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春事》

當前位置:鄉村春事 > 鄉村春事 >

第32章 嘗嘗女人鮮

    李麻子看著龙小寶遠去了,又重新回到了屋里。突然李麻子想起了什么,他沖著院外邊正牽著母/狗阿花溜達的李小富吼道:“小富,你娘咧!”

    “俺娘去地薅草了!”

    “狗日的,這也沒病號了,得去洗洗頭理理發去!刺撓得難受!”李麻子故意大聲的說給李小富聽。隨即關了門就直奔娜娜美發屋而來。

    李小富看著他爹遠去的背影,呆傻的眼睛里閃現出一絲精明來:“狗日的,還和俺玩心眼里,俺知道你準去那里搞女人咧!不過俺倒是納悶,你都不管用了三四年了,你還咋弄人家!”

    “骑吧,骑吧,總比天天骑著俺娘又撕又咬的強!”李小富回頭沖著躺在地上撒嬌的阿花重重的踢了一腳,“狗日的,這帶把的都不是好東西,你還不是被小寶叔家的將軍給弄大了肚子?”

    娜娜美發屋是屬于龙王莊成年男人娛樂的天堂,大家都知道她是做啥生意的,就連村里的女人們也隱隱約約的知道,娜娜美發屋的營生很奇怪:總不見有人來理發,一进店就往院后邊竄。這么小的一個店,犯得著用那么多女人嗎?而且這些女人一個個的穿得風臊得狠,那雪/白的茹溝,還有那風臊的大/腿,一個個奇怪的現象昭示著娜娜美發屋不單純做美發理發生意。

    李麻子一來到理發屋,就感覺里邊格外的冷清,往常那些花枝招展的女人一個個都不見了。只有那個叫娜娜的躺在沙發上閉著眼睡著了。娜娜今天穿得是一件超短/裙,上邊是一件低領的碎花体恤,可能是睡著翻身的緣故,超短/裙上卷,能看到里邊那黑色透明的小/裤/衩。她的胳膊擠壓著那兩坨肉/球,仿佛兩座玉山。

    “狗日的,這樣的女人要是能睡一覺,就是死了也值得!”別看李麻子不管用,面對著自己那么俊俏的婆娘,死活就是弄不成。可當他看到娜娜如此的模樣,感覺到竟然有熱流流過丹田,“咦,竟然想抬頭了!”這下可把李麻子給高興壞了。

    正在這個時候,娜娜醒了,她看到李麻子站在她面前,一雙賊眼珠子一個勁的往  +  她身上瞄,她咯咯的笑著,巧妙的遮掩住了自己的無限春/光。

    “喲,這不是李大夫嗎,哪陣風把你給吹來了!”娜娜站起來熱情的招待著。

    “嘻嘻,屁/股越來越翹了!”瞅著機會,李麻子偷偷的捏了下娜娜。

    娜娜嬌嗔著說道:“男人沒一個好東西!”

    “去把翠翠給我叫過來,好好的伺候伺候俺!”李麻子很熟練的點著一個女人的名字。

    “喲,恐怕不行了,她們今天都去縣醫院体檢身体了!”娜娜笑嘻嘻的答道。

    李麻子一聽頓時泄氣了:“狗日的,賣個逼還天天去縣醫院体檢身体,弄得比我都專業!”

    “嘻嘻,這還不是為您這些大爺負責嗎,她們干凈了,你們玩得也放心不是!”聽著李麻子說臟話,娜娜眉頭一皺,但依然是臉上帶著職業的笑。

    “算了,算了,你給俺理理發吧!”李麻子知道娜娜從不接客,所以倒也死了心。

    娜娜答應一聲,就開始給李麻子準備了。突然李麻子問道:“這些天,咋沒見馬建国來啊!”

    “嗨,別提了,被一個叫龙小寶的家伙給撞了個正著,這兩天嚇破了膽,哪里敢來啊!  +  ”娜娜見李麻子提馬建国,想起前兩天發生的事情,不由得撲哧笑出了聲。

    “啥?龙小寶也來這里?他那玩意不是不行嗎?”李麻子一聽就大聲的嚷嚷。

    娜娜一聽,打了下李麻子:“吵吵啥咧,不怕別人發現啊?龙小寶是過來理發!”

    “哦,原來是這樣。別看龙小寶年紀輕輕的,他那東西不管用,剛剛還找俺看病咧,那么好的一個小伙子,得了這種病,白瞎了他這個人了!”李麻子絲毫沒有做醫生的職業道德,這種病人的隱私,他毫不猶豫的就吐露給了外人。

    娜娜聽候,撲哧的笑了聲。想想那個小伙子長得挺精神,眼珠子嘰里咕嚕的,哪知道卻不行……

    龙小寶拎著药慢吞吞的往果園走去,當他路過馬建国家門口的時候。正好馬建国夹著公文包出門,看樣子這是要去出外辦事。當馬建国看到龙小寶的時候,先是一愣,隨即熱情的打著招呼:“大侄子,你這是干啥去啊,手里咋拎著药啊,身子不舒服?”

    “沒有,就是有點咳嗽,拿了點药!”龙小寶那里肯說實話,就隨口編了個瞎話。

    “中药哪有西药好啊,狗日的李麻子又坑你!”馬建国說著話的功夫,就要走遠。忽然,他停住了腳步,從公文包里掏出一張券遞給了龙小寶。

    “這是啥?馬叔?”龙小寶接過來,看著上邊畫著一個只穿了個小/裤/衩,兩手捂著乃子的女人,搔首弄姿的。

    “嘻嘻,娜娜美發屋的貴賓券,可以免費弄那事一次,女人任挑!”馬建国說完就走。

    “馬叔,你拿著用吧,俺用不住!”龙小寶說完,拽著馬建国的胳膊大聲的說道。

    “小寶啊,可不敢大聲說!你要知道你叔是支書,要為村民們樹立榜樣,那種地方俺咋還能再去咧,你拿著,給你了,去嘗嘗女人鮮!”馬建国說完,頭也不回的走了…….



澳洲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