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美嬌女娘》

當前位置:鄉村春事 > 山村美嬌女娘 >

第21章 上山打老虎

  雄鸡一唱天下白。
  李子木在鸡叫聲中緩緩醒來,揉揉惺忪的睡眼,王梅已經不在床上。
  習慣性的看了看視野中的雷電源,李子木差點兒沒從床上跌下去,雷電源再次恢復,這一次竟然全部變成了橙色。
  雷電源升級!
  “呵呵,果真是好事成雙啊!昨天晚上和嫂子一夜歡爱,雷電源是不是因此而升級的?”
  李子木喜滋滋的想著,覺得很有必要再用實踐來證明一下。
  “小兄弟,只好再辛苦你一夜嘍。”
  李子木嘿嘿一笑,滿意的穿上了裤子。
  悉悉索索穿好衣服,李子木下樓一看,王梅正在廚房里忙著做飯。很顯然李子木一夜的灌溉沒有白費,王梅的臉嬌艷动人,看上去比以前更加紅润細膩,眉眼也是一片舒展,看上去很開心的樣子。
  只是动作卻不如先前利索。
  “嫂子可真勤快。”
  想到昨天晚上的瘋狂,王梅還能這么早起來做飯,李子木心里就是一陣幸福。
  “小木,你睡醒啦。”見到李子木下來,王梅將盆子接滿水:“來,快過來洗把臉,飯很快就要好了。”
  李子木胡亂在臉上擦了一把,抬起頭的時候,剛好看到王梅在灶臺前的背影。或許是昨晚消除了害羞的心理,王梅在李子木面前的穿著變得很寬松,簡簡單單的一件睡衣套在身上,雪白的小腿頓時曝露在李子木眼前。
  不過讓李子木眼發直的是王梅那豐滿的臀部。
  王梅此時正微微欠著身子,那渾圓的臀部頓時變得俏立起來,就連寬松的睡衣短裤似乎都無法包住,诱人的股溝隨著衣服的拉離漸漸露了出來,李子木能夠很顯然的看到王梅里面沒有穿小裤裤。
  這簡直是在诱人犯罪啊!
  李子木鼻血上涌,走過去便從后面抱住了王梅。
  “要死啦!快放手,我在做飯呢。”王梅輕輕掙扎了一下,不過感覺李子木抱得很紧,掙扎了一下沒松開,她便果斷放棄,任由李子木這么抱著。
  埋在王梅的粉頸間,李子木深吸了一口氣,那股熟悉的香味,經過了睡夢的阻隔,再次回到李子木的身邊,這讓他不由想起了昨夜的瘋狂和迷亂,眼神中已是血絲滿布,小伙伴也漸漸抬起頭來。
  “嫂子。”
  李子木在王梅耳邊輕喚道,頓時便感覺到王梅身上一震。李子木知道這是王梅已經有所反應,于是不再猶豫,張嘴便從她脖頸上吻了過去,雙手也沒有閑著,從那纖細的腰間攀上雙峰。
  輕揉慢捻細抚摸,李子木的技術漸漸純熟。
  “唔唔唔——”
  王梅小嘴發出了**的呻吟……
  感覺火候已經差不多,李子木的手漸漸穿過寬松的睡衣,緩緩的向下探去。王梅的小腹平坦又光滑,經過了昨夜的接觸,王梅已經不會再出手阻止,李子木的手幾乎是滑下去的。
  “啊!”
  李子木的手一路向下,兩根手指剛要有所动作,王梅便皺著眉頭發出了一聲嬌呼,就連上面的親吻也被迫打斷。
  “痛!”
  王梅輕輕撥開他的手,好不容易調动起的**已然消失。
  “嫂子,我想。”
  李子木急急叫了一聲。
  王梅皺著眉頭,狠狠在他身上擰了一下:“想什么想,你這是想死!哼,昨天晚上那么欺負嫂子,早上起來又是這樣,嫂子身子還疼著呢。去,那邊坐著去,這一天都別想再碰我!”
  “不是吧。”
  李子木頓時一臉無奈,看來今天沒法再和王梅親熱,那這一天該做些什么。去地里干活?剛下完雨地里根本进不去人。陪著嫂子呆在家里?拉倒吧,看得見吃不著的滋味可不好受。
  干脆去山里轉轉!
  幾個呼吸之間,李子木就想好了今天的行程。
  王梅在離他遠遠的距離收拾著碗筷,生怕李子木一個沖动再把她怎么著。事實上她的擔心有些多余,以李子木今時今日的身手,想要把她怎么樣,根本就是手到擒來的事。
  看樣子飯還有段時間才會好,李子木走過去坐在灶頭前幫著添火,眼睛卻是目不轉睛的盯著王梅嬌俏的身体。
  “看什么看,還沒看夠么?”王梅把碗筷清洗好,扭轉身瞪了李子木一眼。
  李子木盯著她的豐滿,很認真的說道:“嫂子,你可真美,讓人百看不厭呢。”
  “哼,就知道貧嘴。還坐著干什么,把桌凳搬出來吃飯啦。”
  王梅的手藝沒得說,下雨的緣故,王梅沒法下地干活,所以早餐做的很用心。也或許是她覺得需要給李子木犒勞犒勞,反正桌上擺了好幾個小菜,雖然都是家常小菜,可是卻香氣四溢。
  李子木咽了咽口水,昨天晚上只是吃了些面,現在肚子早餓得咕咕叫,桌凳擺好飯菜上齊,李子木便呼呼呼一連吃了三碗。
  “慢點兒,小心別噎著。”
  看李子木吃得很香,王梅在一旁笑得很開心,不斷往他碗里夹菜,一副溫柔小女人的樣子。
