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春事》

當前位置:鄉村春事 > 鄉村春事 >

第48章 整整叫了一夜

    龙小寶此刻已經进入玄玄的狀態,眼觀鼻鼻觀口口觀心,心如止水。任由干爹和干娘打做一團。還別說,龙小寶真像那么一回事,如果仔細看,還能看到龙小寶鼻孔里呼出來兩條淡淡的氣龙。兩手十指靈活的掐著奇怪的印決。持續了大概能有半個多小時,龙小寶睜開眼睛,長出一口氣:“原來如此,原來如此!”

    馬翠芳和龙老蔫這個時候也停止了打鬧。龙老蔫這個時候再也不敢亂說話了。馬翠芳一臉期許的望著龙小寶:“小寶,卦象上咋說!”

    “嘿嘿,明天正午十二點,宜殺生!”龙小寶站起身,盯著臉盆里的小王八看了看,嘴里露出了一絲笑意。

    天下沒有不透風的墻,不知道怎么回事。龙小寶明天正午十二點要宰殺小王八的事頃刻間就傳遍了龙王莊。關于這小王八的事情越傳越奇,有人說,吃了這小王八喝了這王八湯不但能金枪無敵,還能活死人生白骨。簡直比太上老君八卦爐里的仙丹還神奇。

    龙王莊里的那些二流子則開始三三兩兩的聚集在一起,謀劃著趁晚上翻墻到龙小寶家里,把那寶貝的小王八給偷走。

    眼看著日頭在后山打了個哈欠,轉頭就掉到了山溝里。西天布滿了通紅的火燒云。精通氣相天理的老人看著這大片的火燒云,喃喃自語的說:“恐怕明天有雨咧!”

    吃過晚飯,龙小寶破天荒的沒回果園。這個時候,山上的果子還有那些蔬菜和小王八比起來則是變得不值錢了。龙小寶老是感覺到心里不踏實,于是他又把將軍給弄了回來。

    “干爹,干娘,把咱院子里的大水缸給我騰出來!”龙小寶抿著嘴,顯得心事重重。

    “干啥,壓在臉盆里,這畜生跑不了!”正當龙老蔫興奮的抽著煙,幻想著明天吃了這畜生的肉,喝了這畜生的湯,就能弄得馬翠芳嗷嗷叫的時候,聽見龙小寶這樣說,龙老蔫不由得一皺眉。

    “不怕一萬就怕萬一,這寶貝今天晚上可能會被人給惦記上了!”龙小寶有些擔心的說道。

    龙老蔫和馬翠芳一聽也嚇了一跳,他們趕紧按照龙小寶說道,把吃水用的大水缸的水給倒出來一大半,只留少許的水在缸底。龙小寶把這小王八給放了进去。隨即,他又和龙老蔫抬起院里的一塊大青石板,壓在缸上。

    “這下妥了!”龙老蔫拍打著身上的塵土說道。

    龙小寶還不放心,又找了個鐵鎖鏈把將軍給栓在了水缸旁邊的小樹上。他的這一舉动,引得將軍強烈的不滿。

    “這狗日的,還惦記著李小富家的阿花咧,你就好好的給老子憋一晚上,小王八丟了,老子把你的狗/鞭給切了燉了!”龙小寶踢了將軍一腳,嚇得將軍趕紧閉嘴趴臥在地上。

    從來沒有這樣亂過,從來沒有這樣吵過。這一晚上,龙王莊鬧翻了天。龙老蔫家的將軍嗷嗷了一晚上,引得整個村的土狗連同李小富家的阿花都嗷嗷叫了一晚上。這一晚上,龙老蔫家的院墻根被掏了一個大洞;這一晚上,龙老蔫家的院墻被扒掉了七八塊磚頭。這一晚上,龙老蔫家的大門的門閂被人給用大液壓鉗給剪斷成兩截……

    隨著一聲公鸡嗷嗷的打鳴聲,天初明。這難熬亂糟的一夜陷入了短暫的平靜當中。龙小寶在院里拎著糞叉受了一夜。龙老蔫早就熬不住了,趴在水缸上睡得正香,口水滴滴答答的滴落在將軍的皮毛上。

    “總算天明了!”龙小寶長了長腰,揉了揉通紅的眼睛。掀開青石板,看到那只小王八仍然在水缸里游來游去的時候,龙小寶得意的笑了。

    “好期待這一刻的到來啊!”龙小寶看了看時間,眼下是凌晨六點鐘,距離正午十二點還足足有六個小時。

    匆匆的吃過早飯,龙老蔫家就徹底的忙開了。為了避免意外的事情發生,龙家的大門都沒開。門閂被剪斷了,龙老蔫就用兩個木杠頂住大門。這一切都是為了這個缸里的小畜生——那只千年的龙阳鱉。

    時間仿佛得了尿/頻的漢子,滴滴答答半天,總算到十二點了。灶臺里的水已經燒得滾烫,龙小寶掂著早已磨得明晃晃的菜刀,手氣刀落,就斬斷了這只小王八的頭。熟練的放血,然后舀起開水澆在小王八身上,直到能揭掉它身上的那層表皮薄膜,嗤啦嗤啦給小王八開膛破肚,掏出內臟扔給了將軍。洗干凈后,咔嚓,咔嚓就把這小王八給剁成了細小的肉塊。大功告成后,龙小寶又吩咐馬翠芳把鍋里的開水全部倒掉,換上剛從井里打出來的新鮮的冷水,隨即把這些剁碎的小王八放入鍋中,蔥、姜、蒜、大料,丁香、桂皮…一一放入鍋中,然后就開始大火燒開水,隨即小火慢慢的燉了起來…….



澳洲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