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美嬌女娘》

當前位置:鄉村春事 > 山村美嬌女娘 >

第46章 讓我幫你

  隨著敲門聲,臥室里的动靜戛然而止。
  “誰啊?!”
  里面立馬響起一陣悉悉索索的穿衣聲,看樣子黄香香正在手忙腳亂的穿衣服。
  “香香嫂子,是我!能開門么?我找你有些事情!”李子木的嘴角高高揚起,很期待看待會兒出來的黄香香是什么模樣。
  黄香香愣了一愣,語氣很自然的回道:“等一下,我就來啦!”
  原本被敲門聲驚的不輕,聽到是李子木的聲音后,黄香香反而冷靜下來。在她心里是這么認為的,剛才的事兒肯定做得神不知鬼不覺,李子木一定不會聽到。畢竟那呻吟聲經過刻意的壓制,外面根本無法傳出聲響。
  可是李子木并非常人。
  他不但聽到,而且還幾乎將她自衛的過程,從頭到尾看了個一清二楚。
  這貨在心里已經開始在盤算,接下來該如何調戲黄香香。
  等待的時間并不太久,臥室的門緩緩打開。
  黄香香從里面探出半個腦袋:“哦,是小木啊,怎么啦?你找我有什么事嗎?”
  她身上穿的依舊是寬松的睡衣,看來是時間紧迫,沒有來得及替換。不過情緒明顯鎮定下來,倘若李子木事先沒發現,根本就不會想到,黄香香剛才會在房間里,做出那種**入骨的事情。
  喲,這小娘們,裝得還挺像那么回事嘛!
  這貨心里直發笑,決定要打她個措手不及。
  “嘿嘿,香香嫂子,難道沒什么事兒,就不能來找你?”李子木微微瞇著眼睛看著她,里面的戲謔不言而喻,一直看到黄香香心虛的低下頭去,他這才收回目光,嘻嘻笑道,“香香嫂子,不讓我进去坐坐么?”
  “喔喔!快……进來吧!”黄香香手忙腳亂的打開門。
  可直到李子木走进來,黄香香才反應過來,急忙道:“呀!小木啊,這是嫂子的臥室,你不該进來的,有什么事我們還是出去說吧。”
  “可我人已經进來了!”
  李子木沒去理會黄香香,徑直來到床邊,在她剛才自衛的地方摸了一把。
  果然!
  床上的涼席還沒來得及收,李子木手摸在上面,頓時感到一陣滑膩。真沒想到黄香香身体竟然會如此水润,席子上面打湿一大片,亮晶晶的泛著糜爛的氣息。
  “香香嫂子,這是什么?”
  李子木將手伸過去,兩根手指拉離開,中間竟然出現一條亮晶晶的細絲。
  黄香香的俏臉紅的像是能滴出血來,支支吾吾的不知道該說些什么。
  “香香嫂子,我知道天熱火大,你一個人午睡容易出汗。”李子木眼珠一轉,湊到她身邊,在她耳邊低聲道,“要不,我來幫你去去火?”
  黄香香這會兒都不知道該如何思考,聞著李子木身上的男人氣息,她整個人像是融化了一般,只知道順著李子木的話,聲弱蚊蟲怯生生的問著:“小木,你想要…想要怎么幫嫂子去火?”
  “當然是交給我好兄弟啊!”李子木一拍裤裆,重型武器備齊,整裝待發想要走起。
  “小木,你可千萬別胡來,這是在家里,不是在竹林……”
  “嘿嘿,香香嫂子,你也知道這是在秦家么?”李子木湊上前去,手掌快如閃電,伸向她睡衣的下擺里,在女人身上狠狠摸了一把,帶出一手亮晶晶的痕跡來,問道:“那香香嫂子,你說這是什么?”
  “你壞死啦,當然是汗啦!”
  “汗!?香香嫂子,你就別裝,我可是什么都知道!”
  “你…小木你……都知道啦?”
  “香香嫂子,你做出這樣的事,我非常能理解。恐怕秦剛那混蛋,這幾個月來都沒碰過你吧?”李子木點著頭,盡量將眼神變得溫柔些,道:“你知不知道,自從那天我在河邊救下你,心里就一直住著你。”
  “你說的,是真的?”黄香香眼中荡漾著水意。
  這是女人动情的表現。
  李子木毫不猶豫的點著頭,凝視著她的眼睛,無比真誠的說道:“香香嫂子,你真好看,我好喜歡你。看到你用手來滿足,我真的是好難受。香香嫂子,如果你有需要,就讓我來滿足你吧,就像咱們在竹林里做過的那樣!”
  “你就不怕秦雯知道么?”黄香香眼中略帶著些猶豫。
