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春事》

當前位置:鄉村春事 > 鄉村春事 >

第4章 狗日的啥鳥事

    &nb一秒記住  sp;第二天一大早,當龙小寶還蜷缩在床上悶頭睡覺的時候,外邊傳來將軍嗷嗷嗷的叫聲。龙小寶一骨碌身坐起來,抓起放在床頭的糞叉就竄了出去。雖然現在果樹剛掛果沒人惦記,可果樹趟子里的小蔥小菜卻經常被人偷。龙小寶還以為是偷菜的。哪知道剛出了門,就傳來龙老蔫呵斥將軍的聲音:“你個狗日的,連老子來了你也嗷嗷,真是瞎了你的狗眼!信不信老子扒了你的狗皮?剝了你的狗鞭?”龙老蔫這幾句惡毒的話,讓一向天不怕地不怕,就是頭惡狼野豬也敢斗上一斗的將軍夹著尾巴灰溜溜的竄了。

    “干爹,你咋來這么早?”龙小寶有些吃驚,平日里送飯也沒送這么早過。

    “嘿嘿,沒啥,就是想小寶了,怕你在山上挨餓!”龙老蔫說著話的功夫,從飯籃子里拿出飯菜,“你干娘特意給你煮的,連你弟弟都沒有份!”龙老蔫說著話,把口袋里裝著的兩個煮鸡蛋塞到龙小寶的手中。

    龙小寶接過煮鸡蛋,還熱乎乎的,心頭莫名涌出一股溫暖。自己雖然不是他們的親生兒子,可對自己還真的不錯。

    “干爹,看你滿面紅光的,準是有啥喜事!”龙小寶看龙老蔫時不時的咧嘴偷著樂,就知道干爹今天的心情不錯。

    “嘿嘿,還真叫你狗日的說著了!你知道嗎,你老太爺死了!”龙老蔫齜著黄板牙,一臉的得意。

    龙小寶   聞聽干爹說他老太爺死了,他愣了半晌也沒明白是咋回事。“我老太爺?我爺早就沒了,哪還有太爺啊?”

    “狗日的,老子天天說讓你去咱家族多走动走动,你小子就是不肯,連你太爺都不知道是誰了,真不懂禮數!”龙老蔫數落了龙小寶半天,這才告訴了龙小寶到底他的老太爺是誰。

    原來龙老蔫嘴里說的老太爺是和他們家八竿子打不著的一家遠房本家,早就出了宗族五服。但按照輩分牽強的排,龙小寶還要管這個老家伙叫太爺。至于這個老太爺長啥樣,龙小寶想破腦袋也想不出個頭緒,于是索性不想了。

    “干爹,那老家伙死不死和咱家有啥關系。再說了這是喪事,你也不至于樂成這樣啊!”見龙老蔫還在傻呵呵的笑,龙小寶鄙視的看了眼自己的干爹。

    “嘿嘿,小兔崽子,你不懂了吧,龙天林一大早就告訴我了,明天出殯要穿孝守靈!不但我去,你也得去幫忙”龙老蔫再也掩飾不住內心的得意,直著腰板放聲大笑。

    龙天林是老天爺直系重孫,常年在外做生意,據說生意做得非常的大。在龙王莊,龙天林可是財大氣粗,碰著村民爱理不理的,走起路來,腦袋往上仰仰著。如果要下雨天出門的話,龙天林的鼻孔準會灌滿兩窟窿水。

    “出五服了,咋還轮的上您守靈?”龙小寶聽了百思不得其解。

    “嘿嘿,這還不是龙天林瞧得上你干爹!”龙老蔫覺得這簡直是他的無限榮光,“對了,明天一大早,你也回去幫忙,到時候眼睛機靈點,別給你干爹丟臉!”

    “啥?老子還得去給他幫忙?不去,不去!”龙小寶聽了,立即拉長了臉。龙小寶知道紅白喜事干雜差絕對不清閑,累得腰酸背痛不說,弄不好,還混不上一口飯。

    “不去不行,龙天林瞧得上咱家,不去,小心老子打斷你的狗腿!”龙老蔫訓斥了龙小寶一番,然后哼著不著調的豫劇下山了。

    “靠,龙天林個扯淡玩意,你太爺死了,干老子啥事?”龙小寶嘴里嘟嘟囔囔的回屋了,一大早被折騰起來,眼睛還澀得厲害,他打了個哈欠,用被子蒙上頭,準備睡個回籠覺。

    正當龙小寶夢著一大堆俊俏臊浪的娘們沖著他擠眉弄眼的時候,將軍又在外邊嗷嗷叫了,這叫聲比剛才龙老蔫過來的時候叫得更猛,還摻雜著將軍的低吼聲。就仿佛被人踩了狗尾巴一般。聽將軍這般的叫聲,準是來了生人。

    “草她娘的逼,誰又打擾老子好夢,老子非弄死他不可!”龙小寶連鞋都沒穿,提溜著糞叉就竄了出去。

    “小寶哥,小寶哥,你快點把將軍趕跑,是我,是我!”說話間,就見一個傻貨跌跌撞撞的跑來,后邊還跟著紧追不舍的將軍。將軍的嘴里叼著一只鞋,看樣子準時咬這傻貨的。

    “二蛋子,你來有鳥事!”龙小寶喝退將軍不耐煩的問。

    “小寶哥,明天俺娶媳婦,請你喝喜酒鬧洞房!”二蛋子揚了揚手中的大紅喜帖,嘿嘿的傻笑著。

    “靠,沒聽动靜啊,咋就突然娶媳婦了?”龙小寶吃了一驚,下巴頦差點沒掉到地上。

    “嘿嘿,俺也不知道,俺爹娘給俺安排的!”二蛋子把喜帖往龙小寶手里一塞,轉身就走。

    “誰家的姑娘啊?”龙小寶大聲的問。

    “小王莊柳家的閨女!”二蛋子趁龙小寶不注意,彎腰薅了棵蔥,拔腿就跑。

    “哎,狗日的啥鳥事,好B都讓狗給日了!”柳家的閨女聽說是個大美人,嫁給這樣的傻貨,真是糟蹋了。龙小寶嘆了口氣。猛然他一抬頭,看見二蛋子偷他家的蔥。龙小寶火上來了,他沖著二蛋子大聲的罵,“你狗日的,你偷老子的蔥,明天鬧洞房,老子摸你媳婦的屁/股!”

    “不對啊,明天龙天林的老太爺出殯,明天村長王富貴給二蛋子娶媳婦,白事撞上紅事!這都是啥狗日的鳥事?”龙小寶打了個呵欠,繼續蒙頭睡他的回籠覺



澳洲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