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春事》

當前位置:鄉村春事 > 鄉村春事 >

第29章 咋弄弄不成

    田秀花這個泄氣啊,剛才還熱情高涨,轉眼便冷水澆頭了。她搞不明白,原先戳得自己能飛到天上的龙小寶,此刻咋仿佛一個斗敗的公鸡一般,夹著翅膀趴窩了呢?田秀花累得頭上冒汗了,她不甘心,她此刻難受得要死,那種仿佛一大群螞蟻在里邊啃咬的痒越來越狠了。她忍不住把自己的手伸进去   。,想緩解一下。可這無疑于飲鴆止渴,越來越痒。就仿佛人得了嚴重的腳氣一般,光靠手指是沒用的。

    “小寶,你咋就不行了呢!”田秀花帶著哭腔,她的頭發有些零散,美麗的眼睛里掛著一絲紅血色。

    “不知道,俺也不知道!俺剛想弄进去的時候,就看到那個石碑后邊有一雙眼睛在看著俺!”龙小寶用手一指后邊的那塊石碑的后邊。

    龙小寶這么一說,田秀花也嚇得一哆嗦:“狗日的,別真褻/瀆了死人,老天爺懲罰咱們呢?”田秀花順著龙小寶指的方向看,黑乎乎的,啥都沒有。

    田秀花拉著臉說:“狗日的,你膽子咋這么小咧!還是個老爺們不是,這都是自己嚇自己咧!哪里有眼睛看?還說得有鼻子有眼的!”

    龙小寶此刻額頭也冒汗了,他心里突然有一種恐懼感:“自己年輕輕的,還沒有娶媳婦,這要是不行了,那自己這一輩子可就白當一回男人了。”他努力的想讓自己平靜下來,可不管如何強迫自己平靜下來,可始終沒有一點作用。

    龙小寶確實看到了石碑后邊有一雙眼睛,綠油油的閃著光,仿佛鬼火一般瞪著他。   “啊,他又出現了!”龙小寶“妈呀”一聲,兩腿一软,癱在地上。這下田秀花看清楚了,真有一雙眼睛,綠油油的。

    田秀花也嚇個半死,她的身子仿佛篩糠一般瑟瑟的抖动著。看來她男人的話不能全信啊,這個世界上還真有鬼啊怪的,要不為啥每年鬼節都要給他們燒紙錢咧?田秀花慌忙提上裤子,招呼著龙小寶快走。

    “小寶啊,咱們趕紧走吧,這里太邪門!”田秀花說完,就抱著頭往莊稼地外邊跑。龙小寶見了,急忙跟著撒丫子竄。

    他們竄出了莊稼地,來到了一片打麥場上。這才稍微安下心來。昏黄的彎月依然眨著瞌睡的眼睛看著這一對男女,仿佛在笑著什么一般。

    “再試試,這里啥都沒有,應該能行!”田秀花還不死心,她脱了裤子扶著石磙讓龙小寶进來。擺弄了半天,還是不行。這下田秀花徹底死心了:“好不容易碰到個寶貝,如今也廢了!”田秀花有點后悔鉆莊稼地了。這要是在龙小寶的果園,保準不會出這檔子的事。

    “嬸子,這可咋辦咧?”龙小寶畢竟剛成年,沒經歷過事,而這事對他的打擊太大了。龙小寶帶著哭腔問,“嬸子,你經歷的事多,你看這能治嗎?”

    田秀花嘆了一口氣:“小寶啊,別多想了,回去睡一覺,說不定明天就好了呢!到時候嬸子再去果園找你玩!”

    眼看著時候不早了,龙小寶只得這樣了。兩人迅速的分開,田秀花泄氣的朝著自己家走去,而龙小寶則耷拉著腦袋無精打采的朝山上的果園子走去。

    “汪汪汪汪”在龙小寶和田秀花走沒多久,從石碑后邊鉆出來一只大狼狗,這只狼狗足足能有半個牛犢子那么高,吃得是膘肥体壯,特別是它的兩只眼睛仿佛兩盞小燈籠一般幽幽的閃著綠光,在晚上顯得特別的}人。如果龙小寶在,龙小寶一眼就能認出,這不是他的將軍嘛!

    “嗷嗚,嗷嗚!”將軍不解的看著自己的主人和那個光/腚的女人離開,眼睛里充滿了疑惑,“以前每當這個女人上山去果園的時候,主人總是把自己給攆走。如果自己不愿離開,主人也禁止它出聲。每次都是這樣做的,為啥今天自己沒出聲,主人和這個女人就跑了呢?”

    畜/生就是畜/生,將軍歪著腦袋想了半天,也想不出來這是為什么。“汪汪汪汪!”將軍輕叫了一聲,隨即又從石碑后跳出來一只母狼狗,正是李小富家的阿花。將軍用鼻子嗅著阿花的屁/股,阿花則扭頭輕咬著將軍的脖子。慢慢的,將軍就兩只爪子搭在阿花的身上,慢慢的,兩條狗就連在一起。在這個夜深人靜的晚上,阿花唔唔的叫著,將軍嗷嗷的吠著,引得村里的那些土狗們也叫了起來,一時間,龙王莊整個村里響起了狗叫聲……



澳洲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