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春事》

當前位置:鄉村春事 > 鄉村春事 >

第94章 這大白天的,可不敢

    +

    正在這個時候,就聽見王大孬在院外大聲的喊道:“都讓讓,都讓讓!”隨著人流往兩旁一分,就見王大孬帶著李麻子和馬紅軍上氣不接下氣的跑了過來。

    “找到了,找到了,村長!”李麻子打開醫药箱,從里邊拿出一塊包扎布包裹得嚴嚴實實的一個小包,上邊還滲著不少的血跡。

    “還愣著干啥,趕紧上車去縣醫院!”當王富貴接過來李麻子手里的那個小布包的時候,他的雙手都在劇烈的哆嗦著。他捧著的可是老王家的根啊,要是根沒了,那王家的香火可就徹底斷了啊!王富貴的眼里涌出兩團淚水,隨即他又強壓著給瞪了回去。

    眾人抬著昏迷的二蛋子上了面包車。王富貴、田秀花還有荷花連門都沒有鎖,就匆匆的鉆上了車。“二胖,快點開車!”王富貴坐在后邊扶穩了二蛋子,隨即急促的催促孫二胖開車。

    面包車發动了,正在這個時候,車門被拉開了。李麻子猶猶豫豫的探過來腦袋:“村長,讓俺也跟過去把!俺在縣醫院認識外科的主治醫師,俺去了能說上話,少走彎路,還能省不少的錢!”

    “快點上車!”王富貴點了點頭。上了車,孫二胖一踩油門,面包車就仿佛發狂了的馬駒子一般,連蹦帶跳的就竄了出去。

    “李大夫啊,多虧你了,如果俺家二蛋子能治好,你要二胎的事包在俺身上了!”王富貴破天荒的吐口了。這讓李麻子立刻松了一口氣,“村長,太謝謝你了!”

    由于李小富是個傻貨,他和姜小娥就尋思著再要一胎。可農村計劃生育有規定:第一胎是兒子的,再生第二胎要罰款,還取了個新鮮的名字叫社會抚養費。盡管李小富是個傻貨,按照国家規定允許生二胎。可這二胎的準生證狗日的王富貴就是卡著不給辦。說是生二胎要罰款,這二胎的費用可不少,少說也得五六千塊。這讓李麻子發了愁。沒想到今天自己的無心之舉,竟然把這件事給辦妥了,這下可把李麻子給樂壞了。

    看著面包車走遠,圍著看稀罕的村民一個個都散去了。龙小寶此刻也感覺到身体仿佛透支一般,累得連走路都沒了精神。強打精神出了門,龙小寶漫無目的的走著。當他走到娜娜美發屋的時候,正好碰見娜娜。由于龙小寶做了虧心事,他一看見娜娜,就把腦袋一低,剛想快速溜過去。可就在這個時候,娜娜喊住了他。

    “喲,這不是小寶兄弟嘛!咋一看見俺就溜啊,你是不是干了啥虧心事了?”娜娜見龙小寶要溜,上前就攔住了他的路。

    “娜娜老板娘,俺有急事咧!”龙小寶不敢看她的眼睛,他支支吾吾的找著借口,尋思著如何脱身。自從上一次娜娜喝多后,自己對她多過那些事后,龙小寶一直害怕娜娜找上門來。要是娜娜就是個普通的美發屋的老板娘,龙小寶根本就不在乎。可問題是娜娜是縣長宋鵬程的女人,這要是掃到縣長的耳朵眼里,自己可真是裤/裆里耍大刀——夠他鸡吧嗆!

    “撲哧!”娜娜見龙小寶這般窘迫的樣子,不由得笑出聲來,“小寶兄弟,看你頭發亂糟糟的,大老遠就能聞見一股汗臊味,準是該洗頭了,正好俺今天還沒開張咧,你給俺捧個場咋樣?”

    +

    龙小寶眼見著躲不掉了,再加上確實頭也該洗了,刺撓得狠。也就點頭同意了。龙小寶本來想找個其他女人給自己洗頭,哪知道卻被娜娜給回絕了。用她的話來講,龙小寶如今也是村干部了,一般的女人哪里能伺候好他?

    &nbs

    p;   洗完頭后,娜娜讓龙小寶坐好,然后忽啦忽啦的給龙小寶吹著風:“小寶,聽說你昨天晚上去打狼了?”

    “嗯!”龙小寶一提這事就頭疼。

    “打死了幾只啊?”娜娜突然停了下來,很感興趣的問。

    “基本上都弄死了,哎,不過二蛋子的裤/裆被狼給扒了!”龙小寶不愿再提,眼見著頭發吹干了,龙小寶站起身來就要去掏錢。哪知道就在這個時候,龙小寶覺得頭暈眼花的,身子一晃,就又歪在了椅子上。

    “小寶兄弟,你這是咋了?”娜娜也嚇了一跳。

    “可能是昨天晚上一夜沒睡,頭暈眼花的!”龙小寶揉著腦門,頭重得仿佛頂著一個大磨盤一般。

    “來,去里邊睡一覺,小小年紀別太逞強了,這樣容易弄出病來!”娜娜不由分說,攙著龙小寶就來到了后院。

    “娜娜,你干嘛脱俺衣服啊?”一到娜娜的屋里,娜娜就把龙小寶推倒在床上,然后開始脱他的衣服。

    “別动,聽話!”娜娜臉突然紅了,她只給龙小寶留了一個裤/衩。

    龙小寶覺得事情有些不妙,他值得蜷缩在床上,然后蓋上了毛巾被。就在這個時候,娜娜突然脱得光溜溜的,然后泥鰍一般的鉆到了龙小寶的毛巾被里,并且紧紧的抱著龙小寶。

    “娜娜,可不敢咧?這大白天的!”龙小寶的臉被娜娜的大乃子給擠得出不來氣,他剛想掙扎,就見娜娜把眼一瞪,“你還給俺裝!前些天,你往老娘的嘴里尿你那東西的時候,你咋膽子那么大咧?”娜娜說完,仿佛藤條一般就紧紧的缠在了龙小寶的身上……



澳洲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