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春事》

當前位置:鄉村春事 > 鄉村春事 >

第83章 傻兒撅了爹的根

    龙小寶仿佛上剛加滿了油的拖拉機一般,兩手搂著田秀花的腰花樣百出的撞擊著她磨盤一般的大/腚,每一次撞擊,田秀花的大/腚就仿佛小南河面上的水草被烈風刮過一般,呼啦的分出一條縫,呼啦的又閉合在一起。

    “狗日的小寶啊,別看你歲數小,你可不是瓜娃子咧,你弄得嫂子…嫂子的氣兒都喘不勻實了!”田秀花仿佛一灘泥一般,屋里的趴伏在柜子上,任由龙小寶拖拉機轟鳴一般的開墾深犁著自己的這一片肥沃而又泥濘的土地。

    “小寶啊,嬸子給你發個毒咒:從今以后,俺除了讓你富貴叔日,全村就讓你一個人日俺,俺要是再胡亂勾搭其他男人,就讓俺王家斷子絕孫!”田秀花感覺到自己体內那種飛上天的感覺越來越強了,一波又一波的沖刷著她的心還有她的魂兒。她咬著牙,從牙縫里哼哼哧哧的發起了毒誓。

    “嬸子啊,你這誓發得可夠狠毒的,你放心,只要俺鸡吧閑著,就不會讓你這里長荒草咧!”龙小寶又猛的往里一搗,田秀花隨即整個人完全的趴伏在柜子上,大乃子被柜子給擠成了一個圓餅。

    “二蛋子啊,你可不敢開枪咧,這要是傷著人可沒法弄啊!”正在這個時候,院里忽然傳來王大孬驚慌失措的喊叫聲。

    “不相信老子的枪法,看老子把樹上的老鴰窩給你打下來!”二蛋子見王大孬敢小看他,一抬手,就瞄準了院里的那個老鴰窩。

    “砰!”一聲巨響,紧接著就聽見有人慘叫了一聲。這聲音叫得太慘了,就是殺豬也沒有這么慘過。

    “打著人了,打著人了,出人命了!”隨即王大孬尖叫的聲音響徹整個龙王莊。

    “啊,啊,啊!”這一聲枪響,讓瀕臨崩潰的田秀花徹底的崩潰了,她的身子一弓一落的,隨即就見一道帶著濃重臊味的尿/竄了出來。

    龙小寶被這枪聲嚇得也是一哆嗦,紧繃的身体仿佛機關枪一般,突突突的掃到了田秀花的身体深处。

    “壞了,狗日的二蛋子開枪打著人了,小寶,你趕紧出去看看,嬸子現在走不动路!”田秀花聽到王大孬的喊聲,嚇得臉都綠了,“這可是人命關天的大事啊!”

    龙小寶見出事了,嚇得顧不得擦一下,就提裤跑了出去。剛到院里,就見王大孬和徐守財他們在大門口圍攏了一個圈。一個個大聲的喊道:“村長,你沒事吧!村長,你沒事吧!”

    二蛋子拿著獵枪徹底的傻在了院子里,仿佛一塊石頭一般。枪口此刻還冒著一縷縷青煙。龙小寶一看這情景,就知道壞事了,他竄到二蛋子的跟前,照著他的臉啪啪的就是兩個耳光。二蛋子被龙小寶這兩個耳光削得是眼冒金星。抬眼見是龙小寶,二蛋子把獵枪往地上一扔,抱著龙小寶就嗷嗷大哭起來:“小寶哥啊,俺打著人了!”

    “你狗日的,沒事給老子舔鸡吧亂!你打著誰了?”龙小寶用力一推二蛋子,這力氣用得太猛,一下子把二蛋子給推出一溜跟頭去。

    “俺打著俺爹咧!”二蛋子哭得仿佛淚人一般。

    “都讓讓,都讓讓!”龙小寶一聽二蛋子用獵枪打著他親爹了,嘴一咧,抖著手就跑了過去

    撥開人群,龙小寶見王富貴躺在地上,眼皮子紧紧的閉合著,臉蒼白得仿佛死人穿得孝衣。蹲下身子,伸手往鼻孔处湊了湊:“還有氣咧!”龙小寶紧提的心多少放下了點。

    “醒醒,醒醒,村長!”龙小寶拍打著王富貴的臉,大聲的喊著。

    “傷著哪里了,大孬?”任憑龙小寶如何呼喚王富貴,王富貴始終沒有醒過來。龙小寶急了,扭頭問王大孬。

    王大孬此刻嚇得体如篩糠,哆嗦成一團,就連說話也變得不利索起來:“打著裤/裆了!”

    “狗日的,咋這么寸咧!傻兒撅了爹的根咧!”龙小寶低頭一看,果然王富貴的裤/裆被轟了一個大洞,“這個地方可是致命的啊,還愣著干啥,趕紧卸扇門板,給抬到李麻子家!”龙小寶雖然急,一秒記住

    但并沒有亂。他指示著那三個膀大腰圓的治安隊員去卸門板了。

    “小心點,都別亂动,要是亂动,弄不好要了村長的命咧!”龙小寶多少懂點急救常識,他指揮著眾人小心翼翼的把王富貴給抬到門板上。

    “快點,快點,趕紧去李麻子家,完了弄不好就沒救了!”龙小寶蹦跳起來,帶頭就要朝李麻子家沖。

    “啊!”正在這個時候,就聽見門板上傳來一聲驚叫,隨即就見王富貴突然坐了起來…….



澳洲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