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春事》

當前位置:鄉村春事 > 鄉村春事 >

第33章 老板娘的技巧刺激

    看著馬建国這狗日的走遠,龙小寶的眼睛瞇縫了起來:“要是在以前,這個券對自己絕對有很大的吸引力,可自己得了這怪病,這東西弄不好一輩子都用不上了!”

    “哎!”龙小寶嘆了聲氣,拎著药就往山上走。走到半路,龙小寶的心思又活泛了起來,“自己得了這病估計和那天晚上在墳地里和田秀花弄事有關,是被嚇得不管用了,這要是能有一個女人給自己刺激刺激,興許就能緩過來!”

    龙小寶越琢磨越覺得自己想得有到道理,活生生的人站在你面前絕對比看那畫冊要強上百倍。想到這里,龙小寶沒有上山,拎著药徑直奔娜娜美發屋來了。

    到了娜娜美發屋,龙小寶看見那個風臊的老板娘娜娜正撅/屁/股在掃地上的碎頭發,除了娜娜美發屋里空無一人。

    娜娜感覺到背后有腳步聲,她頭也沒回的說:“狗日的,咋又來了,告訴你多少遍了,老娘不伺候男人!”

    “老板娘,你說啥咧?”龙小寶一頭霧水。

    “喲,是小寶你啊,俺還當是李麻子咧!”娜娜這才發現身后站得是龙小寶,手里還拎著大包小包的中药。

    “狗日的,李麻子守著那么俊俏的媳婦不弄,來這里弄?”龙小寶實在有些想不明白。

    娜娜聽了,撲哧的笑出聲來:“兄弟啊,你還太小,沒經歷過事,這家花哪有野花香啊!”

    “不是這狗日的家伙不管用嗎,咋還有閑錢往這里扔!”龙小寶徹底搞不懂李麻子了。

    娜娜聽了,咯咯咯咯笑得花枝亂顫,“小兄弟,你倒是知道得挺多,連李麻子不管用你都知道!”娜娜笑完,看了眼龙小寶手里提著的药,臉上浮現出一種耐人尋味的表情來,“兄弟,你這剛理的發,咋又來了?這一次你是理發還是席面?”

    “俺來找個女人弄弄!”龙小寶答得理直氣壯,他一點也不認為在這種地方找女人有多丟人,“老子掏了錢就是來賣服務的!”

    “喲,兄弟,你毛扎齊了沒?就來這里搞女人,你不怕你干爹干你那個打斷你的腿啊!”娜娜聽了,笑得越發得厲害,“小兄弟,趕紧回去吧,俺這里消費貴,一個女人要得一百塊錢咧,再說了你身子骨還嫩著咧,等娶了媳婦再來!”

    龙小寶一聽臉就黑了下來:“老子娶了媳婦,有免費的媳婦不弄,還來你這個破地方?”

    “你看看這是啥?”龙小寶得意的揚了揚手中的券,“有這東西不比錢好使,給俺找個俊俏的!”龙小寶說完,大馬金刀的往沙發上一坐,擺出一副大爺的架勢來。

    “喲,還真是!”娜娜接過券一看,就立刻臉上露出了職業的笑,“小兄弟不簡單呀,是馬支書給你的吧!”

    “別管誰給的,好使不好使?”

    “好使,絕對的好使,只不過今天姑娘都不在,要等大后天才行!”娜娜有些不好意思的解釋道。

    “啥,等明天?”龙小寶一聽就從沙發上蹦了起來,“這可是最后一天有效期啊,到明天就過期了!”

    “你放心,你這個券俺啥時候都認,到時候肯定給你找個俊俏的!”娜娜笑得更加的歡。   。

    “不行,俺今天就想要!”龙小寶急于刺激刺激,看管用不管用,哪里能等到那么長的時間?

    娜娜一聽,眉頭也皺了起來:“沒有女人啊,你去弄誰?”

    “你不是女人嗎,要不你陪俺睡吧!”龙小寶看到娜娜那熟透的身子,眼睛里不由得放出光來。

    娜娜剛想說不接客,可不知道怎么回事,看到龙小寶那稚嫩的面孔,她心里頓時升騰起一種奇怪的感覺。娜娜竟然鬼使神差的點頭答應了:“行是行,只不過,俺可是聽李麻子剛剛給說過,兄弟你的小兄弟可不管用啊!”

    龙小寶聽到娜娜說出這句話的時候,他都有心拿把殺豬刀,捅了這狗日的李麻子。“妈逼的,你等著老子吧,老子非把你在娜娜美發屋里找女人的事告訴你老婆。”龙小寶黑著臉,不吭聲。

    “喲,小兄弟還真生氣了,來讓俺摸摸,看看李麻子說得到底準不準!”娜娜可是個老手,對付男人的那一套比田秀花明顯的要高出好幾個檔次。隔著龙小寶的裤/裆,娜娜技巧十足的揉著。要是換做其他正常的老爺們,就這幾下,保準就能嗷嗷叫得起來。但用在龙小寶身上,卻是一點反應都沒有。

    “看來,李麻子說得都是真的,白瞎了這么精神的一個人了!”娜娜嘆了口氣,一臉無奈的望著龙小寶,“兄弟啊,俺看你還是先回家吃药吧,等身子養好了,俺再伺候你!”

    “不,你把衣服都脱了,俺看著你的身子,俺就能起來!”龙小寶此刻仿佛一頭野兽,眼睛都有些紅了,他的最后一線希望全寄托在娜娜的身上,如果這樣一個妙人兒都無法治得了自己的這種病,那他也只有去縣城醫院或者更高級的省城醫院去治病了……



澳洲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