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春事》

當前位置:鄉村春事 > 鄉村春事 >

第1章 難熬的饑渴

    久旱多時的龙王莊剛下了一場特大的暴雨,那陣仗可叫一個大。這老天爺仿佛一個憋尿多時的壯漢一般,掏出那大玩意澆了七天七夜,把這龙王莊的大河小溝都灌得滿滿的,龙王莊的村子里处处都是一秒記住  尺把深的積水,那些处在偏遠山凹子里的農田也給淹了個七七八八,好在龙王莊的良田都在山上和山坡上,至于這些山凹里的莊稼農家人本就不指望有啥好收成,所以這對龙王莊的村民來說雖然也是皮痒肉不痒的事,可就是這樣,也讓龙王莊的村民憤恨不已。

    據龙王村的老人說,這場大雨那可是百年不遇。因為這龙王村本就是一塊福地,有龙王爺保佑著咧,就是黄河發大水龙王村也屁事沒有。沒想到這次卻破了例,被這一場大雨給攪和得七葷八素。“狗日的,真是大水沖了龙王廟,一家人不認一家人了!”村民們個個沖著老天爺大罵。一直以來山上那香火鼎盛的龙王廟,這些天敗落得連有人上香都沒了,更不用提奉上供品了。要知道就是在抗戰時期有小鬼子封山和在五八年饑荒餓死人的年景,也照樣有村民天天冒死进廟上香奉送供品。用龙王莊村民的話來講,那就是不管啥時候,也不能讓庇護龙王莊的龙王爺給餓死了!由此可見這一場雨,讓龙王莊的村民對龙王爺有多恨了!

    雨過天晴,龙小寶滿身泥水的竄上了山上的龙王廟。他兩只賊眼珠嘰里咕嚕的轉個不停,當眼睛掃到那空空的供桌上連一個干硬的饅頭都沒有的時候,他不由得指著廟正中的龙王爺破口大罵:“妈妈的,天天供著你有屁用,信不信老子推翻你個鳥泥胎?”

    “汪汪汪汪!”龙小寶身后傳來狗叫,龙小寶回頭笑罵:“將軍,你是不是也覺得供這個泥胎沒鳥用?”

    “汪汪汪汪!”一條比小牛犢子矮不了多少的大黑狼狗竄进廟中,一邊頗通人性的點著它的大黑腦袋,一邊用它粗糙的*頭舔著龙小寶的臉,把龙小寶舔得咯咯直笑。

    龙小寶被困山上七八天了,平日里他就在半山腰的果園里守著,每逢飯點,他干爹或者干妈都會來給他送飯。如今這大暴雨一連下了這么久,恐怕上山的路都被封死了。這些天他餓得可是前心貼后心,眼珠子都發綠了。要不是將軍對他忠心耿耿,他早就拿它打牙祭了。本指望雨停了,到這龙王廟里先尋摸點東西祭奠下他的五臟廟,哪知道他卻失算了。

    此時此刻,龙小寶看著這泥胎塑成的龙王爺絕對是氣不打一处來,他往手心里吐了兩口吐沫,卯足勁就要推倒那龙王爺。哪曾想?就在這個時候,憑空響起了一聲炸雷,把龙小寶嚇得心肝差點從嘴里蹦出來。“這可是得罪了神靈了!”龙小寶摸了摸裤裆,湿漉漉了,“妈妈的,嚇得老子尿了一裤!”龙小寶心驚膽顫,招呼將軍一聲,隨即抱著腦袋就往龙王廟外竄,邊竄邊嚷嚷:“妈妈的,龙王爺這個老不死的還真有點靈氣!”

    龙小寶竄回到他的果園里,就直奔他的小木屋,跳上床招呼大狼狗上來,然后拿被子蒙上了頭。躲在被窩里好一陣子,這才敢偷偷的露出頭。扒著窗戶往外邊瞅了瞅,沒有啥異常的动靜,他這才把心放到肚子里。

    “將軍,去把老子的書給我叼過來!”龙小寶吹了聲口哨,就見那條大狼狗嗖得竄下了床,叼著一本古書搖頭晃腦的跑了過來。

    “呸呸!”龙小寶往手指上吐了兩口吐沫,翻開他寶貝疙瘩一般的《周易算經》“讓老子算算這事是吉還是兇?”

    “咕嚕,咕嚕!”剛翻開書,他的肚子又不爭氣的響了,“這雨都停了半晌了,怎么干爹和干妈還不給我送吃的來,老子都  +  快餓死了!”龙小寶捂著肚子滿肚子的火,“沒辦法,誰讓自己不是人家的親生兒子呢?”龙小寶頂不住餓,只得慢吞吞的下地,從果園的樹上敲了兩顆青澀的果子,狠狠的咬了一口。果子剛結實,實在不能吃。龙小寶酸得眼淚都冒出來了,嘴巴都能咧到后腦勺!

    “給!”他掰開將軍的嘴,把手中的另外一顆果子塞到它的狗嘴里,哪知道將軍嗷嗷叫著吐了出來,沖著龙小寶不滿的叫了兩聲,然后三竄兩竄就不見了蹤影。

    龙小寶啃了口青澀的果子,隨后回到了小木屋中,從鋪蓋地下抽出了一本厚厚的畫冊,里邊凈是些露乃子露屁股的大美人,還有不少是金發碧眼的洋娘們,這些大美人一個個搔首弄姿,有的還岔開腿,露出了讓每一個正常的男人都無限遐想的神秘部位,勾引得龙小寶哈喇子流出多長。

    “妈妈的,要是這乃子有水,能給老子吃兩下,也是件美事!”龙小寶敲打著畫冊上的大美人,舔了舔嘴唇,眼珠子里散發出幽幽的藍光…….

上一篇:沒有了


澳洲快乐时时彩