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春事》

當前位置:鄉村春事 > 鄉村春事 >

第89章 把俺男人支走,你想干

    +

    李小富正撅著腚在院里玩尿/泥。在墻根收集了一大堆的黄土,然后壘成一個圓圈,然后扯出來那細小如豆芽菜的玩意就照著圓圈里嘩啦啦的澆。他聽見有人喊他,扭頭一看,見是龙小寶,于是還沒等尿/干凈就提上裤子。“小寶叔,你是來找俺娘的?”

    龙小寶聽了臉一紅:“這狗日的傻貨還真說對了!”不過他把臉一板說道:“胡說,俺是來找你爹,你爹了?”

    “哦,俺爹去城里了,還沒回咧!”李小富一邊答著話,一邊又撅著腚和泥。一陣腥/臊的味道傳來,嗆得龙小寶一個勁頭的皺眉頭。

    “啥時候能回啊?俺找你爹有急事!”龙小寶一邊問,一邊勾著頭往屋里瞅。

    “說不準,俺也不知道,要不你問俺娘,她在屋里咧!”李小富頭也不回的答道。當龙小寶快走到屋里的時候,李小富突然回過頭來,扯著嗓子問,“小寶叔,你啥時候再和俺一塊去小南河摸魚蝦啊?”

    “等俺閑了,就帶你去!”龙小寶敷衍著李小富就进了屋。

    “嫂子?嫂子?你在哪里咧?”龙小寶进了屋后,就小聲的問道,仿佛一個偷/腥的貓一樣,連聲音都壓低了不少。

    “小寶啊,你咋還攆上門來了?趕紧出去,俺男人快來了,要是讓他抓住,咱們就都活不成了!”姜小娥這個時候從里屋沖了出來,她一邊往院子里張望,一邊央求著龙小寶趕紧走。

    龙小寶見姜小娥如此的慌張,心里頓時升騰起一種奇妙的感覺。這古話說得好:“妻不如妾妾不如偷!這偷偷摸摸的骑人家老婆的事就是刺/激!”龙小寶一把抱住姜小娥,往椅子上一坐,手就滑进了姜小娥的衣服里,兩手不閑的揉捏著她的乃子,一副氣定神閑的模樣。

    “小寶啊,嫂子求你了,你可不能這樣做啊!等李麻子不在家俺得了閑,就去你果園子里找你,隨便你弄咧!”姜小娥明顯能感覺到龙小寶那火熱的東西正頂著自己的腚/溝,要是再這樣下去,自己還真會把持不住。姜小娥心亂如麻,不安的在龙小寶的懷里掙扎著。

    “你放心嫂子,俺懂規矩,保證不會亂來!俺找你男人有事咧!”龙小寶掰著姜小娥的頭,然后就在她的嘴上親了下。

    “你能有啥事?難道是這家伙太強了,你想給它放放血!”姜小娥聽了心里安生不少,她俏皮的用手一抓龙小寶的裤/裆,隨即咯咯的笑了起來。

    “嫂子,你還別小瞧俺,俺現在可是村干事,找你男人有正經事呢!”龙小寶用手指輕輕的摸著姜小娥的唇,然后慢慢的把手指捅到她的嘴里。姜小娥則乖巧的用舌裹著,靈活的吸來吸去。

    正在這個時候,就聽見李麻子喊道:“小娥,小娥,快點出來,幫俺卸药!”

    “來了,俺男人來了!”姜小“”看最新章節娥聽了,嚇得趕紧從龙小寶的身上跳了起來。整理整理衣服,又對著鏡子照了照,見頭發都亂了,不由得低聲埋怨道,“都是你不好,把俺的頭發都弄亂了!”

    姜小娥拾掇好后,就出了屋門,龙小寶則在后邊彎著腰慢吞吞的跟著。李麻子看到龙小寶跟著他老婆從屋里前后腳的出來,心里不由得咯噔了一下:“該不會這里邊有事吧?”隨即他又否定了自己,“自己的老婆可不是和村長王富貴的婆娘田秀花那樣,她是個本分的女人!”

    “小寶啊,你腰咋了?咋走路彎腰咧?”當李麻子看到龙小寶彎腰走路的時候,不由得有些納悶。

    “剛不小心扭了下腰,一會就好咧!”龙小寶當然不能說實話《“自己的那玩意頂得裤都快戳破了個洞,走路那敢直起腰?”在院里找了一把凳子坐下,龙小寶感覺到好多了。

    等李麻子卸完药,龙小寶就招呼李麻子坐下:“俺想找你干點公差,不知道你愿意不愿意咧?”

    “哦,公差?”李麻子一聽就楞了。就連姜小娥聽了也是一愣,“看來小寶找自己的男人還真是有事咧!”

    “咱們村成立了打狼隊,現在隊里缺一個醫生,俺想讓你跟著一起出工!”

    “是嗎?聽說還有補貼咧?”李麻子一聽就來了精神,“他知道這打狼隊都是夜間行动。自己白天坐診賺錢,晚上閑著也是閑著,再說了還能混個補貼,這可是兩全其美的好事!”

    “你是醫生,給你按村干部標準發,一天三十,你干不干?”

    “俺干!不過你說話好使不好使啊?”李麻子有些信不過龙小寶。

    龙小寶聽了,腦袋一昂,鼻孔沖天的說:“俺是打狼隊的總指揮,又是村干事,你說俺說話好使不好使?”

    李麻子見龙小寶年紀輕輕的,說話的氣勢比前些天來村里的那個縣長還要足,頓時就被鎮住了。盡管他是龙王莊唯一的一個醫生,可現在在龙小寶面前他覺得自己低了他一個腦袋,誰讓人家是村干部呢?

    “那就說定了,下午你早吃飯,天一擦黑就到村部集合!”龙小寶說完,就背著手往外走。

    “小娥,趕紧送送小寶兄弟!”李麻子獻殷勤的沖著姜小娥使了個眼色。

    “嫂子,你男人晚上要去打狼,這下你晚上有時間了吧,嘿嘿!”出了門,龙小寶見四周沒人,伸手就在姜小娥的乃子上揉了一把。

    “狗日的,早知道你猴兒拉稀——壞腸子咧!你給俺老實的交代,你晚上把俺男人給支走,你想干啥咧?”姜小娥拍開龙小寶不安分的手,臉上升騰起兩片紅云來……



澳洲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