,飛快伸进裙下的小裤裤里,幾乎沒有片刻的停留,就從裤裤的邊緣探了进去,指尖微微一挑、探了进去,開始肆意地為戰斗預熱。
  他的左手放開秦雯的**,搂過似乎嚇呆了的秦雯的小腦袋,大嘴毫不猶豫的穩在她嬌小的紅唇上。
  這一系列的动作,幾乎不到一個呼吸的時間。
  等到秦雯反應過來的時候,只能是“嗚嗚嗚”的發出一臉串的唔咽聲,然后便在李子木全力的攻擊下沉陷下去……
  女孩兒的激情一旦調动,似乎比男生更為狂野。
  秦雯的香舌開始還被李子木牽著走,可是越到后面,女孩兒越占主动,竟然開始不滿足在她的小嘴里戰斗,將戰火引發到了李子木的嘴里。香舌在里面进进出出的,不斷地來來回回上上下下的挑逗著,似乎要將李子木的舌頭吐下肚去。
  相比較上面而言,秦雯在下面的優勢荡然無存。
  李子木的右手像是布滿了魔力,在重地間尋幽探勝,卷起一連串的漣漪。
  “啊哦,臭木頭,你個大魂淡,壞死啦!……”
  秦雯一時間嬌喘連連,松開李子木的舌頭,嘴里發出細微的呻吟。
  這種聲音在此時此刻,無異于在火上澆油,李子木非但沒有停止,反而加快了頻率與速度。
  “呀!……”
  某一刻,隨著秦雯嬌軀的劇烈顫抖,像是全身被抽干了力氣,软软的倒在地上喘著粗氣。經過了云端上的刺激体驗,這個小女孩已經完成了人生中第一次完美的巔峰。而這一切的始作俑者李子木,此刻正盯著眼前嬌媚的女孩,含著滿眼的笑意,嘴角帶著幾分邪笑。
  “這就是書上說的那種感覺嗎?”女孩兒紅著臉在心里暗想,“真是好舒服呢,只是不知道,臭木頭如果真的进來,會不會是這樣呢……”
  “呀!我在想些什么呢!”
  過了好一會,秦雯才發現,滿腦子想得都是一些不堪的東西,剛才在書里看到的那些畫面,不要命的在腦子里回荡著,讓她原本就嬌羞不已的臉上越發的嬌紅欲滴。
  看著李子木嘴角的邪笑,秦雯氣不打一处來:“臭木頭,都怪你,讓人家出糗!喂!有什么好笑的啦!你再笑,人家不理你啦!”
  “好啦,秦雯,我保證不笑。女孩子都是這樣的嘛,你忍不住有這樣的反應,說明你的生理反應很正常呀,咱們生物書上不是都講過嘛。”
  李子木得意洋洋的揚了揚眉,“好啦,秦雯,不說這些。剛才怎么樣,我在這上面的技術,還說得過得去吧。等一下咱們再來,我保證會讓你更舒服!”
  這貨說著伸手又要搂過她來親。
  誰知秦雯聽他一番言論,剛才還泛著潮紅的俏臉上,頓時布滿寒霜。見他腆著臉過來,立馬伸手將他推開,氣呼呼的皺著眉道:“李子木,你先別碰我,給我在這里坐好!有個問題,本小姐現在一定要問個清楚,否則這輩子,你都別來碰我啦!”
  這小妮子不是認真的吧!
  李子木的眉毛頓時擰成了麻繩,實在有些想不明白,這位大小姐到底在抽什么瘋。只是聽她說得這么嚴重,這貨想不認真都不行,只好乖乖離她三尺遠,坐在草地上凝聽秦雯的盤問。
  沒有辦法,誰讓她是個火爆的小辣椒呢。
  “李子木,自從上高中,我倆就在一個班,我從沒聽過你身邊有過女朋友,可你為什么會有這么厲害的手段!你和我說實話,我不怪你,你這些招數,都是在誰的身上學來的?”秦雯盤腿坐到草地上,一臉真誠的徐徐善诱著。
  盯著秦雯那人畜無害的眼睛,李子木心里頓時打了一個突兀。
  秦雯丫頭的這種表情,李子木從小到大在她臉上看到過不下百十次,可每一次出現,都表明秦雯处在爆發的邊緣。倘若一個不小心,將炸彈引燃的話,后果就算是用腳趾頭想,李子木都知道不會比死好到哪兒去。
  不過打死李子木,他都不會和秦雯實話實說。
  開神馬玩笑!
  說出來的后果李子木想想都害怕,恐怕一個搞不好,秦雯發起怒來,一口咬斷他的小伙伴,那簡直就是身不如死。何況一旦暴露他和王梅的關系,李子木還真想不出來,依照秦雯這火爆脾氣,會做出什么樣的事情來。
  所以打死他也不能實話實說!
  “呃,你聽我說嘛,這個嘛,是這樣的……”李子木眼珠子轉了轉,“你剛才不是都看到了嘛,我買的那些書里面,寫得不都是這些東西嘛。所謂‘讀書破萬卷,上女如有神’,這不看著看著,我就學會了嘛。”


澳洲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