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春事》

當前位置:鄉村春事 > 鄉村春事 >

第30章 為硬癡狂

    龙小寶回到果園里,已經是晚上十一點多了。“將軍,將軍!”龙小寶大聲叫著將軍。可卻沒有將軍的回應。

    “這狗日的臊狗,妈妈的,沒事就去弄李小富家的阿花,連看果園子的正事都不干了,看來要把這狗日的用鐵鏈子給栓起來了!”龙小寶的心情不好,沒地方發泄,于是把所有的火都撒到將軍的身上。

    进了木屋,點著蠟燭。龙小寶呆呆的坐在床上。他此刻超級郁悶,脱下裤子,用手撥拉著,依然沒一點动靜。

    “妈妈了,難道老子要變成那電影電視里的公公們!”想起那仿佛被人掐著嗓子叫喚的聲音,龙小寶就感到一陣的惡寒。

    “看畫冊刺激刺激!”龙小寶此刻是病急亂投醫,他翻出那本畫冊,然后趴在床上翻閱。讓日里,只要一看那畫冊上的不穿衣服的娘們準管用。可此刻,卻如同冬天冰凍了的小南河一般,飛濺不起一絲水花來。

    “哎,也許是今天太疲勞了,先睡吧!等明天醒來再試試!”龙小寶郁悶的用被子蒙上頭,直到捂出一頭汗的時候,龙小寶心煩的又一腳把被子給蹬開。不知道什么時候,龙小寶睡著了。他做了一夜的噩夢,不是青面獠牙的小鬼,就是花花綠綠的怪物。他最后甚至還夢到一條兇惡的大蟒蛇,齜著獠牙朝著自己撲來……

    龙小寶是被嚇醒的,坐起來,抹了下額頭上的冷汗。下床用冷水洗了把臉,這才感覺好多了。出門招呼了下將軍,狗日的將軍還沒回來。倒是這個時候,龙老蔫來給自己送飯了。

    “干爹,不是說好了,到飯點俺回家吃飯,你都上歲數了,腿腳不靈便,爬山也不方便!”龙小寶趕紧接過飯盒,心疼的抱怨龙老蔫。

    龙老蔫聽了很受用,他扔給龙小寶一根煙卷笑罵道:“你干爹今年剛過五十,身子骨比你還硬朗著咧!”龙老蔫笑了笑,隨即壓低聲音說,“小寶,給你說個事,你別外傳!”

    見龙小寶點頭答應了,龙老蔫才神秘兮兮的說:“昨天把你干娘給弄的嗷嗷叫了半天,這不,你干娘心情好,一大早起來給你烙蔥花餅!”龙老蔫說完,得意的笑了起來。

    本來龙小寶心情剛好了一點,聽到龙老蔫這樣一說,立刻觸动了他內心的痛,他的臉立刻拉了下來,吃了幾口餅就沒了胃口,把蔥花餅往飯盒里一扔就站起身來。“干爹,俺去看看這果樹生蟲了沒,估計該打药了!”

    “這狗日的,平日里吃飯能賽個小牛肚,今天咋就吃了這幾口?”龙老蔫百思不得其解,疑惑的看了龙小寶一眼,還以為龙小寶生病了呢。但見龙小兵一副生龙活虎的樣子,不像是生病。龙老蔫也沒說啥,只是感覺龙小寶今天怪怪的。

    “孩子大了,猜不透他的心思了!”龙老蔫笑著搖搖頭,收拾收拾東西,就下山了。

    等龙老蔫一下山,龙小寶立刻就停下手中的活。黑著臉坐在果樹下,抓撓著頭。“再去試試,估計應該沒問題了!”龙小寶竄到屋里,又翻出了那本畫冊。從第一頁翻到了最后一頁,又從最后一頁翻到了第一頁,還是老樣子。

    “妈妈的,看來老子真的不行了!”龙小寶有一種想撞墻的感覺,他突然有點恨田秀花了,要不是這狗日的拉自己去莊稼地,自己也變不成這個樣子。

    腦子很亂,龙小寶一副六神無主的樣子,就連走路也沒了精神。他想下山去找李麻子看看病,但他剛出門,就又停住了腳步。要是有個頭疼腦熱的找他還行,可這玩意上的病那可是關系到自己一輩子的幸福啊,得去正規的大醫院看。

    龙小寶就連鄉醫院都給排除了,他想去縣醫院看看自己的這病。聽說大型的醫院有專門的男   科,儀器全乎,醫生的水平還高。可要去縣醫院看,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龙王莊距離縣城遠得很,骑車去來回百十里地,如果算上看病的話,一天是趕不回來的。而且看病還需要一大筆的錢。想到了錢,龙小寶又頭疼了起來:“干爹干娘掙個錢不容易,自己實在是張不開這個嘴!”

    “妈逼的,先給自己算上一卦!”龙小寶像模像樣的凈了手,隨即拿出他視若珍寶的《周易算經》,給自己算起了卦。算罷多時,龙小寶的眉頭皺得更紧了:“看來自己真是流年不利啊,這幾天運勢敗到家了,估計就是去縣城看病,也是白糟蹋錢!”



澳洲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