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春事》

當前位置:鄉村春事 > 鄉村春事 >

第63章 褲都戳個洞

    宋鵬程又和龙小寶談了一會話,隨即就出了屋門。馬建国和王富貴都眼巴巴的在院子里等著,見宋鵬程出來了。兩人都老狐貍一般的觀看著宋鵬程的臉色。可他們也太低估宋鵬程了,宋鵬程還以往的那副模樣,絲毫看不出端倪。

    “宋縣長,咋樣了?”兩人小心翼翼的問。

    “走吧,時候不早了,都回去早點睡吧!”宋鵬程看了看馬建国和王富貴,又回頭看了看龙小寶。然后臉上露出了一絲笑容來。他用手指著龙小寶說:“這個小兄弟不錯,是個干事的材料,以后你們兩個多上點心,這樣的人才可不能埋沒了!”

    宋鵬程說完后,就邁步出了院子。馬建国和王富貴兩人雖然只是個村官,可也算是在官場混過不短的時間,聽宋鵬程這樣說,先是一愣,隨即就明白了:“狗日的龙小寶,這個家伙不簡單咧!”

    王富貴揮了揮手,王大孬趕紧領著那一幫子人跟上。轉眼間,院里又恢復了平靜。這個時候,龙老蔫沉著臉出來了:“小寶,你把小鱉丸給那狗日的縣長了?”

    “干爹,你先去把門給關上!”龙小寶此刻心情不錯,咧著嘴一個勁的樂。

    關上大門,龙老蔫又悶頭回來,往院里的石井臺上一坐,一句話不說。“干爹,來抽個好煙,中華!”龙小寶抽出一根遞給龙老蔫。

    “就這大半盒煙就把你給打發了,那東西可是寶貝咧!”龙老蔫心不甘的點上煙,狠狠的抽了一口,隨即喷出濃重的煙霧來。

    “干爹,哪能全給他咧,俺就給了他一顆!”龙小寶在兜里摸了一下,隨即他攤開手掌,只見手掌上安靜的躺著兩顆小鱉丸,“干爹,咱倆一人一顆!”

    “這可使不得,你治病要紧,干爹不用!”龙老蔫連連擺手。

    “給你,你就拿著,俺一顆就夠了,可別小看這小鱉丸,俺估摸著這勁頭大著咧!”龙小寶捅了捅龙老蔫,又看了看在灶房里忙著做飯的馬菊芳,“干爹,估計明天早上俺吃不上早飯了!”

    “凈說點不著四六的話!”龙老蔫接過那棵小鱉丸,小心翼翼的揣到口袋里,“小寶啊,要是真怪用,明天中午咱們改善生活,讓你干娘給你燉鸡!”龙老蔫說完,哈哈大笑起來。龙小寶也嘎嘎的笑個沒完。

    “狗日的,看你爺倆樂得都岔氣了!小寶,你那顆小鱉丸就白給了那狗日的縣長,沒要點好处嗎?”馬菊芳聽到院里龙老蔫和龙小寶的笑聲,在圍裙上擦著手出來了。她的臉上也帶著一絲不甘。

    “放心吧,干娘,虧本的買賣咱不做,等把,用不了多久,俺就能到村部干/事咧!”龙小寶站起身,背著雙手,還別說,真有點干部的模樣。

    “俺家的小寶要有出息咧!”馬菊芳感覺眼睛里仿佛进了什么東西,一邊撩起圍裙擦眼,一邊欣慰的說道。

    “你個老太婆,小寶出息了是好事,咋還哭哭啼啼咧,去再炒個鸡蛋!小寶,今天你陪干爹喝兩盅!”龙老蔫有兜里的小鱉丸撑腰,底氣足了不少。出人意料的是馬菊芳并沒有和龙老蔫頂牛,而是乖乖的從炒鸡蛋了。

    “放心吧!干爹干娘,要是俺龙小寶有出息了,你們還有俺弟弟小貝就跟著俺享福吧!”龙小寶輕聲的說道,但聽在龙老蔫和馬菊芳的心里,卻如山一樣的重!

    不一會的功夫,飯菜好了。一家四口圍坐在院里的石臺上,又說又笑的吃著飯。由于高興,龙小寶和龙老蔫碰了三四杯,就連馬菊芳也高興得喝了一杯。吃過飯后,龙小寶沖著龙老蔫和馬菊芳打了個招呼就要回山上。

    “小寶,今天晚上別回去了,就在家住吧!”天太晚了,龙老蔫和馬菊芳不放心讓龙小寶走夜路。

    “放心吧,沒事!昨天晚上都沒回去,指不定果園里的青菜被那些狗日的村民偷了多少呢,俺得去瞅瞅!”龙小寶說完,沖著臥在旁邊的將軍吹了聲口哨。將軍搖頭擺尾的就竄出了院子。

    “干爹,記住,一會把那小鱉丸給吃了!”龙小寶嘿嘿的笑著,隨即又對他干娘馬菊芳說道,“干娘,明天早上就別做飯了,俺不餓!”龙小寶說完,就出門了。

    “這死孩子,歲數不大,懂得倒不少!”馬菊芳自然知道龙小寶說得是啥,臉一紅,沖著龙小寶的背影嬌啐了一口。

    “小寶他娘,趕紧哄小貝睡覺,俺有點等不及了!”龙老蔫說著話的功夫,就偷偷的用手捏了捏馬菊芳的乃子。

    龙小寶帶著將軍輕車熟路的上了山。先捏著手電在果樹趟子里仔細的檢查了一遍。發現青菜果然少了不少,大蔥也被人剜走了不少。龙小寶氣得直罵娘:“妈了逼的,等老子抓到你們,看老子不打斷你們的腿!”

    回到了小木屋,

    龙小寶點上蠟燭。從兜里掏出那顆小鱉丸仔細的看了看,隨即他一仰脖,就著缸里的涼水就吞咽了下去。雖然自己那玩意已經徹底的好了,但能鞏固鞏固可比啥都強啊!龙小寶吞吃掉那顆小鱉丸就準備睡覺。哪知道就在這個

    時候,龙小寶突然大叫了一聲:“好熱啊!”隨即龙小寶就覺得身体仿佛爆炸一般。紧接著,龙小寶就聽見嗤啦一聲,低頭一瞅,龙小寶不由得倒吸了一口涼氣:“日他娘咧,這么猛,裤都戳個洞了!”



澳洲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