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春事》

當前位置:鄉村春事 > 鄉村春事 >

第2章 快點用力啊

    實在熬不下去了,后半晌,龙小寶就拉著臉下了山。村里的積水還很深,龙小寶把裤子卷到大腿根处,小心翼翼的趟著水往家里走去。村里的那些風臊得女人瞅見了龙小寶,都捂著嘴笑,眼睛都盯著龙小寶的裤裆看,仿佛龙小寶的裤裆里裝著寶貝一樣。

    “狗日的二蛋子,讓老子遇到你,老子非扒了你的皮!”龙小寶自然知道這些風臊的女人看什么。記得前年,他和二蛋子去后山的小河溝里摸魚,一不留神,自己在河里摔了一腳,等站起身來,他發現自己的裤衩子已經禿嚕到腳脖子上了。這個時候,就見二蛋子直勾勾的盯著他的那玩意看,然后咧著嘴大聲的嚷嚷:“快來看啊,快來看啊,小寶的那東西比驢玩意還大咧!”

    二蛋子村長王富貴的傻兒子,唯一的寶貝疙瘩。二蛋子不是實傻,只是缺了個心眼,腦子里缺根筋。俗話說,傻人嘴里吐真言。就二蛋子這一嚷嚷,全村的人都知道龙小寶的那玩意比驢的那玩意還要大。龙王莊地处偏遠山村,村里的女人們可沒有城里的女人那般羞澀,個個的豪放大膽得很。時常有那些得不到滿足的女人撩撥龙小寶,說些讓龙小寶那玩意支帳篷的話。

    “狗日的,等著老子逮著機會日死你們這些臊貨!”龙小寶肚子餓得咕咕的叫,沒閑心理會這些,只是悶著頭往家里趕。

    眼下正是晚飯的時候,盡管天還沒黑。但夏天農村人都吃飯早。大老遠,龙小寶就聞到了家里傳來的肉香味,等到了家,龙小寶就看到干爹和干娘還有那個才四歲的小崽子正圍坐在石頭飯桌前吃飯。往飯桌上瞄了一眼,香喷喷的燉母鸡,讓龙小寶的臉拉得更長了。

    “喲,小寶回來了,我還正尋思著等吃過飯讓你干爹給你上山送飯呢?”馬菊芳見干兒子龙小寶拉  +  黑著臉,就覺得臉上臊得慌。干爹龙老蔫一見自己干兒子這個樣子,也恨不得找個地縫鉆进去。

    “嗯,回來了!”龙小寶也不客氣,上前撕下一個   。肥鸡腿啃了起來。

    龙小寶不是兩人的親生兒子。這在龙王莊,不是個秘密。龙老蔫和馬菊芳兩人大半輩子無兒無女,盡管每天一到晚上,就上床折騰,但折騰了十幾年也沒弄出來個景。自古就有“引種”的說法,如果不會生養孩子的夫婦,收養一個,將來就能生養一連串。于是龙老蔫和馬菊芳兩人決定收養一個孩子給他們老龙家引引種。

    龙小寶是個孤兒,他有個爺爺,在他七歲那年死了。他不知道他的父母是誰,有時候他覺得自己就是那孫猴子,是從石頭縫里蹦出來的。自他七歲那年起,他就是靠吃百家飯過活。而就在那個時候,龙老蔫和馬菊芳收養了他。一開始,老兩口確實把龙小寶當成了親生兒子一般,百般呵護。可也就是在四年前,馬菊芳那干癟的肚子竟然鼓起來了,十月懷胎后,竟然生了個大胖小子,這讓老兩口喜出望外。收養的孩子自然無法和親生的骨肉相比。于是老兩口慢慢的冷落了龙小寶,冷落歸冷落,但老兩口對龙小寶還是不錯的。

    龙小寶不爱學習,成天貪玩,成績自然好不到哪里去。可三年前,龙老蔫硬是把家里那頭過年用的大肥豬給賣了,咬著牙花高價給龙小寶買上了縣一高。老兩口本指望著龙小寶能給自己爭口氣,考上個好大學。可哪知道在龙小寶讀高二的那一年,龙小寶竟然偷偷的攔住他的同班同學——縣委書記的閨女,不但脱了人家的衣服,摸了人家的乃子,還差點硬睡了人家縣長的閨女。結果,龙小寶不出意料的被開除了。

    打那以后,龙老蔫是徹底對龙小寶失望了,也越發冷淡了。好在老兩口還不是沒有人情味的那種人,老兩口一合計,就在南山坡上包了幾畝荒地,種上果樹,弄了個果園子。在果園的樹趟里又種上蔬菜,、小蔥之類的,也好給今年已經十八歲的龙小寶弄點事干干,免得跟著村里那幫二流子學壞。沒事的時候就在山上守著果園子,到了飯點,一日三餐,老兩口給他送飯。龙小寶非但沒對這種安排有意見,反而像是脱了韁的馬駒子一般,尥蹶子撒歡其樂無窮。

    龙小寶拉著臉吃了兩個鸡腿,又報銷了不少的鸡肉,足足喝了兩碗湯這才完事。龙小寶從掃帚上撅了個小棍一邊剔牙一邊沖著龙老蔫伸出手:“干爹,給我二十塊錢!”。

    龙老蔫一聽就急眼了 :“小寶,你要錢干啥?”

    “回果園睡覺,天黑路滑不好走,去買個手電筒!”龙小寶梗著脖子一副理直氣壯的模樣。馬菊芳捅了捅龙老蔫,然后轉身回里屋拿出二十塊錢交給了龙小寶。

    “還是干娘疼我!”龙小寶接過錢,喜笑顏開的出門了。

    這個時候,天已經完全黑透了。由于剛下過雨,所以村里的街道上靜悄悄的。龙小寶徑直朝著村長王富貴的小賣鋪走去。等到了小賣鋪,龙小寶發現王富貴家的小賣鋪一片漆黑。

    “不應該啊,狗日的,這剛喝罷湯,就上床日逼,這得多大的勁頭?”龙小寶撓了撓頭,轉身想去其他家小賣鋪,但走了幾步,他又回來了。因為王富貴是村長,所以他很稀罕村民來他家買東西。

    “村長!村長!”龙小寶扯著嗓子大聲的喊了幾聲,沒聽見里邊有人,倒是招來幾只在街上游荡發/情的母狗,撅著腚沖著龙小寶一個勁的呲牙嗷嗷。

    “狗日的,等明天,讓將軍日死你們這些狗逼!”龙小寶彎腰撿塊磚頭嚇跑了那些母狗,然后就圍著王富貴家的院墻轉,他在想著要不要隔著墻頭喊王富貴出來。他轉來轉去,轉到了王富貴房子的后邊,由于天氣燥熱,所以后窗開著。他突然聽見里邊傳來女人哎喲哎喲的叫聲:“你個狗日的,你用力點,你用力點,快往里邊捅,快往里邊捅,痒死了,痒死了…….”



澳洲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