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春事》

當前位置:鄉村春事 > 鄉村春事 >

第3章 大白磨盤肚皮爛

    血氣方剛的龙小寶在聽到這種聲音后,首先一愣,紧接著就感覺到全身的血液仿佛油鍋里澆冷水一樣,昀怖駁姆刑諏恕L這聲音應該是村長的婆娘田秀花。

    別看田秀華今年四十多歲的人了,可依稀還能看得出當年花兒般的容貌。可能是王富貴沒少利用職權黑村里的錢,凈是給他婆娘買些高級的瓶瓶罐罐,說是化妝品。田秀華有事沒事就往臉上抹,有村民當面撞見了,說那臉上抹得跟唱楚霸王的花臉一般,太他娘的嚇人了!可不管怎么說,田秀花到現在并不顯老。

    田秀花不但模樣長得俊,而且胸大屁股圓,典型的生兒子的身板。盡管她生了一個傻兒子二蛋子,可畢竟是個帶把的兒子。田秀花天生一副水蛇腰,再加上她本就是一個風臊的人兒,所以她有事沒事總在大街上扭著她的水蛇腰,晃动著她的磨盤般的大屁股走來走去,勾得村里的男人一個個哈喇子流多長,裤衩子恨不得都戳出一個洞來。龙王莊的村民都背著王富貴偷罵:“好逼都讓狗給日了!”

    聽這动靜準是王富貴和田秀花在弄事,龙小寶本想轉身就走。可轉念一想,這山高路滑,要是再出點事,掉到山溝里,那可就得不償失了。所以這個手電筒非買不   。可。

    “要不等他們弄完了,我再叫門?”龙小寶打定主意后,就決定等等。可屋里田秀花的叫聲一陣高過一陣,勾引得龙小寶的饞蟲上來了:“長這么大,還沒見過咋弄事,反正也沒事,還不如學習學習!”龙小寶好學的勁頭上來了。

    往旁邊瞅了瞅,王富貴靠窗的屋后有一棵大楊樹,長得很是茂盛,枝枝杈杈都挨著了后窗戶。龙小寶甩掉他的鞋子,往手心里噗噗吐了兩口吐沫,隨即猴子一般的爬上了樹。找了一個視覺良好的位置,龙小寶兩腳勾著樹杈,來了一個倒掛金鉤,兩手撑著后窗戶,眼睛慢慢的往屋里看。

    屋里燈火通明,隔著紗窗看的真真的。只見瘦小枯干的王富貴正躺在床上,而他婆娘田秀花正坐在他的身上,一上一下的起伏不停。田秀花正對著龙小寶,胸前兩只肉葫蘆上下翻飛的晃动著,再看田秀花迷離著眼睛,不斷的扭动著她的水蛇腰。

    “往上頂啊,往上頂啊,爺們,用力啊!”田秀花大聲的叫喊著。再看王富貴皺著眉頭咬著牙,哼哼唧唧的仿佛死狗一般的一动不动。

    “狗日的,一看這家伙就不行!”龙小寶摸了摸自己的那玩意,心里暗自鄙視村長王富貴的慫蛋樣。

    “媳婦,媳婦,別动了,別动了,我的肚皮快被你的大白磨盤給碾碎了!”王富貴匆忙繳枪完事了,他急忙制止住田秀花,隨即溜下了床。

    “狗日的,你干啥去?”田秀花瞪著好看的大眼睛,氣鼓鼓的問。

    “支書馬建国約我去打牌,你先睡!”王富貴提上鞋子就往外走。

    “沒用的東西,要是能伺候老娘舒服一次,也算你王富貴能耐!”田秀花沖著王富貴的背影狠狠的罵著。

    “咔嚓”,”咔嚓”!正在聚精會神偷看田秀花身体的龙小寶,突然感覺自己勾住的枝杈要斷了。這一房多高,要是從上邊掉下來,那可受不了!情急之下,龙小寶用力的一蹬樹杈子,借著這股子沖勁,龙小寶的腦袋朝著后窗戶撞來。