  吃飽喝足,李子木打了個飽嗝兒,摸著肚皮問道:“嫂子,你想吃鸡嗎?”
  王梅一愣:“你說啥?”
  李子木開口道:“我想著,今天沒法下地干活,想去霸王山里打只野鸡回來給你補補身子,每天這么清湯淡水的,嫂子你都瘦啦。”
  王梅心中感动,開口道:“想去就去吧,不過要注意安全才是。”
  “那我走啦。”
  李子木一抹嘴,手趁機在王梅的豐滿上捏了一下,趁著王梅尚未來得及發火,一溜煙兒跑了出去。
  李子木去儲物室里將平時上山用的東西翻撿出來,無非就是兩把獵枪,一柄短刀,一柄砍刀,一個鋁制軍用壺,一雙塑膠水鞋還有一件軍用裝。
  穿塑膠水鞋是為了防止腳受傷,山里到处都是樹杈野刺,腳一受傷那可什么也干不了,那件結實耐穿的軍裝也起著同樣的效果,這還是李老木留給他哥倆兒的,比李子木的年歲都大,幾乎每次上山李子木都會穿上。
  這些東西李子木前幾天還曾用過,當時在山里打到了一只兔子,賣了八十來塊錢。
  將這些東西悉悉索索穿在身上,猛一看還真像那么回事兒。
  事實上,李子木這些年早已成了這方圓百里有名的獵手。
  一切準備完畢,王梅也洗好碗筷從廚房走出來。
  “喏,帶上幾個飯團好在路上吃,要是沒什么收獲,那就快點兒回來吃午飯。”
  王梅將一個裝滿飯的鐵盒遞給他,又在他的水壺里加滿了水,靠過來細細叮囑道:“在山里千萬小心點兒,別只顧著扎頭猛追,逮不到獵物就算啦,自己別傷著就好。”
  一股暖流直往他心里沖,李子木點點頭:“放心吧嫂子,我走啦!”
  伸出手將王梅抱在懷里,李子木輕輕吻了她一下,然后又檢查了一下裝備,覺得一切都已妥當,這才起身離開。
  當然,還少不了要叫上他的爱將。
  “走,隨我上山打老虎!”
  李子木在院子里打了個響指,黑子好似一道黑色旋風從角落里飛了出來,圍著李子木直打轉兒。養精蓄銳好些天,黑子看起來是相當的興奮。
  其實李子木心里比它還要激动,畢竟是知道了身体上的改變,他也很想知道這次进山,那種超能力是否會幫他打到更多的獵物。要知道以往的書費可全是他打獵所得,今年的還差上一些,正好趁這段時間給補上。
  這樣想著,李子木的口哨吹得震天響,領著黑子向著霸王山直奔而去……
  霸王山是粱夢市甚至全省數一數二的大山,自古便是高山峻嶺,繁茂的樹木綿延數千里,里面蘊育著無數的飛禽走兽,山怪野物。這樣得天獨厚的環境,自然培育著無數的獵手,李子木便是在這山里長大的獵人。
  李家世代在霸王山捕獵為生,靠著家傳的本事,李子木很小就已是個捕獵好手。
  據說李子木的爺爺,當年曾為紅軍扛過枪,是軍隊里一枝獨冠的神枪手,李子木身上這一套裝備,聽說就是從那時得來的。
  不過隨著這些年經濟的發展,再加上霸王山里獵物越來越少,很多獵人都放下了獵枪扛起了鋤頭。小河村以前是個狩獵大村,現在的獵人已經越來越少,幾乎都找不到單靠捕獵為生的獵人。
  就算是李子木的哥哥,也是在農閑的時候才出去狩獵。
  李子木在哥哥死后接過了獵枪。
  嫂子王梅身單体弱,家里耕地也少,種下的糧食有時候還不夠自己吃的,王梅平時省吃儉用,加上李子木放假后搞些副業創收,三年來,好歹算是是上到了高三,沒有輟學。
  今年若是湊不夠學費,李子木打算不再去上學。
  李子木的學校是粱夢市數一數二的高中,粱夢市除了粱夢一中便是粱夢二中。李子木的成績原本是可以讀一中的,只是二中的老師說可以每年給他減免一些學雜費,李子木這才選擇了二中。
  可是李子木屬于嚴重偏科的學生,英語成績一直不算太好,在下面鄉鎮上初中還不怎么凸顯,現在去了精英云集的粱夢二中,差距一下子就給拉開。
  原本其他科目成績都很拔尖兒,可是英語一下子和別人差七八十分,總成績那自然是可想而知。
  寒暑假學校是會抽出一段時間補課的,尤其會著重補英語,可是李子木從來沒參加過,一放假都會趕回來干活捕獵籌學費,有時候農忙也會請假回來,所以到了高二下學期的時候,李子木的英語,已經可以用慘不忍睹來形容。
  只是李子木的語文一枝獨秀,在粱夢市可謂從無敵手。
  高二時他還參加過省里的作文比賽,得過一等獎,那個教語文的老師向來對他頗為器重,王梅也不希望他輟學,經常鼓勵他不要氣餒,要不是這樣,李子木恐怕早就回家在忙著種田和打獵。
  “唉,要是英語能好些,讓我考個好大學就好了,到時候我就把嫂子接到大城市里住……”
  聽著山鳥啼叫,李子木在心里這樣想著,漸漸走向大山深处。


澳洲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