  李子木一把搂過她,不再給她反悔的機會。溫柔的抚摸著她的頭發,這一刻的他看上去是那么的柔情似水:“害怕啊,可我太喜歡你啦,根本控制不住自己。不過我相信,你肯定不會讓她知道的,我說得對不對?”
  這貨含情脈脈的眼神,差點沒把黄香香看融化。
  微微點點頭,黄香香手臂翻轉,紧紧搂上李子木:“小木,你來吧,從今以后,嫂子…嫂子就是你的啦!”
  “哈哈,香香嫂子,你真好!”
  李子木在她粉嫩的香腮上狠狠親了一下。
  黄香香閉著雙眼,聲音里略顯顫抖,幾乎微不可聞:“小木,我……我想試試,我的火起來了,你不是要幫我去火?”
  此刻她的心里很不平靜。
  只想著李子木將她帶入到云端去,其他的一切再也無法顧及。
  對于美人的求爱,李子木向來難以拒絕。
  慢慢將她身上的睡衣褪去,那對碩果居然高翹著,雪白的膚色滑滑嫩嫩,讓人忍不住想要咬上一口,李子木禁不住把手放在那粒鮮紅的小櫻桃上捏弄。
  黄香香兩條細嫩的手臂舒展著,搂住他骚荡地叫著:“小木,痒死了,人家的心都快跳出來啦。嗯哼哼,別玩了,快來嘛!”
  這聲音真是诱惑難當!
  李子木禁不住搂紧她,劈頭蓋臉就是一通狂吻。
  黄香香的嬌唇火熱,香甜的舌頭兒飛速进入他的嘴里,熱烈而又瘋狂的攪动著。李子木從她光滑的后背上摸下去,漸漸探进她睡衣下面,慢慢抚摸上去,手上傳來的觸感讓他心神一荡,身体愈發顯得興奮起來。
  李子木把她抱到床上,伸手褪下她的睡衣。
  “等等!”
  就在李子木要进一步的時候,黄香香出手止住了他。
  大美人紅著臉溫柔地低下頭:“哎呀,還是讓我來吧!”
  李子木自然樂得不用动手。
  閑下來的他眼光落在黄香香的嬌軀上,如此靜距離的觀察下,李子木和他的小伙伴簡直驚呆了。
  午后的光線多少有些暗淡,不過在粉刷的白凈的房間里,依舊明亮刺眼。可是卻絲毫掩蓋不了黄香香身体上散發出的光芒。半球狀的豐滿弧度圓润,細細的柳腰不堪一握,尤其是那雙晶瑩剔透的美腿,細膩光滑潔白富有彈性,幾乎找不出任何的瑕疵。
  沒有生過孩子的美少婦,身材好的沒話說。
  渾圓的臀部,粉嫩的丘壑,簡直能和王梅平分秋色。
  尤其是那雙美腿,絕對是極品中的極品!
  修長的大腿下,小腳玲瓏剔透,真是人見人爱。
  簡直就是一對活寶貝!
  李子木看得血脈喷張,伏在她一絲不掛的身体上,在上面不斷的來回親著。
  這時候黄香香慢慢將李子木的裤子褪下,一雙小手拿起他的武器,在上面檢查著枪栓,看看是否保險正常。
  李子木的武器絕對犀利!
  看得女人一雙媚眼漸漸蒙上了水汽。
  黄香香神色迷離地湊過來,掀著他的上衣,在他耳邊低語著:“小木,來嘛,嫂子現在是你的了!”
  這聲音嬌媚十足,动聽的難以形容,簡直是扣人心弦,顯得勾人魂魄。
  “香香嫂子,上衣還是不脱啦,到時候要是來人,我怕來不及!”李子木按住黄香香的小手,阻止她进一步的解衣行动。
  畢竟在秦雯家,李子木還是有所顧忌的。
  黄香香撲哧一笑:“膽小鬼!”
  不過她也沒有再坚持,心里也認為李子木考慮的很有道理。畢竟時間不早,李子木出來恐怕也有段時間,如果真有人进來,手忙腳亂的也未必是好事兒,這樣留著上衣,到時候肯定方便些。
  黄香香躺在床上,嬌羞著閉上眼睛,“嗯,小木呀,記得等下溫柔些!”
  剛才替李子木寬衣的時候,她見識到了李子木的尺寸,有點兒擔心身体是否能夠承受住,畢竟秦剛的武器,遠沒有李子木的犀利,可即使如此,她每次都還有些吃不消,就更不用說現在。
  李子木笑著趴到她溫熱的身体上。
  黄香香慢慢伸出手,帶他來到泥濘的沼澤地,鼻子里喘著粗重的氣息:“小木,我好久沒有嘗過這種滋味,等一下你先慢慢來。”
  “嗯,放心,我會很溫柔的!”
  李子木嘻嘻一笑,點了點她的瓊鼻。
  說著便開始向戰斗重地發起攻擊,緩慢而又執著的沖擊著女人的陣地,剛剛得到一場小規模的勝利,黄香香雙眼便開始瞇紧著,氣息也變得越來越濃重。


澳洲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