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春事》

當前位置:鄉村春事 > 鄉村春事 >

第72章 硌得心兒跳氣兒喘

    龙小寶聽到荷花這樣說,心里噗通噗通的跳做一團。看著眼前這花一般還沒被破瓜的女人,龙小寶有一種踩到狗屎的感覺。千載難逢的好機會啊。田秀花和王富貴出門了,二蛋子又去小南河摸魚蝦了。要是能趁著這個機會把這個小娘們給睡了,那可是前世修來的福氣。

    “這不太好吧?”龙小寶裝作有些不情愿。

    “小寶哥,求求你了,快點抱俺去屋里吧,地上這么多水,俺的衣服都泡水里了!”荷花一瞪眼,看著眼前的這個磨磨唧唧的男人,心里著實的不爽快!但眼前只有他一個人,所以荷花還不能和龙小寶發脾氣,于是她依舊甜著聲音央求著龙小寶。

    “咋抱?”龙小寶蹲下身子,聞著荷花身上好聞的肥皂味,感覺到下邊有點硌得厲害,頂著裤/子生疼。

    “搂著俺得腰,托著俺的腿窩子!”荷花抹不開臉說,聲音小得仿佛蚊子嗡嗡一般。

    龙小寶的手搂著荷花的腰,雖然隔著一層薄薄的汗衫,但他依然能感覺到荷花肌膚的火熱。托著她腿窩子的手刮蹭著她的肌膚,明顯能感覺到腿窩处汗津津的。

    “小寶哥,你快點抱俺起來!”荷花感覺到龙小寶呼吸出來濃重的男人的氣息,心里仿佛藏了一頭小鹿,噗通噗通的亂作一團。

    &一秒記住

    nbsp;  “荷花啊,你搂著哥的脖子,要不然,哥使不上勁咧!”龙小寶試了下,光靠兩手的力量想要抱起她還真有點費勁。

    荷花害羞的點了點頭,于是就把兩只胳膊環繞在龙小寶的脖子上。“起啊!”龙小

    寶一用力,就抱起了荷花。哪知道身子一趔趄,龙小寶差點摔倒。嚇得荷花本能的搂紧了龙小寶,兩個大乃子紧紧的貼在龙小寶的身上。感受到自己懷里有兩個彈性十足的大球在來回的滾动擠壓,龙小寶的驢玩意挺得更帶勁了。抱著往屋里走的過程中,那東西難免會碰擦著荷花的大腚。一下兩下荷花沒在意,可當那驢玩意紧紧的捅在她的腚上,還望她腚/溝里杵的時候,荷花覺得有些不對勁了。她順手一摸,摸到一個奇怪的東西,順手捏了一把,她嬌羞的問:“小寶哥,你的啥玩意頂得俺怪難受咧!”

    龙小寶感覺到自己的那東西被荷花小手亂摸著,身子一哆嗦,差點把荷花給扔在地上:“荷花妹子啊,這可是俺的秘密武器,不能亂摸咧,要不然走火了可就不好了!”

    聽龙小寶這般說,荷花自然知道龙小寶說得不是啥好話,扭頭斜眼一看,嚇得荷花趕紧用手捂著眼睛,她的心跳得越發得厲害了:“狗日的,剛才自己摸的可是男人的那玩意啊,咋和棒槌一樣大咧,嚇死俺咧,二蛋子的那東西自己也見過,和龙小寶的一比,簡直就是個小牙簽!”

    “哎呀,羞死人了,摸了男人放水的玩意,這可咋辦?”荷花雖然嫁給二蛋子有一陣子了,可對男人女人這方面的事卻仍然懵懂,她到現在為止只知道這東西是讓男人放水用的,至于其他功能則一概不知。雖然在她出門的時候,她娘跟她說過“嫁過去要被男人骑,第一次骑可能有點疼,也可能出血!但只要骑一次,以后就舒服得像成仙一樣!”

    二蛋子每天都骑她是真的,身上被二蛋子給掐得青一塊紫一塊的,特別是她的兩個乃頭被二蛋子給咬得都破皮流血了。這疼也疼了,血也流了。可咋每次骑都沒有娘說得那種舒服得要成仙的感覺咧?每每荷花想起這件事,就覺得她娘騙了她。

    “小寶哥,你這東西不就是放水用的嗎?咋頂得俺心有點慌,氣有點喘咧?”荷花感覺自己仿佛發了高燒一般,臉紅得厲害,心跳也厲害。而且她還隱隱約約的感覺到自己的腿中間那里黏糊糊的,仿佛有東西流出來。

    龙小寶見荷花問這樣白癡的東西,差點笑喷出來:“乖乖,還真是個啥都不懂的黄花大閨女,要是能被俺給開發開發,說不定這個小娘們將來會死心塌地的任由自己睡自己骑的!”

    “荷花妹子,你還不懂咧,等进屋俺給你好好講講!”龙小寶說著話的功夫,又故意的把抱在懷里的荷花往下落了落,讓荷花的大腚更加無間隙的落在了他的驢玩意上。這下磨蹭得更是到位有感覺。

    “小寶哥啊,快點把俺抱到屋里,俺覺得俺的身子有點哆嗦咧!”荷花越發搂紧了龙小寶的脖子,身上的兩個大乃子紧紧的擠壓著龙小寶,她的身子在龙小寶的懷里扭动著。荷花隱隱約約的能感覺得到,當她的乃子被龙小寶的身体擠壓得越厲害,她才越舒服!



澳洲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