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春事》

當前位置:鄉村春事 > 鄉村春事 >

第43章 俺娘讓你去小南河

    自從龙小寶出了這一檔子事后,他就徹徹底底的成為了十里八村的名人。就連那拖著鼻涕的小兔崽子一見龙小寶就會拉著腔調數落著:“龙王莊上龙小寶,三尺玩意趴了窩,見到男人走路繞,學那娘們蹲著尿。”

    龙小寶聽到這些兔崽子嘲笑他,恨得牙根痒痒:“狗日的,日你們親娘咧,不相信把你娘給我弄過來,看我咋日她一腚血?”

    每當村民們聽到龙小寶這樣發狠,總是哈哈大笑:“狗日的,你是煮熟的鴨子——嘴硬,著弄這事,光靠嘴是不中的,得靠本錢!”

    就連那些平日里一見他就往他裤/裆里瞅的那些娘們,此刻也搖著腦袋嘆息:“哎,白瞎長那么大號,還不如俺男人的小豆芽咧,小豆芽還能挺三挺咧,哎!”

    龙老蔫和馬菊芳正好托了個媒婆給龙小寶提親,可女方家一聽是龙小寶,一個個頭搖晃得仿佛個撥浪鼓一般:“俺們可不能讓俺閨女嫁過去守活寡!”

    為此事,老兩口還掉起了眼淚。最后龙老蔫發狠,要賣那頭過年用的大肥豬,好湊錢給龙小寶去縣醫院看病。用龙老蔫的話來說:“這病可不比別的,弄不好連個后都沒有!”

    龙小寶聽了又感动又好笑,他搖著頭說不用。要是能說,他肯定會理直氣壯的跟龙老蔫和馬翠芳說:“兒子的這家伙好用著咧,不相信你們去問姜小娥!”

    這就好比是好肉燜在鍋里,香味只有自己知道。這要是長久這樣下去,也不是回事。龙小寶這些天心里也堵得慌。不過,在這個時候,總算傳來了一個好消息。禍害小馬莊那個閨女的兇手給抓住了。是清河灣的那個地痞,龙小寶曾經掄著斧頭攆了他好幾里地。這個家伙叫馮四,都三十好幾的人了,也沒娶上個媳婦。正好那天聽說小馬莊放電影,他就伙同村里的一個二流子麻老六一起去看了。麻老六也是個老光棍。兩人看完電影,突然看到前邊有一個閨女生得俊俏,走路扭动著大/腚,那小腰細得仿佛柳條一般。再偷看下臉盤子,生得很是俊俏。著兩個家伙一尋思,就瞅了個機會,把人家閨女給拉到莊稼地里了。

    一個柔弱的閨女哪架得住兩個老爺們。就這樣兩人把人家給禍害了。按照他們的本意,是想把這個閨女給殺人滅口。但殺人這種事情終歸是大事,兩人沒有這么大的膽子。于是兩人就想出了一個嫁禍他人的辦法。因為馮四和龙小寶有仇,于是他們就故意的說出自己的名字。

    這個世上就怕得了便宜就賣乖。這兩個家伙逍遙了七八天后,見沒有事,就放松了警惕。有一次去鄰村耍牌。贏了錢,請牌友喝酒。這一喝酒,嘴就沒有把門的了。這件事就順嘴禿嚕了出來。其中一個牌友正好是小馬莊的,并且和那個閨女家還是本家。于是酒桌剛撤,這個牌友就跑到鄉派出所報案了。起初這兩個家伙還嘴硬,但鄉派出所自由讓他們張口的手段。還沒使上幾招。這兩個家伙就招了。

    這件事在鄉里影響很大,鄉派出所也感覺當初抓錯了人有些理虧,于是就撥出500塊錢給龙王莊,讓村支書馬建国和村長王富貴把這些錢補償給龙小寶,也算是賠禮道歉了。

    “你狗日的,可是因禍得福了,被拷上一拷,挨了頓打,就能賺500塊,真是踩上狗屎,中了狗屎運了!”馬建国和王富貴把錢交到龙小寶手里,還有些羨慕。兩人的工資一個月也就七八百塊錢。

    龙小寶 聽了心里直罵娘:“狗日的,給老子一千塊也彌補不了老子的聲譽,現在都知道老子不是個男人,娶媳婦都困難!”

    等兩人走后,龙小寶躺在小木屋里轉动著腦子:“能不能找個機會,把自己的名譽給挽回來呢?”想了半天,也沒想出個好主意。正在這個時候,李小富竄了過來。后邊還跟著阿花,阿花的肚皮明顯的鼓了起來。狗日的將軍道也通靈性,知道阿花的肚里懷得是自己種,于是高興得嗷嗷叫著就和阿花打鬧在一起。

    “狗日的將軍,你給老子小心點,別把俺家阿花肚里的狗崽子給搞流產了,老子還指望著它肚里的崽賣錢咧!”李小富此刻倒精明起來,彎腰從地上撿塊土坷垃朝著將軍扔去。將軍被李小富給惹毛了,豎著毛呲著牙就想往李小富的身上撲。

    “小富,你來干啥啊?”龙小寶從小木屋里出來,喝止住了將軍。畢竟李小富的親娘都給自己給日了,不看僧面看佛面,不看魚情看水情。

    “小寶叔,俺娘讓俺找你去小南河摸魚!”李小富傻笑著說。

    “不去,不去,老子沒心情!”龙小寶正心情不好,哪有這個閑工夫陪個傻子扯淡。

    “俺娘說了,你肯定會去,因為俺娘也去小南河侍弄莊稼咧,她讓俺給你帶個話!”李小富自然不覺得這話里有啥意思,可在龙小寶聽來,卻大不一樣。

    &nb sp; “狗日的,姜小娥又發臊了,又想讓俺弄她咧!”龙小寶一想起姜小娥那滑膩的身子,頓時眼睛冒出了光。

    “走,小富,叔帶你去小南河摸魚去!”龙小寶猛然來了精神,腰板也挺直了許多…….



澳洲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