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春事》

當前位置:鄉村春事 > 鄉村春事 >

第47章 騎上去扭秧歌

    龙小寶沒回果園,而是徑直朝著干爹干娘家走去。到了家,龙老蔫正吧嗒吧嗒的抽著悶頭煙,而干娘馬翠芳則耷拉著臉,鼻子不是鼻子,臉不是臉沖著龙小貝發著火。龙小寶則坐在地上,兩小腿亂蹬著,哭得小臉混著泥,仿佛個小泥猴。

    “干爹,干娘,這是咋咧?”龙小寶現在是打心眼里喜歡小貝這個孩子,見小貝委屈成這樣,龙小寶趕紧把手中的小王八撒到臉盆里,然后抱起了賴在地上的龙小貝。

    “哥,咱娘打我!”龙小貝一臉仇恨的瞪著馬翠芳。

    “小寶,你不在果園守著,咋回家了,這還沒到飯點咧?”馬翠芳顯然心情很不好,就連對龙小寶說話都帶著氣。

    “小寶,別理你干娘,她今天就是抽筋發瘋!”龙老蔫掐滅煙頭,然后站起身就要往外走。

    馬翠芳一聽龙老蔫這樣說她,立刻激动得拽著龙老蔫:“好你個老蔫,你涨本事了,屁點本事沒有,對你婆娘甩臉子倒是在行,你真行啊!”

    龙小寶感覺有點不對勁,他拉著龙小貝走到一邊問:“小貝,他們這是咋了?”

    “俺也不知道,俺就見到娘骑在爹的身上扭秧歌,可扭了沒一會,娘就從爹身上下來了,然后娘就對爹發脾氣!”四五歲的孩子牙聲牙氣的描繪著。

    龙小寶一聽差點沒笑得腸子抽了筋。他讓龙小貝出去玩,自己則拉開干爹和干娘。用手一指正在臉盆里爬來爬起的小王八:“干爹,干娘,吵啥咧,俺都聽小貝說了,看俺給你們帶啥稀罕玩意了!”

    “王八?”龙   。老蔫瞥了一眼,頓時來了勁。

    馬翠芳看了一眼,也是臉紅得啐了一口龙小寶:“你狗日的,凈弄點不著四六的玩意!”馬翠芳說完竟然咯咯的笑了起來,然后抱著龙小貝就出門了。

    “干爹,這可不是普通的王八,這叫龙阳鱉,足足活了一千年咧!”龙小寶用手指著王八殼上的大篆說。

    龙老蔫大字還不認識幾個,更不用說這曲里拐彎的篆体了,他有點不相信的說:“狗日的,王八就是王八,哪還有那么多的道道咧!”

    “不過你還別說,這王八還真和別的不一樣,王八殼是金光閃閃的!”龙老蔫突然發現了這只王八的不同之处。

    “嘿嘿,干爹,只要喝了這王八湯吃了這王八肉,你再讓干娘骑在你身上,非扭斷她的腰不可!”因為只有干爹在場,龙小寶竟然說起了有些大逆不道的話。

    可龙老蔫這狗日的卻不介意,反而和龙小寶交換了一個男人都懂的眼神:“中,到時候俺看你干娘還敢再俺面前橫不!”龙老蔫突然想起了什么,他正色的說道:“小寶啊,這王八得留給你,俺老了,你可是咱家的頂梁柱呢,先把你的病給治好!”

    “不礙事,不礙事,足夠咱爺倆用了!”龙小寶哈哈大笑起來。

    正在這個時候,馬翠芳火急火燎的抱著龙小貝又折回來了,她一見龙小寶,就有些紧張的說:“小寶,你這只小王八真不是個尋常的玩意啊,村里的人都知道了,俺一出門,都朝俺打聽咧!”

    “那可不是咧,這東西可是個寶貝!”龙小寶用柳枝逗弄著這只不甘心被困的小王八。這狗日的一瞪綠豆眼,張口就咬住了柳枝。

    馬翠芳和龙老蔫都嚇了一跳:“這狗日的還怪兇咧!”

    “兇?等會老子就燉了它!”龙小寶舔了舔嘴唇,眼里發出一種饑/渴的光芒來。

    龙老蔫也迫不及待的從灶臺旁拿起一把刀,剛想撈起這只小王八放血。哪知道龙小寶突然制止住了。龙老蔫納悶的看著龙小寶,顯然龙老蔫不明白龙小寶為啥制止他。

    “不能就這樣殺了,這狗日的都活了一千多年了,弄不好都通靈了,俺得先算上一卦,找個好日子!要不然再遭老天爺報應了,那可就不美了!”龙小寶想得倒是很長遠。

    這個時候將軍不知道從哪里竄回來了,一見這只古怪的小王八,將軍渾身的毛頓時立起來了,呲牙沖著小王八狂吼起來。

    “狗日的,去把老子的《周易算經》給叼來!”龙小寶揉揉將軍的腦袋,然后用手一指。將軍聰明得狠,立刻搖著尾巴出門了。過了半個小時,就見將軍把他的那本寶貝書《周易算經》給叼了過來。

    龙小寶立刻洗手凈面,然后開始算了卦。龙老蔫看不慣龙小寶神神叨叨的樣子,嘴里嘟嘟囔囔的說道:“狗日的,凈不學好,光學點裝神弄鬼的把戲!”

    龙老蔫的這話,被馬翠芳給聽到了。嚇得馬翠芳臉立刻變了顏色。她攥著拳頭照著龙老蔫的身上就捶了下去:“狗日的,讓你瞎說,你這是褻/瀆神靈咧!”

    龙老蔫天生软弱,馬翠芳又很強勢。龙老蔫腳下一個不留神,就摔倒在地上,馬翠芳趁勢就骑在龙老蔫的身上,揮动拳頭重重的打在龙老蔫的身上。她一邊捶打著龙老蔫一邊沖著老天禱告:“老天爺啊,別和這狗日的計較!他說話就是放/屁咧!”

    龙小寶正在一旁玩,猛然一回頭,看見他娘又骑在他爹的身上,他立刻尖叫著喊道:“哥,快點看,快點看啊!娘又骑在爹身上扭秧歌咧!’



澳洲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