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春事》

當前位置:鄉村春事 > 鄉村春事 >

第31章 以前能吊九斤重

    龙小寶為此發了大愁,自己這還沒娶媳婦咧,就不行了。這要是傳出去,那自己可咋在龙王莊活啊!去縣醫院不是鬧著玩咧,何況他現在又沒有錢,至于找干爹干娘要,龙小寶一是不忍心,二是實在沒勇氣把自己的這病給說出來。他龙小寶丟不起那個人。

    思來想去,龙小寶還是決定去找李麻子給看看,好歹李麻子也是個醫生,哪怕弄兩副中药給調理調理,也比就這樣干等著要強。這萬一要是惡化了,自己這一輩子還真不如死了算了。龙小寶打定注意后,就下山直本李麻子家了,幸運的是李麻子正在坐診看病,屋里有三兩個病號等著他看病。

    李小富正牽著他家的阿花在門口耍著。見龙小寶來了,李小富笑嘻嘻的跑了過來,揩著鼻涕說:“小寶叔,你不是找俺去小南河摸魚咧!”

    這狗日的傻貨惦記上摸魚了,而龙小寶對這些摸魚掏鳥窩的事情又非常的在行,所以李小富一見龙小寶就缠了上去。龙小寶眼下正煩著咧,見李小富又缠著自己摸魚,當即臉就拉了下來,剛想發火罵這狗日的,但隨即一想李小富是李麻子的兒子,雖然這個兒子有點傻,但畢竟是親生的,眼下正是有求于李麻子,急不得,罵不得。所以龙小寶雖然心里煩躁,但臉上卻強擠弄出一絲笑容來:“喲,小富啊,現在俺有點事,等俺不忙了,俺一定帶你去小南河摸魚去!”

    李小富聽到龙小寶的允諾,自然是喜出望外:“小寶叔,你不能騙俺啊!”

    “放心吧,俺咋會騙小富呢!”

    “你要是騙俺,俺咒你鸡/鸡/硬不起來!”李小富又揩了下快要流到嘴邊的鼻涕。

    “你狗日的,你就不能給老子說點好聽的!”龙小寶一聽肺都快氣炸了,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

    李小富梗著脖子說:“俺的詛咒可靈了!”李小富回頭瞅了瞅李麻子正穿著白大褂在里邊給人看病,就低聲的對龙小寶說道,“小寶叔,俺爹經常騙俺說去縣城給俺帶好吃好玩的,可狗日的一次都沒兌現過,這不,俺爹的就硬不起來!”

    “啥?你爹他…”龙小寶驚訝得下巴差點掉到地上。

    “那還有假,真的,早幾年都不管用了!”李小富有些得意的說。

    &n  +  bsp;  “凈瞎說,你一秒記住  不是說你爹還天天骑你娘咧,咋就不管用了?”龙小寶不相信李小富這個傻貨嘴里有啥實話,于是轉了轉眼珠子,故意套他的話。

    “是真的,別看俺爹沒事都骑俺娘,可那都是骑在俺娘身上又咬又掐又打,根本弄不进去!和你家將軍差遠咧,你看狗日的將軍都把阿花的肚子都給日大了!”這狗日的傻貨,對這方面倒還是很精通,李小富說完用腳踢了踢阿花。龙小寶斜眼一看,果然阿花的肚皮鼓起來了。

    龙小寶聽了李小富的話,仿佛臘月天掉冰窖里了,心頓時涼了半截:“狗日的,自己還不管用咧,能給老子治好嗎?”正當龙小寶打退堂鼓的時候,李麻子發現了龙小寶。

    “小寶,有事啊?”李麻子看完了病,見龙小寶和自己的傻兒子嘀嘀咕咕的,就招呼龙小寶进來。

    “李大夫,俺找你想看看病,不知道你能不能看得好?” 醫不治己,也許這狗日的李麻子真能給自己治好咧。龙小寶還抱著一絲幻想。

    李麻子一聽,差點鼻子沒氣歪:“小寶啊,你狗日的都這么大的人了,話都不會說,我治不好你還找我干啥,滾蛋!”

    龙小寶一聽李麻子的話,知道自己說錯話了,當即賠不是的說:“李大夫,你不知道,俺這病是難言之隱,不好治!”龙小寶說完,用手指了指裤/裆、

    李麻子一聽,頓時樂了:“小寶,你狗日的該不會這個地方不管用了吧?”

    “嗯,就是!”龙小寶哭喪著臉。

    “沒事回家和尿泥玩,別耽誤老子的功夫!”李麻子聽了更氣了,“你還沒娶媳婦,連女人都還沒睡過咧,就說自己不管用了?我正忙著咧,別給我添亂!”

    龙小寶不能告訴李麻子實話,他吞吞吐吐的編瞎話:“李大夫,你不知道,俺以前看咱村的女人扭屁/股,俺就有感覺;不瞞你說,俺有一本好書,上邊都是光/屁/股露乃的女人,平日一看,賽過鋼筋硬,鸡吧吊九斤!”

    “吹吧,你就給老子使勁吹!”這仿佛說到了李麻子的痛处,李麻子冷笑著罵道。

    “真的!可就在這幾天,不中用了,咋弄都起不來!”龙小寶突然臉色暗沉了下來,仿佛死了親爹娘一般。

    李麻子見龙小寶這副模樣似乎不像是在說謊,于是他就讓讓龙小寶坐下。伸出三個手指搭在龙小寶的脈搏上,品了品脈;隨即又讓龙小寶張開嘴,伸出舌,看看舌苔。看罷多時,李麻子思索了再三,然后給龙小寶開了三幅药,說是吃吃看。

    看到龙小寶提著药走遠的背影,李麻子感慨萬分:“這么年輕,白瞎長了個那么大的家伙了!以前能吊九斤重,如今綁棍扶不起啊!”



澳洲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