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春事》

當前位置:鄉村春事 > 鄉村春事 >

第64章 叫啞嗓子喊漏天

    直到這個時候,龙小寶才知道自己太低估了這只千年小王八了。這一顆小鱉丸一进肚子,龙小寶就覺得仿佛喝了斷腸的毒药一般。先是腸子,繼而是胃,隨即就是全身燥熱起來。他穿的還是條新買的牛仔裤,那面料可是結實得很啊 。可就這樣,也被戳了個大洞。低頭用手摸著,膨胀、猙獰、火熱,仿佛要爆炸一般。

    龙小寶此刻太想找一個女人弄那事了,如果不弄那事的話,他不知道自己的身体會不會爆炸?他急急忙忙的爬起來,轉身就出了小木屋。他想去找個女人解決下。可剛走出小木屋,就看見天上閃電仿佛銀蛇一般一道道閃耀著,紧接著一聲連著一聲的炸雷在他頭頂響起。隨即銅錢般大小的雨滴噼里啪啦的下了起來。沒一根煙的功夫,天地就連成了一片。

    “狗日的,這可要了老子的命了!”現在下山已經是不可能了,就是下了山,也不見的自己能找到女人。找姜小娥?人家估計現在正被李麻子搂著睡呢?找田秀花?更不用想了,狗日的王富貴白天窩了一肚子的火,弄不好現在正骑田秀花呢。直到這個時候,龙小寶才發現自己是多么的可憐。

    “干爹還能骑干娘,狗日的宋縣長還能日娜娜。自己呢?難道自己要對著這墻搗嗎?”龙小寶低頭看了下,充血得厲害,眼看著都變成了紫黑色。再也受不了了,龙小寶用手劇烈的套弄著,弄得手都酸了,可依然于事無補。

    “熱,熱死了,不行了!”龙小寶實在沒辦法了,他瞅了眼放在門后的那個大水缸,然后牙一咬就跳了进去。“噗通!”四处飛濺的水花嚇得將軍一陣的嗷嗷。它不明白自己的主人為啥跳到水缸里,只露出個腦袋。

    “舒服,太舒服了!”冰涼的水包裹著龙小寶,龙小寶才感覺到自己身上的灼熱感慢慢的消褪了一點。用手往下摸了摸,依然涨得厲害。

    “哎,看樣子得娶個媳婦了,沒女人的日子真難熬,這家伙太強了也是一種受罪!”龙小寶胡思亂想著,折騰了好大一會,終于迷迷糊糊的睡著了。

    當他睜開眼的時候,他發現天光已經大亮了。狗日的將軍早就跑得沒有蹤影了。從水缸里跳出來,龙小寶扒著窗戶往外看了看,雨已經停了。小木屋里沒有表,估摸現在能有十點來鐘。龙小寶用干毛巾擦拭著身上的水。

    “狗日的,這都一夜了,咋還這么有勁咧!”龙小寶低頭看了看那依然猙獰的東西,用力的往下按了下,一松手,隨即又彈跳了上來。

    肚子有點餓了,龙小寶決定下山一趟去弄點吃的。拿過那條牛仔裤,看到上邊的破洞,龙小寶嘆著氣扔在了一旁,裤/衩也破了。好在小木屋里有備換洗的衣服。龙小寶特意找了一條寬松的裤子套在身上。胡亂的漱了下口,又隨意抹把臉,就彎著腰的下山了。

    好在剛下過雨,村民們都沒有出門。龙小寶此刻的窘態倒沒人看見。他偷偷的溜到家門口,用手推了推門,發現大門里邊頂得死死的。看樣子干爹和干娘和還沒起床。小鱉丸的勁頭龙小寶可是深有体會,弄不好干娘都被干爹給折騰得只剩下半口氣了。龙小寶咧開嘴嘿嘿的笑了下,隨后他往后退了幾步,往手心里吐了口吐沫,猛的往前一竄,兩手就扒住了墻頭,身子往上一挺,兩腿一飄就跳到了院里。

    “你個狗日的,別弄了,都給你日得腫成饅頭了,你一动,俺就疼得要命啊!”屋里傳來馬菊芳的哀求聲。

    “你個狗日的,老子還沒舒服呢,你得讓老子出來啊,要不然這一夜不就白弄了!”龙老蔫興奮的話語中也傳來一絲疲憊。

    “狗日的,你都弄了一夜了,咋還沒出來,不能再弄了,再弄老娘的這條命都給你折騰死了!”馬菊芳少氣無力的罵著。原本清脆的聲音如今沙啞得仿佛一只破鑼一般,沙啞得厲害。

    龙小寶沒有叫門,他到灶房里尋摸點剩飯,胡亂的吃了幾口,就又翻墻出去了。這個時候,日頭出來了。光線柔柔的,并沒有以往的燥熱,伴著陣陣涼風,龙小寶覺得好多了。挺直了下腰板,感覺再也沒有阻礙的時候。龙小寶這才放下心來。

    他胡亂的溜達,沒想到溜達到娜娜美發屋門前。正在這

    個時候,門一開,只見娜娜披頭散發的端著一盆洗臉水從門里出來了。娜娜今天的氣色很不好,臉紅得厲害,走起路來一瘸一拐的。

    “娜娜老板娘,你這是咋了?”龙小寶看到娜娜叉著腿走路的樣子,心里很奇怪,這一看就是被男人給弄得走不动路了。

    “狗日的,還不都是你狗日的干的好事!”娜娜見是龙小寶,不由得瞪著好看的眼睛,罵著龙小寶。娜娜原來的聲音很好聽,可如今聽起來也是破鑼一般,嘶啞得厲害。

    “狗日的,準是被男人給干得叫啞了嗓子!倒怨上老子了!老子也沒用鸡吧日你”龙小寶見這樣一個俊俏的女人被其他男人給日得嗓子都啞了,莫名的吃著干醋。

    正在這個時候,吱呀門又開了。只見宋鵬程從里邊走了出來,他也是哈欠滿天。當他見到龙小寶的時候,先是一驚,隨即大喜道:“小老弟啊,多虧了你的那小鱉丸了!”



澳洲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