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春事》

當前位置:鄉村春事 > 鄉村春事 >

第85章 村長的壞心思

    王富貴的私心也很重,雖說作為一村之長,不敢正大光明的為自己謀福利,但這狗日的狡猾得很,他笑瞇瞇的征求龙小寶和王大孬的意見。龙小寶聽了一撓頭,王大孬則連忙背過身去。村會計孫守財聽了則暗自里罵娘。

    “二蛋子他娘,別傻站著,拿盒好煙過來!”王富貴沖著田秀花吼了一聲。

    田秀花會意,立刻往小賣鋪跑去:“富貴,拿啥煙啊?十渠中不中?”

    “你個小氣的娘們,十渠哪會中,拿玉溪!”王富貴心里也肝顫,一盒煙快頂得上打狼一天工錢了。

    “來,小寶,抽煙,大孬,你也來一根!”王富貴心疼的抽出兩根煙遞給了他們倆。龙小寶不客氣的接了過來點上。王大孬見了,也不甘示弱的點上,美滋滋的抽了一口:“還是這好煙香,比十渠好抽多了!”

    “守財,俺知道你不抽煙,所以俺也不讓你了!”王富貴迅速的抽出一根,就想把那盒煙給裝口袋里。

    “誰說俺不抽煙咧?給俺也來一根!”徐守財嘴一撇,伸手就要煙。

    王富貴一邊肚子里罵娘,一邊有些不情愿的抽出一根給徐守財。徐守財點上煙,猛抽一口,嗆得一邊咳嗽一邊流眼淚。

    “這煙不好抽,抽不慣!”徐守財把煙往地上一扔,隨即用腳給抿碎了。

    “狗日的,真是人參當成白蘿卜啃,糟蹋好東西咧!”王富貴臉一陣陣的抽抽。

    “你們覺得二蛋子參加打狼隊,夠格不夠咧?”王富貴又問。

    龙小寶低下頭尋思了下:擺明這狗日的王富貴想以權謀私,想為他家掙點外快。你說這樣一個傻缺貨,打老鴰窩能打中他爹的裤/裆。就這枪法,還去打狼咧?在家玩尿泥還湊合。但龙小寶精明著咧,今天這事要是不答應,那自己以后就別在村部混了。作為一村之長的王富貴,隨便找個借口,就能把自己給攆走。

    “富貴叔,二蛋子年輕力壯的,枪法還好,俺看夠資格!”龙小寶尋思了半天,終于痛快的點頭答應了。

    “虎父無犬子咧,俺覺得二蛋子中!”王大孬本來 。就是村長王富貴的親信,龙小寶都點頭了,他當然求之不得。

    王富貴一聽臉上樂開了花,他心里暗自尋思著:“別看這狗日的龙小寶年紀小,還真上道,看來以后得多多培養培養他,把他拉到自己這邊來!宋縣長臨走的時候,可是再三交代馬建国和自己多多關照這個后生,弄不好這狗日的后臺就是這宋縣長,關照龙小寶就等于關照自己咧!”

    “守財,你覺得咋樣?”剩下徐守財一個人,王富貴就感覺輕松多了,盡管他知道徐守財和馬建国是一伙的。

    徐守財能在村會計的位置上混這么多年,也不白給,一見眼前的這個形勢,他只能點了點頭。

    “村長,再弄根煙抽抽!”王大孬抽完煙又伸手朝王富貴要煙吸。

    王富貴雖然不舍得,但想想自己的兒子馬上要參加這打狼隊,一天就能掙過來。于是也就強忍著不快抽了一根給王大孬。

    龙小寶看在眼里,心里暗自罵娘:“妈了個逼的王富貴,日你媳婦咧,又是個不痛快的人!”龙小寶眼看著王富貴就要把煙給重新裝到口袋里,他眼珠子轉了轉,有了注意。他一邊假模假樣的摸口袋,一邊嘴里嘟囔:“沒煙了!”他說完,就扭頭沖著田秀花喊道:“嫂子,買包十渠!”

    田秀花剛被龙小寶給弄得舒服得飛到天上好幾次,現在裤/裆里還黏糊糊的。見自己家的男人小氣的厲害,就一把從王富貴手里搶過那盒玉溪,塞到了龙小寶的手里:“買啥咧,嬸子把這煙送給你了!”田秀花說完,還用手指在龙小寶的手心里勾了勾。

    “喲,嬸子,這可不好吧,俺帶著錢咧!”借著推辭,龙小寶把煙又往田秀花的懷里退。順便,他用手背磨蹭著田秀花的大乃子。田秀花里邊空空的,這一摩擦,乃頭立刻立了起來,頓時汗衫被頂起兩個小凸點。

    王富貴氣得鼻孔冒煙:“這狗日的敗家娘們,這煙貴得狠!”但他又不敢明說,只得暗示著說,“秀花啊,小寶兄弟可能抽不慣這煙,要不你送他一盒十渠!”

    “就你精,當別人是傻子咧,這煙一盒頂十渠兩盒咧!”田秀花用眼睛狠狠的剜了王富貴一眼,然后把眼珠子一瞪,“狗日的,讓你拿著你就拿著!”田秀花被磨蹭得心慌意亂,當著這么多人的面,她唯恐被人再看出什么,就把煙硬塞給龙小寶。

    龙小寶心里暗笑,但臉上卻裝作不好意思的模樣看著王富貴。王富貴無奈的一擺手:“小寶,你嬸子給你你就拿著!”往后你在俺家買煙,俺給你按进價走!”王富貴說完背著手就回了屋。

    &nbsp  +  ;  “那太謝謝富貴叔了!”龙小寶把煙揣兜里了,看得王大孬直眼饞。

    “村長,二蛋子打狼按啥補貼標準走咧?”徐守財突然想起了一個很嚴重的問題,于是他扯著嗓子沖著王富貴嚷嚷起來。王富貴聽了,一愣,眉頭隨即皺了起來。這狗日的徐守財分明給自己難堪。

    “這還用說,二蛋子是干部家屬,理應按照村干部的補貼標準來,你說對不對,村長?”龙小寶斬釘截鐵的答道。

    “雖然二蛋子是俺的兒子,但也要注意影響嘛,去吧去吧!”王富貴扭頭露出一絲笑。隨即他沖著龙小寶說道,“大侄子,以后你來買煙,俺給你按进價走!”



澳洲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