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春事》

當前位置:鄉村春事 > 鄉村春事 >

第82章 一二一二數著數

    眼見著龙小寶跟著田秀花进了屋里,隨即龙小寶還把屋門給關了,咔吧一聲,竟然連門栓都拉上了。這讓王大孬他們一個個的胡亂猜了起來。

    王大孬眨巴眨巴小眼睛心里暗自嘀咕:“狗日的,該不會田秀花和龙小寶有一腿吧,大白天就忍不住弄事了吧?”

    徐守財更是氣得臉仿佛霜打得紫茄子一般:“自己相中的女婿跟著一個老娘們进了屋里,還拉上門栓,這擺明不是啥好事!”徐守財此刻有一種沖进屋里把這一對狗/男女給揪出來的沖动。

    “二蛋子,你娘拉著龙小寶进屋干啥咧?”王大孬好奇心上來了,他攛掇著二蛋子,“你去扒窗戶看看是不是龙小寶骑你娘咧?”

    二蛋子一聽,頓時就罵了起來:“妈了個逼的,瞎說啥咧?俺還骑你娘咧!”二蛋子罵完也覺得有點不對勁,于是他就跑到他娘的窗戶跟前,扒著窗戶往里看。看了一會,他就回來了:“凈鸡吧瞎操心,俺娘讓小寶哥幫著太柜子咧!”

    “抬柜子?抬柜子干啥?”王大孬和徐守財都有些迷糊。

    &nbs  +  p;  “俺家的錢都在衣柜下邊壓著咧!俺爹不在家,俺娘一人弄不动!”二蛋子順嘴就把實話禿嚕了出來,隨即他一打嘴,滿眼警惕的看著王大孬他們,“不對,俺家的錢沒在衣柜下邊壓!”

    “狗日的,就你個傻貨還想瞞俺們咧!”王大孬聽了心里暗自好笑,但先前的那種懷疑也消散得無影無蹤。

    “俺就說嗎,田秀花這狗日的娘們雖然長得不錯,但乃老逼松的,小寶咋會看上她咧,和俺家的虎妞哪能比?”徐守財也哈哈大笑著松了一口氣。

    “大孬叔,把你的獵枪再給俺瞅瞅!”二蛋子對獵枪超級感興趣。

    & 。nbsp;  “去去去,小孩子家玩啥枪?一會再走火崩著裤/裆?”王大孬故意嚇唬二蛋子。

    “你嚇唬誰咧?枪里邊根本沒填子!”二蛋子撇了撇嘴,“你給俺玩不給俺玩?不給俺玩,俺告訴俺爹!”

    別看二蛋子傻里傻氣的,但有時候也有點小聰明。他這一威脅王大孬,王大孬趕紧把獵枪遞到他的手里。

    “給我顆彈丸!俺把院里的那個老鴰窩給端下來!”二蛋子來了興致。

    “這可不敢咧!”王大孬急忙搖頭。

    “不給,那俺告訴俺爹你欺負俺!”二蛋子吃死了王大孬。

    “給,就一顆,這彈丸金貴著咧!”王大孬面皮哆嗦著,好像這割他的心肝一般。

    屋內,田秀花一邊摸著龙小寶的裤/裆,一邊問:“小寶,俺的傻兒子走了吧!”

    “走了!嬸子啊,二蛋子不傻咧,還知道扒窗戶看他娘是不是真的在偷/漢子!”龙小寶笑嘻嘻的揉著田秀花的大乃子說道。

    “嬸子就是偷/漢子咧,這狗日的天天骑他媳婦荷花舒服!俺都快憋死了,小寶啊,快點塞进去,好好的伺候伺候嬸子,把嬸子給伺候舒服了,嬸子讓你富貴叔重用你!”田秀花扶著大衣柜,高高的撅著大白/腚,用手撑著那早已經泥濘不堪的地方,沖著龙小寶討好般的搖晃著。

    “嬸子,不敢咧,外邊有人啊,一大堆人咧!”龙小寶故意問難的說道。

    “快點,快點,嬸子求求你,哪怕就搗兩下咧!”田秀花急得帶出了哭腔,她伸手抓住了龙小寶的驢玩意,對著自己的飽受煎熬的地方就搗了进去。

    田秀花感覺到自己的身体瞬間被侵入的巨大給充實起來,她舒服得想叫想哭,這種感覺好久沒嘗到了。她扭頭望著龙小寶年輕的臉,心里突然有一種奇妙的感覺:“也許自己這一輩子再也離不開這個年輕的后生的鸡吧了。”

    “一二!”龙小寶突然輕聲的數起數來。进去一下,搗一下,隨即他就拔出來。

    田秀花感覺到充實的身体立刻又變得空虛起來,她扭過頭來罵:“狗日的,咋弄兩下就不弄了?”

    “你不是說就搗兩下嗎?”龙小寶看了看外邊,生怕有人进來。

    “狗日的,俺說的搗兩下是這樣數的!”田秀花抓著龙小寶的驢玩意又塞了进去了。她主动一前一后的动作著,“一二,一二,一二,一二……”

    田秀花小聲的叫著,龙小寶則慢慢的加快了速度。田秀花數數的聲音越來越急促。突然田秀花感覺到有一雙大手往她的腚/眼里抠,田秀花嚇了一跳:“這里臟得很,可不敢抠咧!”

    “狗日的小寶啊,你真會玩啊,你玩死嬸子了!”田秀花突然感覺到自己的臭烘烘大便的地方被龙小寶的手指給撑開了,慢慢的往里伸,這種充實的膨胀來得更加的猛烈,讓田秀花有一種快要窒息的感覺。

    “一…二…一…二…!”田秀花顫抖著數著數,身子快速的抖成了一團……



澳洲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