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春事》

當前位置:鄉村春事 > 鄉村春事 >

第79章 不正經的老東西

    徐守財吃完了飯,又沏了杯茶葉,滋溜滋溜的喝起來沒完。龙小寶心里那個急啊。這可是是非之地不能久留啊。萬一要是徐虎妞回來了,再撞上,那可就麻煩了。

    “走吧!”徐守財喝完了茶,抹了下嘴,“噗”,吐出了殘留的茶葉渣,轉身從屋里拿出已經被他磨得溜光水滑的算盤。

    終于出了徐守財家,龙小寶長出一口氣:“總算沒碰見啊!”

    “守財叔,咋沒看到俺的大侄女虎妞咧?”王大孬本來想看場好戲,可始終沒看到虎妞。

    “哦,虎妞衛校剛畢業,在家呆了沒幾天,又去縣醫院进修了!”徐守財談起他的寶貝閨女,滿是皺紋的臉上樂出了花。

    “守財叔,你可真是好福氣!等虎妞實習完了,在咱們村開個門診,吃喝不愁咧!你看狗日的李麻子小日子過得多得勁!”王大孬討好溜須道。

    “你懂不懂?”徐守財見王大孬拿自己的寶貝閨女和李麻子比,立刻臉黑了下來,“那狗日的李麻子能和俺閨女比啊,俺閨女可是正了八經的科班出身,他狗日的李麻子以前是干兽  +  醫的!”徐守財說道這里,梗著脖子看著天,恨不得鼻孔杵到天上去。

    “那是,那是,李麻子那狗日的也就是仗著自己在龙王莊是蝎子拉屎——獨一份,虎妞要是來了,準把他的生意全搶走!”王大孬趕紧小心的陪著笑。

    “聽俺虎妞說,她實習后管分配咧!到時候人家可就是国家的人,端国家的飯碗啦,咱就不操這個心了!”徐守財得意的哈哈大笑。

    龙小寶聽了,心里著實的看不慣徐守財這副嘴臉:“不就是仗著自己的兒子兇,還有他閨女虎妞讀幾天衛校嗎,老子將來絕對比你們要強咧!”

    收費出人意料的順利,沒有一個不交或者不敢交的。因為村民們都知道惹不起。別看龙小寶笑瞇瞇的,一口一個叔嬸哥哥嫂子的叫,可直到實情的都知道龙小寶這狗日的心黑著咧。要不然,他會帶著這么多人過來,而且還都挎著獵枪。

    “干爹,干娘!”轮到自己家了,龙小寶率先进了門。

    “小寶,你狗日的鬼嚎個啥咧,你干爹和干娘還沒死咧!”龙老蔫從屋里出來,一見龙小寶身后跟著一大幫子人,都挎著獵枪,就知道是咋回事。他故意的罵著龙小寶。

    龙小寶自然知道干爹想在別人面前威風下,自然配一秒記住

    合得很。原本挺直的腰板瞬間綿了下來:“干爹,俺不是怕你不在家咧!”

    “錢早就給你準備好了!”馬菊芳這個時候從屋里出來了,“一家四口,總共一百二十塊,給!”

    徐守財在指頭上抿了口吐沫,數了數:“正好!”

    “老蔫叔,來抽煙!”原本王大孬還擔心收費會出啥亂子,心里沒底。可在龙小寶的帶領下,收費出奇的順,直覺告訴他龙小寶這個小兔崽子也許是個人物,自己還得巴結巴結他。

    龙老蔫笑呵呵的接過煙,美滋滋的抽了一口:“大孬啊,小寶讓你費心了,他年紀小,以后你們多幫襯幫襯他!“

    “你放心吧,老蔫叔,你家小寶將來在龙王莊肯定是個人物咧!”王大孬陪著笑。

    徐守財也是點了點頭:“老蔫啊,小寶做事比你強多了,后生可畏!”

    “嘿嘿,那是那是,這都是俺平日里教得好!”啥時候,龙老蔫都不忘往自己的臉上貼金。馬菊芳在一旁聽見了,一個勁的用胳膊搗他。

    “老蔫啊,小寶歲數也不小了,就沒尋思給他娶個媳婦!”徐守財扒拉著算盤,有意似無意的問。

    “正尋思著咧,已經托了好幾個媒婆了!眼下還沒有合適的茬口!”馬菊芳接過話茬,“他叔,你要有合適的,給俺家小寶介紹個咧!”

    “中,俺給你們上上心,大上幾歲中不中?”徐守財出奇的臉紅了。

    “不能大太多咧!”龙老蔫搓著手說,“小寶他干娘都比俺大五歲,說不到一塊咧!”龙老蔫說到這里,吧嗒吧嗒嘴,滿臉的后悔。

    馬菊芳聽了,眼珠子一瞪就罵道:“狗日的龙老蔫,你閻王爺放屁——出的哪門子鬼氣!老娘嫁了你才算是倒了八輩子的霉!”龙老蔫見馬菊芳火了,嚇得一缩脖子,訕笑著悶頭抽氣了煙。

    “大得不多,三歲!”徐守財說道這里,又端詳了下龙小寶,“小寶長得不賴啊,就是學歷有點低咧!”

    龙小寶在一旁聽了,嚇得一哆嗦:“這老東西,該不會要把他閨女虎妞許給自己吧!”想到這里,龙小寶真的害怕了,他一缩脖子說,“三歲俺覺得太大了,俺想找個比自己小點的!”

    “哼,狗日的,往你嘴里抹蜜,你還咬指頭——真鸡吧不知道好歹!”徐守財說完,氣哼哼的轉身就走。

    “他叔,別聽小寶胡咧咧,大三歲不算大咧,女大三抱金磚!”馬菊芳在后邊嚷嚷道。

    龙小寶瞇縫著眼盯著徐守財的背影,狠狠的往地上吐了口濃痰:“狗日的,你真是壽星佬尿炕——老沒出息!這天底下哪有當爹的給自己親閨女說媒提親,不正經的老東西!”



澳洲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