    王富貴今年春天剛蓋的新屋子,還沒來得及裝窗戶,只是釘了紗窗。這薄薄的一層紗窗哪里能擋得住龙小寶?龙小寶哎喲一聲就跌到了田秀花的屋子里。窗戶下邊就是床,所以龙小寶正好摔在鋪得软软的床褥上,沒有一點事。可這卻把光著身子的田秀花嚇個不輕,她尖叫一聲,急忙扯起一條毯子缠裹在身上。

    “壞了!”龙小寶急出一腦袋的汗,他一骨碌身爬起來剛要走。田秀花手疾眼快的抓住了龙小寶的胳膊:“好呀,是你個小兔崽子!晚上不睡覺,敢干這不正經的營生,你就不怕眼睛長鸡眼嗎?”田秀花說完,照著龙小寶的臉上就是兩耳光。

    “嬸子,俺不是故意的,俺是來買手電筒,叫門你們不開!俺聽到后窗有动靜,就上來看看,俺就想叫門買東西”龙小寶用手摸著火辣辣的臉,然后從兜里摸出二十塊錢。

    “哦!是真的!”看到龙小寶掏出二十塊錢,田秀花就相信了一大半,因為龙老蔫是個極度抠門的家伙,平日里哪里肯給龙小寶零花錢。

    “那你告訴嬸子,你剛才都看到啥了?”田秀花盯著龙小寶那一張雖然帶有稚氣,但卻很有男人味的臉,心里莫名的涌現出了其他想法。

    “啥也沒看到!”龙小寶打定主意,打死都不能承認。

    “好你個小兔崽子,既然這樣,那我就叫你富貴叔來,看他咋收拾你這小王八蛋!”田秀花故意的嚇龙小寶。

    龙小寶嚇得連連擺手:“別,嬸子,別,嬸子!我說,我說!”

    “說,看到啥了!”田秀花又問。

    沒辦法,到這個時候,只能硬著頭皮說了。“我看到了嬸子的大白磨盤在富貴叔的肚皮上碾呀碾!還看到嬸子的這里!”龙小寶用手一指田秀花的大乃子。哪曾想,一不小心,手指正好戳在上邊,雖然隔著層床單,但龙小寶還是能感覺到里邊的火熱和綿软。

    “大侄子,問你件事!”田秀花低著頭看了下龙小寶的裤/裆,然后問,“你的那東西是不是真的比驢的還大?”

    “嬸子,沒有的事,都是你家二蛋子瞎說!”龙小寶一聽就有點惱了

    “那你讓嬸子檢查檢查!”田秀花說完,不等龙小寶拒絕,就往龙小寶的裤子里掏,“乖乖,真是不小,比你富貴叔的大多了!”田秀花此刻眼睛里放著光。

    “小寶,長這么大,是不是還不知道女人啥滋味?”田秀花舔著干涸的嘴唇問。

    “嗯!”龙小寶此刻仿佛一個乖孩子一般。

    “想不想嘗嘗啥滋味!”田秀花說著話,拉著龙小寶的手就往她的肉葫蘆上按。

    “開門,開門!”這個時候,突然院子外邊傳來村長王富貴的叫門聲。田秀花和龙小寶都嚇了一哆嗦。

    “你狗日的嚎啥喪咧?不是去支書家打牌了?”田秀花有些心虛,隔著大門問。

    “沒拿錢,給我拿點本錢!”王富貴嘟嘟囔囔的說道。

    “給老娘多贏點錢,不然不讓你上床!”田秀花痛快的給了王富貴幾十塊錢,隨即就聽見王富貴的腳步走遠了。

    “你要是真想嘗嘗女人啥滋味,嬸子給你!等后天嬸子有空,嬸子去你果園里找你!”田秀花也嚇得不輕,所以王富貴剛走,她就趕紧讓龙小寶走了。臨走的時候,田秀花不但免費給了龙小寶個手電筒,還硬塞給龙小寶一盒“十渠”香煙……



澳洲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