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春事》

當前位置:鄉村春事 > 鄉村春事 >

第56章 看一眼魂就勾走了

    王大孬沒完成任務,他氣呼呼的走了。邊走邊罵道:“狗日的臊貨,就你這點破事,老子要是和村長一說,村長準用皮鞭抽死你!”王大孬罵完,心里好受了點。吧嗒吧嗒嘴,又搖著頭自言自語道,“哎,狗日的王富貴真是好福氣,能娶到一個這樣的女人,要是能讓自己和田秀花睡一覺,就是不當這個村治安主任也值了!”

    正當王大孬胡思亂想的時候,就聽見背后有人喊:“大孬兄弟,等等俺,等等俺!”

    王大孬回頭一看,只見是田秀花。他頓時感到奇怪了:“嫂子,你不是說不來嗎,咋又來了?”

    “哎,俺想了想,覺得還是得過去,人家可是縣長,那官大著一秒記住  咧,要是得罪了人家,那可沒俺男人的好果子吃咧!”田秀花說完,咯咯的捂嘴笑了起來。

    “嫂子,你穿得可真漂亮!”王大孬只掃了田秀花一眼,就再也挪不開眼光了。只見田秀花特意的化了妝,原本就白嫩的臉蛋此刻越發看得好看了。眉毛也用眉筆涂抹過,細細的仿佛小南河河堤上的柳葉。穿了一件棗紅無袖連衣裙。裙剛沒膝,露出一截粉生生的小腿。偶爾的一抬胳膊,露出了腋下濃密的腋毛。腳下踩著一雙半高跟白色的皮涼鞋。走起路來,大/腚扭得歡實得很,仿佛上足了發條一般。

    “嫂子老了,哪有大孬的媳婦好看!”田秀花笑看了王大孬一眼,突然,她哎喲了一聲。身子一個趔趄往旁邊  +  摔去。

    “嫂子,你慢點!”王大孬在一旁手疾眼快,趕紧搂住了田秀花的腰。如此近距離的接觸,聞著田秀花身上濃重的女人的味道,王大孬仿佛喝了一大杯高度數的好酒,從頭到腳,從外到里,頓時醉了。他的手無意識的攀上了田秀花的兩個大乃子,他的裤/裆紧紧的頂著田秀花的大/腚摩擦著。

    “大孬兄弟,你可不是個好東西,凈欺負你嫂子!”田秀花說著話,反手一摸王大孬的裤/裆,隨即抓住了他的那東西,若輕若重的上下游走著。

    “嫂子啊,你真美,比畫上的女人還美咧!”王大孬個子矮,為了能讓裤/裆頂著田秀花的大/腚,他踮起腳尖。不一會的功夫,就累得滿頭大汗。

    “走吧,要是讓村長知道,非割了你狗日的玩意不可!”田秀花雖然饑/渴,但卻還沒到那種饑不擇食的地步。就王大孬個頭還沒馬桶高,長得仿佛被雷劈一般的慘。看了他,啥心情都沒了。

    “嗯嗯,走,快點走吧,村長都等急了!”王大孬悻悻的收了手,然后快步的在前邊先走著。

    等兩人前后來到了村部,就見王富貴正站在門口張望呢。當他看到田秀花的時候,他連忙沖著她擺手。田秀花趕紧跑了過來,就見王富貴在田秀花的耳旁叮囑了幾句。

    “狗日的,你把你老婆當啥人了?”田秀花聽了,臉拉得老長。

    “老婆啊,只要你能把這個宋縣長給伺候好了,那你男人可就飛黄騰達了,到時候保你吃香的喝辣的!”王富貴說著話的功夫,手就慢慢的鉆进田秀花的裙子里邊,順著內/裤的縫隙,把手指塞到了田秀花的火熱的溝縫里。

    “狗日的,這還沒怎么弄咧,就臊成這樣了,只要你這事辦成了,晚上俺好好的伺候伺候你!”王富貴猥瑣的笑著,本來就不大的眼睛此刻瞇縫成了一條縫。

    田秀花既然跟了過來,就已經做好了心里準備。大不了被這個宋縣長給骑一次。能被縣長日,這在龙王莊也是一種榮耀,不是誰都能被日的。再說了,田秀花雖然靠著黄瓜弄了一次,可這假家伙就是比不過真家伙,她心里仿佛長了草一樣,慌慌的亂亂的。要是真有男人能給自己舒服,那倒是自己求之不得的事。

    “嗯,俺都聽你的!”田秀花點頭答應了。

    “宋縣長,不好意思,俺來晚了!”田秀花一进屋,就看到在上位坐著一個男人,一看人家坐得這個架勢,還有身上散發的那種威風,田秀花就知道這個男人官不小。她輕盈的走上前,沖著宋鵬程咯咯一笑,隨即她伸出了自己白/嫩的手,“自我介紹下,俺叫田秀花,是王富貴的老婆!”

    宋鵬程是個見過世面的人,啥樣的女人沒見過。可當他看到田秀花的時候,心里不由得跳了幾下。眼前的這個女人給他一種特殊的感覺,一種看了就想壓在身下用力骑的感覺。特別是那一對大乃子,比娜娜的要大許多咧。還有那大大的眼睛雖然帶著少許的魚尾紋,但卻彎成了一個美妙的月牙,帶著無限的風臊。最讓宋鵬程感到心动的是,這個女人生就一個磨盤一般大小的/腚,把那連衣裙給撑得飽飽的,像一個碩大的葫蘆一般鋸成兩半一樣,形成了一道美妙的弧線…….



澳洲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