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春事》

當前位置:鄉村春事 > 鄉村春事 >

第78章 不該摸的咋就摸了

    剛走到徐守財家大門口,龙小寶就聽到里邊傳來咔嚓咔嚓的劈柴的聲音。探頭往里一看,只見一個彪形大漢正光著脊梁再劈柴,手里拎著一把大號的斧頭,卯足勁,“嗨”的一下,就把比成年人胳膊還要粗上好幾圈的柴禾給劈成兩半。

    “狗日的,咋徐霸龙在家?”龙小寶一瞅見那個劈柴禾的漢子,嚇得腦袋往回一缩,轉身就想走。

    王大孬在一旁見了,急忙扯著嗓子喊道:“徐會計,徐會計在家嗎?”

    “在咧!”院里有人答應,隨即就見村會計徐守財端著飯碗出來了。當他看到龙小寶、王大孬的時候,頓時就明白是咋回事了。他一邊飛快的往嘴里

    扒著飯,一邊說:“今天早上起晚了,這早飯剛剛吃!“

    “不礙事,不礙事,你慢慢吃,俺們不急!”龙小寶急忙擺手。

    “別在外邊站著啊,快點进來!”徐守財客客氣氣的把他們給讓进院子。

    “霸龙,快點去屋里搬幾把凳子

    來!”徐守財沖著正在劈柴的漢子說道。

    哪知道徐霸龙一聽,把眼珠子一瞪:“沒看俺正忙著咧,要坐自己去搬去!”徐霸龙說完,又是大吼一聲,隨即斧頭落下,又把柴禾劈開成兩半。

    龙小寶他們看著徐霸龙那一身的疙瘩肉,還有前心后背各紋著一條面目猙獰的惡龙的紋身,一個個嚇得心頭直突突,他們都陪著笑說:“霸龙哥,你忙著,俺們站在這里就中!”

    徐霸龙抬頭看了看,當他看到龙小寶的時候,徐霸龙把斧頭一丟就朝龙小寶走來。龙小寶一見徐霸龙兇神惡煞的模樣,嚇得脊梁骨直冒涼氣,他訕笑著往后退著。

    “你躲個鸡吧毛咧!俺能吃了你?”徐霸龙一瞪眼珠子,然后揪著龙小寶的領口就把龙小寶給拎了起來。龙小寶好歹也是一百多斤的人,可看徐霸龙神清氣爽的模樣,仿佛拎著一個小鸡子。

    “霸龙哥,有話好好說咧!”龙小寶兩腿亂蹬著,嚇得臉色都變了。

    “狗日的,聽說你下邊不管用了?”徐霸龙瞪著大眼珠子,咧著大嘴叉,呲著大板牙沒,兇神惡煞的仿佛一頭即將發狂的野兽。

    “你聽誰說的?俺下邊又管用咧!”龙小寶最忌諱別人說他那里,這也就是徐霸龙,自己不敢得罪,要是換個其他人,龙小寶早就給他幾個大嘴巴了。

    “讓俺檢查檢查!”徐霸龙說著就要去解龙小寶的裤腰帶,龙小寶嚇得趕紧提著裤子小聲的說道,“霸龙哥,你這是干啥咧,當著這么多人的面,俺有點不好意思咧!”

    “小是不小,就是不知道能不能硬!”徐霸龙見龙小寶掙扎得厲害,只得隨手在他的裤/裆里摸了一把,“狗日的,你小子要是不管用了,那俺就一斧頭把你的腦袋給剁了,免得俺妹子虎妞守活寡!”

    龙小寶一聽,差點沒把鼻子氣歪了,他心里暗自罵道:“徐霸龙,俺日你親娘咧,你咋非讓俺娶你妹子呢?”

    見龙小寶不吭聲,徐霸龙更來氣了,他扭住龙小寶的胳膊往后一背,隨即往龙小寶的腿窩里一踢,龙小寶噗通一聲就跪下了:“狗日的,你摸了俺妹子的乃,看了俺妹子的身,你要是不娶俺妹子,俺現在就打死你!”

    “霸龙哥,那都是上初中的時候,瓜娃子不懂事咧!”龙小寶苦著臉小聲的辯解道。

    徐霸龙一聽,二話沒說,轉身撿起地上的斧頭,沖著龙小寶就跑了過來。舉起手中的斧頭就要往龙小寶的脖子上砍。嚇得龙小寶好懸沒尿裤里:“這狗日的徐霸龙,也太霸道了,就不怕鬧出人命!”

    王大孬在一旁看得也是提心吊膽:“狗日的,沒想到龙小寶還真摸了人家妹子的乃,看了人家妹子的身子,這下惹著了徐霸龙,可夠你喝一壺的!”

    徐霸龙是徐虎妞的親哥哥,徐守財的親兒子。這個家伙可不簡單,在整個縣里那都是有一號的人物。聽村里人說,這小子在縣城混黑社會,還是黑社會的大頭頭,手下百十號兄弟咧,啥惡事都做。

    “霸龙,你狗日的干啥咧?還不嫌丟人,給俺滾一邊去!”徐守財眉頭一皺,脱下腳下的一只鞋子照著徐霸龙就砸了過來。

    “狗日的,今天先饒了你,等俺妹子虎妞回來再找你算賬!”徐霸龙拎著斧頭繼續劈柴禾。

    “霸龙,水燒開了,趕紧殺豬吧!”灶房里傳來一個溫柔的聲音。話音剛落,就見徐守財的老婆劉春紅從灶房里出來。

    “正好有這么多人在,趁著大家搭把手,你趕紧把豬給殺了,今天下午還得去鄉里趕集咧!”劉春紅點著頭含著笑沖著龙小寶他們打招呼。

    徐霸龙白了他娘一眼:“娘,給你說了不用,你看俺的!”徐霸龙說著話就直奔豬圈,吱,吱,吱,豬圈里傳來豬的叫聲。隨即就見徐霸龙拽一頭大肥豬的后腿把它給從豬圈里拖了出來。這頭大肥豬少說也得有二百來斤,掙扎起來勁頭準小不了。要是換做一般人,得三四個壯男勞力才能弄得住。可在徐霸龙的手里,任憑這頭豬如何的掙扎,總是掙脱不開。

    “狗日的,你給俺躺下吧!”這個時候,就見徐霸龙兩膀子一叫力,隨即就把這頭大肥豬給掀翻在地。膝蓋紧紧的頂著豬的肚子,一手卡著它的脖子,掂起放在一旁的殺豬刀對著豬的脖頸就捅了进去。隨即就見一道熱血竄了出來。

    “趕紧拿盆來接豬血!”徐霸龙兩手死死的按住了豬頭。血放完了,豬也沒了动靜。徐霸龙抹了把臉上的血,哈哈大笑起來,“殺豬比殺人簡單多了!”

    “俺的娘啊,俺算了倒了八輩子的霉了,要是知道這狗日的這么兇,俺說啥也不會摸虎妞的乃子,看她的身子啊!”龙小寶看著徐霸龙那滿是豬血的臉,脊梁骨嗖嗖的往外鉆涼氣……



澳洲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